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楚河……真的是你啊!」

2020-11-03By 0 Comments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著眼前那個熟悉的男子,孫悟空忽然一臉狂喜之色的看著他,快步地走上前去,笑嘻嘻的毫不客氣的就擁抱了上來。

「哈哈,悟空,好久不見了!」

和悟空微笑著擁抱了一下后,楚河放開孫悟空,然後將目光看向波波,也笑著打了一個招呼。

「波波,你好,我又回來了!怎麼樣,想我了沒有啊!」

「嗯,楚河先生,自從上次一別,已經有段時間不見了,您現在的樣子,我已開始都有點認不出來了!」 古畫迷局 波波恭敬的對楚河行了一個禮,雙手合十,莊重的說道。

「不要這樣客氣了,以前承蒙你的多番照顧了,近來你和神過得可好!」楚河看著波波,微笑著說道。.. 「……..嗯,托你的福,世界平安,我和神過自然也過得很好,很高興!」波波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

微微一頓后,此時,只見波波神色一動間,忽然,一臉正色的望向楚河。

在楚河的注視下,他忽然彎下腰,躬起身子,面朝楚河,臉上帶著無比的誠懇之色,感激的說道;「楚河先生,波波,波波非常感謝你,就在不久前拯救了這個世界,打敗了比克大魔王!」

「哈哈,這是我應該做的,不用客氣!」楚河還以為波波要說什麼呢,聞言后,他頓時輕輕一笑,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微笑著說道。

面對楚河的不在意,波波卻依然是一臉的正色。

他抱拳拜了拜楚河,鄭重道;「其實,我想說的事,最重要的一點是,那個時候,你沒有徹底殺死比克大魔王,以你的力量,應該能夠做到這一點,所以,我非常的感謝你,如果比克大魔王徹底的死了的話,那麼,神也會消失掉,神消失掉的話,那麼,我……我真的不知道,會怎麼辦!」

波波的神色此時難得一見的激動了起來,他的眼眶中微微發紅,聲音也隱隱地有了幾分啜泣。

卻也難怪,在數百年來,陪伴在神一旁的,只有波波一人,兩人相伴相隨,雖然名為主僕,但是實際上早已經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宛如親人一般。

誰也不希望一直陪伴在身旁的人先自己一步而去。

波波的感激,完全的是發自內心,不含有一絲的雜質。

看著波波此時的神色,楚河不由感嘆唏噓了少許,為神和他之間的友誼而讚歎。

正說話間,忽然,一聲略帶著蒼老的乾咳聲忽然穿來,楚河、波波、以及孫悟空循聲回頭,就見此時神忽然舉著神仗,從內殿中緩緩的走出。

他那雙智慧中夾雜著滄桑的雙眼在三人的臉上一掃,最終定格在了楚河的臉上,微微凝視中,忽然爆發出一抹熾熱的光亮,原本平靜如水般的面孔此時,也隱隱有了一絲絲的變化。

絕情總裁的報復 似乎是激動的顫抖了起來,神望著楚河,口唇顫抖間,忽然沙啞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楚河,你小子,你小子實在是已經超越了我的理解,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中,有突破了自身的極限,就連比克大魔王都不能與你有一合之敵,輕而易舉地就做到了拯救世界的事,真是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好呢!」

「哈哈,這不算什麼!」楚河謙虛的笑了笑,語氣中,一點都沒有居功的意思。

當然,比克大魔王那種級別的存在,已經不被他放在了眼中,現在的他,即便是面對幾百個,幾千個比克大魔王,也能在數秒之中,也能將他們全部的消滅。

更何況,現在的比克大魔王,已經變成了他的改造型人造人,完全的聽命於他一個人了。

「你做到了我這個神沒能夠做到的事,我實在是慚愧的很呢!」神搖著頭嘆息了起來。

望著楚河,神的神色忽然有莫名的慚愧了起來。

他低聲道;「對於你留下了比克的血脈這一事,我知道,你或許是為了我,雖然讓我可以得以生存下來,但是,畢竟,在這個世界上有了一抹隱患,如果有一天隱患爆發的話,恐怕又會給這個世界帶來極大的恐怖呢!」

聽到神的話,楚河頓時啞然失笑。

此時的楚河,他一臉自信,神色堅定的大笑了起來。

「你放心就是,不會有事的!即便比克的血脈真的成長了起來,他也不能做出威脅這個世界的事情,或許,與之相反,他以後也許會保護這個世界也說不定呢!」

楚河一邊說著,神色中一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讓神的神色中不由有了一絲不解。

不過,似乎是對於楚河有種莫名的信任,神的心中,竟然莫名的就相信了楚河的說辭。

他不由感謝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在再好不過了!」

要知道,一直以來,雖然貴為地球之神,但是,卻一直有一根刺,像是扎在了自己的心中,不能自拔,在自己的心靈中不斷的帶來痛苦,那便是他的那股邪惡的化身,比克大魔王。

但是,身為神,他是不可能自己殺死自己的,而其他人,有沒有這個能力。

所能做到最多的事,也就是把他封印而已。

而現如今,他面前的這個人,他的半個徒弟,不僅暫時幫他除掉了自己的邪惡分身,還保留了他的命,更重要的是,他還能夠保證,自己的另一個分身,竟然不會在繼續的邪惡了下去。

這對他來說,可以說,是最大的安慰。

生平之中,似乎除了成為神之外,還從來沒有這麼高興的事呢。

一旁聽到此話的波波,此時,臉上也露出了和神同樣的笑容。

他在為神高興,此時的他,能夠感覺到,神原本蒼老的容顏,此時,似乎也忽然變年輕了不少,額頭上的皺紋,似乎忽然平了不少。

而此時,在場的孫悟空,則是一臉毫不明白的神色,此時的他,一臉的迷茫,完全不知道楚河他們在說什麼?

「………楚河,怎麼樣,這次來神殿,是不是有什麼事呢,說出來爸媽,如果我能夠辦到的話,我一定會幫你!畢竟,你為我…….為地球做了這麼多的事,我是應該補償你的!」

解開了多年的心結,神頓時容光煥發了起來,他心中高興之下,一臉微笑的看楚河,不由笑眯眯的說道。

對於楚河的到來,身為神,察言觀色的本事必然是不會缺少的,他自然是猜出了少許,此時,他不由忍不住出聲問道。

「……..哈哈,不愧是神,竟然知道我是有事而來!」聽到神的話后,此時的楚河,頓時慚愧的一笑,情不自禁地撓了撓厚腦勺。

「……你小子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們可是一起相處了不少的日子,以為我不知道嗎!?」神嘿嘿笑道。

「哈哈,是這樣的嗎。其實,我也是為了來看看你們的,怎麼說也有段日子不見了其實,我很想你們呢!」楚河忽然一臉正色了起來,語氣中忽然發出几絲的懷念!

神微微一愣,看著楚河此時的神色,他也不由莫名的回想起了曾經一起教導過楚河的日子。

看著現在的楚河,他的心中不免生出一種淡淡的自豪感。

畢竟是自己的半個徒弟,徒弟有了如此強大的修為,作為他的傳授者,能不高興嗎?

此時的神,忽然大笑了起來,笑容滿面的道;「哈哈,你小子!」

微微一笑,神端正了一下自己的神色后,正色的問道;」快說吧,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聞言,楚河也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他直接說道;「神,我想要你帶著我,去地府,我想要走上蛇道,去界王那裡做修行!」.. 「………什麼,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你要去見誰?」

聞言,神的神色頓時就是一變,此時的他,瞪起了眼睛,神色驚訝,彷彿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他目光中,此時,滿含震驚之色。

「界王啊,就是掌管整個北銀河的界王,北界王,我想去他那裡修行!」

楚河看到了神的臉色,對於神此時神色的變化心中微微感到驚訝,於是,重複的說道。

確認了楚河的話語后,神的心中轟然一震,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的目光中,此時,充滿了不可置信。

神的心中震動了!

要知道,界王可是宇宙中至高無上的神靈,是屬於高次元等級的存在,其次元等級完全凌駕在他這個地球的神靈之上,就連掌管地府的閻羅王,在見到界王時,也是要客氣三分。

可以說,整個北銀河,就是界王最大。

界王,就是整個北銀河的界主!

就如同地球上,一個省中的省長,而神,則就彷彿是一個縣長而已。

這是絕對的等級的差距,天生的,就有一種莫名的畏懼感,存在於他的心頭。

要不然的話,當初在龍珠中,身為超級那美剋星人的比克,再見到界王神的時候,根本就連打鬥的念頭都沒有,這於力量的大小沒有關係,而是次元等級的威懾力。

雖然如此,但是,在地球中,知曉界王存在的,卻是很少很少。

可以說,除了神,幾乎是沒有。除非是正義的武者死後或許才會從地府中得知有這樣般的存在,要知道,即便是他最親近的波波,都不曉得有界王的存在。

但是,楚河竟然能夠說出「界王」這兩個字,實在是讓神的心裡震撼不已。

「………界王!」

此時,在神殿內,波波和孫悟空同樣的聽到了楚河口中的詞語,兩人的神色疑惑,看著楚河和神兩個人,對視一眼后,心中不由泛起了迷茫。

「你…..你是怎麼知道界王的存在的?」

此時,神色獃獃得看著楚河,神的目光閃爍,他深吸一口氣后,強忍住心中砰砰地跳躍,突然忍不住出聲問道

面對神的疑問,此時,楚河沒有直接回答,他反而微微一笑。

重生萌妻:給陸爺撒撒嬌 只見楚河的嘴角中閃爍一絲莫名的戲謔之意,笑嘻嘻的說道;

「……..嘿嘿,你猜呢?」

他自然不能告所神這是由於自己曾經看過龍珠的原著,所以熟知其中的劇情,雖然也曾想過胡亂編造些理由,但是心中一想,以神的聰明,恐怕是瞞不了他的。

所以,楚河選擇了「你猜」的不回答法,他相信神會理解他的。

聽到楚河的話后,神便知道楚河是不想說了。

對於楚河,他一直有一種莫名的信任感,這種信任感雖然不知道從何而來,但是在神的心中,卻是一直是深信著他的。

沒有過於追究楚河的答案,神微微一笑,便不再提及此事。

他看著楚河,心中思索了片刻后,忽然緩緩說道;「好吧,既然這是你想要做的,那麼,我就盡我這個神的全力,來幫助你去界王那裡吧!至於最後行不行,那就要看你了!」

「哈哈,我就知道,神你一定會答應的,多謝你了!」

楚河見神此時果然如他預料中的,沒有問他,反而直接答應了,頓時,他笑容滿面,臉上蕩漾除了高興的笑意。

孫悟空此時見到楚河臉上的喜色,不由奇怪的問道;「楚河,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嗎,怎麼一副這麼開心的樣子。說出來讓我也一起高興一下吧!」

「哈哈,沒有,沒有,一切正常,一切正常!」聽到孫悟空的話后,楚河急忙收斂住了笑容,擺了擺手,做出一副平靜的樣子。

「哦,這樣啊!」

見到楚河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孫悟空的心中微覺失望,不過。從時的他,已經把楚河和神剛才說的話記在了心裡,尤其是關於「界王」這兩個字。

他打定主意,等到楚河走後,一定要追問神,界王究竟是什麼東西。

「楚河,我一定會追上你的腳步的,我不會一直落後下去,不然的話…….我就永遠也不能與你並肩了,永遠也不能和你好好的打一場了!」

孫悟空不自覺的忽然捂緊了自己的拳頭,目光中熾熱的火焰熊熊一閃,內心中堅定的喃喃說道。

楚河不知道,正是因為自己今日的這番話,使得後來的孫悟空,又如先前一般,和他踏上了相同的修行之路。

如果楚河知道的話,必然會感嘆起來,命運的神奇實在是不可捉摸。沒想到自己隨便的一句話,別人的命運又會發生了改變。

「楚河,我跟你說啊,一般要前往界王星上的人,大都是死亡之人,像你這般的活人,說實話,實在是極其的罕見呢!」神緩緩地說道。

「……….哈哈,那我實在是幸運啊!」楚河聞言后,神色中露出一絲笑意,哈哈大笑道。

「幸運嗎,也許吧,不過,你是依靠自己的實力的,這一點,我想,是任何死人都比不上的。!」神微笑著說道。

「那麼,你要什麼時候去呢?」神忽然問道。

楚河看了神一眼后,回答道;「擇日不如今日,就現在吧!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我想要快點修行啊!」

「哦,好吧!我就知道,看來你還是改不了你這個武痴的性子,」神點了點頭,答應道。

「那麼,拉住我的手,我這就帶你去地府!帶你去見閻王!」神忽然伸出了一隻手,看著楚河,緩緩地說道。

「嘿!這句話真是很令人誤會,不過,我喜歡!」楚河洒然一笑,毫不猶豫的便抓住了神蒼老而乾瘦的手指。等待去往地府。

「悟空,波波,那麼,我要去地府了,再見了!」此時,楚河轉頭,開始向孫悟空和波波告別。

「這麼快就走了嗎,我還沒和你好好過話呢!」

波波點了點頭,此時,也向著楚河揮手最別。

而孫悟空則是忽然嘟起了小嘴,此時,有些悻悻不樂

的說道。

「………悟空,怎麼這麼婆婆媽媽得了,就和個小女孩似得。你要知道,好男兒志在四方,分別是在雖難免的。而且,這次是我先打擾了你的修行呢,你可不能夠中途而廢啊!等我下次回來的時候,一定會和你好好聊天,聊他個三天三夜,昏天黑地才罷休!你說行不行!」

聽到孫悟空的話,楚河心中不由暗暗失笑,於是,急忙安慰了起來。

孫悟空聞言后,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也忽然笑嘻嘻的說道;「雖然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但是我會繼續努力的修鍊下去的!」

「……….哈哈,悟空,我會等你的,等你和我並肩作戰的那一天,你要繼續加油啊!」

找尋回來的尊嚴 「一定會的!我一定會的!!」

孫悟空在心中暗下決心,此時,他心中那團熾熱的火焰,猶如火山般,一下子湧上了心頭,使得他在心中大聲的吶喊了起來。.. 楚河並不曉得孫悟空此時因為自己心中已經掀起了一場激烈風暴,而神則是平靜地望著孫悟空和楚河,他目光落在孫悟空臉上時,微微一笑,似乎是看出了孫悟空此時的想法,不過他也並不點破,目光中反而有一絲欣慰。

因為此時在他的心中,其實也是很期待的。

在他看來,孫悟空同樣的也是一個和楚河相同,是個世界罕見,極有天賦的武學奇才。

而且,巧合的是,兩人竟然三番四次的在同一門下修行,現在更成了他的半個徒弟,所以他也想要知道,未來這兩個人,究竟是誰可以縱橫天下,成就最強的巔峰之道!

心中期待過後,神便一隻手拉著楚河,準備開始帶著楚河前往地府。

在楚河的注目下,只見此時,神忽然閉上眼睛,下一刻,便見到他的口中似乎忽然喃喃了起來。

楚河目光一動,幾乎在眨眼只見,就見神的身體連帶楚河自己的身體,忽然扭曲了起來,光芒一閃之下,忽然就消失不見。

此時,在楚河的感覺中,就彷彿自己所在的空間忽然被摺疊了一般,有一種不同於瞬間移動,而是一剎那間進行了空間跳躍的感覺,同時,也有一股進入了一個空間隔膜的感覺傳來,再次睜開眼時,眼前的一切已經迥然不同。

睜開眼睛,楚河向前一看,頓時,映入眼前的,是一座高大的建築物忽然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楚河目光一閃,一眼望去,只見這座建築物是一座現代化建設的辦公樓,看上去莊嚴而氣派,似乎還帶著一股沉重感,一座黑色的大門佇立在中間,大門此時完全的被打開了,左右兩旁,分別有一個頭頂帶角,相貌奇異的男子站立在兩側。

這兩人目光注視著門前的大道上,似乎在不斷地觀察著什麼似得。

「……..咦,這就是地府嗎?」

楚河目光中帶著好奇,不停地在周圍的建築上轉了轉后,此時,他的口中不由自主般的喃喃了起來。

「當然,這就是人死後將要來的地方,怎麼樣,還不錯吧!」

神聽到了楚河此時口中的話語,於是,一臉微笑的說道。

「嗯,屋子很氣派,有種辦公大樓的感覺,不過有點奇怪啊,這個辦公樓前,怎麼除了兩個看門的,怎麼人看起來這麼少呢?不是應該有許多的死人嗎?」

楚河望了望四周,在他的眼前,此時,竟然沒有見到一個死人,不由心中微微感覺到奇怪,於是,他忍不住出聲詢問道。

聽到楚河的話后,神似乎一臉好笑地看了楚河一眼,他輕笑了一聲,拍拍楚河的肩膀,笑著說道;「哈哈,你當然看不到了,我不是說了嗎,地府那是由死人才來的地方,而你是活人,所以,死人的靈魂你自然是看不到的,如果你看到了,那才叫奇怪呢!」

「當然了,我是地球的神,並不是凡人,所以,我是能看到的,你要知道,現在,在我的眼前,可是有一大群的鬼魂在排著隊等候呢!他們一個個正步入那個門后等待閻王的審判呢!」

「當然,門口那兩個是地府的官員,並不是死人,所以你才能看得到呢!」神

「哦,原來是這樣,我剛才竟然沒有想到,真是失誤了!~」

聽到神的解釋后,楚河頓時恍然大悟,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剛才眼前為何楚河見到兩個鬼官外,不見絲毫人影,原來是如此啊。

回想起當時看龍珠時,孫悟空死後,被神帶著去往地府,見到了許多的靈魂,而他現在卻一個也沒有見到,楚河的心中,忽然間,不免有幾分失望,對沒有見到靈魂的些許失望!

靈魂啊,畢竟是個稀罕物,誰人不像一見,楚河的心中可是很遺憾呢。

不過,要楚河當個死人,他也是不願意的,此時的楚河,忽然心中一動,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似乎,忽然,眼中光芒閃爍了起來。

「對了,不知道我的右眼,那隻由冥夜給我的探查之眼,能不能夠可以看到靈魂,以冥夜這麼強大的實力,他給的東西,應該是不差的吧!?」

心中抱著一絲絲的期待,楚河的右眼突然有一道紅色的光芒閃爍,下一刻,原本漆黑的眸子,頓時被染成了一片血色。

目光一閃之下,右眼頓時向前望去。

剎那間,在楚河的眼前,原本空無一人的眼前,忽然,彷彿被解開了迷霧般,一個又一個彷彿人影般的雲團出現在了楚河的眼前,一聲聲咋咋呼呼的人聲接連不斷的傳入了他的耳朵中。

楚河凝神向前望去,只見那一個個的雲團,宛如人形,依稀可以看出人的輪廓,不過模模糊糊,不能分辨面容。

楚河心中暗道;這應該便是靈魂了,心中不由一陣高興。

沒想到,自己的右眼,不僅可以擁有瞬間學習的能力,而且竟然還可以充當所謂的陰陽眼,可以看到靈魂的存在,實在是令他沒有想到。

看著眼前這一幕幕活人難以見到的畫面,楚河的心中,隱隱有一抹淡淡的興奮感緩緩的升起。

哈哈!這就是能為人所不能的感覺吧!

看著此時楚河目光遊離的樣子,神不明所以,他當然不會知道,現在的楚河已經可以看到死人的靈魂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