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現在還早,先修鍊一番吧!」血狼提議。

2021-02-02By 0 Comments

任羽思嘿嘿一笑:「鍛煉一番不行嗎?」

「思思,我發現你變壞了。」血狼嚴肅的看了任羽思一眼,莞爾一笑:「先修鍊一下吧!別想那麼多。」

…………

第二天早上,太陽還未升起,血狼三人就開始上路了。傍晚時分,他們來到了中域,到了海幻宗的一個小城池。這小城池名叫海原城,海原城雖然沒有天爵城那麼繁華,但城中非常多樹,空氣非常清新。

血狼他們剛從天爵城走出,現在來到海原城,頓時感受到了另一翻風情,這讓他們有些小開心,他們去旅館開了個房住下。

「狼哥,陪我去城中走走唄!我好喜歡這座城啊!」任羽思拉著血狼的胳膊,又撒起了嬌。

「好吧!」血狼無奈道:「你怎麼那麼喜歡玩?這種思想不行,知道嗎?照你這樣下去,別說是神力十段,就是神力六段,你都突破不了。」

「那你還答應我?」任羽思反問。

「那是因為我受不了你撒嬌,知道嗎?」血狼非常嚴肅的說道:「我們去吃個飯,玩一會就回來了,好嗎?」

「好,走吧!」

…………

血狼和任羽思去吃了飯,然後在城中四處遊盪,城中非常太平,非常寧靜。有些老人坐在樹下乘涼聊天,有些情侶站在樹下你依我儂,一片和平的景象。

正在血狼和任羽思準備回去睡覺時,城中的某處出現了二十團黑霧,黑霧化成人形,竟有一個神六段的強者,還有十九個都是神力四段的人,不用問,他們就是暗黑神教的人。

「大人,我們今晚是偷還是搶?」一個神力四段的人問那個神力六段的強者。

「偷的話,太慢了,紫大人只給了我們一個月的時間,讓我們弄到十億神石,我們沒多少時間了。」這神力六段的強者陰邪一笑:「這座城只有神力五段的強者,你們怕啥?快跟著我去搶。」

!! 這神力六段的暗黑教徒名叫屠魯,他一聲令下,其餘十九個暗黑教徒又化成了黑霧,不知去了何方。

海原城的城主府內,兩個少女正坐在石凳上聊天。突然,她們身邊出現了二十團黑霧,這讓她們不禁尖叫起來。隨後二十團黑霧化成人形,這二十人都如饑似渴的望著這兩個少女。

「爹爹,救……」兩名少女齊聲大喊,可是她們還沒喊完,聲音卻嘎然而止,因為她們的脖子已經被砍斷,殺她們的人正是屠魯。

這時,一個神力四段的暗黑教徒向屠魯問道:「大人,這兩位少女長得實在漂亮,這樣就殺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廢物!這有好可惜的?」屠魯嚴肅的望著這神力四段的人,呵斥道:「我們是來搶神石的,而不是來搶女人的,不就是兩個女人嗎?等以後我們統治了極幻界,要多少有多少,要多美的有多美的,走吧!搶了這城主府的神石,應該能得好幾億。」

「你們是什麼人?」這時,一個中年男人走出,他就是海原城的城主,名叫李雄。他皺眉看了看這二十個暗黑教徒,然後看向死在地上的兩個少女,他神色一變,手腳顫抖,牙齒咬出了滋滋的聲音。

「你們這群禽獸,連我兩個十六歲的女兒都不放過,我跟你們拼了。」李雄也不管對方實力如何,他奮不顧身的沖向那群暗黑教徒。

「不自量力。」屠魯冷笑一聲,下一秒就消失了,當他出現時,已經到了李雄身後,並一爪向李雄的脖子抓去。

不知道是李雄實力太低,還是屠魯實力太強?李雄竟然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力,他直接被屠魯掐住了脖子。屠魯搶走李雄的乾坤袋,陰邪的笑了笑,然後大喝一聲,一股股黑色神力湧向李雄。

李雄無法動彈,身上的神光越來亮,當他身上的神光亮到極致時,就開始慢慢變淡。還沒到十息的時間,他臉上的皮膚開始出現褶皺,漸漸變得乾枯,一層一層的脫落,樣子極其恐怖。

「啊……」李雄撕心裂肺的喊了起來,他的聲音漸漸變得沙啞,潔白的骨頭緩緩暴露在空氣中。最後,他的身體完全化成了一堆齏粉,被風吹散。

「大夥別愣著了,快動手吧!」屠魯面露猙獰,霸氣的說道:「我們是為了神石,誰要是敢仁慈,老子就對他手辣。」

「你們竟敢來城主府鬧事,不要命了是吧?」這時,一個年輕男子帶著一隊人走了出來,他只有神力四段,但他卻毫不畏懼面前的暗黑教徒。

「這些螻蟻,交給你們了。」屠魯對他的手下說了一句,馬上現實在原地,而他的手下馬上沖向了年輕男子帶來的人。

十九個暗黑教徒都是神力四段,他們很快就將年輕男子帶來的人給幹掉了,年輕男子則堅持到了最後。此刻,他感覺自己失去了生還的可能,而且城主已經死了,他於心再戰。

「啊!」年輕男子大吼一聲,壯烈的自爆了。

神力四段的武者自爆,威力自然非常驚人,他有位的五個暗黑教徒都被炸成了重傷,遠一些的也有幾個被炸成了輕傷,不過並沒有暗黑教徒死亡,也許是因為這些暗黑教徒比普通武者稍強。

這自爆聲驚動了全城,城中的兩個大家族也派出了很多高手,一些路過的武者也紛紛出動,他們都朝著城主府方向跑去。

血狼拉著任羽思走在大街上,聽到這一聲巨響,任羽思皺著眉頭問道:「狼哥,你說那自爆聲是怎麼回事?難道有人遇到了不可力敵的死敵?這麼平靜的城市裡,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

「凡事皆有可能,我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走,快一點!」血狼和任羽思加速行走。

…………


「我們今晚端掉了城主府,一共得到了4億神石,今天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做人別太貪,以免發生不必要的傷亡,那樣的話,會給以後的行動帶來不便。」屠魯威嚴的看著他的手下,然後做了個手勢,他們又消失不見了。

當血狼他們走到城主府時,這裡已經來了很多高手,但他們卻找不到兇手。

現在,城主府原有的人都已經死了,所以,隨處都可以看到死人躺在地上。一股沉沉的死氣向府外擴散,沒多久,整個海原城都被這股死氣所污染了。


血狼和任羽思一來,便知道了這是暗黑神教的人所乾的,因為他們和暗黑教徒打過交道,他們記的暗黑教徒的氣息。這暗黑教徒來去無影,殺人果斷,他們不得不佩服這暗黑教徒的辦事效率。

「小狼,思思,發生什麼事了?」這時,金豹敢了過來

「你自己看吧!我就不解釋了。」血狼嘆了口氣,道:「這暗黑神教是越來越囂張了,他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盡做些傷天害理的事,這海幻宗的人也不出手管管,真是讓人心寒啊!」

「狼哥,既然暗黑教徒已經走了,我們再留在這裡也沒用,先回去睡覺吧!」任羽思扯著血狼的衣袖,有些疲倦的說道。

血狼對任羽思點了點頭,然後看向金豹,發現他在皺著眉頭,似乎有些傷感,於是說道:「豹哥,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這些人死了就死了,現實就是如此,每天都有人死,只是今天多一些而已。」

「海原城的人死不死,我還真不在意。」金豹呵呵一笑,有些擔憂的說道:「既然海原城都出現了暗黑教徒,照這個形式,我們天風城也有可能受到了暗黑教徒的襲擊,我所當心的是我的家族。」

血狼沉吟片刻,安慰道:「天風城的整體實力要比這海原城強,而且還有戰天宗的人在,情況應該好很多,你就別太擔心了。天風城離這裡千里迢迢,就算你擔心,那也沒用,不是嗎?」

「但願吧!」金豹望著星空嘆息道:「你們先走,不用管我。」

「豹哥,天風城不會有事的,你早點回去,我和狼哥先走了。」任羽思對金豹安慰了一句,然後挽著血狼的胳膊,走出了城主府。

!! 血狼和任羽思走後,金豹嘆了口氣,也跟著走了,不過,他走得很慢。

金豹剛走,便有兩個老者慢慢走出城主府,他們邊走邊聊。

「看來,我們馬上得上報此事給海幻宗,否則,我們兩家也會有危險。」

「你說的對,這暗黑教徒能在段時間內端掉城主府,那就肯定能端掉我們兩家,幸好他們今晚沒來找我們,否則,我們兩家現在也是屍橫滿地了。」

「對了,這城主一家被滅了,神石也被搶了,可他們卻還有房產和旗下的店鋪什麼的。這些財產,我們兩家就分了吧!反正沒人管。」

「分倒是可以,不過得約法三章,否則到時候有人吃虧,誰都不愉快。」

「這個當然,我們先把那些財產搶過來,然後再平半分。」

「沒問題。」

這兩個老者嘴上說得很大方,但沒人會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也許,他們都在盤算著如何占對方便宜,或許,這就是人類貪慾的本能。

…………

血狼和任羽思走回賓館,他們修鍊了一番就睡了。

任羽思繾綣在血狼懷裡,問:「狼哥,城裡出了那麼大的事,我們就不管管嗎?」

「管?怎麼管?」血狼反問了一句,又道:「我倒是想管,可是我們實力低微,而且暗黑教徒行蹤詭異,我們根本管不了。放心吧!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暗黑神教的人再強,這附近不是還有個海幻宗嗎?他們都不著急,我們著什麼急?」

「也是,想見義勇為,那也得在自己所能應付的範圍之內進行,否則,那將會毫無意義,而且還有可能會被人看成傻冒。」任羽思嘆息道:「我們不是救世主,無法幫助所有人,明天就離開這座城吧!別忘了我們的目的地。」

「我也是這麼想的,明天我們就離開。」血狼抱緊任羽思,溫柔:「我只想靜靜的抱著你睡覺。」

…………

第二天早上,血狼起床洗漱完后,他去找金豹,金豹此時還睡意十足,也許是昨晚沒睡好,可他看著血狼來了,馬上打起精神,提議道:「小狼,我們今天離開吧!俗話說,『好馬不吃回頭草』,暗黑教徒不可能再來了,我們留在海原城這裡也沒用。」

「我來找你,也是想跟你說這個事。」血狼點著頭,笑問道:「我看你無精打採的,昨晚是不是很晚才睡?你之前說你有所領悟,可除了修為突破到了神力四段第二層之外,我還真沒發現你進步了多少,這是怎麼回事?」

金豹想了想,迴避了血狼的第一個問題,他直接回道:「我沒進步多少,是因為我領悟的東西不多,而且我領悟的東西與自身實力無直接關係,所以你看不出。」

血狼也不再追問金豹昨晚幹嘛去了,便點頭道:「原來如此,我和思思都已經準備好就,你好好準備一下,我們馬上就出發。」

金豹笑著搖頭:「沒問題,等我準備好,就馬上去叫你們。」

「如果你困,就先睡一覺吧!別太累了。」血狼叮囑了一句,然後回到自己房間找任羽思聊天,沒多久,金豹就來找他們了,他們也不拖拖拉拉,去騎著馬,出了城后,馬上向北飛奔。

…………

五天後,血狼三人到達了靈魂宗境內。這五天以來,他們幾乎每時每刻都在趕路,除了晚上睡五六個小時。他們遇到小城池,基本都是直接繞過去,因為城中有太多的誘惑,誘惑著他們減緩速度。也只有馬不行了的時候,他們才回去城中換馬。

靈魂宗境內,很多武者都會使用靈魂技攻擊,血狼雖然能夠進入死亡狀態,但他也不敢太過放肆,所以他和任羽思還有金豹都非常低調。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血狼三人騎馬走進了一片森林,這森林非常茂盛,夕陽的餘暉無法穿透綠葉間的縫隙,森林中顯得格外的陰暗潮濕,這讓血狼三人感到非常不爽。

「思思,堅持一下吧!地圖顯示,這片森林不是很寬,再走一個時辰便能走出去。」血狼在馬背上抱著任羽思,並安慰道。

「嗯!」任羽思乖乖的點頭道:「你別說了,我現在不想說話,只想靜靜的靠著你。」

…………

一個時辰后,血狼他們終於走出了這片森林,不過,他們眼前卻出現了以前沼澤,這片沼澤散發著濃濃的臭氣。此時已經天黑,沼澤上冒著一團團藍色的火焰,有一種另類的美。

讓血狼他們意外的是,這片沼澤上還有各種亡魂在遊盪,好在這些亡魂實力不強,頂多也就神力四段的實力,而血狼三人都是神力四段,倒也不怎麼害怕。

血狼拿出地圖,和任羽思他們仔細觀察起來……

這片沼澤很大,面積也足有一千平方公里,血狼他們本想繞過去,可是地圖上顯示,沼澤的將頭都有神力六段的妖獸,所以他們選擇了直橫跨過去,而且橫跨過去只有十公里左右,走過去的話,一個時辰都不要。

「沼澤里有條十公里長的條路,我們走過去吧!至於那些亡魂,應該威脅不到我們。」血狼說著就拿出水月神劍,慢慢的往沼澤中走去,任羽思跟在他身後,緊緊的握住他的手,如果不是這條路太窄,她早就貼到他身邊了。

這些亡魂看著水月神劍,竟然有些害怕,這讓血狼非常滿意。血狼猜測,水月神劍肯定是劍中的王者,否則,邪尊看見它時,表情也不可能那麼激動。

血狼手裡拿著水月神劍,倒也沒有亡魂敢來招惹他,不過金豹跟在身後,他沒有能夠讓亡魂害怕的法寶,所以,他被亡魂糾纏得非常吃力。

「狼哥,你不是從水月女神那裡搶來一把鏡子嗎?那把鏡子,我還從沒看你使用過呢!」任羽思在血狼身後,小聲的說道:「要不,你拿出來給豹哥試試看吧!」

「要你不是你提醒,我都快忘了。」血狼一拍腦袋,然後把水月神鏡拿給金豹。

當金豹接過水月神鏡,他身邊的亡魂果然退去了,他非常吃驚的看著水月神鏡,不過,他也不會問血狼關於水月神鏡的情況,只是默默地走著。

沼澤,是危險的代言詞,因為它是非常危險的地方。在沼澤中,不僅有高級妖獸可以威脅人的性命,眾所周知,沼澤中有各種有毒氣體,甚至是劇毒氣體。如果人有倒霉,吸入了這些氣體,那就離死亡不遠了。

血狼他們走了五公里,依然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只是這條小路越來越差勁,他們的腳都踩入了淤泥之中,不過不太深,他們也能堅持住。

其實,這沼澤對於血狼和任羽思來說,並沒有多危險,因為他們都有底牌未使出。只是金豹沒有這麼強大的底牌,他眉頭緊鎖,似乎有些擔心。

血狼扭頭看著金豹,鼓勵道:「豹哥,我們已經走一大半了,一定要堅持住啊!」

「我知道。」金豹鄭重的點了點頭,不過他剛點完頭,神色就變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龐然大物從沼澤中抬起頭來。這龐然大物抬起頭來,足有兩丈高。它張開大嘴,露出一嘴鋒利的牙齒,讓人望而生畏。

「沼澤巨鱷。」金豹神色愕然,眼睛鼓得老大,並震驚的說道:「沼澤巨鱷具有神力六段的實力,身體龐大,而且生活在食物短缺的沼澤中,它們幾乎是見什麼吃什麼,現在,我們有麻煩了。」

「神力六段的實力。」血狼沉吟片刻,急忙說道:「如果是神力五段,我們絲毫不懼,可是沼澤巨鱷卻有神力六段的實力,我想,我們還是逃吧!」

「怎麼逃?」金豹問道。

「飛到天空上,我就不信沼澤巨鱷也會飛。」血狼說完,馬上向任羽思,道:「你快帶豹哥走,沒時間了。」

現在,沼澤巨鱷來到了血狼身前,並張血盆大口。血狼神色一變,立即化獸,並用狼爪拍去,擋住了沼澤巨鱷的攻擊,不過,血狼也被彈飛了三丈,巨鱷只被彈飛一丈。血狼現在是以獸體,而且還吃虧,這足以說明沼澤巨鱷有多強大。


金豹看著任羽思還有些猶豫,他舉起雙手,道:「思思,我不用你背我,你抓著我的手,將我拉到空中就行了。」

任羽思也不再猶豫,她馬上化成鳳凰,然後抓起金豹的手,迅速的向天空中飛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