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燕公子,我希望你能夠出手相助,只要你出手,這些東西就是你的!」

2020-11-03By 0 Comments

孟老也很絕望,以自己身邊這六七個人,給對方塞牙縫都不夠。

可是當他看到面色平靜,而且還掛著淡淡微笑的顧銘時,不由的又看到了希望。

狼英可是一招就被顧銘給殺了,只要他能夠牽制住對面這個光頭,那麼他們就有希望。

如今,命比錢財重要。

孟老摘下手指上僅存在的兩個納戒中的一個,扔給了顧銘。

顧銘神識掃過,沒想到裡面竟然全部都是靈石,大部都是中品靈石,還有一些高品靈石,卻沒有一顆極品。

不過,顧銘還是收下了。

「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光頭,你們是自走,還是我出手!」顧銘收起納戒,微笑的看向光頭大漢。

光頭大漢一怔。

一個怎麼看都沒有修為的年輕人,竟然如此狂妄,難道他不怕死嗎?

然而光頭並不笨,孟老竟然肯將一個納戒給對方,請對方出手,那就說明對方的實力在孟老之上。

孟老是化勁中期,與他是同一個境界,而且光頭剛才親眼看見狼英死在顧銘的手中。

心中不由的有些發怵。

「小兄弟,商量一下,這些東西歸我們,你們離開怎麼樣。畢竟我這麼多兄弟,這出場費總要給一些吧?」光頭大漢竟然用商量的口氣和顧銘說話。

顧銘一聽笑了。

還要出場費!

不過這出場費一詞可不是小世界中的話,就算是在世俗界也沒流行幾年。

看來這個光頭的手下里有人是從世俗界來的。

「沒想到你竟然知道要出場費,可是我的出場費人家給了,我只不能拿著出場費不幹活吧?」顧銘微微一笑。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能面子了?」光頭大漢頓時臉色一冷,咬牙切齒的問道。

「你面子很值錢嗎?」顧銘白了他一眼。

光頭大漢那個恨呀,如果不是擔心打不過顧銘,他早就出手宰了對方,還能留他到現在。

可是他又不想在自己的手下面前丟臉,於是大喝道:「小子,看招!」

光頭虛空打了一拳,一股強大的力量向著顧銘等人沖了過來。

然而下一秒,令人無語的是,那股力量看似強大,可卻沒有半點的殺傷力。

眾人看去,頓時愣住了。

只見光頭的手下,一轟而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光頭出不知去向,隨之他們一起消失的,還有孟老車隊的所有物品。

顧銘也是一臉的懵逼。

這恐怕是最奇葩的劫匪了吧!

「就這麼走了?」

燕春香愣愣的看著空無一人的虛空。

「嗯!都走了!可是出場費我都收了,怎麼也讓我出一次手吧!太不給我面子了!」顧銘皺起眉頭,顯得很不開心,「在這裡等著我,我把東西追回來!」

話音滿下,顧銘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呼!好險,那小子太恐怖了。還好老子聰明,這次的收穫可真不小!」

逃出上千里后,光頭躲在一個巨大的山洞內。

他的手下們也陸續趕了過來。

「有多些,咱倆分一下怎麼樣!」

「沒大沒小,誰是老大不知道嗎?我什麼時候虧待過你們,就你……」

光頭聽后,罵罵咧咧著,可當他扭頭看到顧銘的那張臉時,頓時嚇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你,你……」

「你什麼你,見面分一半!」顧銘微微一笑,抬手搭在了光頭的肩膀上。

「大哥,我們也不容易呀,求求你就放過我吧!我還有一百多個兄弟要養呀!」光頭都快哭了。

能夠把一個化勁中期的修士嚇哭,也真是沒有誰了。

顧銘苦笑,自己就那麼嚇人嗎?

「少廢話,我收了人家的出場費,怎麼也要意思一下!快點分出一半來,要不然我可要動手搶了!」顧銘頓時拉下了臉。

光頭很是無奈,可是對方只要一半,不管怎麼的也好過沒命的強。

心不甘情不願的給了顧銘一半。

顧銘微微點頭,輕聲說道:「現在魔族橫行,你們去小陰山燕家吧,到時提我的名字,他們就會收留你們,總好過你們在這裡等死的強!」

「你說的是六大家族的燕家嗎?他們會收留我們嗎?」光頭不可置信的看著顧銘。

顧銘微微點頭,下一秒身影消失,可他的聲音卻回蕩在山洞之中。

「你們只提燕銘兩個字,他們就會留下你們,希望你們好自為之。」 「謝謝!」

光頭大漢臉色一喜,異常的激動。

「兄弟們,我們去燕家!」

他根本沒考慮顧銘的話是真是假,現在對他們來說,只要有一線活命的機會,他都要去試上一試。

顧銘並沒有離開,而是隱瞞在虛空之中,當看到光頭帶著手下向燕家的方向飛去時,才轉身離開。

如果放在以前,顧銘一定會給他們一些教訓,可是現在情況不同。

魔族已經入侵小世界,只要不是邪惡之人,顧銘絕不會出手傷害。

而光頭和狼英是完全不同的,他雖然也進行搶劫,然而他並不傷害性命。

僅此一點,便可以看的出,他是無奈之舉。

回到孟老身邊后,顧銘將兩枚納戒扔給了孟老。

「人,我放了,他們的東西,我只拿回來一半,你剛才給我的納戒我還給你,就算是我買下的。」

說完,顧銘轉身走向燕春香。

「等一下!」

孟老叫住了顧銘。

「這是你應得的!如果不是你,他們也不會退去!這些東西你收著吧!我們準備返回燕家,與燕家一起對抗魔族!」

孟老將那兩枚納戒重新遞給了顧銘。

顧銘想了想,選擇收下。

「那就謝謝孟老了!如果你們現在走的話,或許能夠追上他們,我讓他們出去了燕家!」顧銘說道。

孟老點點頭,帶著身邊剩下的幾人,返回燕家。

顧銘和燕春香休息了一下后,便繼續向前趕路。

路上,自然要進行分贓,顧銘很大方的將靈石分給燕春香一半,至於藥材和煉器材料,顧銘並沒有給她。

對此,燕春香並沒有任何的意見,就算是顧銘一塊靈石不給她,她也說不出來什麼。

很快,顧銘和燕春香來到雪峰山脈中的第一個城市,雪陽城。

雪陽城只是個普通的城池,此時這裡有人來人往,很是熱鬧。

顧銘和燕春香二人交了入城費后,找了一家相對來說比較豪華的客棧準備住下來。

兩人剛走進客棧,就聽見一樓一桌正在喝酒的修士們小聲的議論起來。

「你們聽說了嗎?孫家和周家又要開戰了!」

「快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還不是因為這城主之位嗎?聽說魔族入侵,他們兩家都想得到雪陽城的掌控權,這樣才能操控護城大陣。」

「操作護城大陣有什麼用,而且這跟他們兩家開戰有什麼關係呢!」

第一寵妃 「你們不知道吧,這護城大陣可不僅僅對外,以孫周兩家的仇恨,不管哪家當了城主,恐怕第一滅的就是對方!」

就在這時,一聲大笑傳來,頓時嚇得幾人急忙把嘴閉上,就好像剛才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哈哈……,這次我一定讓孫家好看。小二,沒看到本少爺來了嗎,還不快點把好酒好菜端上來。」

一個年輕的男子,一身的錦服,身後跟著四名元嬰中期的修士,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周大少爺,裡邊請,酒菜這就送來!」

客棧老闆急忙恭敬的跑了過去,一臉的堆笑。

「兩間最好的房間!」

顧銘淡淡的掃了一眼,來到櫃檯前,對著櫃檯內的一個中年婦女說道。

「兩位好,我是小店的老闆娘,上等房間兩間,三塊下品靈石一天,請問你們住幾日?」中年婦女微笑的看著顧銘和燕春香。

顧銘也不知道應該住幾日,他出來只是想在小世界中遊玩一段時間,另外就是查看一下魔族的情況。

「先住三天吧!我們可以在雪陽城玩兩天!」燕春香輕聲說道。

顧銘微微點頭,「三天吧!」

「三天一共九塊下品靈石,還請兩位先付帳!」老闆娘笑道。

顧銘手一揮,將九塊下品靈石扔到了櫃檯上。

收好靈石后,老闆娘從櫃檯里走了出來,正準備帶顧銘和燕春香去房間時,一道身影攔住了他們。

「這位小姐,我家公子有請!」

一個元嬰中期的修士臉色冰冷的看著燕春香。

一個金丹大圓滿境界的女修士罷了,他根本沒放在眼裡,可是自家少爺卻偏偏相中了這個女人。

還別說,長的確實漂亮,看了一眼,就想再看第二眼。

如果不是對方實力低,能夠看出對方的骨齡才十七八歲,他還以為對方又是一個幾百年的老女人呢。

「對不起,我不認識你家少爺!」燕春香冷哼。

「別讓我出手!」那個修士沒想到燕春香竟然如此不識抬舉,臉色頓變。

在這雪陽城內,還真沒有幾個人敢不給他家少爺面子的。

「你出手一下試試,看清楚這是什麼?」

燕春香冷哼,手中突然出現一塊寫著燕字的令牌。

當看到這塊令牌后,那個元嬰中期的修士不由的後退一步,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隨後,微微躬身行禮道:「對不起,請小姐原諒,在下不知道您是燕家的人,告辭!」

就如他來的快,去的也快。

顧銘淡淡的搖頭,不管是在世俗界,還是如今來到小世界,這種世家紈絝子弟到處都是,往往都是一個調調,**女人,花錢鬥狠,除了這些事情,好像他們就不會做別的。

老闆娘帶著顧銘和燕春香來到頂樓房間。

這家客棧有五層樓,一樓是餐館,二到五樓為住宿的地方。

不過,一路上來,顧銘發現住宿的人並不多。

看了一下房間,還算是高檔一些。

他的房間和燕春香的房間竟然是相通的,中間竟然留著一道門。

「老闆娘,給我們準備一些上好的酒菜送到房間來,謝謝!」

顧銘說著遞給老闆娘兩塊下品靈石。

老闆娘接過靈石,激動的說道:「兩位請稍等,兩暈兩素,外加一壇十年陳釀。」

說完,急忙轉身離開。

「她怎麼跑那麼快?」顧銘問道。

燕春香看了他一眼,搖頭說道:「一塊下品靈石就夠了,你給兩塊,她能不激動嗎?能跑的不快嗎?她是怕你要回來!」

顧銘尷尬一笑,兩間上等房間才三塊下品靈石一天,難怪老闆娘跑那麼快。

過了一天,傳來了敲門聲,顧銘淡淡的掃了一眼后,不由的皺起眉頭,臉色冰冷。

房門被推開了,只見樓下那個年輕男人端著食物走了進來。 「這位美麗的道友,我叫周星辰,這雪陽城周家的大少爺,很高興認識你!」

周星辰一臉微笑的走了進來,眼睛就沒離開過燕春香,直接將顧銘給忽略了。

「誰讓你進來的?馬上出去!」燕春香冰冷的瞪了周星辰一眼。

周星辰並不在意,放下手中的酒菜,微笑道:「聽說你是燕家人,我對燕家可是仰慕許久。對了,我和你們燕家的燕興文燕少可是朋友呢,不知道他還好嗎?」

「死了!」燕春香淡淡的回答。

「死了?」

周星辰一怔,隨即笑道:「姑娘,你可真會開玩笑。燕興文可是燕家大長老的孫子,他怎麼可能會死呢。不知道姑娘在燕家是什麼地位?」

「跟你有關係嗎?馬上滾,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燕春香冰冷的盯著周星辰。

挺好的心情,被眼前這個人給影響了。燕春香殺了他的心都有。

周星辰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冷哼道:「姑娘,給臉不要臉是嗎?我跟你客氣的說話,你就這樣回答我嗎?就算你是燕家人又如何,就憑我一句話,燕興文燕少就會把你送給我。」

顧銘實在看不下去了,眼前這個周星辰怎麼比他還能裝呢。

顧銘走到燕春香身邊,伸手將她摟在懷裡,輕聲說道:「老婆,有隻蒼蠅,要處理掉嗎?」

「最好直接拍死!」

聽到老婆二字,燕春香俏臉一紅,抬頭含情脈脈的看向顧銘。

神識中的龍千兒,一拍腦門,都替顧銘感覺到臉紅。

可當事人卻跟沒事人一樣,一點都不自覺,滿臉微笑的看著周星辰。

「你是自己走,還是讓我動手?」

周星辰一怔,不由的大笑起來,「你的意思是要對我動手嗎?」

「是的!」顧銘點點頭。

「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