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是雲溫放肆了。」不管如何,司雲泓都壓下了心中的情緒。

2020-11-11By 0 Comments

看來所有人都需要重新調查葉靈,對葉靈有個新的定義了。

見司雲泓就這麼簡單的忍下了情緒,葉靈倒是來了興趣。

「既然知道了,便離開吧。」

「……」

哪怕警告自己葉靈的身份很高,但是被這麼對待,司雲泓還是非常的憤怒。

他堂堂二皇子親自來拜訪一個商戶,居然還被這麼無禮的對待。

真不知道父皇到底為何要對這麼葉靈那麼容忍,開那麼多的特權。

若非知道父皇如今已經無心也無力女色,他還以為父皇是看上這個女人了。

不過,這個女人,長得真是好看。

葉靈見司雲澤還站在那裡,沒有離開,瞬間就沒有耐心了。

「還不走!」

司雲澤臉色煞白!

這是被嚇的。

「本王告退。」說完就連忙跑了,活像後面有鬼在追一樣。

哪怕離開了,司雲泓也依舊心有餘悸。

他剛剛以為,自己會死在那裡。

那氣勢竟比父皇要大上許多。

這個葉靈究竟是什麼人。 「呵!」看著司雲泓逃跑的背影,葉靈不屑一笑。

就這膽量還想約她出去吃飯。

當真是不知死活。

葉靈打了個呵欠,抱著兔子離開了葉府。

這一次葉靈並沒有坐馬車,而是直接用輕功出了這一條巷子。

選了個小巷現身。然後開始漫無目的的逛街。

走在熱鬧的大街上,也依舊無趣。

果然逛街這種事情就不該自己一個出來。

但是葉靈也不想回去,一路慢悠悠的出了城。

「主人,前面有打鬥,被圍攻的那個人似乎有些不對,他身上有熟悉的感覺,不知道是哪位神官。」

葉靈抬頭,目光透過一排排樹看到裡面一群黑衣人圍著一個玄衣人。

「菱寧啊!」葉靈感嘆道,「你說為什麼刺殺都要在小樹林呢,而且這地方離城不遠吧,出現異樣是會被發現的。」

「主人,你不應該吐槽這些的。」菱寧冷靜,一張兔臉顯得非常的冷漠。

「每個時空都會有些相同的設定的,請您不要在吐槽小樹林刺殺,買東西遇找茬,逛街遇小偷被帥哥美女見義勇為這些了。」

「那個人的情況似乎不太好,救嗎?」

「救了有什麼好處?又和我沒關係。」那些小子沒事到下屬位面做什麼,遊玩體驗生活也不用將自己的靈魂弄分裂吧。

菱寧想了下,發現還真沒什麼好處,但是不救又太顯無情了,畢竟都是一個位面的人。

「那個人的地位似乎不低,靈魂已經經不住在這些位面幾次死了,如果他出事了,耀歌估計會亂上一陣,可能會吵到主人。」

葉靈頓了頓,「這麼蠢的領導者死了也沒什麼。」

雖然這麼說,葉靈還是朝著那邊走去了。

菱寧說的對,死了也麻煩。

軒夜鄔已經撐不下去了,本來這次為了保密,就他一個人回來了,他的下屬在一起做煙霧彈。

但是沒想到敵人居然知道了他的具體行蹤,還派了這麼多人。

他一路快馬加鞭的逃往了京城,但是沒想到眼看著就要見京城了居然被攔住了。

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得到他的行蹤的,若是他一個人行動是有內奸,但是他的路線卻是誰都沒有告訴。

軒夜鄔一遍死命的抵擋攻擊,一邊尋找突破的地方。

卻突然看到從樹林外面走過來一個藍衣小姑娘(大霧)。

這自然就是葉靈了。

心中頓時絕望,他一個人都無法逃脫,再來這麼個小姑娘,不是在這樹林之中填一個亡魂嗎?

而且這小姑娘逃的機會都沒有,已經被那些殺手發現了,而且第一時間便決定殺了這個無意間闖進來的小姑娘。

軒夜鄔自認為自己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也無法看到一個無辜的人被自己牽連喪命。

死就死,也不能牽連了其他人,雖然他也不確定可不可以救得了人。

但就在軒夜鄔拼著挨刀也要去救人的時候,他被救了。

葉靈一根銀針直接奪了要殺自己的黑衣人,順手取了黑衣人的劍,並且將軒夜鄔拉到了身後。

「別礙事。」

然後軒夜鄔就一臉呆,莫名其妙的看著葉靈大殺四方,帥氣的不得了。

不過一分鐘,將軒夜鄔逼到絕境的黑衣人就全死了。

「多,多謝姑娘救命之恩。」軒夜鄔強行壓下心中的驚訝,朝著葉靈道謝。

葉靈瞥了眼軒夜鄔,「真弱。」

還是神官呢,盡然在一個低等位面弄得這麼狼狽。

別跟她說是因為沒有記憶,而她時間有記憶的。

她憑本事有記憶,連記憶都不能保證,更弱。

軒夜鄔被葉靈這光明正大的的吐槽噎到了,沒想到他居然也有被說弱的時候。

更難的是,他竟然無法反駁。

瑰冠 畢竟他現在的形象毫無說服力。

至於是追殺他的太強了?

人家不用一分鐘就解決了,這話在人家面前也不過是狡辯。

「不知姑娘芳名,夜鄔必定重謝。」軒夜鄔決定忽視那個話題。

「軒夜鄔?」女孩清淡的聲音異常的好聽,「邊境守護神,戰神殿下?」

「這麼弱怎麼殺敵的,敵國那些不會全都是膽小鬼吧。」

「姑娘,兩軍交戰用的是兵法,並非個人蠻力。」軒夜鄔正色道。

說他可以,但是連帶著看不起邊境士兵就不能忍了,這小姑娘過分了。

「嘁!」葉靈並沒有將軒夜鄔的怒火放在心上,「若是實力夠強,一人殺萬軍又有何難。」

軒夜鄔覺得自己瘋了,明明這個人的言論都是那麼的無理取鬧,他竟然覺得迷人。

「這世上沒有人可以一人敵萬的。」軒夜鄔覺得有必要將小姑娘的觀念扳過來,免得這個小姑娘真的去一人挑萬。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怎麼就不可能了,她就可以啊。

不止是她,海棠也可以啊,不過海棠需要藉助毒,但是毒也是自身的實力啊。

「姑娘……」

「你再不處理自己的傷,就會死了。」葉靈打斷軒夜鄔的話,笑著指著他說到。

「……」軒夜鄔主動第一次關心一個人,居然被嫌棄了,這小姑娘怎麼就那麼的不知好歹呢。

不過……這小姑娘說的對,他需要處理傷。

「不知姑娘可否送我進驚去找大夫?」

葉靈默默的看了一眼滿身是血的軒夜鄔,丟給他一個瓶子,「你自己走進去。」

軒夜鄔想要接住瓶子,但是他現在散了那股氣,手都抬不起了。

眼睜睜的看著瓶子掉到了他身上,然後滾落到了地上。

葉靈默默的看了眼地上的瓶子,然後看了眼軒夜鄔。

「主人,這是和您同位面的人,是您下屬的管理者,不能有事,見著了不能丟著不管。」菱寧盡職盡責的提醒葉靈。

她這個主人什麼都好,就是不喜歡麻煩,明明智力超群,玩起人來把人玩的生不如死,教那些任務目標的時候,也是往足智多謀腹黑方面教。

怎麼她自己就是那麼喜歡暴力呢。

葉靈還是再次拿了一瓶葯出來,倒出一顆一顆餵給軒夜鄔。

軒夜鄔也是不客氣的直接吃了要。

「你就不怕我給的手毒藥?」

「你要是想害我,只需要將我丟在這裡就可以,就算不放心,補一劍也是可以的,沒必要浪費毒藥。」

菱寧「……」

葉靈「……」

好有道理,無法反駁。

「主人!出事了!」 葉靈摸了摸抱起腳邊的菱寧摸了摸他耳朵,「怎麼了?」

軒夜鄔意外的看著菱寧,他竟然一直沒有發現這裡還有一隻兔子,這個女孩真的是太奇怪了。

「林媛悅那邊出事了。」菱寧的語氣快卻不顯急,「她和司雲澤在游湖,被不知道哪裡來的高手襲擊,兩人都不會游泳。」

葉靈,「……」大意了,竟然忘了教游泳。

「海棠的武功不低。」葉靈說著,腳下去不見慢的抬腳離去。

「不能讓軒夜鄔自生自滅啊!」菱寧大叫一聲,阻止了葉靈的腳步。

葉靈回頭看了眼軒夜鄔,還是將軒夜鄔提了起來,真正的提了起來……

「你幹什麼!?」軒夜鄔眼中懷疑這個姑娘是不是敵人派來的了。

他傷的這麼中,竟然就這麼拽著他的腰帶給他提起來了。

這姑娘還是人嗎?

「別吵!」

吵什麼吵,再吵就扔了。

葉靈提著軒夜鄔一路輕功極限的朝著林媛悅那裡趕去。

如果不是之前的那顆藥丸,軒夜鄔現在估計已經死在了路上了。

這絕對會是史上死的最慘的一個戰神。

不是死在戰場,死在敵人的手上,而是因為被一個姑娘輕功帶著死了。

軒夜鄔感覺自己的器官都要移位了,非常的難受,但偏偏難受的連話都說不出來本來。

如果不是意志力強大,他早就暈了,根本不可能堅持到葉靈放他下來。

葉靈到達林媛悅和司雲澤游湖的湖邊,就看到十幾個黑衣人正在圍攻船上的兩人。

若是正面剛,林媛悅還不怕,一把毒藥過去就可以了。

但是這些人偏偏在水裡搗亂。

兩人既要防止被偷襲,又要保證船不被毀了。

船要是毀了,他們才真的完了,畢竟兩人都不會游泳。

而葉靈到的時候,船已經開始進水了。

助理夫人:壞壞總裁請剋制 葉靈直接將軒夜鄔丟在湖邊,是真的丟的那種。

奈何情深卻淺薄 也不管這一下會不會直接要了軒夜鄔的命。

老豆發芽,舊愛開花 「咳咳咳!」軒夜鄔咳出一口血,第一次覺得之前死了也不錯。

菱寧跳到軒夜鄔的身旁,見軒夜鄔還沒有死,鬆了一口氣。

有些心虛,畢竟人家這麼狼狽,傷上加傷是因為他家主人。

但是轉念一想,這傢伙還或者就是因為主人救了他,不然這時候說不定就無聲無息的死在了那片小樹林了。

葉靈只是一瞬就到了林媛悅和司雲澤所在的船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