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既然如此,在下就收下了,只要我在一天,沒人敢欺辱先天宗的。」凌天不再客氣,做了保證,安了先天四子的心。

2020-11-12By 0 Comments

至於五行神光是什麼東西,凌天在溪國時聽姬明月提過幾句,見先天四子也不是很清楚,也沒有細問。

接下來凌天拿出五行天珠,在摘星子的提示下,將五顆珠子緊貼在一起,動用靈力團團捲住擠壓,也沒費什麼力,五顆靈珠便如磁石相吸一般,開始了緩慢的融合過程。

融合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凌天將五行天珠扔進儲物袋,在先天四子的引領下,來到了小山頂端,山頂有一處自然形成的凹洞,洞內白霧繚繞。

凌天神識探去,裡面除了天地靈氣外,還充溢著不少先天之氣,凌天對此氣倒不陌生,先天珠便能不斷轉換釋放先天之氣。

「這座山峰,是本宗創宗祖師在無邊海發現的,山中含有數道靈脈,便以大法力攝來,又以空間秘術開創洞天,將此山放入其中,命名天池,天池中除了有海量的靈氣外,還有先天珠中含有的先天之氣,」出塵子娓娓道來,「先天珠能自行生成先天之氣,多餘的先天之氣便儲存在天池***本宗弟子修鍊所有。」

「先天之氣能增長人體生機,延年益壽,且與靈力混合,吸收利用后,能改善體質,直趨先天,加快修鍊速度。」摘星子道。

凌天聽了,心中略有慚愧,雖然自己和先天宗是各取所需,但自己拿了先天珠以後,先天宗弟子修鍊的速度就要變慢了一截了。

先天四子也是果決之人,如此重寶也能輕易送人。

不過,如果沒有凌天的庇護,先天宗覆滅在即,先天珠也不可能保住,先天四子的選擇也是自然了。

「好了,我們就不打擾凌道友修鍊了,這天池任由道友使用,想用多久就用多久。」摘星子說著又把出入天池秘境的陣法遞給凌天,解釋了用法。

「真的任我使用?要是把這天池中的靈氣用完了,不知道四位道長會不會怪我啊。」凌天道。

聽了凌天的話,先天四子一臉古怪之色,初時以為凌天是開玩笑,但看凌天的臉色又不像,摘星子道:「凌道友莫要說笑了,這天池下方三道靈脈,每一道都有百里長,就算是一百個靈嬰境修士一齊修鍊,也不會枯竭的。」

摘星子的意思很明白,一百個靈嬰境修士都用不完,難道你凌天比一百人還要強?

「凌道友要真能把天池吸幹了,那可是比化神境修士還大得能耐,我等願拜道友為師。」純陽子道,他天性質樸,這話倒不是諷刺,而是真的有這個意思。

「凌道友,我師弟是老實人,不會說怪話的。」出塵子怕凌天誤會成諷刺,忙解釋道。

「我知道的,拜師就不用了,我要是修鍊起來,自己都不知道會需要多少靈力,只希望萬一天池空了,四位不怪我就好了。」凌天笑了笑道。

先天四子對視一眼,均覺得凌天想太多了,如果不是凌天的實力地位擺在那裡,早直言他是妄想了。

「凌道友放心,你儘管使用,無論結果如何,我等絕對不會怪罪你的。」摘星子拍胸脯保證道,在他看來,凌天擔心的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

其他三子也是暗暗搖頭,看來凌天不知道天池的浩瀚博大,先天宗幾代人都用之不竭,他一個說要把天池放空,這心得多大呀?

感謝137******59的兩張月票!

(本章完) ?凌天微微搖頭,自己的力量池能吸收無限力量,這天池中的靈氣再多,也禁不住自己放開來吸收。

接下來先天四子也沒有離開秘境,而是去了山腳下的竹屋。

凌天身形飄動,緩緩沉入天池中。

只是近距離接觸那充沛的靈氣和先天之氣,便讓凌天感覺充滿了力量,體內生機勃發。

凌天並沒有急著開始修鍊,而是重溫劍狂的記憶,以免時間一長遺忘了。

兩刻鐘后,凌天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對劍狂的記憶一覽無餘,明白了真武法劍的全部秘密。

真武法劍這門神通分為兩個部分,分別是法劍和劍域。

凌天一直以為法劍是最重要的部分,但觀劍狂的記憶才知道,劍域才是最重要的部分,法劍只是劍域附帶的。

原來這真武劍域道理高深,以靜制動,劍域蓄勢,蘊力不吐,只要敵人攻擊,立時便有犀利無比的真武法劍反擊出來。

打個比主,真武劍域如一張弓拉得滿滿的,張機待發,任何人貿然碰了上去,劍域就會化為真武法劍,將入侵者斬殺。

之前凌天雖然能施展出真武劍域,但不懂蓄勢,不懂將法劍融入真武劍域中,劍域的防禦能力與正版相比,自然差了十萬百千里。

這真武劍域的原理,說穿了之後並不難,真正的難點是控制十三枚劍心,早已被凌天攻克了。

凌天又花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將真武劍域完全掌握。

看著圍繞身周的一圈薄薄的劍域,凌天心中欣喜,又多了一門強力的防禦手段,還是攻守皆備的,與龍龜殼相輔相成,更加安全了。

與此同時,山腳下的竹屋頂上,先天四子還有若干先天宗弟子正在觀摩凌天的修鍊狀況。

感覺到天池中久久沒有動靜,靈氣也沒有絲毫減少,純陽子有些失望道:「還以為凌道友說真的呢……」

「師弟,你太實誠了,凌道友明顯是開玩笑呢!」出塵子道。

「這個玩笑一點不好笑,凌道友實力不錯,幽默感還得加強。」摘星子道。

「我主人才不開玩笑呢,他說能吸干天池,就一定能吸干!」雪千柔哼道。

「就是就是,凌哥哥才不會計較呢!」芮小青也嘟著嘴道。

摘星子搖頭輕笑,沒有說話,以他的身份,沒有必要和這些小輩計較。

其他三子也當沒聽到,雖然他們認同凌天實力超絕,但以他一人之力煉化天池靈氣,就如螞蟻撼樹一般。

別說大量吸收靈氣了,摘星子敢打賭,等凌天修鍊完畢之後,天池中的靈氣非但不會減少,反而還會增多,要知道天池底下的那三條靈脈,可是源源不斷的在釋放靈氣呢,只要凌天吸收靈氣的速度比不上釋放靈氣的速度,那天池中的靈氣反而會變得更多。

步步攻心:總裁的劫愛計劃 「此子雖然是天才,可惜太狂傲了點,難以長久。」摘星子心中暗道,微微搖頭,他如何不知道,凌天根本不是開玩笑,正因為如此,他才下調了對凌天的評價。

「這……這搞毛啊?!」出塵子突然大叫道。

竹屋之上,一片死寂,眾人目瞪口呆。

只見天池之上,一道靈氣如長龍出水,接引秘境頂部,濃濃靈氣之霧成傘蓋。

這些靈氣在天池中形成了一個小循環,正源源不斷湧入下方一個漩渦。

眾靈嬰境修士都是神識靈敏之輩,他們感覺到天池內的靈氣正在急劇減少,就這麼一會工夫,天池中的靈氣就減少了近四分之一。

「這……這怎麼可能呢?」出塵子張大嘴巴,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麼多靈氣,都是他一人吸收的,他是人還是怪物?」摘星子也感覺大腦不夠用了,他依舊面色不變,但眼珠子差一點要瞪出來。

他感覺臉頰肌肉直跳,覺得臉上好像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照這個速度下去,最多半個時辰,凌天就能吸干天池中的靈氣。

原來凌天並不是開玩笑,也不是狂妄,他真的能做到。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摘星子喃喃自語道。

「師兄,這可怎麼辦?這樣下去,凌道友真的會把天池吸乾的。」出塵子急道,抱朴子和純陽子也急切的看向摘星子,整個先天宗弟子的修鍊都靠這天池,如果天池真被吸幹了,先天宗可就大損了。

「還能怎麼辦?難道你們上去告訴凌道友,不能再吸靈氣了?」摘星子無奈道。

其他三子聞言一滯,如果這樣做,那可是大大得罪了凌天,不說別的,在先天宗隨時會被滅宗的背景下,得罪凌天無異於自尋死路啊。

「不是讓凌道友不吸,就是提醒他,至少給我們留上一點啊。」 我家王妃超凶的 純陽子弱弱道。

「師弟,剛才我們可是反覆保證,如果凌道友吸幹了天池,我們絕不會怪罪,怎麼能自食其言呢?」摘星子苦笑道。

其他三子聽了,都是沉默不言。

摘星子臉皮抽搐,此時不管和凌天說什麼,都是得罪人的事,只能希望凌天看在先天宗的面子上,給天池留一點靈氣吧。

在此之前。

凌天一臉喜色,雖然從劍狂記憶中明白了真武法劍的全部秘密,但要掌握真武劍域,又怎麼會容易。

真武劍域以靜制動,張機待發,是極為高深的道理。

真武劍域最大的難點是蓄力和融入法劍,要克服這一個難點,至少需要修士是靈嬰境一重界主期,自成領域。

凌天沒有這樣的境界,就算戰力再強,也無法做到。

如果不是凌天當初在血鋒閣領悟了鋒之力場,力場與領域有異曲同工之妙,將力場的意志運用其中,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掌握真武劍域的。

凌天初步掌握了真武劍域后,盤坐天池底部,凝神靜氣,開始吸收天池內濃濃的靈力。

就在這時,凌天感覺到身上玄武神骨出現異動。

凌天拿出玄武神骨,神識探查,感覺骨頭中的玄武神魂蠢蠢欲動,似乎要脫骨而出。

凌天心中奇怪,自從得到玄武神骨,其中的玄武神魂一直沒有動靜,為什麼到了這天池之中,突然有了異動。

(本章完) ?雖然玄武神骨中只有一絲玄武殘魂,就算冒出來也是不懼的。

但凌天也不想多些麻煩,當下打出一朵天鳳冰焰,正要將玄武神骨包裹住,轉念又想,天鳳冰焰專克神魂,如果因此毀了玄武神魂,那可就糟糕了。

凌天還想利用玄武神魂,煉就玄武陽神,可不能就此毀去了。

想到這裡,凌天便打出靈力,將玄武神骨團團包裹。

這些靈力看似普通,實則被凌天以靈力化絲之術,煉得極細極固,玄武神骨便如被困在鐵絲網中的雀兒一般。

凌天將玄武神魂包住后,開始吸收天池中的靈力和先天之氣。

神醫廢柴妃 為了穩固根基,凌天並未動用靈力池,而是先以自身力量煉化。

感覺到一縷縷的先天之氣滲入身體,洗筯伐髓,體內容納靈力的上限和靈力流動速度都在急劇提高,甚至以前留下的一些暗傷,都在緩慢改善。

這一次天池修鍊,凌天不僅是修為提升,恐怕就連壽命也要延長了。

凌天暗暗讚歎,正在感受先天之氣,突然之間,他感覺到天池內靈氣的急劇變化,短短數個呼吸工夫,就少了近四分之一。

這什麼情況?

凌天心頭大驚,有那麼一瞬間,他幾乎以為是自己不小心使用了力量池。

除了他的力量池之外,又有誰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吸收這天池中近四分之一的靈氣。

凌天很快鎖定了造成異常的原因,吸收靈氣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身上的玄武神骨,先前種在神骨上的禁制,竟然不起作用。

凌天手指一彈,嘩得一聲,天鳳冰焰落在白玉般剔透的神骨表面,頓時將玄武神骨變成了冰塊。

這一下起了效果,玄武神骨吸收靈氣的過程頓時斷了。

凌天正以為成功之時,只聽嘩啦一聲,天鳳冰焰化為無數碎塊,靈氣繼續源源不斷湧入玄武神骨中。

凌天心中一驚,竟然連天鳳冰焰都困不住,看來遠遠低估了神骨的力量。

眼看天池中的靈氣流失越來越快,凌天也來不及多想,打開力量池,毫無顧忌的吸收起天池中的靈氣來。

凌天本想把天池中的靈氣留下兩三成給先天宗,但已顧不上了。

此時變成了凌天和玄武神骨爭奪靈氣的局面,凌天爭得少一分,玄武神骨便多得一分,所以凌天不能有任何保留。

凌天的力量池獨一無二,吸收靈氣的速度快過玄武神骨數十倍,力量池一開,天池中的靈氣倒卷,如滔滔天河,直貫而下,全數匯入力量池中。

相比之下,玄武神骨對靈氣的吸收,簡直成了小水管。

「這……這什麼情況?」

「沒了?就這麼空了?」

先天四子目睹天池異像,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先前天池中被吸收四分之一的靈氣,已是很恐怖了,但四人萬萬沒有想到,接下來天池中的靈氣以數十倍的速度流失,看看天池頂部倒卷直下的霧狀靈氣,簡直和大瀑布一般。

摘星子雙眼突出,不斷搖頭,喃喃道:「不對,是什麼東西在吸收這些靈氣?」

「師兄?你是說……這不是凌道友造成的?」出塵子注意到摘星子說得是人而不是東西。

「正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吸干天池靈氣,凌天雖強,但十個凌天也做不到這一點,一定是出了什麼變故!」摘星子道。

「那是什麼變故?」純陽子不解道。

「我猜凌天身上有什麼異獸,而且是天生具有吞噬靈氣神通的異獸。」摘星子道。

其他三子恍然大悟,這算是唯一合理的解釋了,要是說凌天以自身力量做到這一點,大家是無論如何都不會信的。

「怪獸啊!」

就在這時,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隨著一聲恐懼的尖叫,一陣獸吼響徹全場,如從九天傳下,如歌如泣。

天池之中,突然爆發出一陣璀璨的光華,如妖星臨世。

只見一頭妖獸在光華中逐漸成形,那是一個蛇頭龜身的怪獸,似蛇非蛇,似龜非龜。

那妖獸有近百丈高,光是巨大的蛇頭就比山頂還要大,幾乎要撐破了秘境的天空,如山一般的龜身輕輕一擺,尾巴便把小半個山頂砸斷了。

「這……這是玄武啊!」

「真的是玄武!」

「這可是上古神獸啊!」

全場大嘩!

先天四子更是臉色劇變,萬萬想不到傳說中的神獸現世。

「師兄,你說對了,凌天身上竟然有玄武神獸!」出塵子叫道。

「肯定是玄武吸幹了天池中的靈氣,我就說嘛!」純陽子恍然道。

在先天四子看來,天池中所有靈氣被吸乾的異象,都是這隻玄武神獸造成的。

他們卻不知道,玄武神獸只吸收了天池不到四分之一的靈氣,其他的靈氣都被凌天吸收掉了。

「不,這不是玄武神獸,而是玄武殘魂形成的陽神!」摘星子細看一陣,驚叫道。

「就算是玄武殘魂,也不是我們能抵擋的!」出塵子搖頭道。

「這哪裡是殘魂啊!殘魂哪能形成這麼巨大的陽神!」純陽子面露懼色。

「玄武是已絕跡的上古神獸,就算有殘魂留下來,也經過萬年消磨,確實不可能形成如此強大的陽神,但你們忘了先天之氣!」摘星子道。

任性首席別亂愛 「師兄是說,玄武吸收了池中的先天之氣,才變得如此強大?」出塵子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