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王老師,」何玥欣看向王建輝,「您剛剛接電話時哭了,應該不是在哭你當年所謂的錯事吧?」

2021-01-29By 0 Comments

王建輝痛苦的捂住頭。

「對呀,愛哪有邏輯可言啊?」不知何時,辛堪已經醒來,聽到了江天的話,不住嘆氣。

「辛堪,你這混蛋終於醒了。」凌宇見辛堪醒了過來,忍不住衝過去想要打他一頓,當即被江天拉住了。

「你搞的這一切,到底想幹嘛?」

「對不起,我對不起你,更對不起小舒舒。」辛堪看向王舒,後者的目光儘是驚恐。

辛堪無奈的笑了笑,說:「現在想想我做的一切真的很可笑,其實我做的所有事就是想試試你對王舒是不是真心的,如果是,那我走的也心安了。」

「幾個星期前,由於常常頭痛和流鼻血,我就去醫院做了個檢查,結果查出來我得了惡性腦瘤,這事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什麼!」眾人驚呼。

「我不說是因為我不知道你是對王舒是不是真心的,所以就想出了這樣一個計劃來試探你,當我看到你為了王舒拚死命的跑去A區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真的愛她,所以我即使是死,也死的心安……」

「傻子!」江天紅著眼罵了一句,「你這樣做,就會讓人覺得你很偉大嗎?你說你死的心安,可你有想過其他愛你的人嗎?這麼,你愛王舒,所以在看到還有人關心她時就走得心安,那你怎麼面對同樣愛你的家人,你怎麼面對同樣愛你的同學,你怎麼面對同樣愛你的朋友呢?你眼中的愛,只是簡單到對男女而言嗎?」

辛堪閉上眼睛,臉色蒼白,嘴唇微微張開,卻沒有出聲。

「愛沒有那麼狹隘, 我有一縷仙靈氣 。它沒有自私到讓你們因為它去做如此單純卻這麼可笑荒唐的事,它也不會寬大到讓你們打著它的旗號去傷害其他人!」

……

尖銳的撕裂感,從腦海深處開始擴散。

急促的刺痛,使神經開始麻木。

為何雙眼看到的事物,變得如此模糊?

怎麼光與影交錯變幻下,她的臉卻愈發美麗?

鼻中噴出的那些紅色粘稠液體是什麼?

什麼時候,她竟也開始關切的看著我?

我想過什麼?

我做過什麼?

……

愛的定義,還未說完,就已道盡。

所以毫無邏輯。

那就原諒我吧,所有人。

因為直到最後一刻我才知道,

原來我對你們都深深的,愛過…… ?引子

「裡面的人聽著,我數三聲,識相的話就趕緊給我出來,否則,三聲過後我們就強行破門了。」李隊長拿著擴音喇叭喊道。

一棟簡易單層水泥房前後,圍滿了眾多持槍嚴陣以待的警察。李隊長喊了半天,水泥房內還是沒有動靜。

「小陳,待會兒我數三聲后,如果那混蛋還不出來,咱們就一起衝進去。」李隊長對身旁的一個年輕警察說道。

「好。」小陳點點頭。

「李隊,您親自上,這……」副隊長黃彥欲言又止。

「怎麼?我難道是貪生怕死的人嗎?那混蛋殺了這麼多人,我這次一定要親手抓到他!」李隊長咬牙道。

副隊長只好閉口不語。

「一!」

沒有回應。

「二!」

還是沒有回應。

「三!」

全場一片死寂。


「上!」話音剛落,李隊長和小陳就像離弦的箭一樣衝過去,來到房門兩側。

兩人交流了一個眼神后,小陳閃身沖房門用力踢了一下房門,沒有被踢開。


門是以前的那種鐵皮木門,配的也是以前的那種老式鎖。

小陳卯足了勁,猛的向門撞過去。

門被撞開了,小陳順勢翻滾在地進入房中,而一旁的李隊長也緊接著舉著槍沖了進去。


外面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幾秒鐘后,房中突然傳出兩聲槍聲,有人痛苦地哼了一聲。

「有槍!」李隊長大喊了一聲,隨後裡面又傳出一陣槍聲。

副隊長見狀急忙率隊上前,不過剛到大門口時槍聲就停住了。

副隊長心中焦急,下令道:「一小隊強攻,遇到持槍歹徒就地擊斃!」

可等到警察們衝進來時,卻全都傻眼了。

李隊長和小陳都躺在地上,沒有動靜,身上全都是血。

屋內一塊地板被翻開,露出一個洞口,地上有一條血跡延伸到洞內。

而更讓人吃驚並且害怕的是,房間內一角的架子上,掛著幾張血淋淋的人皮。

正文

一個狹窄的小空間,被白熾燈昏黃的照亮。

全身赤裸的年輕女人趴在一個簡易的小長台上,露出她那如凝脂般白皙的背。

一個蝴蝶刺青佔據了她大半個背部,如此詭異的美麗。

不過女人的身體卻在不住的顫抖,眼睛睜得老大,透著驚恐與絕望。因為此刻,她的嘴巴被膠帶封住,手腳都被綁在了小長台上。

突然,一隻蒼白的手撫上了她的背。

好媽媽系統[快穿] 嘿嘿嘿。」

那隻手的主人發出一陣詭異的笑聲。

不知何時,他的手上多了一把手術刀,正慢慢伸向女人。

女人發出一陣撕心裂肺模糊的慘叫。慘叫聲在這小小的空間內不停亂竄,四處碰壁后才消停了下來。

看了一眼已經昏死過去的女人,拿著手術刀的人愣了一下,眼睛里閃過一絲驚慌,不過隨即又笑了幾聲,繼續手上的動作。

血從小長台上淌下,灑在地上,濺到了那人的白色運動鞋。

紅色滲進,構造出一幅詭異的畫面。

……

時節已入秋,江天獨自一人在楓林中穿行。

眼見楓葉片片落下,撒成一片黃紅,江天的心裡無比平靜。

是啊,好久沒有發生過什麼大事了,該有兩個月了吧。從夏末龐振軍案發到辛堪綁架案結束,那短短几個星期,發生了平常人一輩子都不可能遇到的事。

難道這就是幸運?

不,命運的安排,叫無能為力。

生命在眼前逝去,自己卻無法挽留,是很讓人心痛的事。

不過現在好像一切都平靜了下來。

時間似乎是最好的心靈創葯。除了到現在為止龐振軍還未歸案之外,其他的好像都被修補得七七八八了,生活也似乎重新步入正軌。

「龐振軍,你到底在哪?」江天不止一次的問。

閉上眼睛,江天彷彿還能看到父親緊皺的眉頭,申森熬紅的雙眼,「龐振軍案」工作組辦公室里終日不散的香煙煙霧。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人,那個在看所守大門口逃走,消失了兩個多月的人。

江天苦笑一聲,「似乎還沒到平靜的時候。」

走累了,江天坐到一條長椅上,揉了揉疲憊的雙腿后,隨手拿起身旁一張被人遺棄在長椅上的報紙,看了幾眼。

一行碩大的字瞬間映入眼帘。

「消失三年之久的剝皮狂魔重現人間!」

……

「死者張喬,女,22歲,H市本地人,Z大學在校大三學生。」

不大的會議室里坐著十幾個警察,有個中年警察正在做案情報告。房間里沒有開燈,投影屏上是一張赤裸女屍的照片,顯得有些陰森。

「昨天上午6:30左右,我們公安局接到民眾報案,稱其在紅楓公園晨跑的時候,在路邊草叢裡發現了一具赤裸女屍。我們趕到現場后,看到女屍正面躺在草叢裡,表情痛苦,所以我原以為這是一起強姦殺人案。可是現場沒有發現死者的衣服,屍體表面沒有明顯傷痕,草地也沒有其他踩踏倒伏的現象,所以我感到很奇怪。之後,當法醫將屍體翻過來檢查時,竟然……」

中年警察突然停口不語,雙眼發紅,牙齒咬得咯咯響。

「竟然什麼?」申森也在其中,注意到中年警察奇怪的表現,問了一句。

中年警察回過神來說了聲「抱歉」,然後單擊滑鼠,投影屏上換了一張照片。

照片中的女屍變成了背部朝上,可以看到女屍背部的皮膚被切走了一大塊。

中年警察紅著眼看著這張圖好久才說道:「後來我們的法醫確定了死因,為背部皮膚被割掉失血過多而死,死者死前有被乙醚麻醉過,就和當年一樣……」

……

「什麼!我去!老申同志,你沒開玩笑吧?讓我去查剝皮案,萬一兇手把我也剝了怎麼辦?你這可不厚道啊!還有,這是什麼鬼?」江天指了一下身旁的中年警察,「這位大叔又是誰?從進來到現在,就用不懷好意的目光打量了我38遍,我嚴重懷疑他就是那個剝皮狂魔,看到你來找我幫忙,想趁機剝我皮。」

「什麼!」中年警察眼裡有些怒火,重重拍了一下桌子。

「呃,這個,小天,你嘴先停下,先聽我說行不行?」申森哭笑不得的說。

「好的,給你一首歌的時間。」

「好了,說正經的。這次的剝皮案挺有難度的,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決定讓你參加,話說你也閑了挺久了是吧。」

「打住,我聽不下去了,什麼叫閑了挺久了,申哥你想讓我多經歷些案子,把我鍛煉成變態就直說嘛。」江天沒好氣的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