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杜總,你怎麼站起來了?」一名員工奇怪地問。

2020-11-02By 0 Comments

「哦……沒什麼,只是坐得久,腿有此麻。」

杜月華可不敢讓人知道葉雄摸自己的大腿,那樣的話,肯定會招來閑言閑語,她可丟不起這個臉,所以只好用目光狠狠地瞪著葉雄,那樣子分明在說:你再摸摸試試。

見她這副模樣,葉雄不禁啞然失笑。

像杜月華這種良家婦女,不是風塵女子,適可而止就行了,過了,就不好的,畢竟是以後經常相處的朋友。

杜月華坐下來,挪出兩個身位,不再挨著葉雄,生怕這個傢伙再使壞。哪知道葉雄接下來很規矩,根本就沒有進一步探討的意思,讓她鬆一口氣的同時,忍不住有點失望。

到凌晨一點才散,個個都喝個差不多了,這才散場。

離開之前,葉雄將王童拉到身邊,耳語一翻,聽得王童臉色通紅,連連搖頭。

「華姐,我送你回去。」葉雄說。

杜月華喝了不少酒,理智上她覺得自己應該拒絕的,害怕兩人回去,發生點什麼不應該發生的事,但是想來想去,也沒找到更好送自己的人,所以只好同意。

回到車上,杜月華忍不住問道:「你剛才跟王童說什麼?」

「讓他注意安全,小心一點。」葉雄回道。

「別以為我不知道。」杜月華白了他一眼,恨恨道:「肯定是在教他幹什麼壞事,不然王童不會是種表情。」

「華姐真是冰雪聰明,一猜就知道了。」葉雄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到底跟他說了什麼?」杜月華好奇地問。

「回去再告訴你。」

一路上,杜月華的心一直在撲通直跳,甚至不敢去看葉雄,潛意識裡,她覺得今晚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害怕之際,又有點渴望,心情七上八下的。

不多久,車子就停在自家門口,杜月華的心都快跳出胸膛了。 「華姐,到了。」葉雄說道。

杜月華撩撥了下額前的頭髮,看了眼葉雄,問道:「你剛才說告訴我,離開前跟王童說了什麼。」

「想知道?」

「廢話。」

「我讓他大膽一點,趁著今晚的機會跟小梅表白。」葉雄笑道。

「就這些?」杜月華狐疑地問。

「不然你以為是什麼?」葉雄反問。

「笑得那麼淫.盪,肯定沒那麼簡單。」杜月華根本就不相信。「說真話,不然我瞧不起你。」

「你想聽,湊耳朵過來。」葉雄勾勾手指。

「幹嘛,這麼神秘兮兮的。」杜月華雖然這麼說,但還是將耳朵湊了過去。

望著她半邊潔白的臉龐,還有那漂亮的耳垂,葉雄壓下去的慾火,再也忍不住,吻了上去。

彷彿星星之火,燎然了整片草原。

杜月華壓了一晚的慾望,在剎那間釋放出來,如同洪潮猛獸。

只見她嚶了一聲之後,抱著葉雄的頭,回應起來。

靠!

成熟女人,果然不是青澀的小女生能比的,葉雄驚呆了,很快兩人就瘋狂地擁吻起來。

正在葉雄準備嘗試一下傳聞中的車震的時侯,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鈴聲就像一盤冷水,從杜月華的頭頂澆過一般。只見她猛然反應過來,臉色羞得通紅,飛快地從車上下來,跑到家門口,把門狠狠關上了。

我去年買了個表。

哪個混蛋在這種關鍵的時候打電話給老子。

葉雄殺人的心都有了,眼見到嘴的鴨子就這樣飛走了,讓他如何不生氣。

掏出電話,上面赫然是楊心怡的電話。

「楊心怡,我圈圈你個叉叉,三更半夜打電話過來,你在謀財害命知不知道?」葉雄接通電話之後,破口大罵。

直到他罵完了,電話那邊才傳來楊心怡弱弱地聲音:「你什麼時候回來?」

「都兩點了,還怎麼回去,你那別墅十二點鐘不讓人進去。」葉雄罵道。

「家裡停電了。」楊心怡小聲道。

「關我屁事。」

電話那邊,掛掉了。

葉雄掏出電話,打給杜月華,想把剛才沒辦下去的事情繼續辦下去。哪知道一連嘟了很久都沒人接,看來杜月華是清醒過來了。

女人的衝動往往在一念之間,這麼好的機會居然浪費了,下次想再找到機會就難了,真是蒼天大地!

微信響了起來,葉雄掏出來看,正是杜月華的。

「今晚我們有點喝多了,希望明天什麼都忘記了,別影響我們之間的友誼,小心開車,晚安。」

悲劇!

葉雄開著車子在街上遊盪,準備找個地方將就一晚。

突然,他想起了楊心怡的電話,她剛才說別墅沒電了,要自己回去。

這是兩人結婚以來,她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自己,有求於自己。

想到這裡,葉雄到夜間的百貨商場,買了幾根蠟燭,往家裡方向開去。

半個時辰之後,葉雄回到別墅,只見整片別墅一片漆黑,而周圍的別墅全都亮著,很顯然不是停電了,而是家裡的線路出了故障。

回家查一遍,原來是保險絲燒了。

葉雄走到楊心怡的房間,拍著門喊道:「老婆,家裡有沒有保險絲?」

一連啪了幾遍,都沒人回答。

葉雄有些奇怪,照理楊心怡不會睡得這麼死,難道出什麼事情了?

再敲了幾下,還是沒人開門,他決定開門進去看看。

找來一根鐵絲,輕輕搗了幾下,門的一聲開了。

正想推開門,發現依然推不出,看來是裡面反鎖上了,這說明,楊心怡絕對是在房間里。

回想起剛才打電話的時候,楊心怡有氣無力的聲音,以她冰山一樣的性格,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肯定不會打電話求救自己的,想到這裡,葉雄更擔心了。

他退後兩步,飛起一腳,巨力之下,整扇門轟然倒塌。

房間之內,漆黑一片,打開手機照明,只見楊心怡穿著睡衣躺在床上,抱著被子瑟瑟發拌,在手機的光線之下,可以看到她眉頭緊皺,嘴唇發白,似乎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

一摸她的額頭,觸手滾燙,居然在發高燒。

「怎麼就發起高燒了呢?」

葉雄頓時急了,連忙將她抱起來,準備將她帶去醫院。

抱起來之後,發現她因高燒,整套睡衣都濕透了。

偏偏,她穿的睡衣是那種薄薄的絲稠,濕了之後,就跟沒穿一樣,而且,她沒有穿內衣。沒想到這高冷的美女,居然有不穿內衣睡覺的習慣。

看到這具雪白玲瓏,完美無缺的胴體的時候,葉雄剛壓下去的慾火,瞬間就被點燃了。

「這個老婆,平時不顯山露水,沒想到這麼有料。」

好不容易將心底的慾火壓下去,走到衣櫃里,將一副嚴實的衣服拿出來,然後把她濕的衣服脫下換上,甚至連內衣也幫她換上,這才背起她上車,急急忙忙朝醫院走去。

檢查結果出來了,因食物中毒引起的。

經過一場洗胃,輸液,各種搶救,總算安全了。

忙活了一整夜,終於退燒了。

看到病床上,楊心怡如同嬰兒一樣白嫩的臉陷入沉思之中,時而露出幸福的笑容,葉雄忍不住一陣感慨!

如果有哪一天,楊心怡在醒著的時候,也這樣對自己笑,那該多好!

只可惜,這種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葉雄走到洗手間,洗了把臉,開著自己的車子回酒店了。

楊心怡已經脫離了危險期,自己再對著也沒必要了。

開車回到公司,葉雄發現酒店的停車場停滿了車子,比起平時,足足多十倍以上。他還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了。

「雄哥,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生意特別好。」王童急急忙忙跑過來報喜。

葉雄看了下那些過來吃早茶的客人,一部份很臉熟,正是昨天在富華大酒占見過的。看來是自己昨天的廣告起了效果,這些傢伙,都是從富華酒店過來的。

「這是好事,好好招呼客人。」葉雄拍拍他的肩膀,讓他忙去。

四周巡了一遍,葉雄就來到杜月華的辦公室。

看到葉雄進來,杜月華臉上飛起一片雲彩,但是很快就當作沒事發生一樣,說道:「今天客人比較多,你讓手下盯緊一點,別讓何浩東過來搞事。」

「他有那個膽子,我讓他有來無回。」葉雄說完,坐到杜月華面前,靜靜地看著她。

昨晚沒吃到這個大美女,真是遺憾,葉雄尋思著,要不要來個辦公室大戰。

杜月華一開始還不覺得什麼,但是漸漸地,終於被這個臉皮奇厚的傢伙打敗了,放下手中的筆,怒道:「你看夠了沒有?」

; 「像華姐這麼漂亮的女人,一輩子都看不夠。」葉雄嘻嘻笑道。

「少貧嘴,快出去,不然姐生氣了。」杜月華崩起臉,裝作生氣的模樣。

「華姐,再見。」葉雄笑了笑,轉身離開。

接下來,葉雄在酒店四下巡羅,調戲一下小前台,跟服務員說說成人小笑話,趁機拍一下小美女的****,其樂融融。

突然一道人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個全身穿著黑裝的女人,黑色的披風,黑色的皮褲,黑皮靴,齊耳的短髮讓她看起來十分高冷,讓人不敢輕易接近。

她靜靜坐在那裡,大大的墨鏡幾乎將她的半邊臉完全遮住,看起來非常神秘!

葉雄臉抽搐了一下,穿過長長的人群,走到她對面坐了下來。

鳳凰將眼鏡摘下來,露出乾淨清冷的臉,目光炯炯地望著葉雄,似乎想把他看穿一樣。

遺憾的是,葉雄至此至終沒有表情,彷彿她不存在一樣。

兩人就這樣沉默地坐著,終於鳳凰忍不住開口了。

「淮江、珠江,寧州地區相繼出現神秘人,具有超常能力,無視子彈,利器攻擊,只能將頭顱割下來,才能將其殺死。為了對付這些怪物,組織犧牲了十幾名組員,損失慘重……」

葉雄拿起桌面上一個茶杯,慢慢地倒了杯茶輕輕地喝起來,彷彿對於她的話,一個都沒有聽進去。

「這些神秘人,生性殘忍,幾乎沒有自我控制能力,在境內全部都沒有身份。我們通過一名捕獲的神秘人,發現他們身體之內,攜帶著變異的基因,跟正常人類不同。所以懷疑境外有恐怖組織,從事基因試驗,甚至在華夏境內,也建立了基因研究所,從事******的試生化驗。」

「你說這些,跟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葉雄臉上露出淡淡地冷笑,倒了杯茶,放到她面前,說道:「如果你是以朋友的身份,過來陪我聊聊天,談談風月,我非常歡迎,如果你是來當說客的話,抱歉,請你離開。」

「死神,你是一名最優秀的軍人,難道眼睜睜看到這些事情發生,無動於衷?」鳳凰情緒略顯激動。

「我不是軍人,只不過是名酒店的管理員,況且,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葉雄將杯舉了起來,說道:「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謝謝你曾經關照過我。」

「死神……」

「我現在的名字叫做葉雄,希望你不要搞錯。」

賽克斯帝國 見葉雄臉上露出絕然的神情,鳳凰眼神之中露了一絲悲哀,似有千言萬語,都說不出口一般。

「葉雄,現在組織需要你,首長需要你,他答應,只要你歸隊,對於你的任何要求,他都能答應。首長已經成立了一支全新的小隊,就等著你回歸,甚至還等著你命名呢。」鳳凰說道。

「組織能滿足我的任何願望?」

「只要不是違法違背道義的事情。」

「如果我要求你陪我睡一覺呢?」葉雄嘴角露出一撇壞笑。

鳳凰是龍源組織的第一朵金花,不知道是多少男人的夢中意.淫對象,就連當初的死神,對她也抱有企圖。只可惜,她高強的身手,加上位高權重,沒有任何人敢對她有企圖,於是她成為了龍源一朵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金花。

他倒要看看,傳聞之中,愛國勝過愛自己的鳳凰,面對自己這樣的要求,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只要你願意回來,不但我的身體,連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給你。」鳳凰堅定地說道。

葉雄目光落到鳳凰玲瓏有致,如同魔鬼身體的胴體上,狠狠地視奸了一遍之中,才笑道:「抱歉,我只是說說而已,沒興趣。」

「你……」鳳凰臉色開始難看了。

以前在她的手下的時候,葉雄就無數次拿她開刷,沒想到離開之後,他這種性格還是沒變。

「我還要忙呢,先走了。」葉雄說完,站了起來。

「我還有件事情想跟你說一下。」

「說。」

「你還記得,當初你跟你的組員被境外傭兵團活捉之後,全部遇難的事情嗎?」鳳凰問。

葉雄的拳頭緊緊握了起來,雙目如電,發出憤怒的火焰。

如果不是組織情報錯誤,他的組員也不會死,他也不會被活捉,最後還埋在地下一個月,奇迹地活了下來。

「你被埋在地下大半個月,奇迹般活了下來,正常人是不可能在那種情形之下,活那麼久的。」

「那是上天可憐我,才讓我活下來的。」葉雄狠狠道。

「首長懷疑他們曾經在你身上種下基因,想你回去檢查。」

「你的意思是,我跟被你們殺的那些神秘怪物一樣,都不是正常人?」葉雄冷笑地問。

「這只是一種猜測,要你回去詳細檢查一番才知道。」

「不得不說,為了讓我回去,你的說謊水平越來越高了。」葉雄不禁啞然失笑,站了起來,雙手支在桌面上,凝望著她,笑道:「我看你,是科幻片看多了,還基因戰士呢,下次編成熟一點的借口,別這麼低能。」

葉雄說完,直接離開了。

看到葉雄離開,鳳凰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時候,從鳳凰背後,走出來一名少女。

少女年紀不過二十歲左右,身上散發著一鼓與年齡極其不符合的氣質,彷彿歷經滄桑一樣。 拐個殺手當老公 身高跟鳳凰差不多,在一米七左右,齊脖短髮,面前的髮絲擋住半邊臉,只露出半邊白晰漂亮的臉。

單從外表來看,這是一個極度高傲冷漠的美少女,甚至比起鳳凰的高傲,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就死神?」

少女緊緊地盯著葉雄離開的背影,幾乎從牙縫裡崩出這三個字。

「就是他,曾經最強的組員,華夏國之中,唯一進入國際正氣榜前十的人,也是首長,指定的新小隊的隊長。」鳳凰回道。

「看起來,跟個小混混沒什麼區別。」少女鄙視地看了一眼,喃喃道:「首長給機會他,是他的面子,雖然如此不給面子,我去把他抓回去。」

少女說完,大步追了上去。

「朱雀,別衝動,他不是你能對付的。」鳳凰急忙站起來,想追上去。

「小姐,你還沒結帳呢?」服務員提醒。

鳳凰飛快地掏出錢包,將錢結了,才追了上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