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沒什麼,只是和精市商量了一下,做出的決定。」柳面對這麼多雙眼睛依舊自然的回答,其實他也不想把切原能從神奈川睡過站到東京這種丟臉的事大肆宣揚。

2020-11-06By 0 Comments

「誒?部長。」丸井縮了縮腦袋,他可不想被部長加訓啊,要不下次去看部長的時候送塊自己最愛吃的蛋糕?

「原來如此。」柳生點頭,一雙不透光的眼鏡將疑惑掩蓋住。

「如果是幸村說的,赤也你一定要全部認真完成!」真田看著切原說道,想著上回讓柳去果然是對的。討論訓練的話,幸村的心情應該還不錯。

「皮呦」仁王笑了笑,他可不相信這種答案,隱晦的看了眼自家搭檔,那雙被隱藏著的眼睛,別人看不透,他可是全部知道,柳生相信了才有鬼。

「這是下一階段的訓練項目,每個人出來基本練習外,我還增加了針對個人弱點的訓練,今天拿回去先看看吧。」柳又拿出一踏列印紙,逐個分發到每個人手裡。

「今天的訓練到這裡,可以回去了!」真田接過自己的那張,裝進網球包里,對著部員們喊道。

「誒?負重又增加了,還有…」丸井背起網球包,拿著自己的那張紙開始看著,隨著逐條看去,嘟著得嘴就沒有收回的趨勢。桑原暗地裡觀察了下真田的臉色,頭大的看著自家搭檔。

「文太,今天不是說要去吃烤肉。」看著丸井還有接著說下去的樣子,桑原連忙開口。

「對耶,那還不快走!」丸井收起單子,率先走出了門,身後跟著的桑原擦了擦冷汗。

「真好,烤肉。」切原換好衣服將自己的單子塞進包里,看著已經離去的丸井和桑原癟嘴。

「赤也,你想吃烤肉?」早就換好衣服的仁王卻沒有離開,不知何時出現在切原身旁。

「仁,仁王前輩?」切原被突然出現的前輩嚇了一跳,向後撤了一步。

「到底想不想吃喲?」仁王還是彎著腰身,左肩的小辮搭在上面,銀白的顏色在立海大墨綠的制服上很是顯眼。

「當然想!」切原一臉期待,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仁王前輩突然這麼大方。

「那就走吧。」仁王說道,又回頭看了眼柳生「比呂士大人不去嗎?」

柳生握拳,看著眼前巧笑著的白毛狐狸有給他一下的衝動,但又似乎不捨得下手。每次叫自己比呂士的時候,絕對是有所依賴自己。而現在,估計這頓飯錢已經註定是自己結了。

柳生邁步跟上,看著前邊彎著腰的仁王,左肩的小辮不知何時甩到了背後,上面的粉紅繩子隨著行走間的顛簸一上一下。那人側臉跟切原說著話,臉上的膚色慘白,比幸村君還像病人。挑食又討厭太陽,像是傳說中的血族般,同時似乎也繼承了那種誘惑力,太過於吸引他的目光了。

柳生又扶了下眼鏡,看不見的眸子里暗含著從未有過的沉溺。既然這隻挑食的白毛狐狸意外的喜歡烤肉,那就隨他吧。

、、、、、、、、、、、、、、、、、、、、、、、、、、、、、、、、、

「弦一郎?還沒走嗎?」柳從檢查后的網球場走回部活室,發現還為離開的真田,皺了下眉。

「嗯,有事想問。」真田不自然的壓了下帽子。

「什麼事?」柳開始收拾部活室里殘留的東西,看著面前的真田不明所以。

「幸村,幸村最近情緒還好嗎?」真田問出口,他覺得細心點的柳應該更能照顧到幸村的情緒,最然每次去探視都是一張笑臉迎人,但內心的想法自己卻絲毫也無法看透。

「別擔心,弦一郎。」柳笑了下,知道真田的目的后瞭然。幸村是個喜歡將自己藏進層層迷霧中的人。除了網球部的人外,對所有都微笑,也對所有人都冷漠。而身為王者的高傲更不會允許在自己狼狽的時候被任何人看到。所以真田總覺得無法和這樣的幸村交流。

「他是王者立海大的部長,神の子幸村精市。」柳將最後一件東西放回原位,拿起自己的網球包看向真田。

「我知道了,蓮二。」真田放下皺著的眉頭,對著柳點點頭,和柳一起走出部活室。

隨著鎖聲,落下的似乎不僅僅是鎖鏈,少年的心也隨之平靜。

相信就好,相信彼此。

雖然結局不一定皆大歡喜,但此時只需要相信!

熱門推薦:

不二側躺在床上,抬眼就可以看到書架上擺滿的仙人掌,有針球裝的,有手掌般的。不論怎樣的,都長滿了刺針,看上去很是扎人。

不二覺得自己似乎被絨刺扎著般,不是疼痛,那輕輕試探般的刺入。莫名的有些痒痒的,在心間。

幸村帶著七奈已經走了,只留下現在在他面前睡得一臉滿足的大貓,舒展著四肢,枕在自己的爪子上,蓬鬆的尾巴捲起,包裹著自己身子。

「喵嗚」夢中喃呢般,納茲轉了個身子,不再趴著睡,將白絨絨的腹部漏了出來,頭背著不二側躺著,後背的毛皮貼上了不二的腹間,耳朵抽動了下,碰到了不二的胳膊。

不二低下頭看著睡得正酣的納茲,抿起了嘴角,這隻貓似乎不是很喜歡睡籃子,看著本來準備好的睡籃在地下空放著,不二伸手摸了摸納茲的貓頭。還好布偶貓不太掉毛,性情也很溫和,就是,有些太懶了。

貓耳上的絨毛很是柔軟,像是……

柔軟的觸感,不二覺得溫熱的氣息襲上了臉頰。

這只是本能的反應吧,不二嘆口氣,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太過於陌生,太過於…難以理清。

「喵」懷裡的大貓又哼出聲,不知是在夢裡遇到了什麼好事。

貼著不二的毛皮散發著不小的熱量,透過皮膚的接觸傳入不二心間。太過於溫暖,不二覺得一股困意席上心頭,不由的圈了圈身子,將本在腰下的被子向上拽了拽,一雙眯著眼變為睡時的平緩,嘴角的笑容卻是沒有絲毫改變。

、、、、、、、、、、、、、、、、、、、、、、、、、、、、、、、、、、、、、、、、、、

幸村拉著七奈停在了一棟三層小樓前。拍了拍七奈的頭髮,幸村彎下腰開口。

「七奈,告訴母親有人收養納茲了。」

「嗯,我知道了,哥哥,哥哥路上小心。」七奈點頭,哥哥的手變得溫暖了,就像是不二哥哥般。

「嗯,再見。」幸村看著背著書包的七奈走進大門后,轉身離開。

不二家離自己在東京的家真的很近,不用10分鐘路程。

但自己如果不熟識不二的話,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

幸村走上電車,這個時間人雖然有些多,但他在最後一節車廂上,相比前面的人來說,已經少了很多。抓住扶手,幸村透過玻璃看著不停移動的大樓。

自己其實不是這麼任性的人,因為在那之前已經被性格中的理性所克制住了。但像現在這樣,拖著隨時會發病的身體來東京。真是難以想象。

但自己還是做了,沒任何準備,只是想就行動,真不像自己。

「周助」幸村嘴唇微動,摩擦著空氣發出聲音。那個人,對自己的影響太大了,似乎只要想想就會意動,不明所以的。

今天的自己的確摔倒了,但只要自己想要,就不會有那樣密切的接觸,只是睜眼看到那樣的不二,居然就那樣愣住了。

唇下的觸感,自己從沒有體會過,但似乎只要那一次就會無法戒掉!

那個人與自己相同,微笑,氣息。但又是從骨子裡透著不同。

那樣的溫柔,好想,好想一個人獨佔!

幸村閉下雙眼,將本性中的強勢藏入心底,再次睜開的鳶紫色眸子與以往無異。

·································

「喲,蓮二。」仁王打開部活室的大門,看著還未離開的柳打著招呼。

「仁王,你的練習賽已經結束了?」柳將手中的筆記收回包里。

「啊,好餓。」丸井接著推開門走了進來,後面跟著幫他拿球拍的桑原。

「看樣子都結束了。」柳看著逐個走進來的人影開口道。

「噗哩」仁王換好制服,甩著小辮。

「看來可以進行下階段的訓練了。」柳拿起另一本筆記,看著最後進來的切原和真田。

「不是吧,柳前輩,又加訓。」切原微喘著氣說道,身上滿是訓練過後的汗水。

「話說,切原君最近為什麼加訓了?」柳生站在仁王旁邊,扶著眼鏡看著柳。

「對呀,笨蛋赤也最近訓練強度又大了。」丸井透著感興趣的眼光看著切原,一旁的桑原扶額,很是頭疼。

真田皺眉,突然想起最近柳為切原制定的菜單的確多了不少,仁王在一旁靠著柜子,一臉趣味。

「柳,前輩。」切原睜著翠綠的眸子看著柳,樣子很是無辜。他不想被加訓后再被鐵拳制裁啊!還有丸井前輩絕對會嘲笑他!仁王前輩也是個幸災樂禍的!啊!幸村部長!

「沒什麼,只是和精市商量了一下,做出的決定。」柳面對這麼多雙眼睛依舊自然的回答,其實他也不想把切原能從神奈川睡過站到東京這種丟臉的事大肆宣揚。

「誒?部長。」丸井縮了縮腦袋,他可不想被部長加訓啊,要不下次去看部長的時候送塊自己最愛吃的蛋糕?

「原來如此。」柳生點頭,一雙不透光的眼鏡將疑惑掩蓋住。

「如果是幸村說的,赤也你一定要全部認真完成!」真田看著切原說道,想著上回讓柳去果然是對的。討論訓練的話,幸村的心情應該還不錯。

「皮呦」仁王笑了笑,他可不相信這種答案,隱晦的看了眼自家搭檔,那雙被隱藏著的眼睛,別人看不透,他可是全部知道,柳生相信了才有鬼。

「這是下一階段的訓練項目,每個人出來基本練習外,我還增加了針對個人弱點的訓練,今天拿回去先看看吧。」柳又拿出一踏列印紙,逐個分發到每個人手裡。

「今天的訓練到這裡,可以回去了!」真田接過自己的那張,裝進網球包里,對著部員們喊道。

「誒?負重又增加了,還有…」丸井背起網球包,拿著自己的那張紙開始看著,隨著逐條看去,嘟著得嘴就沒有收回的趨勢。桑原暗地裡觀察了下真田的臉色,頭大的看著自家搭檔。

「文太,今天不是說要去吃烤肉。」看著丸井還有接著說下去的樣子,桑原連忙開口。

「對耶,那還不快走!」丸井收起單子,率先走出了門,身後跟著的桑原擦了擦冷汗。

「真好,烤肉。」切原換好衣服將自己的單子塞進包里,看著已經離去的丸井和桑原癟嘴。

「赤也,你想吃烤肉?」早就換好衣服的仁王卻沒有離開,不知何時出現在切原身旁。

「仁,仁王前輩?」切原被突然出現的前輩嚇了一跳,向後撤了一步。

「到底想不想吃喲?」仁王還是彎著腰身,左肩的小辮搭在上面,銀白的顏色在立海大墨綠的制服上很是顯眼。

「當然想!」切原一臉期待,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仁王前輩突然這麼大方。

「那就走吧。」仁王說道,又回頭看了眼柳生「比呂士大人不去嗎?」

柳生握拳,看著眼前巧笑著的白毛狐狸有給他一下的衝動,但又似乎不捨得下手。每次叫自己比呂士的時候,絕對是有所依賴自己。而現在,估計這頓飯錢已經註定是自己結了。

柳生邁步跟上,看著前邊彎著腰的仁王,左肩的小辮不知何時甩到了背後,上面的粉紅繩子隨著行走間的顛簸一上一下。那人側臉跟切原說著話,臉上的膚色慘白,比幸村君還像病人。挑食又討厭太陽,像是傳說中的血族般,同時似乎也繼承了那種誘惑力,太過於吸引他的目光了。

柳生又扶了下眼鏡,看不見的眸子里暗含著從未有過的沉溺。既然這隻挑食的白毛狐狸意外的喜歡烤肉,那就隨他吧。

、、、、、、、、、、、、、、、、、、、、、、、、、、、、、、、、、

「弦一郎?還沒走嗎?」柳從檢查后的網球場走回部活室,發現還為離開的真田,皺了下眉。

「嗯,有事想問。」真田不自然的壓了下帽子。

「什麼事?」柳開始收拾部活室里殘留的東西,看著面前的真田不明所以。

「幸村,幸村最近情緒還好嗎?」真田問出口,他覺得細心點的柳應該更能照顧到幸村的情緒,最然每次去探視都是一張笑臉迎人,但內心的想法自己卻絲毫也無法看透。

「別擔心,弦一郎。」柳笑了下,知道真田的目的后瞭然。幸村是個喜歡將自己藏進層層迷霧中的人。除了網球部的人外,對所有都微笑,也對所有人都冷漠。而身為王者的高傲更不會允許在自己狼狽的時候被任何人看到。所以真田總覺得無法和這樣的幸村交流。

「他是王者立海大的部長,神の子幸村精市。」柳將最後一件東西放回原位,拿起自己的網球包看向真田。

「我知道了,蓮二。」真田放下皺著的眉頭,對著柳點點頭,和柳一起走出部活室。

隨著鎖聲,落下的似乎不僅僅是鎖鏈,少年的心也隨之平靜。

相信就好,相信彼此。

雖然結局不一定皆大歡喜,但此時只需要相信!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進入浴室以後,三人都沒脫衣服,別看上官博油嘴滑舌的,可真要對着花茶和琳卡脫個精光,他還是要猶豫一下的,不是不想,而是怕這兩個魔女把自己給撕巴了。

琳卡還好說,可花茶就不一定了,特別是當着琳卡的面,說不定花茶會發什麼瘋呢。

最後,還是開放的琳卡率先做了帶頭的作用,只見她伸手解開自己的上衣釦子,很快速地將上衣脫下,然後開始解腰帶。

上官博在一旁偷看了一眼,接着就被花茶一把揪住了耳朵:“不許你看!”

上官博委屈地問道:“你不讓我看,過會還怎麼一起洗啊?”

“誰讓你跟她一起洗的,咱們三個各自洗各自的!”

“這浴池就這麼大,怎麼各自洗各自的?”上官博有些不滿了,他認爲花茶是在強詞奪理,是啊,就一個不大的水池子,一個淋浴噴頭,顯然平時只是供一人洗澡的,兩個人一起洗的話還能湊合,可要三個人洗,就顯得有些擠了,也許,人家大護法就是喜歡這個調調吧,聯想到資料裏法神能量把一些年輕貌美的女子哄騙到這裏來,然後再言語利誘,最後把那些女人全都培訓成職業陪侍,上官博就覺得心潮澎湃,特別是下面的小上官博,都有些起反應了。

琳卡不屑地看了一眼花茶,自顧自地脫了個精光,雖然只是背對着上官博,但足夠小上官在瞬間就擡起了頭,頂得褲子都鼓了起來。

花茶站在上官博身後,並沒看到這一幕,而琳卡則着雙腳一下子跳進了小水池中,濺起的水花淋得上官博連頭髮都溼漉漉的了。

琳卡坐在池子裏,回頭看看還沒開始脫衣服的二人,揶揄地說道:“快點上來啊,這水好清啊,哎呀,水還有香味呢,說不定用花瓣泡過的,花茶,你怎麼不脫衣服啊,聖騎,你也是的,一個大男人,心裏想可就是不敢動,我鄙視你!”說完,琳卡伸開四肢,在小水池裏遊動起來,曼妙的身姿帶起一圈圈漣漪,使白嫩的肌膚更顯得迷人心魄了。

上官博反應更強烈了,要不是花茶還在場,這時候他早已經穿着衣服跳時水池,跟琳卡一起鴛鴦戲水了。

花茶聽到琳卡挑釁的話,眼睛一瞪,跟一撅道:“怕什麼,我還從沒怕過誰,不就是脫光了洗個澡嘛,哼,別以爲你大方,等着,我這就下去陪你!”花茶邊說着邊脫外衣,等到上衣脫下的時候,身體正好越過了上官博的身體。

花茶自然地一轉頭,看了眼上官博,疑問道:“你怎麼不脫衣服啊,難道你還不如兩個女人?”

本來花茶還想譏笑一下上官博的,可她的目光下移的時候,一下子看到了上官博被頂起的褲子,剛纔被琳卡挑釁而生的那股火氣,馬上衝到了頭頂。

只見她一手抓着自己的衣服,一手指着上官博的鼻子:“好啊你,我還以爲你不好意思呢,弄了半天,你早就惦記着了!”

上官博一臉尷尬,他就怕花茶來這手,可沒想到,花茶還是開始發飆了,想張嘴解釋什麼,花茶可不聽這一套,眉毛一擰,伸手就將衣服套到了上官博頭上,照着上官博的頭頂就是一拳砸了下去。

上官博可是練過鐵頭功的,花茶這點力度根本傷不到他,可上官博早已經心慌了,就算不怕,也得裝作怕的樣子,要不然,花茶還指不定要鬧成什麼樣呢?

於是,上官博抱着頭,邊告饒邊在浴池裏來回地跑着,以避開花茶的拳頭,可花茶不依不饒地追着,拳頭像雨點一般砸下,直砸得上官博頭暈眼花,最後,上官博實在被逼得沒辦法了,兩手張開,一把抱住了還在發怒狂追的花茶:“別鬧了,咱們是來幹嘛的?”

“幹嘛的?反正不是讓你來看人家裸泳的!”花茶使勁掙脫,卻無法掙開,最後沒有辦法,伸嘴就咬住了上官博的肩膀。

上官博在少林寺呆了多年,鐵頭功也練得不錯,還被正仁大師給改造過肌肉和皮膚,可現在被花茶一咬才明白,大面積受襲的時候能還能頂得住,現在一下子換成了小面積的牙咬,自己就撐不住了。

“哎呦……”一聲慘叫在潔白的浴室裏久久迴盪着。

“你們兩個,呵呵,真有意思,我都快洗完了,你們還不下來,是不是等着我給你們讓地方啊?”琳卡話有譏諷地說道。

上官博一轉頭,正對上琳卡揶揄的目光,把心一橫,衣服也不脫了,抱着花茶就歪到了水池裏,把琳卡給嚇得趕緊讓開地方,可還是沒躲過兩人重重地砸下,把琳卡給砸得嗆了一鼻子的水。

琳卡趁着兩人還沒鬆開的時候,已經在水中劃到了一邊,生怕再被殃及到,而上官博兩人也沒工夫再去理她了,現在上官博和花茶已經鬆開了,不過兩人的衣服全都溼了,特別是花茶,一身的晚禮服,被水一溼,整個透明起來,就算不脫衣服,也跟脫了差不多了。

琳卡在一旁頗有興趣地看着兩人,調侃道:“喲,還是穿的紅色蕾絲呢,呵呵,花茶你知道嗎,這紅色蕾絲可不是隨便穿的,那是要穿給自己心愛的人的,看來,聖騎好福氣啊,快娶了她吧聖騎,呵呵……”

琳卡的笑聲一聲,把花茶給羞得再也沒力氣去打上官博了,只顧着自己用手護在胸前,擋住那抹若隱若現的春色了。

上官博一聽琳卡的話,注意力全都被那紅色的蕾絲給吸引過去了,眼睛一發直,看得花茶更加害羞了,不過花茶神志還算清醒,撩起水潑了上官博兩眼都看不見了:“你看什麼看!”

花茶這話說得非常曖昧,知道的是因爲他害羞,不知道的還以爲她撒嬌呢,特別是上官博,剛纔小上官就很爭氣地蓬勃發展了,就算是兩人掉到水裏也沒有打消它的積極性,現在一聽琳卡那麼說,上官博自然而然地以爲,花茶那是爲自己穿的,既然人家女方都心中默許了,那自己這個大老爺們也就別再裝清純了,來吧!

上官博也不顧還在着身體看自己和花茶笑話的琳卡了,一個餓虎撲食就把花茶給撲到了水裏。

花茶還來不及驚呼,人就已經被上官博的熊抱給搞慒了,剛要掙扎,就覺得自己嘴上一熱,上官博火熱得有些發燙的嘴脣就貼了上來。

花茶奮力拍打着上官博的肩膀,可力度卻越來越小,越來越沒勁,到最後,更像是鼓勵上官博親自己了。

武踏星河 兩人就那麼躺到了水裏,雙臂猶如叢林中的軟藤一樣纏繞着對方,生怕對方會跑掉一樣,就連腿也交織在一起,親密無間地讓琳卡看得直眼熱。

這樣的法式溼吻,令多少女人都爲之驚歎,從而一發不可收拾,花茶是女人,當她把所有的拒絕都化成了迎接後,兩人的熱度一發不可收拾了,從法式溼吻到激烈愛撫,從激烈愛撫到寬衣解帶,一切都那麼自然,那麼地和諧,讓人看得眼熱,也讓琳卡看得傷心不已,自己也心愛的男人,竟然當着自己的面,跟自己的情敵翻雲覆雨起來,不管哪個女人,都無法平靜對待的。

琳卡長嘆一聲,從托盤裏拿起一件合身的長袍,往自己身上一圍,就離開了這間讓別人眼熱,而讓自己無比傷心的浴室。

琳卡臨出門前,上官博偷眼看了一下她的背影,心中竟生出一股落寞,但接着就被熱情似火的花茶給打消了這種念頭,此時的花茶,已經被身體中那股潛藏了多年的激情所溶化,現在她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纏住上官博將自己所有的激情全都施放出去了。

上官博也不管其他,伸手就撒爛了花茶的所有衣服,將花茶那白如去皮羔羊的身體溶入了自己的懷中…… 「砰!砰!……」

綠色的球場到處是黃色的小圓球,中間身穿藍白色運動衫的少年,獨自一人練著發球。

「不二前輩。」身後的球場的鐵絲網外,一個不高的身影突然出現,身上紅色的大包和手上的紫色ponta。

「越前,這個時間?」不二停下手中正準備發出的網球,回頭看著意外出現在這裡的學弟。

「我也沒想到這個時間,在學校看到不二前輩啊。」越前喝了口手中的ponta,不在意的說道。

「真是努力啊,前輩。」越前走進球場,將網球包和ponta放在一旁的長椅上,拉開拉鏈,將紅色的球拍拿了出來。

「呵呵。」不二看著越前的動作,只是笑了笑。真是好強的後輩啊。

「剛才的發球,蠻有意思的嘛。」越前拿著球拍走到了對面半場,站在底線雙手握住拍子,半蹲下身子,一雙貓眼一瞬也不閃的直視著對面的不二。

「我知道了。」不二笑著拿起球走向發球點。左手抬起,指尖轉動球身後拋開,右手的球拍從一側甩出。

「嘿。」越前跑掉接球點,伸出拍子。

「吶,消失吧。」不二站直身子看著越前的動作,沒有接著回擊的意思。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