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狗男女而已,我還怕她不成?」葉雄一掌朝玫瑰拍去。

2020-11-05By 0 Comments

羅軒的實力應付毒公子,短時間不會落敗,葉雄想抓住機會,把這個妖女滅了,再回來聯合羅軒對付毒公子。

「你乍這麼狠心,那麼大力打人家,就不怕人家疼嗎?」

玫瑰一邊動手,一連嬌嗲,不停地朝葉雄拋著媚眼。

實在話,玫瑰長得確實不錯,前突后翹黃蜂腰,皮膚不錯,加上衣著裸露,酥胸半露,看起來十分性感。

沒見過多少美女的男人,或者是一些愣頭青,還真有可能被她迷惑住。

可惜葉雄這輩子見過的美女太多了,上過的美女哪一個比她差,她這撓首弄姿的模樣,看得葉雄都吐了。

「玫瑰姐,你知道我看到你,想到了什麼食物嗎?」葉雄一邊動手,一邊笑問。

「葉兄,你好壞,把人家當成食物,是不是想吃掉人家。」

玫瑰咯咯地笑起來,話的時候,動手卻一都沒含煳。

「我無福消受,像你這樣的黑木耳,只有毒公子那樣的男人才吃得下。」葉雄完,哈哈大笑起來。

玫瑰不是一般古武派弟子,怎麼可能聽不出葉雄的潛台詞,當下臉都黑了。

「像你這樣的貨色也想迷惑我,麻煩你撒泡尿照照你自己,老子上過的女人之中,沒有一個像你這麼爛的。」葉雄口不擇言地大罵。

「你敢罵我爛貨,你的女人才是爛貨,你全家女人才是黑木耳。」玫瑰破口大罵。

她突然一驚,葉雄趁機快速出手,狠狠朝她襲來。

她的身手本來就不及葉雄,被葉雄這番話一,當下就亂了心神,差受傷。

雙方三對三,在場中大戰起來。

場外,還有一男一女正在觀戰,正是邪王谷的劉楓跟仙門的伊依。

邪王谷是九大門派中人數最少的,邪王沈南山雖然是四大古武高手之一,但是生性喜歡逍遙自在,最不喜歡創派管人,也不喜歡教徒弟。每每遇到合適的徒弟,他就收對方為徒弟,然後讓對方自生自滅,能達到什麼程度,就看對方的造化。

劉楓,正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劉楓跟沈南山一樣,喜歡逍遙自在,而且生性風流,像伊依這種第一美女,他還盼著跟對方有機會合作,不定還有機會將對方追到手。

「伊依姐,不如咱們也組隊,這樣的話,誰也不敢打咱們主意了。」劉楓提議。

「不需要。」伊依一如既往的冷漠。

她正眼也沒瞧一下劉楓,轉身朝森林深處走去。

「不愧是古門派第一美女,夠冷,我喜歡。」

劉楓想也不想就跟在她後面,進入森林。

跟美女獨處的機會,他可不想就這麼浪費掉。

場中,玫瑰被葉雄逼得步步後退,危險重重,不停地朝毒公子救教。

毒公子看一下戰況,知道暫時討不了好,當下招唿玫瑰跟王破天,三人消失在樹林之中。

「葉雄,這事沒完,咱們走著瞧。」毒公子遠遠放言。

葉雄鬆了口氣,走到羅軒面前:「洛兄,這次多得你,如果不是你幫忙,今天我們恐怕就麻煩了。」

「客氣了,咱們只是互相幫忙而已,在這秘地之中,危險重重,抱團才是最好的生存法則。與其我幫你,不如我想找你抱團。」羅軒笑道。

「洛兄真是性情中人,如果不嫌棄,咱們就一起行動,採到的藥材到時候再分三份好了。」葉雄提議。

「我正有此意。」

商議之後,一行三人,朝森林深處進發。(未完待續。。) 醫女小當家 三人剛進入森林,突然聽聞一片吱吱聲,抬頭一看,神情皆為之劇變。

面前三十米之外的大樹上,倒掛著無數黑團,仔細一看,赫然是嬰兒腦袋般大的蝙蝠。三人都見過蝙蝠,一般蝙蝠最大也就拳頭大,哪曾見到這麼大個頭的蝙蝠。

「這片森林到底是什麼地方,根本不像是地球上的,咱們不會到了另外一片空間吧?」葉雄震驚地問。

「我師傅曾經過,地球上有許許多多不為人知的秘境,這些地方來源無窮考究,有可能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殘境,也有可能是遠古時候留傳下來,沒被人類發現的地方。」羅軒道。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還有另外的空間?」

慕容如音臉色嚇得發青,女孩子最害怕蝙蝠之類的動物。

「孤陋寡聞,地球在整個宇宙之中只是滄海一粟,算得了什麼。」

十幾米之外,一道清冷的人影站在那邊,正是仙門最為冷漠的伊依。

伊依站在蝙蝠群面前,眉頭深鎖:「這些蝙蝠叫做血蝠,不是地球的動物,它們是另外世界的動物,不像凡間你們常見的那些怕光的蝙蝠。你們最好聲一,吵到它們,會有很大麻煩。」

聽她這樣,葉雄一行人都不敢大聲話,連唿吸都變得微弱起來。

如果真如伊依所,吵到血蝠還真是大麻煩。

「咱們怎麼辦?」慕容如音問。

「這條路是進入森林唯一的路,如果要繞路,要多花很多時間,咱們還是一。」葉雄道。

「伊依姐你放心,就算血蝠再厲害,我也會在你身邊保護你。」劉楓適時站出來。

作為一個有擔擋的男人,這種關鍵時候是需要站出來的。

「你還是照顧好你自己。」伊依絲毫不領情,淡淡地道。

我的夫人是鳳凰 一行五人,心翼翼進入秘樹林,步履輕微。

望著頭那黑壓壓的一片血蝠,通紅的眼睛,長長的牙齒,還有那偶爾掉下來的饞涎,饒是葉雄平時無比膽大,也有些心跳加速。

慕容如音緊緊貼在他身邊,一刻也不敢離開,彷彿在葉雄身邊,就能找到安全感似的。

五人眼見就要走出這片血蝠範圍,突然聽聞啾的一聲,一顆石子打破樹林的寧靜,狠狠地砸在一片血蝠中間,驚醒沉睡之中的蝠群。

「你們五個好好享受吧!」毒公子哈哈大笑起來。

毒公子身邊站著玫瑰跟王破天,兩人全都一臉得幸災樂禍。

三人先通過這裡,毒公子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等五人進入血蝠群,準備借蝠群將一行人幹掉。

被驚醒的血蝠,鋪天蓋地朝四人襲來,血盤大口發出漫天的吱吱聲。

「大家心,並肩作戰。」羅軒抽出長劍,守住血蝠最多的一邊。

劉楓,慕容如音,伊依跟葉雄也紛紛出手,各佔一方,全力防守著。

「毒公子這個混蛋,一會見到他,老子遲早跟他拚命。」劉楓一出手一邊罵。

「這傢伙從一開始進秘地就在算計我們,大家接下來要心,千萬不能再上他的當。」羅軒道。

葉雄一邊出手,一邊注意慕容如音,見她至始至終都能應付,也就鬆了口氣。

五人之中,目前來以她的實力最弱,畢竟她突破太快了。

葉雄擊出縹緲掌,每擊出一掌,真氣就將幾隻血蝠擊飛,無奈血蝠數量太多,再這樣下去,哪怕耗盡真氣,也未必殺得完。

那血蝠太多了,數以上萬,五人只能一邊戰鬥,一邊快速前進,但是速度太慢了。

其餘的人也不好過,碰上這麼大一群血蝠,活該自己倒霉。

慕容如音再次使銀針,朝血蝠群攻擊,相比其他人,她的攻擊範圍大得多,但是銀針有限,遲早有用盡的一天。

正在眾人頭疼的時候,伊依突然從身體掏出一張泛黃的符,夾在手指之間,嘴裡輕輕地念著什麼,然後往頭一拋。

符飛升到半空之後,光芒大作,一束白色的光照亮了整片森林,化作萬道劍光激射出去,前面道路上的血蝠,瞬間就被劍光穿透,黑壓壓一片掉到地上。

四人驚呆了,都無法相信這簡單的一張符,居然擁有驚人的破壞力。

「這難道就是修真者所用的法符?」羅軒震驚地問。

「還愣著幹什麼,快殺出去。」

軍長先生我愛你 伊依臉色有些蒼白,驅動剛才那道符,花了她不少元力。

四人連忙趁機衝殺出去,足足跑出數公里,後面血蝠這才停止追擊。

五人癱倒在地,大口地喘氣,四人目光落到伊依身上,全都一臉震驚。

伊依臉色泛白,飛快地從身上掏出一顆丹藥服下來,運功催化片刻,臉色這才恢復過來。

「沒想到伊依姐不但是古武者,還是修真者,手段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劉楓適時拍馬屁。

「伊依姐,仙門不是答應不讓弟子修練修真功法,你怎麼破壞規矩?」羅軒臉色變了。

「廢話,如果伊依不是用修真者的神通,我們可能已經全都被血蝠幹掉,你現在還這些話,是算什麼意思?」劉楓怒道。

「劉楓,這是古武界的規定,難道你忘記十幾年前那場大災難嗎,因為修真者的事,古武門派遭受多大的重創,死了多少天才弟子?」羅軒反駁。

作為天門第一青年高手,天門又是堅定不移地站在古武一派立場,羅軒自然不會支持修真者,所以態度非常堅決。

「修練一道,各憑自由,人家愛修練什麼,誰管得著?」 不變的諾言 劉楓哼了一聲,嘲諷道:「自古成王敗寇,如果當年天山之巔贏的是三清道長,恐怕現在修道者成風,古武者早就沒落了。」

「修真者之所以會輸,就是因為它只是紙老虎,中看不中用,全靠外力,根本不可能走得更遠,只有古武一道,才能走向更高峰。」

「剛才如果不是伊依姐這隻紙老虎,恐怕某人已經被血蝠吃得只剩下一堆白骨了。」

「劉楓,你們邪王谷當年也是站在古武一邊,現在這樣話,別以為你以為拍她馬屁,她就會對你上心,做你的春秋大夢。」羅軒怒道。

「羅軒,你這個忘恩負義的貨色,有種再一遍。」

兩人越吵越烈,大有大打出手的意思。

對於兩個男人因自己吵鬧,伊依彷彿沒看到一樣,恢復之後站起來,頭也不回地往前走了。

「羅軒,你等著瞧,修真者總有崛起的一天。」

劉楓放了句狠話之後,跟在伊依後面離開了。(未完待續。。) 望著伊依的背影,葉雄依然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之中恢復過來。

一張的符,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威力,硬生生從血蝠群中殺出一條血路。

修真者絕對不像外界所那樣只是紙老虎,剛才伊依已經用實力證明了一切。

修真者擁有比古武者更強大的實力。

葉雄摸了下懷中老道士所贈的那張跟伊依差不多的符,開始他還有所懷疑,現在深信不疑了,這張紙符很有可能在關鍵的時候能救自己一命。

「葉兄,在下有一事相求。」

「羅兄客氣了,有什麼話直。」

「仙門伊依使用修真妖法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希望出去之後,你能向掌門作個見證,證明伊依不按照古武門派規定,修練修真功法,禍害古武門派團結。」羅軒認真地道。

「羅兄,伊依姐修練修真功法是真,但禍害古武門派這帽子也太大了吧,修鍊什麼是別人的自由,誰也管不著是不是?」葉雄笑道。

「你怎麼能這樣想,你道忘記了十幾年前那場大災害?」羅軒急道。

「十幾年前發生什麼事情,都是四大高手的而已,天山之巔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沒有人知道。羅兄,咱們是新一代的人,思想應該放開一些,當然我不是支持修真者,但我也不反對,只要能強大起來,無論對方修鍊的是什麼,我們都應該尊重,對不對?」葉雄繼續道。

「葉兄,你不能這樣想。」

「好了,時間不多,咱們還是先去找靈藥吧,這麼耽擱,我們已經遠遠落在毒公子後面了。」

羅軒沒辦法,只得將事情暫時放到一邊。

三人繼續前進,半個時之後,羅軒突然道:「葉兄,咱們就此別過,進秘地都是為了幫師門尋找靈藥,找到靈藥之後,怎麼分配是個麻煩,倒不如各憑本事。」

「既然這樣,咱們就此別過。」葉雄早有此意。

「我先走一步。」

羅軒身體一躍,消失在樹林盡頭。

「他不是要跟我們一起,怎麼突然又自己行動?」慕容如音不解。

「天門是秘境常客,每年都有弟子闖進前八,弟子回去之後自然會稟告掌門在秘地里的遭遇。我猜想羅軒身上肯定有份比較詳細的地圖,知道什麼地方多靈藥,他怕跟我們一起,分了他的好處。」葉雄猜測。

「剛才還什麼抱團,現在又一套。」慕容如音不屑地。

「抱團是在危難時候相互幫忙的,在利益面前,關係最容易破裂,他離開正好。」對於人與人之章的關係把握,葉雄比慕容如音懂得多了。「咱們走吧,沒有他,咱們可能收穫更大。」

「可是咱們對秘地不熟,都是第一次進來。」

禁慾總裁,撩一送二! 「我們不熟,有人熟啊!」

葉雄從身上掏出龍百川送的那張地圖,仔細看了一下下,對照周圍的環境。

「這是什麼?」

「我得到的一份秘境地圖,可能不比天門擁有的地圖差。」

從地圖上,葉雄看到第一個危險的標識,下面有血蝠二字的標識。

「原來血蝠標識也有,當時忘記拿出來看。」

葉雄準備挑選一條捷徑,突然看到地圖最裡面有一個太陽一樣的發游標致,上面標識著清靈果三個字。

這清靈果就是龍百川讓葉雄幫他搞到的東西,龍百川教他縹緲掌之後,要葉雄答應幫他的條件。

「咦,清靈果。」慕容如音看到地圖上的字,奇怪地道。

「你認識清靈果?」葉雄奇怪地問。

「參加門派大比之前,師傅給我一份靈藥大綱,上面羅列了幾十種珍貴靈藥,這清靈果就是其中一份。上面介紹,清靈果對修真者元氣修鍊有很大作用,但對真氣沒有多大作用。

「元氣跟真氣,又是什麼東西?」葉雄奇怪地問。

「元氣是修真者修練出來的,真氣是古武者修鍊出來的,兩者好像有本質區別。元氣注重精神世界,聚氣在內世界,真氣注重修練內臟,聚氣在丹田。至於什麼是內世界,我也不懂,恐怕只有像伊依那種修真者才知道。」慕容如音介紹。

「你怎麼懂得這麼多?」葉雄奇怪地問。

「我平時除了修鍊,沒什麼事情做,就是看書。師傅怕我有一天遇到修真者會吃虧,所以把有關修真者的資料一起給了我,了解之後,以後遇到修真者,會想辦法應付。」

「如果我們遇到修真者,應該怎麼對付?」葉雄好奇地問。

「修真者很注意外力,符是他們最大的倚仗,只要在她們啟動符之前阻止對方就行了,如果對方符啟動,那就想辦法躲開之後再靠近,修真者近戰能力差,如果被古武者靠近,只有挨打的份。」慕容如音解釋。

葉雄頭,覺得她得對。

就像剛才,伊依的符雖然威力很大,但是啟動時間有長,而且不容易操作,如果打不中對方,就等於給對方機會。她啟動符之後,滿臉蒼白,似乎消耗不少元氣,如果那時候有敵手在身邊,她的處境會很危險。

當然,也有可能是她修真境界太低的原因。

「我答應一個人,要幫他取清靈果,至於其他的靈藥,我可以隨便給你。」葉雄出自己的要求。

「清靈果對於我來,還不如一株百年人蔘。」

兩人一邊,一邊快速朝前走去。

走了半個時,面前出現一片山崖。

「快看,人蔘。」

慕容如音指著山崖之上,生長在峭壁中一株植物,歡喜地道。

葉雄看了一下那人蔘莖葉,非常雄壯,而且生長在那麼高的地方,年份絕對在數百年以上,在凡間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東西。

「你在這裡等我,我上去挖下來。」葉雄道。

「心一,據每一株靈藥旁邊都有凶獸守著。」慕容如音提醒。

葉雄頭,身體凌空躍起,腳在岩石上輕輕一,再次撥高身體,幾個縱躍之後,穩穩落在峭壁旁邊。

他掏出鐵揪,準備開挖,突然嘶一聲響,一道綠光朝他激.射而來。

「阿雄,心。」慕容如音大聲尖叫。(未完待續。。) 葉雄也不管面前是什麼東西,縹緲掌一掌拍出,身體沿著峭壁一連退出十幾米,這才停了下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