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沐司馬,勞頓了一天,還是早些休息比較好。」

2020-11-06By 0 Comments

彷彿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可是你剛才做了什麼不知道嗎?

葉靈手一指,卻沒有措詞。

「白某不喜歡與人共眠,沐司馬請。」

葉靈本想再理論,可是那人閉上眼不打算再理她的時候,她看見那薄唇在忍著打呵欠的模樣,眨眨眼,決定做一回好人。

也希望從此某人懂得珍惜有的,出門在外,哪有那麼多的講究。

撒旦危情 之後的路程,或許是因為葉靈讓了一步,針鋒相對的情況稍有改善。

只不過……

「沐念之!你能不能少管點閑事!你這樣,會很耽誤行程的!」

進入安州邊境,竟然一路的在「惹事生非!」

「我怎麼了?這都打起來了,我們不管嗎?」

「他們打他們的,我們繞開就好了,趕路才是最重要的事!」都奔波半個月了,能不能先給個安穩的地方睡一覺再說!

「但我們來,不就是來幫他們的嗎?」安州的異常,就是民眾的問題,如果遇到了不解決,那來幹什麼?

「你這樣是解決嗎?你解決了什麼問題?路見不平撥刀相助嗎?沐!司!馬!」

白思墨咬牙切齒,他們是上位者,解決問題應該統籌維握,而不是在這裡左一腳右一腳的亂參和!

「不是應該的嗎?」路見不平就應該出手相助,不然滿身力量豈不浪費了?特別是在這種打不過還有人幫手的情況下,簡直是太滿足了有沒有!

「沐念之!麻煩你做事用用腦子!」

「簡單直接就能解決的事,不用浪費腦細胞啦。」葉靈揮揮手,不在意的上了馬車,目光看了看將要進入的安州城,眸子暗了暗。

「你懂不懂什麼是戰略!你這樣輕易的行動,很容易就破壞了整個格局……」

「什麼格局?」

「我們到安州來,是要解決民眾問題的,民聲民意,為何起怨,我們須先到安州,跟州官了解問題的所在,再制定出一套方案,商討可行性,然後按計劃行事。而不是像你這樣,魯莽行事,牽一髮而動全身,你的一個小舉動,就有可能影響我們在安州的業績,會使事情越發不可收拾……」

我覺得你才是越發不可收拾。

這些話一路在講,可是一路上發生的事情為什麼不去先解決了呢?明明動動手就可以解決的事情還要拖拖拖等等等,是給自己的懶惰找借口吧?

葉靈睨了人一眼,大有你說你的我做我的表情。

「沐念之!你這樣很難成大將之才……」

有一個碎碎念的同伴是種什麼樣的體驗!

兄弟,你一開始的高冷呢?

大概是被日以繼夜的路上生活給磨滅了,所以來了個話嘮的白思墨。

葉靈借故下了車,騎馬的感覺也不錯!

馬車上的白思墨瞪著他走遠的身影:他也想騎馬!

「停!」突然一聲急令,差點讓馬受了驚!

白思墨伸長脖子向前面看去,心裡一股怨氣霍然升騰:如果這個沐念之還是在多管閑事的話!那他們就分道揚鑣!

反正已經到了安州! 事情與白思墨想的有點出入。

因為不是遇見流民,是碰到了劫匪。

他們一行人,本就喬裝打扮,為了不引人注意,就分開而行,加上馬夫家丁,十來個人左右。

對面的山匪多了數倍,把他們圍了個圈。

「保護白公子!」

前面的沐念之只喊了這麼一句就跟人動起手來!

這是要他當靶子嗎?!

白思墨一下就憤怒了!沒看他一喊,劫匪都往他這邊來了嗎?!

他一個文弱書生,還拿他當擋箭牌!這麼貪生怕死的嗎?!

此刻的白思墨恨不得自己拿起刀劍活生生的先把沐念之給砍了!

但隨著沐念之的一聲令下,馬車四周就被護衛圍了一圈,對於只會拳腳的山匪,除了人多,沒有其它優勢。

但是兩家的護衛對待這些人,以一敵十都遊刃有餘。

看到戰鬥狀況的白思墨堪堪鬆了一口氣,卻見沐念之那邊似是困住了!

「去幫他!!」白思墨朝丁西喊。

丁西猶豫。

「去!」

丁西只好聽令。

隨著丁西的加入,葉靈也越打越熟稔,總算是把昔日的威風都找了回來!

她本來就是用這樣一個環境逼自己身體里的招式都運用出來,本來應付得有點狼狽,但有了丁西護著一邊,發揮力量的機會就大了很多。

到最後,自己人有一兩人受了點輕傷,基本無礙。

葉靈正想炫耀一下,卻對上白思墨冷黑了的臉。

葉靈看了看人,連衣服都沒有痕迹,應該不是受傷了。

打得有點累,想上馬車休息一下,可是被人攔著。

「白公子?」

「這麼有能耐,何必屈居這小小的馬車之內。」

意思是,以後馬車就別坐了。

「那個白少師……」葉靈看看周圍在收拾整頓的人,嘻皮笑臉的說道:「剛才的人雖然有點多,但也是有十足把握才動的手,這穩贏的仗,該打就打,而且他們是山匪,我們也算是為民除害,何樂而不為呢?」

「呵,你是樂了,別人呢?」

「什麼意思?」

白思墨面無表情的揮揮手。

馬車沒她的份,剛才活動有點過度,停下來有點腰酸背痛的感覺。

葉靈長長嘆了口氣,所以說呀,道不同不相為謀,這一路上遇見的事,他哪一樣同意過的呢?要是他不同意就不去做,他是清靜了,可顧慮過她的感受嗎?原主是怎樣的人,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呢?

葉靈呶呶嘴,騎馬就騎馬吧,好好欣賞這一路的風景也不錯。

只是,風景並不是那麼優美罷了。

安州,上報朝廷時就說有暴民起來反抗朝廷命官,不服管治,有一些團體宣揚獨立,甚至上山為匪,以致民風暴戾,特讓他們來幫忙管治。而一路上所見,一言不合就開搶,二話不多說就打人,到了邊界還有山匪,他們作為整治部隊過來,這些小貓小魚先打壓一番,也算有個經驗。

從剛才打鬥過程中看,這些匪徒具有一定的劫匪經驗,看樣子都不是臨時行為,也證明他們成為山匪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既然是長期的隱患,她順手解決了,不是讓民眾拍手稱快的事嗎?

那個白思墨腦子裡想的是什麼?書讀多了也要用才有用呀。

「沐公子……」

楚洋上來報告審問劫匪的結果。

葉靈聽了有些皺眉。

「他們說的可是真的?」葉靈問楚洋。

「暫時無從核實。但是從剛才的情形來看,他們並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分工和打鬥都有訓練過。」

葉靈點頭,她也有注意到這些。

「沐公子,那我們怎麼處置這些劫匪?」抓了再放回去是不可能的事。

葉靈挑挑眉:「去問白公子。」

楚洋馬上意會。

葉靈伸伸勞累的腰身,等著那邊的結果。

豪門難入:貴公子的麻雀妻 結果是移交給當地官員。

葉靈表示無異議。

於是進了當地作了移交。

本想繼續趕路,但白思墨一句話要休息,大家看看天也快黑了,於是同意住下來。

地方官為了招待他們,好吃好住的安排著。

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葉靈表示滿意。

唯一驚嚇的就是要水洗澡的時候進來個小姑娘,嚇得她差點把人給敲暈了!

要是秘密被人發現,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殺人滅口……

原主死守了那麼多年的秘密,真的是到死才被些許人知道,死了都很多人不知道。

如果這個時候她被爆了……

葉靈搖搖頭,無比慶幸。

她來之後,從未殺過人,並不想在這個時候做這種事。

以後她會做嗎?作為一個武將,殺人這種事……

葉靈惆悵,所以出來散散步。

遇見同樣熱鬧的場面。

「白公子,漫漫長夜有美人相伴,何以拒絕呀?」

白思墨臉更黑了!

「要不要給你準備十個八個?!」

「哈哈,今天有點累,還是自己睡比較舒服。」葉靈連忙拒絕。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又不是我給你的。」葉靈攤手,表示無辜。

白思墨看他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男兒壯志未籌,豈能沉溺於此個人享樂之中!莫非,沐公子是甚如願?」

因為累才拒絕,那不累的時候呢?來者不拒?

他聽過軍中莽夫對此事的態度,與他的認知相左,現在看眼前這個人的言表,似乎也是並不守戒之身,年紀輕輕就如此放縱,如何成大器!

葉靈聳肩,「沐某沒什麼興趣。」

白思墨點頭:「你年紀尚輕,勿要在此等事上過多看重,於你無益。」

「年紀輕倒不算,像我這個年紀,為人爹的大有人在。」葉靈本想隨便聊幾句抒散下心情。

可對面的人又一次冷了臉:「沐司馬莫非也作此想?」

「哈,古人……百事孝為先,不是說無後為大嗎?生兒育女有什麼不對?」這一直是原主的終生遺憾。

「你!男兒尚未報效君恩便想著己身,如此狹窄之人,如何能為大將!先國后君,先君后臣,先民后己!沐念之!你的志向難道也如之山村匹夫!」

葉靈看著滿臉正義的白思墨,目瞪口呆…… ……

吃完了飯,林逸開著車子送林若煙上班,看到林若煙的車子上面還準備了男士墨鏡,就毫不猶豫的笑納了,這個墨鏡是林若煙買的,就是為了給林逸戴的,此時看著林逸帶著她買的墨鏡,內心當中還是有些稍稍的歡喜,覺得挺酷的。

當然了,並不是說真的有多酷,只是心理作用罷了,要說林若煙也是非常可愛,看著林逸戴著自己買的墨鏡就有些小高興,還是挺好滿足的。

實際上女人就是這樣,挺好滿足的,不過要看對象是誰,如果是她喜歡的人,一件小事情都會特別滿足,可如果她對這個男人沒有一點感覺,哪怕是你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恐怕也不會有一點點的感動。

來到了公司,林若煙就上了樓,去上班了,倒是段志平,正在大廳裡面巡邏,看到了林逸,嘴角立刻掛上了笑容:「哎呦,這不是林逸么,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林逸摘下了墨鏡,看到了段志平,不由得一笑:「老段,我這也有好一段時間不見你了,嘖嘖,看看你,現在是氣場十足啊!」

「哪裡哪裡,什麼氣場啊,都是瞎來的。」段志平笑了笑,努了努嘴,示意林逸到一旁的值班室裡面去。

林氏財團的規章制度還是很嚴格的,在公司裡面不能抽煙,當然了,值班室就例外了,這裡可是保安人員的地盤,這些底層的人員,基本上都有抽煙的毛病,別說底層人員了,就是有些上層人員也有抽煙的毛病。

來到了值班室,點上了一根,然後林逸翹起了二郎腿。

一旁的段志平則是無奈道:「林逸,你說你這神出鬼沒的,有個什麼事情找你都找不到。」

「怎麼了?」林逸不解道:「出什麼事情了?」

「倒是沒出什麼事情,就是那個姓袁的女子天天找你,都找到我家去了,害得我是寢食難安啊,就怕哪天突然冒出來!」

「嗯?」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拳頭緊握了起來,冷哼道:「我已經放了她好多次了,沒想到還一直找我,看起來不教訓教訓這女人是不行了!」

林逸望向了段志平:「老段,下一次她再敢來你就給我打電話。」

「好!」 總裁老公追上門 段志平趕忙點了點頭。

林逸則是笑道:「老段,這幾個月來,你對林若煙也算是忠心耿耿,這些我都看在眼裡!」

聽著林逸這麼說,段志平先是一愣,隨即趕忙道:「林逸,你這是什麼話,林若煙對我也很是不薄,說句不好聽的,我段志平這一沒關係二沒能耐的,在別的地方能做上保安隊的小隊長已經是很不容易了,可林若煙這麼信任我,還讓我做科長,我段志平如果再不賣力氣,那可就不是人了!」

聽著段志平的話,林逸則是哈哈一笑,沒有再說什麼。

在值班室裡面也不知道抽了多少根煙,一直等到了吃中午飯的世界,林逸才來到了餐廳,看到林若煙也在裡面,主動幫林若煙端餐盤,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面,林若煙也沒有反對,反倒是很享受這種感覺。

吃著東西,林逸則是道:「過幾天你請個假,跟我去滇南一趟。」

「滇南?」林若煙輕蹙秀眉,不解道:「去滇南幹什麼?」

「劉帥帥要結婚了,我這個當哥哥的當然要去捧場了,你作為大嫂,陪同也是應當的。」林逸笑著道。

林若煙則是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林逸這才應了一聲,繼續吃著面前的東西,林若煙則是突然道:「劉帥帥都結婚了,那我們呢?」

「嗯?」林逸愣了下:「你說什麼?」

「沒……沒什麼……」林若煙那粉嫩的俏臉之上儘是羞紅。

林逸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繼續吃著面前的東西,倒是林若煙,此時別提多鬱悶了,林逸能不能男人一點啊,這種事情還要自己提起來,真是太羞人了,好像有些迫不及待要嫁給林逸一樣。

當然了,林逸並不是沒有聽見,做殺手的人聽力都很好,不然有個風吹草動的怎麼逃跑?可是林逸以前還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事情,現在聽林若煙提起來,一時之間也是有些納悶,都沒有反應過來。

談戀愛這種事情不是沒有過,可是結婚這種事情還真沒有過。

林若煙不好意思說,林逸也就沒有再提,雖然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很親密了,可是林逸總覺得還差點什麼,可能就是差那樣一個結婚的契機吧!

總裁,我已婚! 吃完了飯,林若煙又去忙了,倒是林逸,繼續在值班室裡面,剛點上煙,結果房門「咔嚓」一聲響了,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月霓裳。

「你……你怎麼來了?」林逸瞪目道。

可是月霓裳根本不管那麼多,走到了林逸的面前,一把攬住了林逸的脖子,獻上了她那粉嫩的小嘴唇,林逸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呢,就被月霓裳強吻了。

一個浪漫的法國式濕吻,一直等林逸覺得自己的嘴唇都快要腫了的時候,月霓裳這才放開了林逸,抿著小嘴唇,有些委屈道:「我看到你幫林若煙了,我吃醋了!」

林逸無奈道:「你吃什麼醋啊,當初我可和你說明白了,是你非要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