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石頭!你別擔心家裡,去了新疆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需要師父幫忙的,就給我打電話!」無塵擔心的道。

2020-11-02By 0 Comments

「師父!你就好心吧!以徒弟的本事,還鬥不過幾個小毛賊嗎?你就等著徒兒凱旋歸來吧!」金清石笑著道。

「石頭!這次國務院讓你做前線總指揮,背後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啊?」沈雅皺著眉頭道。

「做的越多錯的越多!某些人是想我出錯,然後再想辦法收拾我吧!」金清石冷笑著道。

「萬一他們挖坑讓你跳,那可怎麼辦啊?」沈雅急著道。

「那我就用他們的屍體把那個坑給填了!」金清石冷笑著道。

「你可千萬別衝動啊!小影和孩子還等著你回來呢!」沈雅急著道。

「我在跟你開玩笑啦!咱爹已經叮囑過我了,我會小心不掉進坑裡的!」金清石笑著道。

「討厭!」沈雅白了一眼金清石道。

「討厭!討厭!」坐在無塵懷裡的小晨這個時候也奶聲奶氣的大叫著道。

「哈!哈………..」別墅里立即響起了開心的大笑聲!

這個時候,在中南海周國忠別墅二樓的一個房間里,一個穿著一身黑色西裝、身高一米八、年紀大約六十歲左右的老者慢慢的從周剛的腦袋上拔出六根金針,然後向著站在身後的靈雲山莊的齊成文點了點頭道:「老三!你把紫瞳冰蟾膏給他服下!」

「是大哥!」齊成文馬上點了點頭,然後從一個古香古色的藥箱里拿出一個顏色翠綠的玉盒,打開玉盒后,一陣涼氣夾帶著異香頓時瀰漫了整個房間。

十厘米見方的玉盒裡,裝著半盒凝如羊脂的藥膏,齊成文拿出一把小小的玉勺,小心翼翼的在藥膏上面颳了一小勺后,馬上將寶盒重新蓋好,然後將玉勺放進了趟在床上周剛的嘴中。

紫瞳冰蟾膏一進到周剛的嘴中,立即變成了乳白色的液體,沿著喉嚨流進了周剛的五臟六腑。

周剛身體里的毒素,在遇到紫瞳冰蟾膏后,慢慢由黑變成了白色,這個時候,那個老者立即將右手按在了周的顫中穴上,強大的真氣立即從顫中穴湧進了周剛的身體里。

一股股白色的氣體,慢慢的從周剛身體毛孔涌了出來,腥臭味慢慢的蓋住了異香,瀰漫了整個房間。

十分鐘后,周剛身體湧出來的白色氣體開始一點一點的消失,那個老者慢慢的收回右手,向著一臉焦急的周國忠微笑著點了點頭道:「總理!令郎身體里的毒已經全部清除了,用不了多久就會醒過來了!」

「我替犬子先謝謝齊莊主的救命之恩!等齊莊主把犬子的身體完全治癒之後,周某一定重重酬謝!」周國忠激動的道。

「令郎的生殖器官已經處理好了,只等找到金翅壁虎,令郎就可以恢復如初了!」那個老者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我已經派去九大沙漠尋找了!可是大家都沒有見過那個金翅壁虎,所以時間可能要久一點!」周國忠連忙回答道。

「一定要在一個月內能找到它,要不然就是神仙來了也沒有辦法了!」老者皺著眉頭道。

「齊莊主!那萬一找不到那可怎麼辦啊?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周國忠焦急著道。

「如果有別的辦法,我一定會講出來,既然我答應了為令郎治病就不會藏著掖著!」老者搖了搖了頭道。

「對不起!齊莊主!我不是在懷疑您,只是我對派去的人沒有什麼信心,怕找不到啊!」周國忠苦笑著道。

「嗡……」這個時候周國忠手機突然震動起來,他看到來電號碼,憂鬱了一下后才接聽道:「老首長您好!我是周國忠!」

「國忠啊!小剛的病怎麼樣了?」一道沉穩的聲音傳了過來。

「已經差不多全好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回去工作了!」周國忠微笑著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聽說你懷疑過那個金清石?」老首長緊接著問道。

「這只是警衛局正常調查!我從來沒有下達過什麼命令!老首長怎麼問起這個?」周國忠皺著眉頭道。

「是這樣的!我剛剛得到一個消息,那個金清石是葉政國失散多年的兒子葉楚航,我擔心你不知道這個事情,而得罪了葉政國!」老首長小聲的道。

「什麼?這個消息確鑿嗎?」周國忠吃驚的道。

「百分之百的確鑿!如果你不相信那就算了!就當我沒說過!」老首長說完立即掛斷了電話。 周國忠聽到對方掛了電話,馬上向著那個老者抱歉的道:「對不起!齊莊主!我有點急事要處理,等一會我們再好好聊一聊!」

「好的!您先忙!我再為令郎檢查一下身體!」那個老者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周國忠轉身從二樓來到了樓下,坐在客廳沙發上的一個五十歲左右,風韻猶存、典雅端莊的女人和周憐惜連忙站起來,那人女人急著道:「國忠!小剛怎麼樣了?」

「他身體里的毒素已經清楚了,而且人也會馬上清醒過來,現在只要找到那個金翅壁虎,他的身體就可以完全復原了!不過這個金翅壁虎一直沒有什麼消息,如果一個月內找不到它,小剛恐怕就殘廢了!」周國忠皺著眉頭道。

「爸爸!你別擔心!我已經發出消息,誰能抓到金翅壁虎就給誰一個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結果了!」周憐惜微笑著道。

「先不說這個!我想問一下你,金清石有沒有跟你說過他父母是幹什麼的?」周國忠嚴肅的問道。

「他是孤兒啊!這個你不是知道的嗎?」周憐惜好奇的問道。

「吳恩澤剛剛跟我說,他是葉政國的兒子!你跟他在一起這麼久,難道就沒發現嗎?」周國忠冷冷的道。

「啊?不會吧?他怎麼可能是葉政國的兒子呢?」周憐惜吃驚的道。

「吳恩澤不會拿這件事情跟我開玩笑!而且葉政國對他的確不一般,在他晉陞將軍的時候,可是出了很大的力!葉家這回後繼有人,而且又有鄧老頭的支持,很多人開始要重新考慮站隊了!」周國忠冷冷的道。

「爸爸!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周憐惜急著道。

「他的東西你掌握了多少?」周國忠皺著眉頭道。

「現在只知道他身邊有幾個女人,而其它的情況目前還沒有找到!」周憐惜想了想道。

「本來還想把他拉到我們身邊,將來好輔助你哥哥,現在看來他才是你哥哥最大的對手,而且你哥哥變成這個樣子,十有八九是他乾的!這個人絕不能活下來!」周國忠冷冷的道。

「爸爸!那你的意思是……」周憐惜皺著眉頭道。

「殺!」周國忠咬牙切齒的道。

「爸爸!現在吳恩澤既然告訴你這件事情,那肯定會告訴其它人!我想這些人比我們還要著急,所以我最好先坐山觀虎鬥!」周憐惜搖了搖頭道。

「葉家應該很快就會知道,金清石身份曝光的事情,他們一定會有所防範,只要吳、李兩家一出手,以前所積累的矛盾就會立即爆發出來,以他們兩家的實力恐怕對付不了葉鄧兩家,如果我們不出手,萬一吳、李失敗了,那我們還會有好日子過嗎?」周國忠冷笑著道。

「國忠!要不你先不要出面,還是讓我師父直接派人殺了那個金清石吧!」那個中年女人皺著眉頭道。

「嗯!這樣也行!那個金清石明天就會去南疆抓捕恐怖分子,可以在那裡想辦法殺了他!」周國忠點了點頭道。

周憐惜張了張嘴巴,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直播之極限人生 與此同時,在玉泉山的一棟別墅的書房裡,吳恩澤向著一年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笑著道:「現在周國忠和李展鵬都知道這件事情了,好戲就要開始了!」

「爸爸!李家是肯定會出手的,可是周國忠恐怕會坐山觀虎鬥吧?」那個中年人皺著眉頭道。

「他是坐不住的!葉政國現在有了兒子,那些原來搖擺不定的人搞不好就會投回葉政國,到時候葉政國不但不會下台,反而會奪了他所有的權,葉政國只要站穩了腳跟,那大家的好日子就到頭了!所以他一定會出手的!」吳恩澤笑著道。

「現在洪祥勝和唐正一定很鬱悶!他們辛辛苦苦保下來的人,竟然是葉政國的兒子!真是太好笑了!」那個中年人笑著道。

「這是活該!如果當初他們聽我的殺了他,那會有今天的事情?現在要殺他可是沒有那麼容易了!」吳恩澤冷冷的道。

「爸爸!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那個中年人點了點頭道。

「你通知袁天霸,讓他一定要想辦法殺了金清石!」吳恩澤小聲的道。

「好的!那我馬上去找他!」那個中年人說完馬上轉身離開了書房。

而在中南海,離葉家不遠的一棟別墅里,李展鵬坐在書房裡,皺著眉頭,一邊抽著煙一邊向大兒子李明宇和小兒子李明強道:「吳恩澤傳來過的消息應該是真實的!葉政國對那個金清石的確非常重視,而且那個金清石也常會住在葉政國的家裡,我們李家跟葉家已經水火不容,如果讓金清石成長起來,那我們李家將會一無所有!」

「爸爸!金清石有了葉、鄧和沈國放、王洪光的扶持,用不了多久就會晉陞到中將,再過個十年、八年,就有可能當上軍委副主席,那個時候我們李家可就真的完了!」李明宇擔心的道。

「再過個十年八年,我們也許都是政治局常委了!他一個軍委副主席還能把我們怎麼樣呢?」李明強冷笑著道。

「你懂個屁!我不是擔心他當上軍委副主席,而是怕他跟他大姥爺一樣當上軍委主席!到時候你們就是當上國家主席,也不是他的對手!」李展鵬瞪著眼睛道。

「這不可能吧?已經有二十年多年沒有這個說法了,有了軍委主席,那不是要變成軍政國家了嗎?大家也不能同意啊!」李明強吃驚的道。

「以前有軍委主席的時候,有人敢說個不字嗎?難道你沒聽過槍杆子里出政權嗎?」李展鵬冷笑著道。

「爸爸!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李明強急著道。

「還能怎麼辦?只能殺了他!永絕後患!」李展鵬冷冷的道。

「好!那我馬上去安排人手!」李明強連忙點了點頭道。

「這件事情不用你管!明宇!這件事情交給你去辦,一定要速戰速決!脫得越久對我們越不利!」李展鵬小聲的道。

「好的!我馬上去安排!」李明宇馬上點了點頭道。 第二天一大早,金清石將抱著自已熟睡的沈雅輕輕推開,然後光著身子輕手輕腳的收拾好衣服來到了二樓無塵的房間。

「師父!我這就走了!萬一我長時間回不來,你就帶著小影和孩子去香港我爺爺那裡!」金清石向著無塵認真的道。

「石頭!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一定要給我活下來!沈雅、小影還有孩子需要的不是我!而是你!」無塵嚴肅的道。

「這次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點心慌意亂!不踏實!」金清石苦笑著道。

我真是萬億大佬 「對恐怖分子不能輕敵!對周邊的人更加要小心!哪怕暴露金龍空間,也要保住自已的性命!」無塵認真的道。

「嗯!師父!等我走了,你就安心的修鍊吧!好爭取早一點突破到先天中期!」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你就別擔心我了!說不定我今天就會突破了!你師爺帶著小虎進了神農架的秘境,如果你遇到了危險,可以去那裡找他們!」無塵微笑著道。

「希望不會有這麼一天吧!要不然我可就是凶多吉少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吉人自有天相!以你的運氣,一定會平安無事的!」無塵微笑著道。

「借師父的吉言! 霸道至尊:女人你是我的 我一定會平平安安、凱旋而歸!師父!多保重!石頭走了!」金清石說完立即轉身向著樓下走去。

金清石在轉身的一瞬間,心裡一酸,兩行熱淚立即奪眶而出,他連忙跑到大門外,跳上龍霸汽車,深吸了幾口長氣,然後搖了搖頭道:「為什麼我的心會這麼酸?為什麼我會突然流淚?難道我要走的是一條不歸路嗎?」

「為什麼我的心會這麼疼?這麼亂?怎麼跟石頭小時侯遇到大青狼的時候一樣呢?難道石頭這次會有生命危險嗎?」站在窗口望著金清石的無塵捂著心口道。

金清石開著龍霸來到了首都機場的停車場,然後掏出手機撥通了王萌萌的號碼。

「哥哥!你在那裡呢?」電話很快就接通了,王萌萌興奮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

「哥哥在你上班的地方啊!我準備做八點半的飛機回秦西省,現在時間還有點早,想聽聽你的聲音!」金清石微笑著道。

「哥哥!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王萌萌小聲的問道。

「沒有啊!只是我要帶隊去新疆抓捕恐怖分子,恐怕長時間不能回來,你要好好保護你自已,如果有困難就去找小志哥和奎奎哥!」金清石輕聲的道。

「那不是很危險嗎?哥哥!你能不去嗎?」王萌萌急著道。

「哥哥是名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哥哥不能不去啊!你現在工作的開心嗎?」金清石笑著道。

「我還好啦!現在飛阿根廷的航線!飛一次要幾天才能回來!」王萌萌柔聲的回答道。

「阿根廷?那不是要飛很久?他們怎麼能這麼安排呢?我現就給你們懂事長打電話!」金清石急著道。

「哥哥!你不懂啦!我們除了底薪外,飛行一小時就會給三十元的補貼,所以飛行的時間越長,收入也就越高!現在我每月已經可以拿到快二萬塊的工資了!」王萌萌高興的道。

「傻丫頭!你把卡號給我,我馬上給你轉五百萬過去!不要為了掙錢,把身體都累壞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我不能要哥哥的錢!上次拿了哥哥的錢和車,我現在心裡還一直很難受呢!」王萌萌小聲的道。

「為什麼啊?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哥哥給妹妹零花錢那是天經地義!而且又不是很多!」金清石鬱悶的道。

「可是..可是…可是你還沒有答應我!」王萌萌急著道。

「什麼要求啊?」金清石笑著問道。

「哥哥是明知故問!我討厭哥哥!」王萌萌生氣的道。

「呵!呵!呵!等哥哥這次完成任務回來,一定會給你一個明確的答覆!」金清石開心的大笑著道。

「如果不是我想要的結果,那就一輩子不要答覆我!我寧願這樣一輩子過下去!」王萌萌認真的道。

「我上飛機的時間到了,等我回來再說!」金清石沉默了一會才輕聲的道。

「哥哥!我恨你!」王萌萌哽咽著道。

「臭丫頭!哥哥不是沒有說NO嗎?怎麼就開始恨我了?」金清石聽到王萌萌的抽泣聲,馬上心疼的道。

「那不是NO就是YES啦?」王萌萌立即追問著道。

「YES!YES!YES!這回別哭了吧?再哭可就變成NO啦!」金清石笑著道。

「這可是哥哥親口說的!如果哥哥再反悔,那我就一哭二鬧三上吊!」王萌萌高笑的道。

「全是我最怕的絕招兒啊?看來我只能舉雙手投降了!呵!呵!呵!」金清石開心大笑著道。

「哥哥!我好想你!」王萌萌柔聲的道。

「丫頭!好好照顧好自已!等著哥哥回來!」金清石說完掛斷了電話,拿著行李跳下汽車,向著候機樓走去。

二個小時后,金清石拿著行李從秦西省咸陽國際機場走了出來,坐上計程車向著秦西武警總隊趕了過去。

一百名全副武裝的武警戰士,整整齊齊的站在秦西省武警總隊辦公樓前,武警總隊政委黃文忠,一邊看著手錶一邊向著參謀長李浩洋小聲的道:「司令員馬上就要到了!這次你跟著司令去新疆執行任務,一定要保護好司令的安全,千萬不能讓他衝到一線作戰!這可是胡司令親自交代的任務!」

「政委!你說以司令的性格,我能攔住他嗎?搞不好先一拳把先打暈了!」李浩洋苦笑著道。

「別在這裡忽悠我!誰不知道你倆關係鐵啊?他怎麼會為難你呢?」黃文忠笑著道。

「不是司令跟我鐵!是我主動巴結他!司令不但給我父親治好了胃癌,而且還替我還了拖欠醫院的二十萬的醫藥費,如果我不好好請他多喝幾頓酒,我心實在是過意不去啊!」李浩洋搖了搖頭道。

「這些我們都知道!大家有病有困難的,都是司令出手幫著解決的!可是他沒給我們好煙好酒啊!你小子現在天天喝著好酒,抽著好煙,那不都是司令送的啊?」黃文忠瞪著眼睛道。

「政委!我教你一招!保證你也能小女享受到這個待遇!」李浩洋小聲的道。

「哦?什麼招?快告訴我!」黃文忠兩眼發光的道。 「司令是一個心軟又熱心的人!你多請司令吃幾次飯,然後在酒桌上多訴訴苦,保證會讓你心想事成!不過請吃飯的時候千萬別整太多的好菜,要不然他下次就不來了!」李浩洋小聲的道。

「那我要準備什麼菜?」黃文忠高興的道。

「大魚大肉就免了!司令這人就喜吃有特色的小菜!我都是給他準備的山野菜和河裡的野生小魚,這些東西都不值幾個錢,四菜一湯都用不了一百塊錢,而且司令肯定會帶好酒好煙過去的,那政委不是就有好酒好煙了嗎?」李浩洋笑著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給司令準備了什麼好吃的野味呢!早知道是這樣,那我早就下手了!」黃文忠鬱悶的道。

千秋我為凰 「政委!參謀長!司令回來了!」站在隊伍邊上的特戰大隊大隊長莫雨林看到金清石拎著包從遠處走了過來,他連忙小聲的喊道。

「立正!」李浩洋馬上跑到隊伍前大吼一聲,然後迎著金清石跑了過去。

「報告司令員!特戰大隊已經集合完畢!請指示!參謀長李浩洋!」李浩洋跑到金清石身邊先是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大聲的喊道。

「稍息!」金清石還了一個軍禮,然後大聲說道。

「是!」李浩洋回答完立即轉身跑回到隊伍前,向著隊伍大聲的喊道:「稍息!」

「同志們!我們這一次奉國務院、軍委的命令!去新疆抓捕東突的恐怖分子!所有人必須堅決服從命令,聽從指揮!因為這一次我們所面對的不是一般的恐怖分子,而是在國外受過專業訓練的一些人!所以大家在行動中一定要小心謹慎,千萬不可輕敵和逞個人英雄主義!我不希望凱旋歸來的時候,缺少一個人!大家聽明白沒有?」金清石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明白!」一百人同時大怒吼著道。

「參謀長!帶隊上車吧!」金清石几著李浩洋點了點頭道。

「是!」李浩洋回答完立即向著所有戰士大聲的喊道:「出發!」

帝少的隱婚情人 戰士們立即向著身後的四輛東風解放車沖了過去。

金清石從黃文忠手中接過裝得滿滿的迷彩背包,向著黃文忠小聲的道:「政委!你在家裡一定要抓緊訓練!尤其那二十個人,一定給我看好了,年底的軍事大比武,可就全靠他們了!」

「請司令放心!這幫小子有了神葯的幫助,現在一個個都在玩命的訓練呢!」黃文忠高興的道。

「那就好!我們這一去也不知道什麼時侯能回來,家裡就拜託你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司令也要多加小心!我會守好家的!」黃文忠連忙回答道。

「嗯!那我走了!」金清石說完轉身向著自已的猛士走去。

四輛大卡車和一輛猛士向著火車站疾馳而去。

而與此同時,一個個高手也從深山密林里走了出來,匯聚到了京城。

「叮呤呤……..」下午二點鐘,葉政國剛剛回到辦公室,桌子上的紅色緊急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你好!我是葉政國!」葉政國連忙拿起電話道。

「主席!我是沈國放!有件緊急的事情向跟您彙報一下!您現在方便嗎?」沈國放焦急的聲音立即響了起來。

「你現在過來吧!我還有十分鐘的時間!」葉政國看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安排,然後回答道。

「好的!」沈國放說完立即掛斷了電話。

沒過多久,沈國放就趕到了葉政國的辦公室,他一進辦公室,立即焦急的說道:「主席!石頭的身份曝光了!很多人都知道了他是你的兒子,有些人已經開始想辦法對付他了!」

「什麼啊?到底是怎麼回事?是誰說出去的?」葉政國聽到這個消息立即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