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去武院的任務區搶任務。」

2021-12-28By 0 Comments

「這些往日無人關注的長期任務,這兩天恐怕都被搶瘋了,想要接到一個絕對不容易。」

就這麼胡思亂想到下課,王鴻立刻向後山的任務區走去。

一路上也見到不少同學,可大家誰都沒有多說什麼,相熟的最多互相苦笑一下,便各自匆匆離去。

新生第一年正常很少接任務,實力不足是一方面,公開課最多也是很關鍵的原因。

即便武院任務的獎勵都很不錯,但也不值得新生們荒廢功課,跑去外界冒險。

可今天這麼多新生往任務大廳跑,可見那個消息已經在小範圍內傳開了,只是攝於某些潛規則,大家都不敢明言而已。

而那些不知道情況的學生,依然在老老實實的上課,估計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武院早就進入軍事化管理,誰也跑不掉了。

王鴻來得還是晚了一些。任務大廳的公布欄上,長期的遠距離任務,大多都已經被人接走。

剩下的幾個都有各種限制,正常學生無法接取,或者不願接取。

王鴻琢磨了好一會兒,才選了一個他勉強合格的任務。

這是一個難度很高的鎮守任務,位於雲州西部邊陲的路西城,前任城主剛被人暗殺,需要一名強者過去接替鎮守之位。

估計是雲州各大勢力,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歸州大軍,不想抽調原本就很緊張的先天強者,所以在武院內部發了任務。

普通的後天後期武者可以鎮守內部小城,但邊境區域不一樣,正常都需要先天武者鎮守才行。

但也有一些例外的情況,比如一些天賦強悍,背景雄厚的武院學員,就可以在後天後期,成為邊境城市的城主。

這既是武院給天才學員鋪路,也是為了考驗他們的管理能力。

畢竟一個勢力的上層人物,可不是光能打就行,除非你實力強到能鎮壓一切,否則就得學會怎麼管理好一方勢力。

以往這樣的任務,基本都是內部敲定,現在拿出來掛在任務大廳,想必是武院內部暫時也沒有合適的人選。

加上上任城主被人暗殺,現在路西城的風險肯定不小。

王鴻目前雖然沒達到鍊氣後期,但武院並不是那種只看等級的愚蠢勢力,戰力達到什麼地步,他們就會承認你是什麼檔次的強者。

當然,畢業就是另一回事了,沒有真正達到後期的學員,武院不可能發放畢業證,這涉及到聲譽問題,不存在任何通融的餘地。

「王鴻,你是今年剛入學的學員吧?」

負責發放任務的老者,看了王鴻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這種鎮守任務可不是開玩笑的,至少也得有後天後期的實力才能接取,誰都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通融。」

最近的一些風波老者很清楚,王鴻作為魏襄的弟子,提前知道一些信息並不奇怪。

他也想賣魏襄一個面子,但鎮守任務和其他任務不一樣,要是達不到最低標準,到時候各大勢力組成的聯合會,根本不會下發城主任命。

王鴻點了點頭說道:「前輩可以隨便找一個後天後期的武者過來,或者親自出手試一下也行。」

雖然無法看穿老者的修為,但面對他的時候,王鴻感覺不到面對魏襄時的那種威脅感,想來也就是先天初期或者先天中期。

況且即便猜錯了也沒關係,學生輕狂一下,導師難道還能拍死對方不成?

加上兩人在任務大廳旁邊的辦公室里,即便交手也沒有外人能看到,所以王鴻乾脆提出讓他親手一試。

老者早就過了輕易動怒的年紀,笑了笑說道:

「你只要能接住我煙桿三擊,那這個任務我便發給你,並且給你向聯合會舉薦。」

王鴻一聽也笑了起來,拍了拍胸脯說道:

「也不需要三招為限,前輩儘管出手便是,晚輩最近修鍊劇毒煉體術稍有所成,正想試試自身的極限在哪裡。」

既要展現出自身的實力,又不想吸引太多的注意,那目前最好的辦法,便是把這份忌憚轉移到魏襄身上。

反正會劇毒煉體術的人寥寥無幾,外人只知道這門功法很強悍,但到底有多強,修鍊起來難不難,就沒幾個人知道了。

聽王鴻這麼一說,老者既認真了起來,又有些暗自惱火。

他雖然實力不如魏襄,但也不是一個武院新生能小瞧的人物。

「注意了!」

老者臉色微沉,手中的煙桿恍若出洞靈蛇,瞬間襲向王鴻的左臂。

王鴻笑顏依舊的站在那裡,彷彿沒看到對方擊出的煙桿,任由這精妙的一擊打在身上。

技巧有餘,力道不足!

老者的罡氣已經有一部分開始凝實,但終歸還是個先天初期。

王鴻因為自身的修為較低,難以直接看穿先天期武者的具體境界。

唯有等對方攻擊到自己的時候,他才能通過武器上附帶的真氣,判斷出對手的真實修為。

先天初期的虛罡,要是沒有利器輔助,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實質性傷害。

但此刻王鴻也不能表現的太誇張,只好裝模作樣的倒抽了一口冷氣,然後咬著牙說道:

「前輩還請繼續!」 明弘帝覺得他一個孩子的話,明顯沒什麼可信度。

尉遲軒宇自豪道,「超好吃酒樓,就在蘇城,那是娘親在蘇城合作的老闆,不但有葯膳,其他菜品也好吃,保準是皇祖父你沒試過的味道。」

「這麼大口氣?」

明弘帝其實沒往心裡去。

見他還是不信,尉遲軒宇反而杠上了,「皇祖父若是不信,哪日問問爹爹和娘親便是,對了,我聽聞超好吃酒樓的老闆過兩日便會來京都開設分店,繼續跟慈善堂合作葯膳。」

「哦?」

明弘帝見他說得那麼認真,不禁來了興趣,「朕還真要去見識見識,這超好吃酒樓有多好吃。」

顧冷清去岳府看了葉氏的情況,做了一同檢查,發現癌細胞正在分解,顯然這些葯很有用。

而且葉氏身體狀況不錯,可以繼續治療。

岳峰對她感激不盡,「太子妃醫術高明,若不是有您,賤內可能保不住這條命了,下官無以為報,還請太子妃收下。」

同時,岳良辰呈上一方盒子。

那錦盒看著,便覺得裡頭的東西不簡單。

「太子妃不但救了母親,更不計前嫌救了明珠,還請太子妃不要嫌棄,收下這禮物。」

說完,岳良辰把錦盒打開,

此刻,已是入夜。

即便大廳內燈火通明,仍然掩蓋不住夜明珠的光芒,熠熠生輝,耀眼奪目。

顧冷清驚愕。

「此物太過貴重,我不能收,何況我給夫人治病,全因為與魏王妃之間的交情,你們贈與我這份夜明珠,反而顯得生份了。」顧冷清婉拒。

夜明珠是不錯,但她如今家纏萬貫,對錢更是取之有道。

不該收的,她一分都不要。

「太子妃,這是下官的一點心意,你若不收,這讓下官如何能安心?」岳峰摸不準顧冷清為什麼拒絕,生怕她是嫌棄。

說著,便看向一旁的魏王妃求助,讓她說兩句。

岳良辰更沒想到顧冷清居然只是掃了一眼價值不菲的夜明珠一眼就說不要。

本來父親說要送給顧冷清的時候,他就是拒絕的。

這顆珠子多珍貴啊,他們岳家本來就沒什麼錢,就算送禮,那也可以送點別的,這夜明珠可是祖父先前機緣巧合之下,救了先帝得到的賞賜。

如此珍貴之物,世間難求,豈會捨得就這麼送給別人。

魏王妃勸道,「你就收下吧,這是我們岳家最珍貴之物,乃先皇賜予我祖父的,如今贈與你,聊表感謝之意。」

「要感謝,改日請我吃飯便可。既然當日我答應你給令堂醫治,便是出自真心,你這般,反而讓我難為情。」

顧冷清斷然拒絕,神色冷淡了下來,「春兒,我們走。」

她帶著春兒毅然離開岳府。

「太子妃,且慢……」

岳峰想追,被魏王妃攔下,「別追了,她不會要,你追上去也沒用,讓她走吧。」

「柔兒你糊塗啊!不趁機把禮物送出去,日後為父如何能從太子那裡爭取表現的機會?這萬一也不給你母親醫治了呢?」岳峰著急的不行。

魏王妃淡淡抬起眼,彷彿早就看透了一切,「父親這麼緊張,豈是擔心她不給母親醫治,是怕你的仕途得不到保證吧?」

岳峰被識破,面上發熱,「你胡說什麼呢,為父這是關心你母親的病情。」

「是不是關心母親的病情,父親心中有數,女兒便不多說了。只是,父親總該明白,你既然是魏王的岳父,便應該清楚,即便你再如何討好尉遲墨,那也無濟於事。」魏王妃生氣道。

她覺得岳峰此舉,是對她的侮辱。

這麼些年,岳家一直因為祖父救過先皇,才一直在朝廷中起碼不被閑置,但也因為魏王無作為,父親也毫無建樹,因此一直在朝堂之中被無視。

父親此舉,不就是為了討好顧冷清,將來好謀得高深。

岳峰感覺被嘲諷,怒道,「你口口聲聲說為父為了仕途,即便真是,那也是為了岳家,你看看魏王,這些年都做過什麼?」

「朝中一點地位沒有,將來太子當了皇上,你說,豈會有他的容身之處,為父為岳家籌謀這些,又有什麼錯!」

魏王妃感覺被一把刀插在心臟,難堪又無言以對。

娘家人瞧不起魏王,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但她沒想到,父親為了巴結尉遲墨,居然不惜動用傳家之寶夜明珠。

想到這,不禁苦澀又悲涼。

「父親說的是,還是怪女兒無用,魏王無用。」

魏王妃笑,笑得無比悲涼,失望的看了眼岳峰,緩緩轉身離去。

「姐…你別走……」

岳良辰叫喚,可魏王妃離去的腳步迅速而決絕。

岳峰緊緊皺眉,面色含怒,「不用理她,她就是氣在頭上,讓她自己冷靜冷靜。」

「爹,你說那些太過分了!你讓姐怎麼想?」岳良辰氣憤,對父親剛才說的話也十分不認可。

岳峰斥道,「為父這麼做,也是為了這個家,她如果明白這些,就該理解為父的所作所為。」

岳良辰無言以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