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爹地,媽咪出去很久了。」

2022-01-12By 0 Comments

居然是霍胤的聲音,小傢伙言簡意賅的語氣里,透著一股焦急。

出去?去哪?

霍司爵眉心蹙了蹙,耐著性子安慰兒子:「她是不是出去有什麼事?你有沒有問王阿姨?」

霍胤:「問了,但是弟弟說媽咪不對勁。」

霍司爵:「……」

都還沒來得及出聲,電話那邊只聽到一陣窸窣聲響后,沒多久,另一個小童音就取代了霍胤。

「爹地,媽咪一定有問題,你趕緊去找她,我查過了,她的定位出現在城東,城東沒有超市、百貨商場,就只是酒店還有高級住宅區,媽咪去那裏幹什麼?」

「……」

「還有,爹地,我通過入侵媽咪的手機,發現了這兩天媽咪一直在跟一個註冊號碼為130的通信,上面顯示媽咪今天就是跟他有約!」

墨寶語速非常的快,三下兩下把事情說完后,小小的手指又飛快地在他們的ipad操作了一下。

沒一會,這邊的霍司爵就聽到了手機一陣振動,放下來看,一個微信盜取截圖,已經一張網絡追蹤定位完美的出現在了他的手機里。

霍司爵:「……」

也不知道該對這兒子的能幹表示些什麼,他只能先點開他發來的東西。

結果,一點開,首先是那張微信截圖,他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聊天記錄。

「這不是你鍾晚阿姨的聊天記錄?」

「鍾晚阿姨?這怎麼可能?她還在克利爾,她要是過來了,肯定就直接找上門了,我們都沒見過,哪來的鐘阿姨?」

墨寶居然否認了。

霍司爵眸光眯了眯,終於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 四十二架搭載了全天候生命搜救平台的UH-1J直升機,彼此間拉開八十到九十米的間距,在夜空中一字排開平行推進。

二十米標準飛行高度下,單架直升機的有效搜索半徑為三十米,整個封鎖區域的窄面寬度,平均值約為三公里。

因此,每架直升機只要沿著各自的飛行中線,做十五米左右的蛇形巡航,就能對整片區域做全覆蓋搜索。

UH-1J具有非常優秀的夜航能力,黑夜低溫環境和平緩的地形,將設備精度發揮到了最佳。

聲勢龐大的直升機編隊有條不紊的推進,機艙里的技術人員,將檢索到的一切有效資料,在電子地圖上作出標註。

高速衛星數字網路的支持下,這些標註的信息會同步反饋到後方的情報中心。

情報中心的技術人員,再將時時更新的資料,與白天時統計的區域基礎資料進行比對。

一旦發現差異或異常,便會通過指揮網路,通知直升機編隊後方對應區域的地面搜索隊。

緊隨直升機編隊同步推進的各地面單位,在保證無縫推進的基礎上,會派出機動分隊對異常情況進行核實。

空地雙重配合之下,正如淺野英男和關谷鳩山計劃中的那樣,對整個封鎖區域,進行過篩子一般的無死角搜索。

正因為細緻,所以搜索速度並不快。行動開始后近一個小時,直升機編隊才飛臨劉毅藏身的村莊上空。

而劉毅,此時正在艱難的挪動著冰箱。

廚房裡空間太狹窄,根本沒辦法塞下一米二長的浴桶。劉毅只能另想辦法,騰出客廳的一角放下浴桶。

隨後到廚房挪冰箱的時候,發現很難挪動。感覺上是冰箱的箱體,跟廚台的某個位置卡住了。

廚房裡漆黑一片,手也塞不進去,根本無法確定問題出在哪裡。

又不敢搞出太大的動靜,只能一點點的把冰箱往外晃。

前後晃動了半天,終於一聲脆響過後,卡絆的感覺消失。

把冰箱拖到過道摸索著檢查了一下,是冰箱後面管路的護網,跟自來水的管路閥門卡在一起了。

確定管路沒有漏水,拔下電源抱起冰箱挪進客廳。

此時外面直升機引擎聲已經很近了,劉毅完全不敢耽擱,把冰箱落到浴桶靠牆角的後半段。

然後掀起前面的蓋板鑽了進去。

一米二長五十公分高的浴桶,人蜷腿躺在裡面泡澡沒有問題,可劉毅一米八的個子,想完全縮進靠牆的後半截,就非常局促了。

屁股挪進去后,劉毅發現高度太低,膝蓋勉強立起后,根本沒有縮腦袋的空間。

強試了一下,上方的蓋板被頂動,搞的冰箱直晃悠。

耳聽著直升機螺旋槳的轟鳴聲,馬上就要臨近頭頂了,劉毅不敢再試,人蜷縮著側倒在浴桶里,腳和屁股抵在桶底位置。

身體和腿勉強縮進冰箱下方,無處安放的腦袋只能使勁歪著,努力靠著肩窩位置狹小的空間。

轟鳴聲臨近頭頂,團成一團的身體連正常喘氣的空間都沒有。

好在氣息方面是劉毅絕對的強項,放鬆身體緩緩呼凈肺里的餘氣,靠著極淺的呼吸深度慢慢短長吐納,靜等頭頂的直升機飛離。

差不多兩分鐘以後,空氣中的震動聲逐漸遠離。

估計已經超過一百米后,劉毅一點一點的挪動身體,好容易才脫離了狹小的空間。

跨出浴桶,正打算抱起冰箱歸位,餘光瞥見後窗外面有隱約的光亮。

停下動作踩著浴桶邊緣站高順窗往外看,後院矮牆牆頭的斜側方向,有大功率強光手電筒遠射時散出的光暈。

而且不止一盞,只一角的視界內,就能看到一條線上,遠近不下十個光點在晃動。

眯著眼判斷了一下,最大斜角上最近的一束手電筒光,距離已經不足三百米。

不用細研究,直升機鋪過之後,後面肯定是大隊地面人員「掃地」。

劉毅明白,自己可以操作的時間非常緊張。

不敢有絲毫的耽擱,張開雙臂抱起冰箱挪步進到廚房。

插好電源歸位,打開冷藏室的門,借著撒出的光線,用廚房紙仔細的清理挪冰箱時,帶出的灰塵和細小雜粒。

臟紙揣進兜里,回到客廳的時候,前外的手電筒光更加明亮,地面搜索人員已經只有一百多米了。

抓起浴桶快速進到浴室,按原位置放好后趴下摸索著檢查地上的印子。

做微調又耽擱了十幾秒,快步走進廚房抽了兩張廚房紙,回到客廳開始擦拭牆角放浴桶后留下的印子。

客廳里幾乎沒有任何光亮,附近又找不到合適的隱蔽光源,饒是劉毅的視力要優於常人,也著實費了些力氣。

但又不得不極盡小心。

劉毅非常清楚,自己不是蘭博。

一旦因為這些細小的痕迹暴露行蹤,不提還沒飛出多遠的直升機,只外面浩浩蕩蕩的地面搜查隊,就很難有脫身的機會。

地面擦拭乾凈,穩住心神將之前挪開的物件歸位。起身進廚房時向外看了一眼。

手電筒光距離後院矮牆已經不足五十米了。

抬腿踩著廚台,輕車熟路的躲進吊頂。蓋好蓋板小心的向南側移動。

白天時他已經做足了功課,躲在南側偏左的矮角位置,即使有人把頭探進維修孔查看,視線也會被幾列三角梁的承重立柱遮擋,看不到他所在的位置。

當然,如果有人鑽到吊頂裡面來,那就另當別論了。

外面完全看不到邊際的搜索隊,已經抵近後院矮牆,加畔人將「平行推進」四個字,執行的非常徹底。

被矮牆阻隔的人保持推進方向,直接翻過牆頭,手電筒在腳下和前方來回移動,視線專註不放過任何可疑之處,或是能夠藏人的角落。

院外大隊移動到房子平行位置時,被房屋遮擋的人迅速繞到房屋正面,一半人拉開間距隨大隊的速度搜查院落。分出來的四個人,拎著手電筒直接奔屋內。

第一個進門的小子,瞬間捂著了鼻子。

打著手電筒亂照的同時,皺著眉頭說:「什麼味道,這麼臭!」

隨後進門的傢伙,展開緊急列印出的地圖,看了眼上面的標記。

說道:「這裡住著一名獨居老婦。白天搜查時,發現已經死亡幾天了。」

「好臭啊……」

「唔……不會有蛆蟲到處爬吧。」

第三第四個進門的倆小子,一個趕忙捂住鼻子,另一個一副要吐的模樣。

「不要抱怨,這裡是空屋,屬於重點檢查目標,一定要仔細!」拿地圖的傢伙沉聲提醒。

「哈依~」其餘三個人振作精神齊聲應和。

幾個人抱怨歸抱怨,但檢查起來絲毫不糊弄。

共同檢查了客廳,幾乎每一塊地板都用力跺上兩腳,以確定下方沒有暗室暗格。

隨後一個去東屋,一個去西屋,餘下兩人一個負責洗手間浴室,另一個走進廚房。

進廚房的矮個兒,冰箱櫥櫃吊櫃,一處都沒有放過,全都開門用手電筒照了一遍。

然後,又從內到外一腳一腳的跺地面。

確定地面沒有問題,抬手電筒照了下頭頂,目光鎖定了維修孔的蓋板。

沒有絲毫猶豫,踩著廚台單手撐開蓋板。手扒框口,墊腳把頭探進維修孔。

借著手電筒光檢查頂部空間的時候,拿地圖的傢伙檢查完了浴室。

站在廚房門口問:「有發現嗎?」

「沒有,一切正常。」矮個兒收回視線,跳下廚台。

「有發現嗎?」拿地圖的傢伙又問其他兩個人。

「沒有。」

「一切正常。」

檢查卧室的兩個人相繼回答。

「走啦,跟上大隊!」拿地圖的傢伙招呼了一聲。

等一起的三個人快步離開后,邊往外走,邊用手電筒又把角角落落都照了一遍。

確定沒有任何異常痕迹,才最後一個出門,反手把門關好,快步追上已經走出三十多米的大隊。

聽著遠離的腳步聲,劉毅總算長出一口氣。下面的人推開蓋板的一刻,真的把他給緊張壞了。

那四個人在門口說話的時候,他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小心來小心去,還是出現了重大失誤。

下去挪浴桶前,劉毅先在維修孔旁邊處理了一下腳上包著的繃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