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明明嫁給了別人,卻被我呼之則來,揮之及去。」

2022-04-01By 0 Comments

馨月被這樣奚落,有點不甘的攥緊了拳頭。

她一時難以克制的衝上去,從后腰抱住了男人,「仲馳,我的心裏只有你,不管過多少年,枕邊躺着的人是誰,都不會改變。只要你想,什麼我都願意為你做!」

文學網 「……」

第一次喬思語和厲默川四目相對的時候,兩個人突然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你……」

「你……」

兩個人異口同聲,又很默契地一起停了下來。

最後還是厲默川沒忍住,一把拉過她將她緊緊地擁在了懷裡,他抱得很緊,彷彿下一秒她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只是一天,他就已經受不了了。

而被他抱進懷裡的那一刻,喬思語鼻子一酸,紅了眼眶……

被厲默川摟進懷裡的那一刻,喬思語鼻子一酸,紅了眼眶……

明明有很多話要說,可突然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其實冷戰的滋味一點都不好受,忍不住思念他卻又容易胡思亂想。

兩人就這麼在大廳里旁若無人的相擁著,絲毫不在意周圍人的異樣的眼光。

抱了一會兒,斂了斂情緒后,喬思語緩緩推開了厲默川,「你怎麼會在這裡?」

話音剛落,王國均的聲音急切地從老遠傳了過來,「厲總,方小姐醒了。」

可當王國均看清厲默川身邊的人是喬思語時,臉色微微一變,暗咒了一聲不好……

方小姐?果然是方葉涵嗎?

一顆剛剛回暖的心好像又被人挖出來在雪地里滾了幾圈般冰冷不已,喬思語往後退了幾步拉開了跟厲默川之間的距離。

原來他一晚上沒回家,白天又沒去公司上班都是在陪方葉涵。

什麼話都不想說,她想轉身離開,卻被厲默川焦急地拉住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方葉涵割腕自殺,我……」

「不用解釋,我都能理解,她是你的責任嘛,你照顧她是應該的。」

話雖這麼說,但厲默川卻聽出了她語氣里的冰冷和疏離,「思思……」

喬思語本來什麼都不想說,可心裡又氣不過,便冷冷道:「你一直誤會我放不下靳子塵,覺得我對他余情未了,可你呢?只要方葉涵出一丁點問題,你就會一直陪在她身邊,還不惜跟我冷戰,如果今天我沒在醫院裡面碰到你,你是不是打算跟我冷戰一輩子?」

聞言,厲默川微微皺了皺眉,「我沒有跟你冷戰……」

他只是不想從她嘴裡聽到她相救靳子塵的話。

喬思語疲憊地嘆了一口氣,「你放不下方葉涵跟我沒法眼睜睜的看著靳子塵坐牢是一樣的,你可以不救靳子塵,但你不能阻止我想辦法救他,當然,你想怎麼對待方葉涵我也不管,就算你覺得我冤枉了她,要跟我分手……」

心裡一瞬間疼的厲害,她深呼了一口氣淡淡地看著他認真道:「我也不會死皮賴臉的纏著你。」

厲默川的臉一下子就冷下來,「喬思語,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竟然為了這點小事跟他提分手!

可厲默川不知道這些事情在喬思語看來不是小事卻是致命的大事,「我很清楚,我們之間的問題從來都在方葉涵和靳子塵身上,你不相信我,我也見不得你對一個心機深沉想害我的女人好。」

。 為什麼,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沈初雲一心想着如何從江氏那邊下手,也把周澤通他們說的話也忘了大半,自然沒有想到那句。

「因為樣樣都比我們強,不叫老大叫什麼。」

沈初雲回了沈家,舒舒服服洗了個澡,就收到了聞晴的電話,向他報告完了公司那邊的情況,沈初雲覺得情況還不錯,正想掛斷,就又聽見聞晴的聲音。

「初雲小姐,現在公司人多了,人手也嚴重不足,您也不讓我隨便招人,而且尤其是管理的精英人員,更是少可憐。」聞晴的聲音帶着一絲哭腔,這段時間,她每日每夜地工作,雖然工資也漲了,可是她是人,也是吃不消的啊。

感受到了聞晴的痛苦和無奈,沈初雲心下對她也有愧疚,於是她只能點頭應下,「我知道了,這幾天辛苦你了,再堅持一段時間,我會儘快幫你找個幫手的,底層人員你自己看着辦,到時候再報給我就行。」

掛斷了電話,沈初雲陷入了一陣沉思。

隨後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猛地起身去打開電腦。

打開搜索器輸入了幾個關鍵詞搜索了一番,沈初雲出處瀏覽幾下,嘴角突然勾起了笑。

「沒想到這個傢伙在這個時候竟然也在監獄。」沈初雲喃喃自語了一句,纖細的十指輕動,電腦裏面頓時重新了一串複雜的代碼。

她最終還是覺得自己動手比較好,反正對於現在的她來說,潛入一個公司的內部系統也不是一個難事。

不一會兒,她就發現了錄像有被人刪減過的痕迹,而且賬冊和出入也被人做了手腳。

沈初雲想再深入一點,就發現竟然還有另外一個人也潛入了進來。

她微微一愣,發現對方的id也是不知名的。

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沈初雲只能暫且撤退,誰知卻被對方給攔截了下來。

沈初雲只能和對方交流,「朋友,可否借個方便?」

對方沉默了一瞬,回了一句,「東西留下,人走。」

沈初雲眸子微沉,「如果我不願意呢?」

「這東西我想要,別人就拿不走。」

好狂傲的口氣。

沈初雲心裏的勝負欲被勾起了,正打算動手,就發現對方先一步動手,想要入侵自己的個人賬號。

「呵。」沈初雲冷嗤一聲,纖細的手指在鍵盤上面啪啪輸入一串代碼。

這場無聲的鬥爭,一直持續了一個小時。

沈初雲暗罵這個傢伙真是她遇到的最難纏的傢伙了。

雙方都想黑對方電腦,但是次次都被對方給攔下來了,但是誰也討不到好就是了。

但是雙方的勝負欲也被對方徹底勾了起來,早已經忘記了原先的目的。

就在兩人鬧得難分難解的時候,沈初雲發現對方好像突然換了一個人似的,將她直接壓下。

五分鐘過後,啪地一聲,她的電腦就黑了,等她再度重啟以後,剛剛備份下來的資料已經一片空白。

「他怎麼突然變厲害了?」

剛剛那個樣子,簡直就好像換了一個人,讓她根本無法招架。

關鍵還是,那個人雖然黑了自己的程序,卻沒有入侵自己的個人賬號,明明剛剛還一直很想這樣做的。

。「還是不用……」薇奈特剛想拒絕,就見菈菲爾已經端著自己的便當過去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菈菲爾笑著說道,伸出筷子夾了一口菜,吃進了嘴裡,瞬間雙眼睜大,一臉驚訝捂住嘴,看著眼前的料理。

「好吃!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徐晨君竟然能做出這樣美味的食物!」

然後菈菲爾突然嘆了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一百一十七章一起吃 老王安排人把魚剛裝上了車,李方也已經拿著調配好的東西走了出來。把錢轉給老王后,李方帶著諾諾準備離開。

「小李,你是不是忘了魚飼料了?」

「還真是。老王,你就給我拿龍魚的飼料就行,至於錦鯉的就不用了,我家裡還有,之前我二伯家養的錦鯉,還剩了好幾袋,到時候我給搬回去用就行。」

「好,你等下啊。小張,去拿幾袋龍魚的飼料放上車。」

「好的,老闆。」

飼料放上車,李方轉了飼料錢以後,就開車回家了。先把諾諾送回家,又去了民宿找到羅子軒,倆人安頓好了龍魚和錦鯉,李方又開車去了城裡。

找了家買魚的店,李方交給魚店老闆一張手寫的單子,上面是各種他所需要的配料。當然,裡面有幾樣是並不需要的,只是為了掩人耳目,李方給加上去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網上購買飼料要想到最少也要2天,李方只能先配一些出來應付一下。

把魚飼料運到民宿,交代了羅子軒餵養的份量,李方用隕石,給每一條用都用了一邊,看到光點融合進去以後,所有的魚都減緩了遊動,李方知道使用成功了。

下午,之前找養殖場預定的湖羊都已經送過來了,100頭12斤的湖羊,那場面還是很壯觀的。這些羊都是活的,等到星期五的時候,這些羊會在村裡進行宰殺,以此來保證羊肉的新鮮。

星期四這天,來參加這次旅遊節的商家已經陸陸續續的來到了村裡,在村委會的安排下,把攤位按照規定的地方擺放整齊。

李方這一天也沒幹別的事,都在教人開遊船。這些學習開船的,都是從附近村子里找來的,年紀大概40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這10個人,如果培養得當,以後就是這個遊船碼頭的正式員工,李方會和他們簽訂雇傭合同,來雇他們到遊船碼頭上班。

不是李方不想找一些年輕人來上班,實在是沒有那些年輕人願意來干這種活,天天日晒雨淋的,只有這些稍微年長的願意來。

這些遊船雖然可以由遊客自己開,但是基本操作每次都需要人說明的,這10個人除了教開船以為,也會幫不想開船的遊客開船。

幸好這些遊船的操作比較簡單,要不然,這些人要學會開船都不知道要多久。

遊船碼頭除了這10位開船的以外,還招聘了服務員,保潔,收銀,各個崗位都已經安排好人了,從明天旅遊節正式亮相開始,這個遊船碼頭不出意外就會一直在李方的手上經營下去。

到了晚上,秦澤武帶著杭城傳媒公司的人也趕過來了,這次一共招了8個主播,4個本身自帶20萬以上的粉絲,一男三女,都是還沒簽約沒有開過直播的,因為一個或者幾個短視頻被人關注的新人,秦澤武也是廢了好大的勁才把幾人順利簽下。

這樣一來,加上原有的喻佩瑤和李方,已經達到抖音平台公會分成的要求了。等這次旅遊節忙完,李方就會去杭城抖音公司簽訂合同。

本來合同可以以線上籤約的方式進行的,不過抖音平台的經理想見見李方,所以才定下了線下籤約。

除了這4位自身擁有20萬以上粉絲的新主播以外,還有4位那就是剛入行的純新人了。兩位是喻佩瑤同校的同學,是喻佩瑤給公司推薦的,秦澤武面試過後,認為有潛力,所以就簽下來了。

還有倆位則是男的,還是從部隊退役的士兵。因為對這一行感興趣,就加入了傳媒公司,準備跟著李方一起先直播學習,順便蹭蹭鏡頭,讓李方的粉絲熟悉一下他們。就像很多老粉知道秦銘一樣,等過一段時間,再讓他們自己進行戶外直播。

倆人的顔值還不錯,看起來挺精神的。李方再了解倆人之前都是部隊當過兵的之後,決定不只是單純的帶著倆人直播,還會多教導他們一些基本的戶外常識。等這次旅遊節結束,去杭城簽完合同回來以後,就帶他們上山去,帶他們熟悉熟悉,把倆人培養成出色的戶外主播。

「這些人都還不錯,那幾位自帶粉絲的主播,你一定要把他們繼續往上抬,對公司有好處。至於齊吉超和古永智這倆人就按你說的,接下去的這段時間就先跟著我吧,其他的人等旅遊節結束了,就把他們帶回去,找老師好好培養他們。」

「好的,李總。」

讓秦澤武把人帶去酒店休息,李方也早早的休息了,明天就是旅遊節,他要養精蓄銳來應對接下去的三天。這三天除了睡覺,李方可是要全程直播的,只有這樣,等支線任務完成以後,他的積分就能夠達到系統升級的條件了。

旅遊節第一天,天空一片蔚藍,萬里無雲,又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這天一大早,整個村子里就開始忙碌起來,無數得到消息的縣城遊客蜂擁而入,讓這個寧靜的村莊開始熱鬧了起來。

除了這些遊客,李方的粉絲們也陸續達到了。在高鐵站飛機場接人的小巴士,把他們先送到了酒店進行登記入住,然後又把他們拉到了村裡。

李方早早的就在停車場這邊接待他們,並且把前一天晚上煮好的冰鎮酸梅湯綠豆湯也搬到了這邊,以供他們解渴。

這些粉絲也是第一次看見李方真人,一個個都和他合影留念。

每10人成一隊,李方安排了人帶領這他們先去村裡逛著,一直到快吃午飯的時候,大部分的人才到齊。

還有一部分的人,因為行程問題,要下午才會到,到時候他們也會自行趕過來的。

王海鵬一家是趕在中午飯點前到的,軍軍一下車就跑到李方家裡找浩浩和丫丫玩去了,王海鵬則陪著李方在這邊再等了一會,確定沒人了,這才一起走回到家裡。

這二三百人吃飯的問題,李方用兩個大棚鏈接在一起就很好的解決了,放了幾個水冷機,在裡面吃飯一點都感覺不到熱。。 厲非凡的眼中暗了下,上前回復說道:「爺爺,還在搜救當中,暫時還沒有消息。」

聽到這個消息,厲銘威的心中一涼,就知道是凶多吉少了。

「爺爺,醫生叮囑過您的情緒不能激動,你要為了自己的身體考慮啊,況且……」厲瑤瑤故意停頓了一下,將目光放在了不遠處雲琉璃的身上,意味深長說道:「還有人虎視眈眈盯着墨司哥哥的一切呢。」

厲銘威微楞,下意識轉眸往了過去,就看到了雲琉璃,胸腔裏面立馬充斥起了濃濃的憤怒,沒好氣的罵道:「你還來這裏幹什麼?難道是想要氣死我不成?!」

雲琉璃看在厲墨司的面子上,不和他計較霄寶的事情,但心裏面總歸還是有一個疙瘩的,臉色也是很難看,「我是墨司的妻子,也是厲家人,是帶着孩子來看您的。」

「哼,」厲銘威並不相信,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諷刺,「我看你是想爭財產吧?」

雲琉璃也是無語了,覺得他也真的是有點兒想的太多了,要是她真惦記錢財的話,早就在M國厲墨司提議將所有股份轉到她和孩子名下的時候,就將答應下來了,何必等到現在。

她平靜說道:「厲爺爺,生病了就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厲銘威一噎,但還是反駁說道:「反正無論如何,你都不會分到墨司的一毛錢的!」

沈姿月聽到這話,心中竊喜,忍不住彎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厲非凡的眼眸中劃過了一道異色,抓住了機會,眼眸中劃過了一道暗色,上前說道:「可是爺爺,現如今墨司出了事情,想必公司也已經亂成一團,必須要找個人接管這一切才行。」

厲瑤瑤附和說道:「是啊爺爺,哥哥說的對,現在必須要找一個人接管這一切,公司的這些人最容易生出旁心了,現在肯定會對墨司哥哥名下的股份財產虎視眈眈,萬一到時候鬧出了出格的事情該怎麼辦……」

厲銘威面孔上的顏色凝重,身處商場多年,對於這裏面的那些彎彎道道自然是明白和知曉的,厲墨司這一出事,敵方公司勢必會出手打擊,萬一公司再出內鬼裏應外合,那麼這麼多年厲墨司所有的努力可都付之東流了,這樣的場面,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

現在,必須要推選出一個臨時執行總裁才行。

在這些後輩中……

厲銘威將目光放在厲非凡的身上,他的天賦沒有厲墨司的好,但是卻是數一數二的佼佼者,要是讓他暫時來掌管公司,也不失為一種辦法。

「你們說的對,公司一天不能沒有人搭理,非凡,你就暫時先接管吧。」

厲非凡的心中欣喜,差點兒沒高興的跳起來,但還是裝模作樣,假惺惺說道:「可是爺爺,恐怕我的資歷公司董事會的人會不服。」

公司向來是按股份的多少來說話的,厲墨司之所以在厲氏集團那麼有話語權,無外乎還是因為他的手裏面掌握著最多的股份。

厲銘威思索一番,「那你就將墨司在公司所有的股份接管了吧,這樣,也能服眾。」

厲非凡大喜,「好的爺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