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陳偉反問。

  • on 2022 年 9 月 13 日
  • 8 Views

老者同意他進藏書閣時,可沒有限制他只能在哪層樓活動。

「沒有長老他們的同意,拿到專屬信物……」話語突然止住,師弟拿起一張廢紙,捲成團,添加一點靈氣進去,丟出。

轟!

紙團觸碰到結界,立刻燃燒,連灰都不剩,「現在你明白了吧?」

「如果我破掉那結界,再進去,算不算違規?」陳偉又問。

「這……好像確實沒有明確規定,說不能破陣,畢竟,有能力破解陣法的人,肯定有資格上三樓。」師弟差點被陳偉這一句話給問住。

「既然如此,那破掉結界不就行了?」

「……」看到陳偉一副風輕雲淡的表情,師弟面無表情,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這陣法哪有那麼好破,更何況,你又不是陣法師,我勸你啊,最好還是打消……誒!成天易!」等師弟反應過來,陳偉早已近身那道陣法。

抬手扶額,師弟搖頭嘆氣,「看來,他的腦袋果然如同傳言中那樣,被傷到了,居然敢做出這種作死行為。」

救他?

算了吧,師弟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可不想被牽連,誤傷。

「他在做什麼?」

聽到有人問,師弟回答,「腦子壞了,想破陣。」

「破陣?沒搞錯吧,這三樓的陣法可是由那位長老親自設下,連內門天驕弟子都無法破解。」

聽聞有人要破陣,一傳十,十傳百,聚集來的人快速增加。

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

大多都不看好陳偉。

連內門天驕,榜上有名的角色都破不了的陣法,他小小一個內門下品弟子憑什麼?

陳偉自動屏蔽周圍嘈雜的議論聲,集中精力,開始研究整個陣法的構成。

結果是,相較於二層結界陣法,確實要高級不少,但同陳偉在雲上仙宗破解的隱蔽陣法相比起來,只能用天地懸殊來形容,毫不誇張。

指尖釋放出一道靈氣,開始解陣,破陣!

時間轉眼便過去半柱香,十五分鐘。

原本的看客,此時只剩下一半不到。

「到底行不行啊?」

「肯定不行啊,那還用說嘛。」

「既然明知道他會失敗,那你們還在這看什麼?」

「看他什麼時候失敗。」

「不過說真的,能堅持這麼久,也很厲害了,之前天驕榜第十的那個傢伙,幾十息功夫就敗下陣來。」

「你的意思是,他比宗門天驕還厲害?開什麼玩笑。」

「宗門天驕實力比他強毋庸置疑,但若論破陣方面的天賦,就不一定了,再說,你們憑什麼覺得,他沒有陣法師天賦?」

眾人無言。

在想著要怎麼去應對這番話。

好不容易想到,剛要開口。

轟!

一股氣勢直逼過來,將他們所有人全都震退,少的七八步,多的十幾步,撞在書架上。

「嘶!好疼!到底發生了什麼?」坐起身,捂著腦袋,抱怨說。

「快看!成天易他,他上三樓了!」

「怎麼可能?陣法,陣法被破了?」

「他真是陣法天才!」

一時間震驚聲不斷。

藏書閣外。

「……」老者清掃落葉的動作,再次打住。

面色多出幾分凝重,「那小子,真將老夫設下的陣法給破解了?」

「不,不可能!他不應該有那種能力才對,到底是誰!」將掃把丟到一邊。

砰!

鐵掃把沉重落地,將青石磚砸碎。

老者快速奔襲進藏書閣,從一樓上到二樓。

他一路各種猜想,都完美將陣法被破的事情與陳偉撇開關係,認定,一定是哪個天驕弟子乾的。

尤其是那批陣法弟子,他們隔三差五就會跑來破解陣法,以求實力快速精進,並不奇怪。

若真是陳偉做的,兩三個時辰,便將自己引以為傲的陣法破解,未免太……離譜了些。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楊長老。」

「弟子吳莫見過楊長老。」

「見過楊長老。」

眾人紛紛抱拳,請安。

「不必多禮,你們一直在這?」

「一直在。」眾弟子點頭肯定。

「是誰破了去往三樓的結界陣法?」楊長老追問。

7017k 與汪蠻蠻不一樣,南宮明月向來給人的感覺都是不講情面,公事公辦。

只不過,讓她們心裏驚訝的是,這個充滿情趣的男人居然和總裁有瓜葛?要知道,可從來沒有誰被人在這麼大庭廣眾之下被汪蠻蠻叫過去的,尤其是像在食堂這種地方,所以這讓很多人都在好奇這個男人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居然能夠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被總裁叫去。

許林的目光繞過了南宮明月。望向了汪蠻蠻,就見後者正滿臉怒意地盯着自己,許林滿臉無奈。哀嘆一聲,端起自己的飯盆,拖泥帶水地站起身,朝着她走去,而那一副模樣,簡直就像是要準備上刑場似的。這看得汪蠻蠻是更加的火大。

真的是奶奶的,跟別的女孩子聊天就是歡天喜地的,那個你儂我儂的,怎麼到了我這就像是如喪考妣似的?奶奶的,我又那麼丑嗎?

真的是有一句媽賣批不知道當不當講。

這讓汪蠻蠻都有些開始懷疑自己的容貌了。

南宮明月見許林居然是端著飯盆走過去,頓時感覺到整個人都不好了,這貨想幹嘛?他還想要和小姐一起吃飯?小姐是叫你過去教訓的,而不是一起吃飯的!

在整個公司里,除了客戶外,就只有自己才有這個待遇!你這個臭男人哪裏有這個資格?

南宮明月很想要一把手抓住這混賬傢伙,只不過她不敢,至少在汪蠻蠻的面前她不敢,但是她在心裏卻是已經開始把許林罵了一個十萬八千遍了。

但是,如果南宮明月要是知道,今天汪蠻蠻吃的早餐是許林做的,而且還是許林開車送她去上班的,不知道南宮明月會不會就在那一瞬間瘋掉。

許林端著飯盒,來到汪蠻蠻的餐桌前。一屁股坐在她對面,然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原本就滿肚子火氣的汪蠻蠻聽到許林這一聲嘆氣,頓時疑惑起來,下意識地問道:「你好好的嘆什麼氣。」

許林的臉龐上充滿了痛苦的神色,說道:「我身體有些不太舒服,但是沒關係,我還是可以撐得住,恩,你叫我來做什麼?是不是我哪裏還做的不夠好啊?沒關係的。雖然我人不束縛,但是如果我做的不好的話,那麼你一定要狠狠的批評我,你不用在意我的,雖然這裏是公眾場合,但是沒有關係,就算你現在數落我了,我以後沒臉見人了,雖然剛來第一天就要被笑話。但是沒有關係,這些都只是小事,只要你可以消氣,你儘管說吧。」

聽到許林的話,汪蠻蠻頓時愕然,旋即便是一陣哭笑不得。她又不是傻子,哪裏看不清楚許林是故意說這番話的,還不是為了不讓她在這裏訓他。

汪蠻蠻狠狠地瞪了許林一眼,語氣里沒有絲毫的不客氣:「公司可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你的後宮,你就算不工作別人也要工作,老是勾搭這些女同事是什麼意思,還真的把自己當成集團的姑爺不成?」

雖然汪蠻蠻語氣的確是很不客氣,也沒有任何的留情。但是她還是控制了自己的音量,沒有讓周圍的人聽見。

許林聞言,頓時反問道:「難道不是嗎?」

汪蠻蠻頓時一窒。其實細想一下,可還真的是!只是她怎麼可能在這裏承認?可也沒有辦法反駁啊!

所以,汪蠻蠻只好用眼神怒瞪着許林。

許林滿臉無奈。只好舉起雙手,故作投降狀,說道:「好吧,其實我和她們只是在進行簡單的工作交流而已,沒有發生啥事。」

「呵呵,沒有啥事你是不是覺得很失望?」汪蠻蠻冷笑着說道。

許林連忙搖頭,就像是撥浪鼓一樣,臉色非常認真地說道:「我真的只是在交流工作而已。」

「是嗎?所以你早上和前台的女同事們說的那些亂七八糟的話也是嗎?你要求讓我給你配個女秘書也是嗎?你要求把辦公室放在公關部也是嗎?還有,你剛剛在食堂和公關部的那些女同事們說一些跟工作完全不著邊的事情也是嗎?」說到最後,汪蠻蠻整張俏臉都變得無比寒霜起來。

許林頓時瞪大了雙眼,滿臉震驚地看着汪蠻蠻,眼神里滿是憤怒之色:「你居然偷偷調查我!你。你居然有這麼詭異的嗜好!你,你無恥!」

汪蠻蠻聞言,頓時氣得俏目都快要噴出火來了,她現在真的是恨不得拿起桌上的筷子直接把這個混賬東西給戳死!

她的確是有讓南宮明月收集關於他的一切信息,她只是為了防止許林在公司里惹出什麼麻煩,畢竟自己在集團里會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能老是盯着許林,但是沒有想到,許林居然把這個事情當作是尾巴來抓。

這讓汪蠻蠻氣得把手裏的筷子抓得緊緊,微微顫抖,那模樣,簡直就是到了暴走的邊緣,許林把要是再激怒的話,他相信,汪蠻蠻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把筷子往自己身上戳。

當下許林便是連忙說道:「我的心裏一直都只有你而已。」

說完,就一臉深情,含情脈脈地看着汪蠻蠻。

這讓汪蠻蠻是好奇又好笑,這讓她心中的怒氣都是大半消散了,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是出聲說道:「趕緊吃飯!吃完飯,回家!」

「是是是。」

許林嘿嘿一笑,一臉狗腿子模樣,然後就快速得把自己飯盆里的飯菜給消滅得乾乾淨淨,然後一臉求表揚的樣子看着汪蠻蠻。

這讓汪蠻蠻忍不住翻了一記白眼給她。

大蠻集團自然也是嚴格按照公司制度來行走的,都是早九晚六,所以吃完晚飯後,便是下班,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開着限量版的勞斯萊斯,許林與汪蠻蠻兩人一路無言。

汪蠻蠻目不斜視,面無表情,讓開車的許林一臉苦惱與焦急,那模樣簡直就像是丟了自己的心愛玩具卻滿世界都找不到一樣。

偏偏汪蠻蠻這番模樣,讓氣氛變得很詭異,以至於許林都找不到機會開口。

。 在一張邀請卡上寫上了自己的電話號碼及住址。「到了金都過來找我。不用參加篩選了,先拿着邀請函去報個名,時間到了直接去就行。」

宋行書一臉震驚的接過邀請函,大姐竟然給了自己這麼珍貴的禮物,這簡直是太驚喜了。

隨着第四期臨床試驗的成功,洗髓藥劑正式投入加工生產,由於洗髓藥劑的成本過於高昂。政府並沒有完全免費使用,而是設置了一個年齡區間段階梯式收取費用法,沒人有異議。因為四期的臨床試驗結果出來並完全公開,確實年紀越小洗髓效果越好。

還有就是以碎星拳為基礎,整合出一套適合絕大多數人修鍊的基礎煉體術,由淺入深將體術的等級也劃分出來,基礎煉體術向全國的中小學推廣,年滿15歲可以免費使用一次洗髓藥劑。可以說在種花國開始朝全民皆武的方向發展,大大提高了全民的身體素質,羨慕的一眾外國人哇哇大叫。

宋玥早就度過了原主的死劫,聯繫讀書童詢問原主是否回來。卻回復原主在她考進京都大學後去轉世了,她覺得非常滿意。

某天宋玥在尋找靈脈的過程中突破了築基期,築基期的三道雷劫可謂溫柔至極,輕輕鬆鬆引雷劫入體鍛煉了肉身,這時的宋玥的武力值稱得上是地球星上頂尖那批了,然後她開始浪了,尋到以前標記的修仙洞府開始探險,有用的東西她都收入囊中,玉簡或者文字資料都拓印一份,其餘的全都上交,至於今後會不會掀起修仙狂熱潮,這不在宋越的考慮範圍內。她只是一個小小的蝴蝶。

這個世界她沒能突破築基期成金丹,直到築基期的壽元將近,也都沒有尋找伴侶。景晏之後來在家人的撮合下相親,與門當戶對的高門貴女結婚生子和和睦睦的過了一輩子,余樂也沒找伴侶,年輕的時候倒是經常圍着她轉,之後年紀見長反而疏遠了,問他就說,「看你這樣子,別人都說是我閨女,憑什麼呀?我一個黃金單身漢就被你拖累了,我不要和你待一起!」

對余樂的彆扭,宋玥也無可奈何,也遷就他幻化自己的外貌,但到底是減少了彼此碰面的機會。蘇教授後來一直致力於洗髓藥劑的改良,離世的時候一直是面帶微笑的。

至於那個唯一與她還有交集的弟弟宋行書,作為第四期臨床試驗的最小年齡那批人。起點就比別人高上許多。且他和他的兩個小夥伴一直明裏暗裏的被照顧著,也是一生順遂。

準備回虛空空間前,宋玥將戴了一輩子的靈晶手串收到空間。至於她生前的那些財產,分了一些給關係良好的子侄後輩,其餘的全都捐給了國家。當國家的法務人員過來清點宋玥的財產時都心疼又欽佩,原來宋研究員當真富可敵國,卻一輩子甘於清貧有生之年只住在母校邊上的二居室。(其實她只是懶得換房子,一年到頭都沒住幾天的,常年都在外邊跑,沒必要換。)

脫離宋玥身體的瞬間,宋瑜兒回到了虛空空間的小亭子裏。亭子還是那個亭子,在無盡的虛空中發着微弱的光。宋瑜兒飄到了貴妃榻上順勢躺了下去,她在回味上個世界,說實話是有點捨不得離開的。到了熟悉的現代,她甚至多次回到自己最熟悉的那個城市,想尋一尋在那裏有沒有另一個自己,事實證明是自己想多了,即便是平行位面也不一定有同樣的人。

也許是這個貴妃榻太舒服了,竟然她一個魂體閉上眼后真的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宋瑜兒睜開眼竟有種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錯覺!

「童童,你怎麼不說話呀?」宋瑜兒有點奇怪。

「啊,我以為你還要再休息一會兒呢!上個世界你可不得了啦,完成原主的願望是其次,更厲害的是幫助那個世界以和平的方式進行升階。從一個普通的科技世界向科技低武世界發展,至少提前兩百年,你離開的時候世界意識還送了你禮物呢。」

「真的嗎?我運氣這麼好,我只是胡亂猜測世界要進階,沒想到他真處於進階的臨界點啊?運氣真好插了一腳,如果他自己進階,難道還會以不和平的方式嗎?那不和平又是怎樣的?」

「那種類可就多了,最耳熟能詳的就是末世流,全民無限流,外星侵襲之類的,可多了!」

「原來這些都不是空穴來風呀,話說世界意識給了我什麼禮物呀?」

「功德金光還有一絲規則之力,這規則之力是給你身上打了個標誌,以後去新的小世界,只要你不使用超出他們世界所能承受的力量,那裏的世界意識不會驅逐於你,這相當於給你開了個後門面對他們的土著居民你就大佔便宜了。」

「才不呢,童童,我是和平愛好者!不喜歡打打殺殺的。」

「你就嘴硬吧,如真到了那樣的環境,你不殺也得殺,別閑扯,快點把魂力和功德力吸收了。」說着兩個光團飄向宋瑜兒。

宋瑜兒聳聳肩,熟練的將兩光團納入體內開始煉化。許久,宋瑜兒非常欣喜今天的這兩團蘊含的能量非常大,自己的身體開始由濃郁的霧氣向稀釋的果凍變化著,那規則之力這麼厲害的嗎?

「童童,感覺太棒了,我覺得我可以再連續做一百個任務。」

「行吧,既然你這麼想做任務,那現在就去。」沒等宋瑜兒再說什麼,光暈環繞宋瑜兒的魂體快速消失,閃著微光的小亭子再次安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