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沒有。」

2020-11-01By 0 Comments

「沒有見到曉梅,而且顧總和溫馨也沒有回來。」

……

看到大家紛紛搖頭,程可歆更加焦急了,要是萬一曉梅真的出事了,她該怎麼回去和她的親人交代啊?

「總編,你先別急,還有一些人沒有回來,也許他們能找到曉梅呢。」看到程可歆也有些慌了,一旁的男生急忙安慰道,「我和其他人再去找一找,這裡又不是荒島,哪裡這麼容易出事啊,說不定曉梅只是迷路了。」

「那顧總和溫馨呢?取水的地方又不偏僻,順著大路走就能看到,這兩人怎麼還不回來啊?」有一位同事頗有些抱怨的說道,著急加擔心,他心中不禁也有些生氣,一個個的都不是小孩子了,怎麼就這麼不讓人省心呢?

聽到身旁人的話,程可歆的腦中不知為何浮現出了顧遲正在和溫馨調.情的畫面,兩人你儂我儂的,笑的很是暢快。

心中不由自主的泛起酸澀,程可歆用力搖了搖頭,讓自己不要多想。

「大家還是在這裡等著其他人回來吧,到時候找不到曉梅,再丟了其他人就不好了。」害怕其他人再遇到什麼危險,程可歆讓大家在原地等待著。

過了一會兒,依然沒有人回來,程可歆心中不禁有些著急,正想再出去找找的時候,卻見邱悅一臉驚慌的跑了回來。

「怎麼了,找到他們三個了嗎?」有同事急忙上去問道。

「沒有找到,但是我剛才好像在那邊聽到曉梅的求救聲了。」邱悅一副大驚失色的樣子。 聽到邱悅的話,程可歆的心裡頓時就咯噔一聲,果真是出事了嗎?她急忙上前拉住邱悅問道:「你是在哪裡聽到的求救聲?確定是曉梅嗎?」

「我也不是很確定,只是隱隱約約的聽到了有人呼救,聲音聽起來很像曉梅,我一個人有些害怕,也沒有敢上前去,就趕緊回來叫大家了。」

「怎麼會是你一個人在?」畢竟平時和邱悅有些不對盤,所以程可歆還是對她有些提防。

「本來我是和小李和阿霞一起的,但是後來拌了兩句嘴就分開了。」邱悅焦急的解釋道,「哎呀可歆,先別管這些了,你還是趕緊和我去看看吧,我怕曉梅真的遇上了什麼危險。」

看邱悅的面色很是驚慌,倒不像是說謊的樣子。再者,曉梅到現在都沒有回來,程可歆也確實很是擔心。

「好,你等我一下,我回帳篷拿一個東西。」說完程可歆就急匆匆的往帳篷的方向跑去。

出國旅行之前,考慮到雜誌社以女孩子居多,可能會有安全上的隱患,所以她特意拿來了防狼棒,沒想到現在果然派上了用場。

「邱悅,我們快點去找曉梅吧。」拿著「武器」沖了出來,程可歆催著邱悅說道,晚去一會兒,曉梅就有可能會多一分危險。

「總編,你們兩個女孩子去也不是很安全,我們幾個男的和你們一起去吧。」旁邊的男同事擔心的說道。

「不用了,我們雜誌社就你們幾個男生,其他的都是女孩子,現在大家基本上都在這裡,你們幾個還是留下吧,以免萬一遇上什麼危險,到時候連個保護她們的人都沒有。」程可歆說話時的神色很是鄭重。

大家是高高興興的跟著自己來旅行的,那她就一定要保證大家的安全,確保每一個人都能夠完好無損的回去。

「那你們兩個萬一遇上了危險怎麼辦?」雖然程可歆說的有道理,但是男同事還是對她們兩個女孩子只身前往有些不放心。

「哎呀,你就不要啰嗦了,曉梅還在等著我們去救她呢。」還不等程可歆再說些什麼,身旁的邱悅就著急的介面道,「總編拿著防狼棒應該是沒問題的,你就不要瞎擔心了。況且總編說的也對,最重要的還是大家的安全。」

轉頭看著程可歆,邱悅接著說道:「可歆,我們還是快點去吧,雖然我平時和曉梅的關係並不是很好,但是大家畢竟一起工作了那麼多年,要是她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我心裡肯定也是不好受的。」

邱悅說著語氣有些哽咽,面上也是顯而易見的悲傷,任憑誰人來看都不會懷疑她說的話的真實性。

「好了小馮,就這樣決定了,你們幾個留在這裡保護大家的安全,我和邱悅去找曉梅。」著急的囑咐了身旁的男同事一句,程可歆就神色著急的拉著邱悅一起朝她剛才來的方向跑去了。

「邱悅,你到底是在哪裡聽到曉梅的求救聲的,為什麼走了這麼遠還沒到?」看到距離大家越來越遠,程可歆有點不放心的問道。

她本來還以為不會距離他們露營的地方很遠,但是現在她們兩個都已經走到樹林深處了,卻還沒有到達邱悅所說的地方。

「馬上就到了,我就是在這附近聽到曉梅求救的,估計馬上就可以找到她了。」不知為何,邱悅說話時的神情有些緊張,好像怕程可歆會察覺到什麼。

但是很明顯,她多慮了,程可歆現在滿腦都在擔心曉梅的安危,哪裡會注意到她的異常?

聽到邱悅說就在這附近,程可歆毫不疑它,加快了步伐往前走去,邊走還邊喊著曉梅的名字。

身後的邱悅見她沒有懷疑自己的話,心中不禁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同時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冷笑。

一邊跟上程可歆的步伐,邱悅一邊觀察著周圍的地形,走了一會兒之後,她終於發現了之前自己做的標記。

眼底有喜色閃過,邱悅的語氣卻是十分的慌張,「總編,你快過來看啊!」

「怎麼了?」聽到邱悅的喊話,程可歆急忙回頭朝著她走來,「你發現什麼線索了嗎?曉梅究竟在不在這裡啊?」

走到邱悅的身邊,程可歆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朝地面上看去,卻在剛低下頭的那一瞬間,感覺背後有一股力量在狠狠的推著自己。

「啊」的一聲尖叫,程可歆的身體不受自己控制的向下倒去,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地面,她本來以為會狠狠的摔在地上。但是在身體倒地的那一剎那,她才發現身下原來是一個陷阱。

「撲通」一聲摔倒在坑底,程可歆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摔的生疼,閉著眼睛緩了好一會兒,她才讓自己適應了這種疼痛。

睜開眼睛,程可歆發現這個坑很深,應該是獵人挖來用於捕捉野獸的。抬頭向上望去,她發現邱悅正站在坑口一臉冷笑的看著自己。

此時看著邱悅一臉嘲諷的表情,程可歆也意識到了應該是她推自己下來的,這個邱悅帶自己來這裡到底想幹什麼!

「邱悅,你不是說曉梅就在這附近嗎?你推我下來幹什麼?」程可歆憤怒的大聲質問著邱悅。

「你還真的相信我說的話啊,程可歆,看來這五年,你的腦子倒是一點都沒有長,還是這麼傻,這麼好騙。」邱悅蹲下.身俯視著程可歆說道。

「你什麼意思?你是故意騙我到這裡來的?」反應過來的程可歆很是惱火,自己果然不應該輕信這個女人。

「你騙我來這裡到底想要幹什麼!曉梅在哪裡?」

「我怎麼知道那個和你一樣的討厭鬼在哪,實話跟你說吧,我根本就沒有聽見什麼求救聲,之所以那麼跟你說,就是想要把你騙到這裡來,至於帶你來這裡幹什麼嘛……」

邱悅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眼底滿是狠厲之色,「當然是為了好好給你一個教訓!」 「邱悅你是不是不想在雜誌社幹了!」聽到邱悅的話,程可歆的心裡滿是憤恨和後悔。

這個邱悅,平時在工作上就老愛和她唱反調,要不是看她在雜誌社工作了那麼多年,也算得上是元老級的員工,她早就開掉她了。沒想到現在她不但不知足,竟然還打起了陷害自己的主意。

「呦,好大的口氣啊。」邱岳完全不在乎程可歆的話,「想要拿工作來威脅我,還是等到你有本事出來再說吧。」

「我告訴你邱悅,我和你一起出來找曉梅是大家都親眼看到的,要是等會大家找不到我了,你以為你能逃脫得了干係嗎?」程可歆此時的表現還算冷靜。

「大家第一個懷疑的就會是你,要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的話,你最好現在就想辦法拉我上去。」

「是嗎?程總編,你的話還真是嚇到我了呢。」邱悅陰陽怪氣的說道,「哈哈哈哈,程可歆,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害怕了么,我大可以說自己和你分開去找曉梅了,根本就不知道你去了哪裡。」

「在野營中出事的人多了去了,無憑無據的,誰也查不到我的頭上,你就在這裡自生自滅吧。你放心,要是你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會坐穩總編的位置,好好的幫你管理雜誌社的,哈哈哈……」說完邱悅就轉身大笑著離開了。

「邱悅你回來,你回來拉我上去!」程可歆在坑底大聲的喊道,可是卻聽到邱悅的笑聲越來越遠,漸漸的已經聽不到了。

這下該怎麼辦?難道真的要在這裡自生自滅嗎?程可歆絞盡腦汁的想著該怎麼上去的辦法。

另一邊,顧遲和溫馨到了打水的地方之後,溫馨一直殷切的和顧遲搭著話。「顧總,你看這島上的風景是不是很美?」

沒有回答溫馨的問題,顧遲冷著一張臉開始打水,自始至終都沒有朝溫馨的方向看過一眼。

經歷過纜車上的事情,溫馨已經習慣了他對自己的冷漠,依然端著一張笑臉問道:「顧總,我記得你剛來的時候感冒了,現在身體好點了嗎?」

打完了一桶水,顧遲拿過了另一個桶開始接著裝水,完全當身邊的這一個人不存在一般。

看到顧遲完全就是無視自己,溫馨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從小到大,她一直都是異性追捧的對象,還從來沒有哪一個男人讓自己這麼難堪過。

不行,自己不能因為這一點挫折就放棄,她好不容易才碰到一個既有錢,又令自己喜歡的男人,無論如何她也要想辦法拿下顧遲的心!

打完了兩桶水,顧遲一手提著一桶就打算離開,溫馨見狀急忙上前做出要接過他手中水的模樣,「顧總你怎麼能自己拿兩桶水呢?太重了,我們還是一人一桶的提回去吧。」

眼看溫馨的手就要碰到自己,顧遲皺著眉頭將左手提著的一桶水放到地上,然後就繞過溫馨繼續向前走了。

看到顧遲的動作,溫馨頓時有點傻眼,她還以為出於紳士風度,顧遲是不會讓自己受累的,沒想到他竟然真的讓自己提水。

看著顧遲越走越遠的背影,溫馨咬了咬牙,用力的提起水桶,踉踉蹌蹌的跟在了他的身後。

「顧總,你……你不要走那麼快,我,呼~我跟……跟不上你。」沒有多久,溫馨就累的氣喘吁吁的。

聽到身後斷斷續續傳來的話,顧遲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放慢了步伐,雖然她很是令人生厭,但是畢竟也是一個女孩子。

看到顧遲因為自己的話而放慢了腳步,溫馨不禁喜從心起,果然,他心裡對自己還是有點情意的。

一時也不覺得累了,溫馨覺得此時自己的全身都是力氣。提著水桶趕到了顧遲的身邊,溫馨的表情有些嬌羞,「謝謝顧總。」

聽著身邊女人嬌滴滴的語調,顧遲眼底升起了厭煩,眼神沒有看向溫馨,也沒有接她的話,顧遲抬腳接著向前走去。

照這樣的速度,他們應該很快就會回到露營的地方了吧,這樣一想,溫馨心裡不禁有些著急。

不行,這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爭取來的獨處機會,絕對不能就這樣什麼也沒有發生就過去了。

腦筋一轉,溫馨故意用自己的左腳絆了右腳一下。

「哎呀!」顧遲聽到身後一聲尖叫聲傳來,回頭就發現溫馨已經摔倒在了地上,水桶也被扔到了一旁,裡面的水全都撒了出來。

面上閃過不耐煩的神色,顧遲轉身走到了溫馨的身邊,「沒摔倒哪兒吧,自己能站起來嗎?」

聽到顧遲終於和自己說話了,雖然語氣冰冷,但是畢竟是在關心自己,溫馨心底不由得開心的笑了。

面上裝作一副委屈的樣子,溫馨捂著自己的腳踝,帶著哭音說道:「好像崴到腳了,好疼啊。」

抬頭前後左右的看了看,看到周圍確實是沒有什麼人可以求助,顧遲在心裡暗嘆一口氣,只能伸手將溫馨給扶了起來。

看到顧遲要扶自己起來,溫馨眼底閃過得意的笑,然後故意裝作站不穩的樣子,朝著顧遲的懷裡倒了進去。

「對不起啊顧總,對不起。」嘴裡說著對不起的話,溫馨的身子卻沒有離開顧遲,過程中還故意拉下衣領,用身前的柔軟在顧遲的胸膛上面蹭了蹭。

察覺到溫馨明顯勾.引自己的動作,顧遲心裡頓時就動了怒,這個女人竟然還對自己有這種心思。沒有來得及多想什麼,他一把就把溫馨給推了出去。

被顧遲這樣毫無徵兆的推開,溫馨下意識的穩住了腳步,等到站穩了她才發現問題,心中悔恨的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

看到溫馨的腳並沒有受傷,顧遲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了,語氣是可以凍死人的冰冷。

「我之前警告過你吧,要是再敢靠近我,我就讓你在S市呆不下去,看來你是沒有將我的話給放在心上。這次旅行結束之後,自己收拾行李離開S市吧,別逼我採用極端手段。」

什麼?聽到顧遲的話,溫馨先是征愣了片刻,等反應過來之後情緒一下子就崩潰了。自己好不容易才在S市立穩腳步,難道就要這樣被人趕出去嗎?

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溫馨沒有想到顧遲真的會對自己這麼殘酷。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淚,她大聲哭道:「為什麼?論年輕,論漂亮,我究竟哪裡不如程可歆那個老女人,你要為了她這樣殘忍的對待我!」

看著溫馨的眼神中滿是厭惡和冷漠,顧遲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你沒有資格和可歆相比,因為你連她一跟頭髮絲都比不上。」 冷冷的說完這句話,顧遲拾起地上的水桶,回到取水的地方又重新打了一桶水,然後便提著水回去了,從頭到尾都沒有再看過溫馨一眼。

「嗚嗚嗚……」看見顧遲就這樣不管自己的走了,溫馨蹲下抱著膝蓋失聲痛哭了起來。

他竟然說她連程可歆那個老女人的頭髮絲都比不上,她不甘心,不甘心吶!而且,難道回去之後她真的要這麼離開S市嗎?

想到顧遲說的那句「別逼我採取極端手段」,溫馨的心裡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如果顧遲真的插手的話,到時候別說S市,恐怕整個傳媒行業都會封殺她吧。

思及此,溫馨哭的更加傷心了,她只不過想要努力為自己爭取一個如意郎君,為什麼竟會落到如此地步呢?

沒有理會身後愈演愈烈的哭聲,顧遲冷著一張臉,沿路回到了露營的地方。

遠遠的看到顧遲回來,留在原地的同事都不由得暗自鬆了一口氣,紛紛上前問道:「顧總,你怎麼打水打這麼久啊,溫馨呢?」

「對啊顧總,你這麼久都沒有回來,大家還以為你們出什麼事情了,偏偏去找又找不到你們,真是快把大家急壞了。」

……

聽著大家的擔心,顧遲一時心裡也有些愧疚,「不好意思,半路上水灑了,所以耽擱了一些時間,讓大家擔心了。」

「你們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看到自己大老闆面帶歉意的解釋著這些,大家都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連連擺手道,「對了,顧總,溫馨呢?你們不是一塊去的嗎,她怎麼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她還在後面,估計一會兒就回來了。」聽到溫馨的名字,顧遲的神色瞬間冷了下來,只簡單的答了這麼一句。

看到顧遲神情明顯的變化,大家心裡都有些不解,難不成兩人之間鬧矛盾了?可是他們兩個之間會鬧什麼矛盾呢?這不應該啊。

大家心中雖都是這麼想的,但是顧忌到顧遲的大老闆身份,沒有人敢問他到此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們總編呢?」四周打量了一下,沒有看到程可歆,顧遲張口問道。

「你們走之後不久,曉梅就去撿柴了,但是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回來,之前我們去找她也沒有找到。可歆怕她一個女孩子會遇到什麼危險,所以就和邱悅兩個人接著去找她了。」在一旁的陳姐和顧遲解釋著。

「就她和邱悅兩個人去了?」顧遲的面色有點緊張。

「嗯。」陳姐點了點頭,「可歆怕大家去再遇到什麼危險,所以就讓大家待在原地,只和邱悅兩個人去了。」

聽到這些話,顧遲心中有些惱火,怕別人遇到危險,那她自己就不怕嗎!她能不能少讓自己擔心一點?

滿是擔憂的在原地等了大概十分鐘左右,看到程可歆還沒有回來,顧遲再也坐不下去了,正想和大家打聲招呼,然後去找她的時候,卻看到陳姐滿是激動的朝著一個方向跑了過去。

「曉梅,你去哪兒了,怎麼到現在才回來?」跑到曉梅的身邊,陳姐著急的問道,關心中還夾雜著一點責備,真是快把她擔心壞了。

「我本來是想去近一點的地方撿柴來著,但是不小心迷路了,想回來卻又弄錯了方向,反而越走越遠,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回來。」曉梅一邊拖著手中的柴火往回走,一邊和陳姐解釋著許久沒回來的原因。

「那你沒遇到什麼危險吧?有沒有受傷?」想起之前邱悅說的聽到了曉梅的求救聲,陳姐急忙上下打量著她。

「沒有。」看到陳姐如此擔心的模樣,曉梅感動之餘還覺得有點好笑,「我只是費了點功夫找回來的路而已,一點傷也沒有受。」

「那邱悅怎麼說聽到了你的求救聲?」陳姐有點不解的問道,「害怕你是遇到了什麼危險,可歆就跟著她去找你了,你沒有見到她們嗎?」

「什麼求救聲?」曉梅被問懵了,「我根本就沒有求救啊。」

這時兩人也已經走到了大家所在的地方,看到曉梅終於回來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圍上前去紛紛發問。

「曉梅,你怎麼到現在才回來啊?總編和邱悅呢?」

「邱悅說你遇到危險了,你沒有受傷吧?」

「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總編去找你了,你回來的時候沒有看見她們嗎?」

……

聽著大家七嘴八舌的問題,曉梅思緒一時間有點轉不過來,「我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啊,只是迷路了,而且我回來的時候也沒有遇到可歆姐和邱悅,她們兩個去找我了嗎?」

「對呀,難道沒找到你,她們兩個反而也迷路了嗎?」大家又紛紛擔心起程可歆和邱悅的安危來,心中都毫無避免的有些不爽。

真是,他們分明是來玩的,可是剛來還沒有多久,人卻一個接著一個的玩消失,盡讓人跟著擔心了,這都是些什麼事啊。

聽到曉梅和大家的話,顧遲心中更加緊張了,雖然說這個海島早就被開發了,但是畢竟平時很少有人來,地勢又比較複雜,萬一程可歆遇到了什麼危險怎麼辦?

「大家先在原地等著吧,注意安全,我去找找你們總編,有人知道之前她們是從哪個方向離開的嗎?」

「那邊,」陳姐指了一個方向,「可歆和邱悅去那邊找曉梅了。」

「謝謝,如果兩小時過後我還沒有回來,大家就報警,讓警察去找我們吧。記得,千萬要注意安全,不要擅自行動。」

囑咐完這一句,顧遲就順著陳姐指的方向快步向前走去,心中不停的祈禱著,可歆,你可千萬不能出什麼事情。

聽到顧遲留下的話,大家心中頓時更加沉重和緊張了,老天保佑,一定要讓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回來啊。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顧遲依然沒有發現程可歆和邱悅的身影,心中不禁更加著急了,這兩個人究竟跑到哪裡去了?

「可歆,可歆!」大聲呼喊著程可歆的名字,但是他卻沒有聽到任何的回應。

接著往森林深處走去,顧遲邊走邊注意著地面和四周的環境,希望可以找到一點關於程可歆和邱悅兩人經過的線索。

有腳印!看著地面留下的印記,顧遲心中欣喜萬分。這腳印一看就是女生的,說不定就是她們兩個人留下的。

順著斷斷續續的腳印向前走去,顧遲終於看到有一個人正坐在不遠處的一塊石頭上,正是邱悅! 欣喜之餘顧遲也不禁有點疑惑,為什麼只有她一個人,可歆呢?

「邱悅!」顧遲走上前去叫著她的名字,「怎麼就你一個人在這裡,可歆不是和你一塊出來的嗎?她呢?」

突然聽到有人的聲音傳來,邱悅驚的急忙回頭,待看到是顧遲找來時,她的心裡一下子就慌了,他怎麼會找到這裡來?

急忙從石頭上坐起來,邱悅的面上是來不及掩飾的慌張,「顧,顧總,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看到邱悅如此反應,顧遲的心裡有些警惕了,說話的語氣也帶上了嚴厲,「你不是和可歆一起出來的嗎?她現在在哪裡?」

「我,我不知道。」邱悅急忙在腦海中搜索著可以用的借口,「我和她,和她走散了,所以就在這裡等著她,我也不知道她去哪裡了。」

害怕回去后大家會追問她程可歆的去處,邱悅故意躲在這裡,想等到晚一點再回去。到時候大家再問起的話,她就可以說自己和程可歆分頭去找曉梅,結果走散了,她找遍了也找不到程可歆,只好自己先回來了。

只是她沒有想到顧遲會這麼快的找到她,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應對的有些慌亂。

聽到邱悅語無倫次的話,顧遲更加的懷疑她了,如果真的是和可歆走散的話,此時她見到自己應該是歡喜的才對,這麼緊張和害怕做什麼?

五年前的時候他還沒有離婚的時候,就聽程可歆說起過,雜誌社的邱悅和她很不對盤,兩人之間的關係可以用惡劣來形容。現在邱悅看到自己又是這樣的反應,難道是她對程可歆做了什麼嗎?

想到這裡,顧遲一步步的走上前去逼近邱悅,語氣粗暴的追問著她,「你真的不知道可歆去哪裡了嗎?你們兩個是怎麼走散的!」

「我們,我們一直找不到曉梅,可歆很擔心,說兩個人在一起效率太慢了,所以,所以我們兩個就分開去找了,結果,結果後來我就找不到她了,只,只能在這裡等著。」

被顧遲的語氣給嚇到了,本來就心虛的邱悅現在更加緊張了,說話也有些哆哆嗦嗦的,根本就不能讓人信服,更別說騙過顧遲了。

「說,程可歆到底在哪裡,你真的不知道嗎!」提高了聲音,顧遲面色滿是狠厲的問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對我撒謊,否則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顧遲常年身居上位,現在更是將全身的戾氣都散了出來,又怎麼是邱悅這種小人物所能承受的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