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放心吧王上,只要您肯讓臣先將不成熟的海船造出來,臣就一定能藉此快速發現其中的不足,進而製造出適合在海上航行的船隻!」

2022-04-25By 0 Comments

聽到這話,耍水心中不由激動萬分,彷彿已經看到海船在向自己招手了一般。

「只是……」

這時候,一旁的子更突然湊上來問道:

「王上,恕臣直言,為了加快海船的研發就花費如此之大的人力物力製造這些沒用的海船,這樣真的值得嗎?」

「誰說這些海船沒用了?」

商離看著子更一眼,笑著說道:

「你還記得予一人之前和你說的與荊楚貿易的事情嗎?有了這些河船,咱們的商隊就能直接逆江而上,抵達荊楚,進而與荊楚之地的蠻族貿易了。」

紫筆文學 徐雅賺得二百多兩銀,欣喜若狂后,她心滿意足地下了船。

其後,她如何就一下子賺得那麼多銀子,擔心驚住了徐氏,使得其一直追根究底地問,然後再問出別的什麼她解釋不了的事情。

為此,徐雅瞞下一百兩銀子,只告訴徐氏她賺得一百三十兩銀。

這銀子里,有六十兩是賣變形小車的錢,其中有三十兩,等一百輛小車交付后,人孟老爺才結算給她。

刨除六十兩,剩下的都是她賣創意的錢了。

為此,徐氏驚瞪了眼,只一而再地問著徐雅買賣合同簽訂前後的經過,直到問了幾遍她才罷休。

「就是給孟老爺出了個主意,他就賞賜給了你七十兩銀子嗎?那你前頭還拿了十兩,這豈不是說,孟老爺總共給了你八十兩銀子買主意!這——這——」

徐氏再說不出話來——

徐雅除了給孟老爺畫畫的事情沒說,其他的,她都基本無有隱瞞地告訴了徐氏。

徐氏代她誠心,她自然也願意真心回報對方。將來她希望,對方和元寶能成為她可依靠的家人。

那會從家出來時,徐雅有多愁雲慘淡,而如今她就有多陽光燦爛。

除了自己不能過戶給徐氏那一抹陰影,此時徐雅心情好了不少。

接著,賺得了銀子,徐雅一家人便有所依仗了。

他們這就打算去縣城的牲口交易市場買驢車。

可偏偏計劃趕不上變化。

她們這才下了碼頭區域那高檯子,打算雇車往縣城的牲口交易市場,結果卻被檯子下的一群人擋住了去路。

國人愛圍觀熱鬧的天性肯定是遺傳!

徐雅一家本準備繞路前行的,可方才在檯子上就隨意看了眼,卻讓她看清了那被圍觀的人。他們被迫停下了步子。

「奶,那是鄭同他二叔呢!」

徐氏皺眉看向人群圍觀的對象。

對那幾個圍著他的人,鄭二叔大著舌頭,搖著手,「我——我說過了——說過了,我沒拿你銀子,你丟的銀子——我——我還你了!」

顯然,鄭二叔喝酒喝多,話都說不利索了!

那拉著鄭二叔的人是背對著徐雅的,徐雅也看不清他模樣,他身旁還跟著三個幫手。

四個人圍堵著鄭二叔,就是不讓他離開。

「你這醉漢,你明明拿了我的錢!我錢袋裡銀子加銀票明明是八十兩,你還回時卻少了五十兩,你不許走,你把那五十兩銀子給我交出來!」

鄭二叔繼續搖手,「我根本——根本——就沒打開看那錢袋,我怎麼會——怎麼會拿走你銀子呢!你們——你們——快放我走,我——我一會——還有事呢!大家都評評理,我都跟——跟大傢伙——說了——說了實情了!」

「你喝醉了,胡言亂語,說的根本就不是實情!你明明拿了我銀子!不行,不能放你走,你把少的銀子給我拿出來,我們才能放你走!拿不出來,你就給我們寫欠條!」

「不——不行,我不寫!你們——你們想要——想要訛詐我!」

結合雙方說話的意思,徐雅又問了問早圍觀在這裡的一兩人,她這才知道事情個大概。

鄭二叔就在這碼頭對面的酒樓,臨水樓里喝酒,結果,他去後院上廁所的功夫,正好看到他隔壁廁所里進來個人,然後那人往廁所矮牆上頭放了個錢袋。

這酒樓後院的廁所都是由矮牆區隔開的。

而那隔壁上廁所的人呢,上完廁所沒拿錢袋就給走了。鄭二叔看見,就撿起那錢袋,從後院後門處追了出來。

可人家丟錢袋的人呢,如今發現那錢袋裡的錢數量不對了。

因此,兩方這才爭執不下。

徐雅看著這情形,覺得正如鄭二叔說的那樣,這像是對方在訛詐他。

後世里這種事情很是常見,她又不是沒有看到過的。

可這會該怎麼辦呢?

這鄭二叔也真是的,說他不顧家的賭博喝酒吧,這會他就還給她來個品格高尚的拾金不昧,而偏偏這拾金不昧又沒得到回報,還惹上了麻煩!

這會,難道讓她孤零零地一個人衝進去救人嗎?這不行吧?人對方四個大男人呢!

如此,她單槍匹馬地闖進去,是想找死呢還是想找死呢?

正在徐雅考慮如何救助鄭二叔時,鄭二叔卻扛不住酒勁上頭,在拉扯中一下子撲倒在地,暈了過去。

那丟錢袋的人一看這樣,便轉頭對身後的人說道:「他喝酒喝暈了,什麼都不知道了。如此也好,方便讓他給咱們畫押欠條了!」

看到那丟錢袋之人的面容,徐雅那難以壓制的噁心勁便極速翻湧上心頭。

她剛想喝止讓那人住手,卻是臨水樓里衝出三人,喊住了對方——

那三人以前頭的中年白袍人為首,像是一讀書人帶著倆小廝。

只聽那中年人喝止道:「你等乃敢光天化日之下行此欺詐之事!給老奴——不,給老夫我住手!」

這奇奇怪怪的換口稱呼,使得徐雅疑惑不解,這到底是老奴還是老夫呀?

徐雅不解間問徐氏,「奶,這人怎麼回事?」

徐氏也疑惑不解,但她卻很快覺察出了不對勁。

「此人披著讀書人的皮,卻非讀書人。你看他年紀四十來歲,還未到五六十歲年老摟腰苟背之時,卻總習慣於苟著腰背,垂手斂目說話。從這一點來看,他像個奴才,而非讀書人。奶覺得他應該是個時常聽人命令的奴才。」

徐雅一腦門黑人問號,不知鄭二叔怎的就招來了這些奇奇怪怪的人。

這時,那丟錢袋之人則道:「明明是他偷盜了我等的銀錢,怎的就成了我等行欺詐之事?你不要行污衊之舉!」

徐雅皺了皺眉,雖說那帶小廝的中年人不可信,但此人更不可信。

此人鼠目獐頭,三白眼,發頂半禿,不是那李延年又是誰呢!

想想剛穿越之初,系統給她看的原主在李延年手裡遭受的那些凄慘虐待,還將那些被虐待的痛苦加諸在她身上,她就沒法不噁心透了此人。

那中年人則是國子臉,厚嘴唇,長相普通,看著一副忠厚老實的模樣。

他反駁李延年道:「你空口白憑說你丟了錢,那你就真丟了錢嗎?」

他身後的小廝有一人則道:「你那錢袋裡本就是那點錢,你只不過看這位老爺喝醉了,趁他醉酒糊塗便污衊於他罷了!」

他說著話間,和相隨著的另一個小廝上前去扶鄭二叔起身。

但李延年那撥人哪裡容鄭二叔就這麼輕易被帶走。

雙方人數相差無幾,誰也不怕誰。

不一時,雙方就此拉扯了起來,而那被拉扯之人鄭二叔,他卻昏睡如死豬般。

徐雅想不出辦法救鄭二叔,又不想在李延年跟前暴露自己,只得站在一高個子背後,隱下自己身形,掐著嗓子拉偏架。

她喊道:「既然丟錢袋的人覺得,那錢袋裡的錢對不上,那便說明錢袋不是他的!」 過了好大一會兒,李亮才終於恢復了正常,只是身上的衣服卻也全都被汗給浸濕了。

「李大哥,你,沒事吧。」見此,蘇葉還是有些擔心的問道。

看着蘇葉眼中的擔心,李亮突感心中一暖,瞬間覺得剛才的辣值得了。「沒事。」李亮笑了笑說到。

「那就好。」聽此,蘇葉心中才不由的舒了一口氣,這要是把人家辣出胃病了可就麻煩了。

「主人放心,這個辣只是讓他的感官一時的難受,並不會對他的身體造成任何的傷害。」似是聽到了蘇葉的擔心,諾諾暗中傳音給蘇葉說道。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下不為例。」蘇葉聽了之後故意惡狠狠的與諾諾傳音道。

諾諾聽了之後,竟然很愉快的答應了。

開玩笑,他都這麼整李亮了,心中的那股氣也出了,自然不會在繼續作死了,畢竟他還不想被主人永遠的禁錮在空間里出不來呢。

「這是中級毒藥婉,跟上次我給他們吃的那個藥丸是一樣的,你等會回家跟你娘說了之後,讓她把這葯給服下去就好了。」諾諾說着把一藥丸遞給了李亮說道。

力量一看有點猶豫了,懷疑着要不要接過。

沒辦法,剛才那衝擊感實在是太強烈了,他可不想然自己的娘遭這樣的罪。

諾諾也看出了李亮的疑惑,其實不止李亮懷疑,就連楊氏和蘇勝天也都很是懷疑,那顆毒藥丸是不是像他們吃的那個。

「哎喲,放心好了。李亮身強體壯的吃這個中級毒藥丸會沒有效果,所以只能吃那高級毒藥丸了。在說了我和他娘無冤無仇的,還不至於那高級毒藥丸去害她吧,快拿着。」諾諾語氣有些不滿的說道。

見此,李亮才接過拿着,他倒不是不願意吃這毒藥,也不是害怕吃這毒藥,他就是擔心這毒藥跟他吃的一樣,那他娘哪裏能承受得住。

不過諾諾是神仙,應該也不至於會騙他的,不然那也就太缺德了。

「放心吧,這顆藥丸是中級毒藥丸,所以李嬸吃下去不會有像你一樣的感覺的。」蘇葉笑了笑的對着李亮說道,繼而警告的看了諾諾一眼。

其實在上次蘇勝天吃毒藥事件之後,蘇葉一個人想想了想,其實諾諾這麼做也沒什麼不對,畢竟他是為了她好,從她的角度為她考慮了。

所以諾諾那毒藥給李亮吃的時候,蘇葉並沒有做出阻止,而是默許了諾諾的做法,其實這也間接的體現了她警惕性提高了,畢竟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聽了這話之後,李亮臉上的擔心神色才消散了不少,感受着身上那黏糊糊的汗,李亮只好先告辭回家了。

李亮回家之後,楊氏才喃喃的說道:「我怎麼感覺諾諾是在故意整李亮呢,不然怎麼會李亮吃了毒藥是辣的,我們的是甜的。」

蘇葉一聽,默默無語,娘啊,你真相了,只是這真相不能說啊。

「應該不會吧,諾諾都說了李亮身強力壯,中級藥丸對他沒效果。」蘇勝天雖然也有懷疑,但還是否定了楊氏的話說道。

蘇葉一聽,不由的汗顏了。爹,還是你憨厚。。 或許是和蕭言較勁,鄭樂樂對於學習這件事情更加註重,上課認真聽講不說,蕭言給她留下的那些課本資料都被鄭樂樂看的七七八八了。

安欣的事情並沒有在同學中傳開,但是她爸突然給她來辦理了休學。

其實安欣用不著坐牢,本來就是未成年,而且也是教唆未遂,但誰讓安家人丟不起這個人呢,等安欣一出來就讓她退學,並且將安欣趕出去,自生自滅。

對於鄭樂樂有點悵然。

上一世自己為了追求愛情放棄學業,而安欣卻堅持完成學業,並且考上了某所重點大學,畢業后成功找到了不錯的工作,和自己徹底成為兩個世界的人。

當時她還因為安欣明明已經那麼優秀還願意和自己這麼一個底層人士做好朋友開心過。

但現在看來,風水果然是輪流轉。

鄭樂樂將安欣徹底的拋在了腦後。

誰曾想到有一天程燃卻突然找到了她。

「鄭樂樂,我有事情找你。」

鄭樂樂當時正在背誦英語單詞,見到程燃蹙了蹙眉,轉過頭繼續背,就假裝聽不到似的。

程燃卻不放棄,反而是直接動手,抓住鄭樂樂的手腕拉扯到外面。

鄭樂樂一下沒有防備住,再加上女生的力氣和男生的本來就有著質的差距,鄭樂樂只能被牽著鼻子走。

等到了人比較少的樓梯口鄭樂樂狠狠的甩開程燃。

「有什麼事你說吧。」

程燃卻是眼裡冒著火:「鄭樂樂,不管安欣做了什麼事情,但曾經的你們是好姐妹不是么,用得著這麼乾淨殺絕么,你知不知道她現在有多慘,她爸媽要把她趕出家門,連學校都沒有辦法來了。」

鄭樂樂看著程燃說的聲情並茂,但表情自始至終都沒有改變。

「哦,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程燃看著鄭樂樂彷彿看著一個怪物:「鄭樂樂,你真可怕。」

鄭樂樂卻直接被氣笑了:「我可怕?安欣對我做的那些事情就不可怕不過分了?」

程燃的視線左右閃躲了一下。

「你不是沒事嗎,而且她已經受到懲罰了。」

「所以,就因為我沒事,所以,她做過的那些事情就值得原諒了?所以,她對我做的一切就可以既往不咎?所以,我就應該大度的對她說原諒她?我就得以德報怨?那我請問程燃先生,若是那天沒有人來救我,我要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鄭樂樂擲地有聲的指紋讓程燃有一瞬間的慌張。

因為這個問題他壓根沒想過。

他看到安欣的眼淚就心軟了,更加迫不及待的來找鄭樂樂興師問罪。

卻忘記了,安欣那不過是咎由自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