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蔡家老賊就這麼兩個兒子,都是當成繼承人培養,一個都碰不得。」

2020-11-04By 0 Comments

林天宇乾笑著說道,他沒想到秦毅比他還要直接。

雖然他一直都想要幹掉這兩個天都市禍害,然而卻一直沒有機會,如果使用道術咒殺,幾乎很容易就能調查到是他林家下的手。

「我知道,只要他們不自己找不自在,我現在懶得找他們算賬。」秦毅淡淡說道。

林天宇跟林子文面面相覷。

想要蔡家兄弟老老實實的怕是有點不現實,他們在天都市囂張跋扈慣了。

果不其然,蔡家兄弟到來,一瞬間便吸引了無數的注意力。

他們不是武者,但是他們家族卻是培養了不少武者,這些武者基本上都在暗中幫他們蔡家做事。

武者這種東西,在天都市可以說並不是秘密了,有錢有勢的家族請幾個強大的武者客卿再正常不過。

蔡光輝跟蔡光榮兩人第一眼便是朝著貴賓席望去,他們到來肯定是坐在貴賓席的位置,想都不用想的。

好在貴賓席並沒有多少人,然而蔡光榮的目光鎖定了一道人影之後卻是再也移動不開了。

眼中傲然的神采慢慢轉變成了陰冷、極度的陰冷,宛如一條毒蛇一般,擇人而噬。

「光榮,怎麼了?」

蔡光輝看起來要比蔡光榮大好幾歲,臉上已經看出來比較成熟的味道,微黑的胡茬,頭髮油黑髮亮,豎立在後面,穿著西裝,跟這裡普遍的武者裝束有些格格不入,但是一派精英作風。

倒是蔡光榮穿的比較休閑,一身名牌裝扮,活脫脫二世祖模樣。

「哥,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那事嗎?我在金衡市被一個地頭蛇給打了。」蔡光榮眯著眼咧著嘴說道。

「哦?那人現在就在這裡?」蔡光輝一想便猜到了他弟面色大變的原因。

「是的,很湊巧還讓我看到了他,真是不幸!」

蔡光榮咧著嘴笑了起來,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齒,面色陰寒就像是一條陰冷的毒蛇。

而順著蔡光榮的目光,坐在附近的很多人也是將目光朝著秦毅投了過去,隱隱的都明白了點什麼。

心中為秦毅默哀了三秒鐘。

在天都得罪了蔡家確實是不明智,他們的斂財能力太恐怖了。

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他們蔡家能夠花錢擺平一切。

就連這紫色星辰拍賣行的老闆,都要給他們蔡家一個面子。

「那真是太不幸了,他在金衡市的話對付他有些困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我們天恆娛樂的實力還是在天都才能展現出來。」

「不過既然他來了天都,呵呵……你也就不用擔心了,他走不出去。」

「我們蔡家的人,還從未有人敢動。」蔡光輝隨意的笑了笑,也是盯著秦毅打量了幾眼。

不過他卻是看到了坐在秦毅左邊的林天宇跟林子文兩人。

兩人在幾名武者的保護下邁步過去。

「林兄,真是哪裡都能看到你。」蔡光輝朝著林天宇投去一個玩味的眼神。

「彼此彼此,可比不上你這數一數二的頂級二世祖。」林天宇不咸不淡的說道。

蔡光輝不置可否的笑笑,隨即他的目光才望向秦毅。

這個時候蔡光榮也是走了過來。

「武術社社長對吧?秦毅對吧?可還記得我?」蔡光榮滿臉的戲謔,宛如見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興奮得不行。

「你上次讓狼爺把我扔出去,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你說這筆賬咱們怎麼來算?」

秦毅淡淡看了他一眼。

「我扔的人那麼多,你是哪個?」

蔡光榮蔡光輝兩兄弟面色都是一僵,顯然沒料到在這種情況下,對方還能硬氣的起來。

「好,既然你跟我玩裝聾作啞,那麼我再自我介紹一遍。」

蔡光榮咧嘴笑道,「天都市天恆娛樂蔡家二少爺,說的就是我了。」

「聽明白了嗎?」

「呵,小子,看來不用我收拾你了。」斷頭虎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我說你們蔡家兩兄弟,這裡是紫色星辰拍賣行,大家有事都忍著點,有啥不爽了出去再解決,別耽誤打大家拍賣的心情。」林天宇盯著對方說道。

「林天宇,我們之間的賬還沒細細算,你還想多管閑事?你真覺得我們蔡家對付不了你們林家?」蔡光輝臉上有著一抹陰沉之色。

這個林天宇被稱為天都市護花使者,每次她要玩女人,這傻逼都要搗亂,簡直讓人想要抓狂。

偏偏對方實力深不可測,乃是真正的武者,他蔡光輝也沒有辦法。

他知道對方想要殺死他不過是眨眼間的事情,然而蔡光輝卻是有恃無恐,身為天都市斂財能力數一數二的頂級家族,他不怕任何一個勢力,他若是死了,對他動手的家族也將遭殃,賠命是最基本的。

「哪敢啊?你們蔡家撒點錢就有無數亡命之徒為你們賣命,哪有你們對付不了的人?」林天宇笑笑,有些諷刺。

「哼,我們之間慢慢玩,我有的是時間!不過今天這個小子你別想保住,他不把我們蔡家放在眼裡,我必然要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否則偌大天都我們蔡家臉面往哪放?」蔡光輝冷哼一聲。

林天宇看了秦毅一眼,眼神中明顯有著一抹擔憂。

這兩兄弟手段狠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招架住的。

不過看到秦毅臉上波瀾不驚有恃無恐的表情,林天宇也是微微詫異,他有什麼憑藉不成?

「我說你們兩個跳樑小丑,在我面前蹦躂夠了沒有?跳來跳去遭人厭煩。」秦毅蹙著眉頭,表情中有著一絲不悅。 滿場俱寂。

幾乎所有人都覺得這個小子完蛋了。

在天都招惹了蔡家兄弟,能夠完好無損走出去的,也只有十大家族的人,而且還要是在十大家族年輕一輩子弟中排名靠前的人,那些所謂的旁支末系並不在其內。

可這個小子明顯不是,他們也從未見過,突兀的出現在貴賓席之中,讓人莫名其妙。

更讓他們無語的是,這個時候還不低頭認慫?還拿出這種強硬的姿態?一時爽快了,裝逼了,最後死的更慘,值得嗎?

秦毅的做法無疑是直接激怒了蔡家兄弟,在場的附近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

但凡是在天都的,知道蔡家兄弟厲害的,無一不是眼中含著憐憫的望著他。

秦思竹連忙伸出手掐了掐秦毅胳膊,但是那肌肉她卻是捏都捏不動,這讓她恨的牙痒痒,心中暗罵這個豬腦袋。

林子文朝著大哥投去求助的目光,林天宇讓他放心,一旦事情發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以他的個性肯定是會出手在,在不徹底得罪蔡家,不給林家招惹麻煩的基礎上,幫助他。

「諸位都聽到了吧?他公然挑釁蔑視我蔡家,今天我宰了他也是情有可原。」蔡光輝目光在場中掃了一圈,根本沒有多少人敢跟他對視,除了那些本身實力就不錯的高手。

「蔡公子……秦毅是我們天都秦家人,還請看在秦家面子上,不要計較他沒見過世面。」秦思竹連忙說道。

這話讓秦毅想抽她,丫的說他沒有見過世面?

雖然秦毅知道對方只是為了想要保住他,可心中還是未免有些不爽。

他是什麼存在?居然說他沒見過世面?

「行了,沒必要的話就少說,我還沒把這兩個螻蟻一般的角色放在眼裡,用不著貶低我來委曲求全。」秦毅看了秦思竹一眼,眼神中微微有些不悅。

這句話加上這個眼神讓秦思竹整個人都不好了,張著嘴巴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帝國首席:甜寵億萬老婆 「哦買噶~」林天宇有些無奈的捂了捂眼睛,這傢伙狂的沒救了,不過這種性格他喜歡。

實際上他也完全沒把蔡家這兩個螻蟻放在眼中,他只是害怕給家族招惹麻煩而已,畢竟還要在天都立足,少不了跟蔡家這一類家族打交道。

「聽到了吧?這骯髒的蛆蟲再次公然侮辱我們蔡家,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別想救他!」

蔡光輝跟蔡光榮兩兄弟怒氣值已經積蓄到了一定的境界,獰笑一聲,他帶來的那幾名實力強橫的武者霎時間將秦毅圍了個水泄不通。

只要蔡光輝一個眼神,他們立馬就會將秦毅制服。

「把他給我廢了,我要親手讓他感受一下什麼叫華國十大酷刑。」蔡光輝擺了擺手。

「慢著!」

那些人還沒來得及動手,幾道人影急促趕來,為首一名肥頭大耳的男人額頭還有汗珠。

「蔡大少,給個面子,別在咱紫色星辰動手,上頭說不過去。」這肥頭大耳中年男子諂笑著說道。

「而且老闆也要來了,等會還有名門古派的人到場,都是來頭巨大的人物,讓他們瞧見影響就太差了,到時候你蔡家公子的身份都擱不住啊。」

他也是耐心的勸說著,好在是面對蔡家兄弟,換做別的一般人,他早就讓拍賣行裡面的工作人員給廢了扔出去了。

「什麼?都有什麼名門古派的人過來?」蔡光輝一愣,甚至都顧不得秦毅了,直接是問道。

「青城派、華山劍派、流雲閣等等,全都是准五星大勢力,不知道七玄閣有沒有人過來,如果七玄閣也有人,那熱鬧可就大了。」胖子認真說道,態度非常嚴肅。

「七玄閣也有人要來?」蔡光輝一愣,臉上玩味的笑容也是漸漸收起。

五星勢力在整個華國都屈指可數,武道界中絕對頂級的存在,否則七玄閣也不可能佇立中州稱霸那麼久。

「只是猜測,不過青城派那些准五星勢力肯定有人會來,已經確定了。」胖子嘿嘿笑道。

他只是想要蔡家兄弟不要在這種關頭惹事。

實際上打心底里他也看不起這兩個二世祖,屁點功夫沒有,還喜歡領著他們蔡家花費大價錢培養的武者到處溜達,在真正的武者眼中,這種行為著實是有些丟人的。

供奉再強,那也不是你自己。

單論自身實力,蔡家兄弟這種角色永遠沒辦法跟林天宇這種天驕相比。

至少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這樣想的。

「朱管事,不是我找事,就憑這小子說的那些話,他必須死,希望你能明白。」

「不過我也不想故意給你們惹麻煩,現在我可以給你面子,給紫色星辰老闆面子,給那些頂尖武道勢力面子留他一命,過了這之後,還希望朱管事不要再試圖攔著我了。」蔡光輝面色認真說道。

「是是是,自然是。」朱管事連忙點頭。

蔡光輝冷哼一聲,盯著秦毅,「算你運氣好,讓你多活一段時間。」

話罷他甩了甩手,朝著另一端的貴賓席走去。

他怕他看到這小子就忍不住怒氣。

這個時候朱管事才滿頭大汗來到秦毅面前。

「秦先生,這是您的號牌,您的寶貝全都堅定完畢,拍賣結束之後還請您到後面交易區去完成交易。」

秦毅接過那刻著大大的『1』的號牌,點了點頭。

「稍後我們老闆過來會親自招待您,還有……那個蔡家兄弟,您如果能忍的話還是忍忍吧,不要招惹!」

「到時候趁著青城派那些人撐住場面,早點離開,免得喪命在這裡就不值得了……」忽然朱管事壓低了聲音說道。

秦毅微微詫異,看不出來這個朱管事還是向著他這邊的……

不過也能理解,他給出了那麼多寶貝拍賣,可以說為他們紫色星辰拍賣會大大的長了人氣,對他客氣也是正常。

等到朱管事離開之後,林天宇湊過頭來。

「你不是上架了什麼厲害的寶貝吧?嘖嘖嘖一號號牌?金主啊你?」林天宇詫異說道。

紫色星辰拍賣行裡面什麼都是有規則的,只有上架寶貝合計評級最貴重的貴賓,才能拿到一號號牌,這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林天宇萬萬沒想到,這個姓秦的,自己小弟的室友,居然身上還揣著厲害的寶貝。

紫色星辰拍賣行並不是那種不入流的小場所,恰恰相反紫色星辰在天都名氣十分的大,檔次跟門檻也十分高,想要得到他們鑒寶師的認同,若是不拿出厲害的東西,肯定是不可能的。

至少都是價值千萬金、乃是上億價值的東西。

這已經稱得上一個小型家族的資產了,這真的是區區金衡市來的人嗎?還只是一個大學生。

「區區幾枚丹藥罷,被對方當成寶了。」秦毅無所謂的說道。

那些丹藥在他手中如同雞肋,棄之可惜,倒不如賣了,看看能不能搞點好東西。

「丹藥?」

林天宇眼睛一亮。

「沒錯,你們要是看上了,倒是可以給你個折扣。」秦毅開玩笑般的說道。

「哈哈哈,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聽聞這次七玄閣都有人要來,要是能夠在他們手中搞到點丹藥就好了,七玄閣的丹藥可是出了名的好。」

林天宇十分羨慕的說道。

「我那丹藥就是七玄閣的。」秦毅淡淡說道。

「啥?七玄閣的丹藥?」林天宇一愣,「你怎麼搞到七玄閣丹藥的?不對啊,七玄閣能夠出售出來的都是一些低等級的丹藥,那些高級丹藥基本上都是內部供應的。」

「而低級丹藥,紫色星辰的鑒寶師壓根是看不上的。」

林天宇有些不解。

「呵呵,很簡單啊,因為七玄閣是我的。」秦毅笑了笑。 「放屁!」

「秦毅!不要亂說話,在這種地方被有心人聽到神仙都救不了你的命!」

秦思竹整個人都變得緊張了起來,狠狠的瞪著秦毅。

這跟招惹蔡家兄弟可不一樣。

蔡家兄弟說到底只是個世俗之人,手段也局限於世俗中的手段,再多一點,也就是他們蔡家那麼些個實力稍微有點看頭的供奉、客卿罷了。

稍微有點實力的,都能夠逃出去,隱匿起來,最後全身而退。

而七玄閣是什麼勢力?真正的五星超級勢力,華國境內都沒有多少能夠與之相比較的存在。

再加上其為丹藥宗門,影響力巨大,蘊含的力量更加讓人恐懼起來。

若是被七玄閣的人聽到秦毅說這種話,或者是有心人把這話傳到七玄閣耳中,怕是秦毅就必死無疑了。

紫色星辰老闆來了都不夠看。

「秦兄,關於那些准五星勢力或者是五星勢力,還是保持點敬畏比較好,如同七玄閣,傳聞有種千年的底蘊,其中高手數不勝數,他們的閣主不知道是否已經問鼎那最高境界,隨手之間殺人無形,關鍵是還沒有人能夠制衡他們,除非是咱們華國最神秘的部門出馬。」

林天宇口中最神秘的部門自然是焱龍部,雖然他沒有明說出來,但是秦毅自己卻非常清楚。

華國焱龍部幾乎可以制裁任何勢力,因為他們部門之中,有真正的絕世高手坐鎮,世上為數不多的陸地人仙。

「哎,不相信便罷了。」秦毅笑著搖了搖頭。

「老四,你知不知道七玄閣是什麼勢力啊?他在中州可是一霸呢,你在金衡市,屬於南方,怎麼也接觸不到一起吧?」

其實林子文還想說,老四你才不到二十歲,才是個大一學生,跟七玄閣接觸的機會都不見得有,還得到整個七玄閣?換做別人,林子文早就罵他一頓了……這無疑是痴人說夢。

「有很多事情,用常理是無法推測到的,時間終究會見證一切。」秦毅說道。

林子文也不再問什麼。

後面的斷頭虎嘿嘿獰笑一聲,他自然是也聽到了剛剛秦毅說的話,心中捉摸著如果蔡家兄弟沒有弄死他,是不是可以捯飭一下七玄閣之人,讓他們滅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不過即便是沒有成功,他自己也能夠讓他屍骨無存,別想活著離開天都市。

拋開這件事,林天宇跟秦毅聊了一些全國武者的情況。

春節來臨之計,十年仙門大開,一月末便是諸多武者嚮往的日子,現在也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天都成了武者匯聚的地方,全國各地武者都在這段時間陸陸續續來臨此地。

而這個紫色星辰拍賣行也成了最受武者光顧的場所之一,若是能夠藉助這點時間搞到點好東西,最大限度的提升一下實力,絕對是讓人十分驚喜的事情。

然而這種事也是純粹碰運氣。

「如同紫色星辰這種拍賣行,在這天都市內很多?」秦毅好奇問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