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行了我沒功夫跟你廢話,老闆娘,趕緊拿合同出來,給老子騰房子走人!」

2020-11-04By 0 Comments

小子,等我收了房子再收拾你!

房東大姐神色無奈地應了一聲,轉身就要進裡屋去取租房合同,寧成卻朝她擺了擺手。

「大姐你別急,我先跟這哥們說道說道。」

「你叫劉強對吧,聽話的就趕緊走,從哪來的回哪去,別再出來亂咬,這年頭到處都在打瘋狗,你這個樣子很危險啊!」

「什麼什麼,小子你敢罵我是瘋狗?」

劉強一下了張大了嘴巴,裡面能塞進去兩根黃瓜。

還沒人敢跟自己這麼說話呢,今天這是怎麼了?

「寧成你!」陶晶的小臉也嚇的發白,心說自己這個新老闆是乍了?發什麼神經?

你這是閑的沒事幹,主動找抽型的?

劉強是什麼人,陶晶可是清清楚楚。看著對方有些猙獰的面孔,陶晶不禁後退了兩步,同時悄悄拉了拉寧成的衣袖。

「你胡說什麼,趕緊走吧!」

「想走?沒那麼容易!」

劉強惡狠狠地喝道:「小子,本來我是打算放過你的,不過現在老子改主意了,今天讓你知道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說著摩拳擦掌,奔著寧成走了過來。

邊上圍觀的十幾個人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不好不好,劉強這個混混又要打人了!」

「噓!小聲點,你怕他聽不到么?要我說這個年輕人也是活該,服個軟得了唄,偏偏要跟劉強對著干!」

「完了完了,這小夥子今天要倒霉嘍!」

有膽小的人已經捂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忍去看場中悲慘的一幕。

看著劉強的拳頭朝寧成臉上打來,陶晶一顆芳心撲通撲通亂跳,下意識地想扯開寧成,卻發現對方的身子不退反進,朝著劉強迎了上去。

下一刻陶晶就聽到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音,同時傳入耳朵的還有一聲慘叫。

完了完了,這回自己的工作算是徹底泡湯了!

趕緊送寧成去醫院吧。

陶晶戰戰兢兢地把目光投向地上,卻驚訝地看到,剛才氣勢洶洶的劉強,現在正捂著自己的肚子,在地上不停地打滾,鼻子眼睛都痛的擠到了一起,嘴裡還在不乾不淨地罵道:

「小子敢打我,你等著,我喊我老大來收拾你!哎喲!哎喲!」

劉強臉上流下汗來,小腹處的巨痛讓他顧不得說狠話。

這小子竟然還會功夫?

一定是自己大意了,大意了啊!

怪不得老大們常說,不要驕傲,要謙虛呢。

「喂,老大,我小強啊,有人打我!」

劉強摸出手機說了兩句,抬頭看著寧成不服氣地說道:「小子有種別走,我老大們一會就過來!」

看著劉強吹哨子喊人,那個房東大姐臉都嚇白了,一把抓住寧成說道:「小夥子,你可闖大禍了!這劉強的後台聽說是什麼省城四虎,你這小身板子還不得被他們折騰死啊,快走快走,找個地方躲躲吧!」

陶晶也在一邊焦急地勸道:「是啊寧成,你趕快走吧,一會等他們人來了就走不了啦!」

哪知道寧成只是輕輕一笑,反倒沉靜下來,盯著劉強注目半晌說道:「我要是走了,你們怎麼辦?」

「我!」陶晶俏臉一白,咬著嘴唇說道:「我大不了再找一份工作唄!你這人,到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思管別人!」

「哎,兄弟,妹子,我說你倆個小情人兒就別在這卿卿我我的啦,都走都走,這兒我頂著,他們總不能拿我一個女人怎麼樣吧?」

好心的女房東一手一個,往外推著寧成和陶晶。

陶晶臉上微紅,寧成則是哭笑不得,心說大姐有你這麼亂點鴛鴦譜的么,我跟人家攏共才見過三回,哪來的小情人?

「大姐,沒事,誰也要講道理的嘛,他們總不能空口白牙的亂說一通,劉強你說是不是?」

寧成索性搬了把椅子坐下來,笑呵呵地看著劉強問道。

劉強捂著肚子,氣哼哼地扭過了頭。

反正你拳頭硬,你說啥就是啥!

小子,讓你再囂張幾分鐘,一會兒我四個老大來了,不把你打的連你媽也認不出來,老子不姓劉!

正在這個時候,不遠處一陣警笛聲音囂張地響起來,一輛黑色老普桑一個急剎,穩穩地停在了美容院門口。

這種十幾年前的老車,最近在省城的圈子裡很是流行,馬力大、空間足、皮實耐操,極得混混界人士的青睞。

至於年審不過關什麼的,自然有辦法解決。

四個車門齊齊打開,四個彪形大漢齊排排的從車裡鑽出來,清一色的黑墨鏡、小風衣、大雪茄,尖頭皮鞋擦的鋥亮,一派成功人士的瀟洒風度。

「誰敢打我們省城四虎的兄弟,嫌命長了么?」走在最前面的一個漢子嘴裡吐出一個煙圈兒,揚了揚眉毛冷聲喝道。

見四個大漢魚貫而來,在店門口內外圍觀的人群,紛紛露出驚懼的神色,不約而同地退後兩步,讓開了一條道路。

開什麼玩笑,省城四虎的名頭可不是蓋的!

這四個人雖然不是親兄弟,但那也是在關二爺面前拜了把子的交情,打起架來一塊兒上,不要命的那種,誰見了也得讓三分啊!

就算是那些身家千萬的大老闆們見了他們,也得客氣著點兒!

不為別的,穿鞋的當然要怕光腳的啊!

惹誰都可以,就是別惹這種沒有底線的混混!

聽著自己老大的聲音,本來在地上坐著的劉強,突然來了精神,一下子蹦起來衝到省城四虎的身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道:

「四位大哥,真是沒有天理了啊,有人欺負我!還要搶咱們已經租好的房子!」 「竟然有這種事?」四虎中的老大十分張狂地笑道:「看來這省城地界上,還真有不服咱們兄弟的人啊!不過沒關係,哥幾個,跟他好好談談!」

這時候房東大姐趕緊神色不安地走過來,堆出笑臉來說道:「幾位老大,一場誤會,一場誤會,租房子的合同和手續在這裡,我這就找人搬家騰房子,一會兒就好!」

大虎上下打量著老闆娘,滿意地哼道:「你倒是識趣,那好吧,這事就不追究了,不過這租房款能不能寬限幾天,兄弟們有些手緊,只湊出來這十萬……」

說著,把一個袋子扔在了老闆娘面前,裡面是十捆鈔票。

「十萬…..」老闆娘心裡一沉。

這是打算賴賬啊,拿十萬塊就想租自己的房子,更不用說租一壓一了。

十萬塊,這簡直就是明搶啊,這個價錢到省城哪個地方能租到這樣的商鋪?

老闆娘氣的胸口起伏不定,沖著四虎就想理論一下。

但冷靜片刻,她又無奈地點了點頭。

算了,拿什麼和這些混混爭?

自己無權無勢的,就算是能把租金拿到手裡,又怎麼知道人家不會有什麼陰招兒在等著自己?

扎車胎放氣,往家門上刷紅油漆,這都是小把戲。

萬一他們給自己安排個車禍什麼的意外呢?

或者看上了自己的姿色,來個先XX后殺?

那可就慘了,不值得啊不值得!

與你的四季 老闆娘咬一咬牙,點頭說道:「沒問題,幾位大哥啥時候有錢就啥時候給,不急不急!」

嘴上說著不急,心裡卻在滴血。

啥子不急喲,老娘還等著這錢供娃兒上大學呢!

你們這幫鱉孫兒!沒天理,乍不一個雷劈死你們呢!

「別啊大姐,這房子我已經租了,你乍能再轉給別人呢,這還講不講道理了?」

正在大虎等人洋洋得意地自以為撿了大便宜的時候,一個有些冷峻的聲音突兀地響起來。

「誰,誰在那裡說話,給老子站出來!」

大虎張狂地喝道,同時伸出兩隻拳頭晃了晃:「真特么的膽兒沖,太歲頭上動土,不教訓你一下,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大哥大哥,就是那小子,就是他剛才打我的,還說什麼四虎來了也不怕,他是天下第一…..」

劉強添油加醋地描繪著剛才自己挨打的情景,狠狠地告了寧成一記黑狀。

小子,這回你麻煩大了!

見寧成不但沒趁機躲開,反倒還主動地開口挑釁省城四虎,房東老闆娘的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這小夥子啥都好,就是腦子裡缺根筋!

都什麼時候了,你乍還嫌事不夠大啊,瞎說什麼大實話?

這可是混混,是那咱跟你講道理的人么?

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

真是幼稚的可愛!

陶晶俏臉也嚇的發白,身子不由有些發抖,小手不自覺地緊緊拉著寧成的衣角,神情十分不安。

今天這是怎麼了,流年不利啊!

「沒事,別怕,我過去跟他們聊聊!」

寧成拍拍陶晶的小手,緩緩地站了起來。

他這時候正背對著省城四虎,所以大虎等人並沒有看到寧成的真正面貌。

只是潛意識裡,覺得這個聲音有些耳熟,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

目光落到寧成的背影上,大虎的身子就是一個哆嗦。

這個影子,印象深刻啊!

大虎不由的又想起,在一個小山村裡,自己被一隻兇惡的大白鵝,追趕的死去活來的事情。

那真是一場噩夢啊,現在大虎只要一見到白鵝、甚至是鴨子,都會遠遠地躲開。

上飯店點菜,也從來不碰那些鵝掌,鵝頭之類的東西。

這讓別人感覺很奇怪,每當問起來,他都是臉上紅紅的支吾過去,從來不敢多說一句。

如果心理陰影可以用面積衡量的話,大虎估計得有三四個平方。

自打在寧成魚塘那邊下手不成,反倒被一隻大白鵝整的死去活來,後來又被寧成插了進去打了一針,老實交代了孫修文派他們來,幫胡江拿回魚塘承包合同的事情后,這四個兄弟一商量,沒敢回省城,而是跑到南方躲了起來。

直到最近孫家倒台,沒人再找他們的麻煩了,省城四虎才放心地回歸省城舞台,而且繼續混的風生水起,是個人就得敬他們三分。

大虎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和寧成有什麼交集了,畢竟一個是省城,一個是鄉下山村,沒什麼機會會再遇到一起的。

可是今天當聽到這個聲音,再看到這個背影,大虎有些發矇,嘴裡不由的有些發苦。

老天保佑,不會真是他吧?

不光是大虎,他身邊的其它三個小弟,這個時候雙腿也有些發抖。

媽媽咪啊,這不會是真的吧,怕什麼來什麼?

但是他們還抱有最後一絲希望,萬一這人不是寧成呢?

背影想像的人那麼多,是個別的人也不一定。

而且時間過去了這麼久,自己的記憶一定是錯亂了,聽錯了也是正常。

都是前段時間太緊張了,搞的草木皆兵。

一會兒事情辦完,必須得去大寶劍放鬆一下了。

劉強看著自己四個老大都是大腿發抖,臉上一副緊張兮兮的表情,開始還有些不理解。

後來想了想也就釋然了。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殺氣?

果然是老大級的人物啊,不同凡響!

瞧人家這架勢,抖著腿,這是在提前熱身啊!

小子,你今天死定了,我四個老大一齊出手,還不得把你打的跪地求饒?

想到這裡,劉強更加囂張了,走上前去撥拉開人群,指著裡面正轉過身來的寧成喝道:「小子,我們老大叫你呢,沒聽到嗎,快滾過來!」

接著劉強回頭一看,大虎已經臉色鐵青地朝著寧成走了過去。

他心裡暗喜,老大這是要自己出手了嗎,真是威風啊!

但是下一刻,劉強就感覺自己的臉上挨了重重的一擊,身體飛出去老遠,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混蛋,寧哥也是你能惹的么?」大虎沖著劉強怒罵一聲,然後轉過臉來,搞出一個諂媚的笑容:

「寧哥,您什麼時候來了,也不跟兄弟說一聲,我好替您接風!」 「怎麼回事?」

看著省城四虎中的大虎,竟然對著一個陌生的年輕人點頭哈腰的,簡直像是孫子一樣,一幫吃瓜群眾頓時都驚呆了。

這是在拍電影嗎?

還是自己眼花了?

這可是省城四虎啊,跺一腳都要顫三顫的人物,怎麼會對一個看上去弱不經風的年輕人這樣子?

難道這個小夥子是什麼大佬?

還是什麼二代之類的人物?

看著也不像啊!

一幫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巴都張的老大。

房東大姐更是一臉震精,心說今天這太陽難道是從西邊出來了?乍會發生這樣的事呢?

她下意識地一個哆嗦,心想完了完了,看來這兩撥人是一夥的啊,自己這房子算是白租了。

劉強更是捂著自己的臉,目瞪口呆地看著一臉奴才樣的自己老大,心裡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個什麼感覺。

本以來十拿九穩手到擒來的事情,結果成了這個樣子。

以為這個寧成是弱雞,結果人家是超級賽亞人啊。

難道他是老大的老大?可是也不對啊,包經理不是說,這小子是鄉下來的么,聽說是什麼種菜的。

陶晶則是一驚,接著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

想不到啊,這個有些帥的寧老闆,竟然也是個道上的大佬。

自己這是剛出虎口,又進狼窩啊。

不行不行,不能給他打工了,這種人很危險,不知道哪天就把自己給霍霍了,得提防著點兒!

「是你們啊,好久不見,過的好嗎?」

寧成嘴角泛起笑容,輕輕地拍了拍大虎的肩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