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了什麼?」

  • on 2022 年 9 月 11 日
  • 8 Views

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但不管人們知不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們無暇他顧,因為紅袍要逃。

「不好!紅袍要使用遠距離空間移動法陣逃跑!」

追殺紅袍的人中有著法師的存在,他認出了山谷中央紅袍和身邊一群人在布置的法陣。

頓時,人們不再好奇發生了什麼,慘烈的戰鬥再次開始。

「醒來吧!」

就在這時,紅袍旁邊的一個黑袍人走了出來,手中的法杖一揮,山谷地面上出現了繁雜深奧的紋路,死亡氣息瞬間升騰而起,死去的人和獸嘶吼著爬了起來,開始攻擊不是邪教徒的生靈。

「死去的就該死去,耀光!」

人群中的教會人員瞬間站了出來,合力發出的耀光衝散了死亡氣息,但就是這麼一耽擱,紅袍他們布置的遠距離空間移動法陣成型了。

「呵呵呵。」

那個黑袍人陰笑著退進了法陣之中,站在了稍微落後於紅袍一步的位置上,與他站在平行位置上的是一個身穿黑色連衣裙,頭戴黑色薄紗的女人。

「走了。」

紅袍雙手收入袍子底下,然後跺了跺腳。

嗡……咻!

法陣激活,銀光閃爍起來,但沒有立即將紅袍三人傳送走,而是好像受到了干擾一樣,閃爍的頻率時快時慢。

「我早料到你會逃。」

矮個子露西妮.聖龍扛著長柄大鐵鎚沖了過來,她身後緊跟著一名教會騎士。

教會騎士手捧一個散發著銀色光芒的塔型靈具,就是這個干擾了紅袍三人腳下的法陣。

「呵呵。」

就在此時,紅袍身後的那個面紗女子突然捂著嘴輕笑了一聲。

噗!

緊接著,捧著塔型靈具的教會騎士噴出一口老血,軟倒在地,這個時候,好巧不巧的,他舊傷複發了。

砰!

更加巧合的是,脫手而出的塔型靈具砸在了山谷中的一塊石頭上,散發的銀色光芒晃了晃就消失了。

咻!

沒了干擾,紅袍三人瞬間就被傳送走了,留在山谷中的邪教徒被憤怒的人們斬殺殆盡。

「可惡!就差一點!」

……

咻!

銀色光芒閃過,紅袍三人竟然出現在了熒光堡中央的觀星台上。

「咳咳咳……」

面紗女子落地的瞬間就捂著胸口一陣咳嗽,良久,她才緩過一口氣來。

「我該走了。」

說完這句話,面紗女子轉身就走,紅袍和他身後的黑袍人也沒阻止,就任由她離開了這裡。

「為了放鬆千面的警惕,你的人損失慘重啊!」觀看著瘟疫之神與十多道光柱對轟的紅袍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在死亡之神復甦之時,我與他們終會重逢,所以一切都是值得的。」

黑袍人輕笑一聲,而後聲音有些莫名的說道:

「可憐的千面,她還以為自己算盡了一切,可誰知,她的一切計劃都被我……啊不!是被你紅袍看穿了。」

話音落下,黑袍人見紅袍沒有回應,他笑呵呵,好似不以為意的問道:「紅袍,你不會也在算計我吧?」

這樣問著,黑袍人手中出現了濃郁的死亡能量,變成一把灰霧鐮刀舉了起來。

「怎麼會?」

紅袍頭也不回的反問了一句,好像沒有發現身後的異常。

「畢竟我也想要死亡之神復甦。」

「……」

沉默片刻,黑袍人散掉了死亡鐮刀。

…… 隨著顧長生的出關,雲口峰上的一眾築基期長老也都聞風而來。

當知道顧長生的修為突破到築基中期之時,便都露出了吃驚神色。

倒不是他們不希望顧長生突破,只是感覺顧長生突破的太快了一點。

畢竟太年輕,不像別人那般修鍊了幾十年。

即便都是魔門,知道大多修鍊的功法都是以修鍊速度見長,但想顧長生這般修鍊速度快的,還是少數的。

「恭喜少峰主修為大進!」

「哈哈!咱們雲口峰又增添了以為築基中期,真是可喜可賀。」

「少峰主恭喜!」

「……」

一時之間,對顧長生修為提升到築基中期的事情上恭喜不斷。

等了好一會了兒后,才將這件事過去。

接下來。

幾位長老便將練氣期弟子外出試煉的事給顧長生簡單說了下,並排出幾名築基期長老暗中跟隨,以防不測。

顧長生一開始也有些納悶,為什麼所來長老不多,原來大部分都去照顧外出試煉的弟子了。

也不怪他們如此,這次試煉到是沒什麼,關鍵是趙國動亂未平,怕練氣期弟子因此而出現什麼傷亡。

遇到同為練氣期修士到是不怕,怕就怕遇到那種不顧身份,以大欺小的築基期修士。

可是四五十個小隊同時外出試煉,而雲口峰才十三名築基期長老,根本找不過來,只能有選擇性的看護。

一部分是看護一些比較看好的練氣期弟子,一部分則是隨即看護。

再加上築基期長老都有著練氣期所沒有的神識探查,所以只要謹慎小心一下,便很難被練氣期弟子發現。

顧長生覺得雲口峰做的不錯,可能是太在意練氣期弟子的緣故,才會做出如此舉措。

到不是說不對,就是未免有些照顧的太周到了而已。

在顧長生看來,修士修行便是逆天而行,要隨時做好犧牲的準備。

如此處處都可能有人守護,便會讓其失去了進取之心。

長此以往,便不可能在修行上有什麼大的成就。

不過試煉是中長老的共同作出的決定,顧長生即便是少峰主,也不好直接反駁,所以只能聽之任之。

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謹慎小心點也算正常。

本來以為除了練氣期弟子試煉便外,便沒有別的事情的顧長生,卻在最後,從葛長老嘴裡說出了一個和他有關的消息。

「少峰主,本來我不打算說這件事的,但現在看你將修為提升到了築基中期,便感覺應該和你說一下,至於具體去不去,還得少峰主你自己拿主意。」

「葛長老請說。」

顧長生也頗為好奇道。

「事情是這樣的,七大山峰的峰主,不但掌管著整座山峰,享有別人都難以企及的修行資源,同時也在七煞宗宗門內部,有著不少好處。」

「再過不久,便會開啟一座咱們七煞宗佔領的秘境,這個秘境原本只有七大山峰的峰主才能進入,但現在峰主閉死關,少峰主你暫代峰主,又在修為提升到了築基中期的前提下,這才有勉強進入的資格。」

「這秘境中都有什麼?能獲得什麼好處?」

顧長生問出了關鍵所在。

「好處多多,聽說這秘境是一個不小的空間島嶼,上面有著十分濃郁的靈氣,所以就會誕生出一些靈草靈材等靈物。」

「不過這次都是次要的,之所以這秘境如此重要,只有七大山峰的峰主才能進入,其根本原因是因為可以在秘境島嶼之上,有幾率獲得突破結丹期的機緣。」

「至於這個機緣是什麼,我就不得而知了。」

「突破結丹期的機緣?」

顧長生重複道。

這個消息雖然對他這個剛剛突破築基中期的修士還有些遙遠,但卻是讓顧長生也然不住的怦然心動。

要知道這可是突破結丹期老祖的機緣,即便只是小几率獲得可能,也得抓住機會。

這從結丹期老祖數量的稀少程度,便看出一二。

起碼,想要突破結丹期,如果沒有增加突破幾率的丹藥或天材地寶,其突破成功的幾率便是十分渺茫。

不到三成的幾率,一下子攔住了大部分築基期修士。

如果能有增加突破結丹期的寶物,哪怕只能提升很小很小的幾率,也會在修行界中引起一番血雨腥風。

由此便可見,突破結丹期的難度。

「葛長老,這進入秘籍的具體時間你知道嗎?我這個少峰主想要進入的話,是不是還得獲得宗主的通過才行?」顧長生問道。

「還有半個月的樣子,具體時間就不是我這樣一個外人所能夠行的了,只要宗主點頭,少峰主你便可以替換峰主前往。」

葛長老也只是說了他所知道的,具體情況還不清楚,現在能做的便是先向七煞宗宗主彭天池那裡獲取進入秘境的資格。

之後,顧長生就快速前往通天峰,找到宗主彭天池。

「宗主,我來是因為參加秘境之事,這次我師傅因為閉死關的原因不能親參加,我這個徒弟,同時也是雲口峰少峰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屬於雲口峰的機會白白流逝,即便不能獲得那希望渺茫的結丹期機緣,也可以順便獲得點靈草靈材等靈物,為雲口峰上增加些修行資源。」

顧長生開門見山道。

宗主見顧長生說的這麼直白,也不好拒絕,畢竟這分機緣每座山峰只有一個名額,即便有山峰因為這樣那樣的事情不參加,多出的名額也落不到其他山峰上。

所以。

宗主彭天池也沒有在此事上為難顧長生,畢竟這是人家雲口峰應得的。

至於能不能獲得傳說中的突破結丹期的機緣,這在宗主彭天池看來希望十分渺茫。

暫且且不說其他,光是這麼多年以來,進入其中幾十次都沒能獲得那所謂的結丹期機緣,這讓彭天池這些築基後期的峰主基本上不抱什麼希望了。

要不是在之前的宗門傳說中,有真實獲得突破結丹期機緣的例子存在,恐怕他們七大峰主也不會在每三年開啟一次的秘境中去尋找那一份希望渺茫的存在。

7017k 霸王還是少年的時候,就曾跟隨他的弟弟王帝拜見過他,還得到了他在武學上的指點。

現在翅膀硬了,成為了贏國的大人物,就想要與他叫板?

以前,王騰不配。

現在,依舊不配!

蘇戰就是這麼霸氣。

動作,肢體語言,哪怕是一個眼神,都透發着淡淡的不懈與俯視。

這種,是裝不出來的,而是那種發自骨子裏的藐視與不懈。

會給人一種本能的感知,蘇戰,就是沒有將霸王王騰當回事。

很多人都被他的氣場壓制住了。

哪怕是王騰,此刻看着蘇戰的眼神,也變得格外的凝重,

他從小到大,就是聽着蘇戰的傳奇經歷,一步步長大的,。哪怕他現在站在了與蘇戰一樣的高度,甚至背後的勢力,比起蘇戰,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但是,內心的忌憚,依舊沒有因此減少一分。

「蘇戰,對付你,還用不到霸王殿下來,我們三人足以,。」此刻,霸王身邊三個大宗師邁步而出,身上散發出了大宗師二重天巔峰的武道氣息,

這是三兄弟。

三人同源。

站在一起,血脈共融,形成了極強的壓迫感,如三座山嶽,忽然合併在一起,碾壓而來。

咔嚓。

在這股強大的氣息下,周圍大理石打造的地面,都崩不住了,出現了一道道觸目驚心,如蜘蛛網的裂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