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行了,不說這些了,」林逸笑著擺了擺手:「今天晚上咱們三個好好的喝一場,明天說不定就沒命再喝了。」

2020-11-03By 0 Comments

「好!」銀狐堅定的點了點頭。

翻桌子上,美姬子做的飯菜很簡陋,畢竟美姬子又不是什麼五星級大酒店的廚師,只是學過一些簡單的廚藝而已,能做出來桌子上面這麼多東西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而且裡面的食材又不太夠,總不能讓美姬子冒著生命危險到外面再去買一些吧!

不過好在他們三個人都是曾經幾天幾夜沒吃過飯的人,就桌子上面的這些食物已經夠了,不需要再多了。

幾瓶白酒下肚,又換上了幾瓶啤酒,三個人喝的非常盡興,倒是美姬子,在一旁就這樣靜悄悄的坐著,雙手捧著她那粉嫩的小腦袋,饒有興緻的望著面前的三個人,她不懂男人之間的這些感情,此時看著他們三個人醉醺醺勾肩搭背的模樣,倒是覺得挺有趣的,誰說男人一定要理智?你看他們三人,此時不正像一個老小孩一樣!

「刀鋒,我最佩服你的就是那一次,」銀狐咬著大舌頭道:「你居然直接帶人去血洗沙特王室,你知道大家對這件事情怎麼看嗎?那是一片敬佩呀,包括我也是,只是沒想到後來還和你一起參與了夷平東萊王室的戰役,我銀狐這一輩子經歷了這麼多重大的戰事,哪怕是明天死了,也夠本了!」

林逸冷聲道:「那是當然了,誰要惹我,我都不會讓他好過。」

銀狐哈哈一笑,沒有再說什麼,倒是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勾肩搭背了起來,劉帥帥拍著胸口道:「哥,你還記得嗎,咱們兩個初出茅廬的時候,那時候你遇到了多少次的危險,是誰救了你?是我,是我劉帥帥,而且地下世界誰人不知道我的名號?說起來我比你還要厲害三分!」

林逸沒好氣道:「拉倒吧,你忘了我救你多少次嗎? 妖孽狂醫 好像是在東南亞的雨林裡面,如果不是我,你就被狙擊槍崩了腦袋了!」

「這些我都不記得了,我就記得那是我們兩個人剛當兵的時候,」劉帥帥的眼神當中突然有些悲壯,咬牙切齒道:「那個指揮官,好像是叫劉華還是什麼來著,因為他的錯誤指揮,讓我們死了一個兄弟,當時剛回到基地,你馬上就對劉華動手,我毫無顧忌的跟在了你身後,哼哼,要不是因為那些人拉的太厲害了,真想揍死劉華這個狗日的!」

林逸點了點頭,腦海當中浮現了那一次的戰鬥。

林逸清清楚楚的記得,因為情報失誤,他們三個人闖進了對方的包圍圈,好傢夥,十幾名狙擊手在四周埋伏,他也受了重傷,要不是劉帥帥拼了老命拖著他離開,估計林逸現在已經變成了那個雨林裡面樹木的肥料了。

說著說著,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居然唱起歌來。

「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胸前的紅花映彩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

望著兩個男人失態的模樣,美姬子居然有些動容了起來,雖然這兩個人都屬於那種五音不全的人,唱歌不好聽,不過中氣十足,而且又傾注了那種感情,美姬子也忍不住皺起眉頭來,這兩個男人究竟經歷了多少事情才變成了今天這個模樣?

倒是銀狐,雖然拍著手為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打節拍,可是眼神當中儘是羨慕,羨慕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這種感情,這可不是用多少錢換來的,倒是他銀狐,混跡地下世界這麼多年,居然沒有一個朋友,想到這裡,忍不住有些心酸了起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 葉靈看著星亦辰,淡淡的眼神告訴他,若不能好好把話說,還是這樣的方式的話,這天就不用聊下去了。

星亦辰胸口起伏,她越是平靜,他的氣越是不打一處來!

「你當然無所謂!你害了我一輩子知不知道!都是因為你,我不能嫁自己喜歡的人!……」

吼完,沒有走。

哭了。

一個一米九的男人在她面前哭。

葉靈深吸了一口氣。

等他哭。

在人羞憤得要離開的時候,葉靈擺擺手,讓人安靜的坐著。

「星亦辰,你覺得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嗎?」這個她得問清楚。

「不是你是……」誰?星亦辰話到嘴邊沒有說下去。

「母皇突然離開,甚至來不及下詔書。當然,就算沒有詔書,名正言順登基的也只有我,因為只有我是唯一的親生女兒。」

「那我為什麼不登基?」

「對啊!」星亦辰憤憤的看著她!

「你覺得我登基了,那個位置我能坐多久?」

「你能……」坐很久呀。星亦辰卻突然閃過個念頭,「姐,你的意思是?……」

「讓位是最體面的做法。」葉靈也不多說。

「可是……」星亦辰抿抿嘴,自幼在皇家長大,也不至於單純的只等長大嫁人。

「至少目前來說,我們還過著體面的生活。」葉靈理理自己的長發,若有若無的在嘆息。

星亦辰瞠目,像是又愛又恨的眼神。

葉靈也不理他,繼續自斟自飲。

星亦辰搶過她的壺,自己連續倒了三杯來喝!

「喝多了會餓。」葉靈細心的提醒道。

「姐!你有什麼打算?!」

「打算什麼?」

「那你就這樣無所事事等著被……!」

「被什麼?」葉靈認真的看著星亦辰,等他說下去。

星亦辰下意識往四周看了看,隨後穩了穩語氣:「等著終老!」

「這樣的日子也不錯呀,有吃有喝還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很好不是嗎?」葉靈一臉的滿意。

一點也不好。星亦辰瞧瞧她,眼裡表達的跟口裡說的完全不一樣,以為他看不懂嗎?!

但是皇姐的眼神飄了飄,他也明白是怎麼回事,那些看不見的人,會將他們說的話都傳給某人聽……想到這,他的心被刺了一下,既然他們活在某人的眼皮底下,那他的心思又豈有隱藏,明知他這樣也無動於衷,連他求見都不肯見一面,怕是自己在那人的眼裡,根本就是困在這府里的人罷了。

有些東西一旦想清楚,其實會讓人更絕望,不是嗎?

他又瞪了對面的人一眼,都是她!笨得要死,不會先把位置霸著再想辦法嗎?

葉靈感覺被人鄙視了,睨著眼問:「小屁孩,又在想什麼?」

她終於找回那種與未成年小孩相處的方式了。

而且還是一個頑皮的小孩。

有時候還會惹禍那種。

葉靈越想越點頭,基本把標籤貼好了。

星亦辰感覺自己被人看了個透一般!渾身不自在!

「星藍月,你別以為你是我姐姐就可以……!」

「就可以怎樣?」她倒是想問問。

「就可以隨意指揮我!」

「我有指揮你嗎?」不要亂安罪名哦。

「……!」星亦辰就覺得生氣!也不知生啥氣,就是覺得生氣那種!這樣的姐姐,確定不會氣死人?!

「我說小辰,你不要總是什麼事都擺在臉上,成熟的男人要懂得隱藏自己。」重點是總是擺臉色給別人看,別人看久了會厭倦的。

「我……!」星亦辰想反駁,卻知道自己被說中了!

「雖然你年紀還小,但遲早……是要嫁人的,以後嫁人了,這樣子你的夫…妻主會不高興的,到時……休了你多丟臉呀?」

「我不會被休的!」 首席保鏢,柔心噬骨 他還沒嫁呢!就咒他!

「我這是實話實說呀,你看那個女子喜歡娶個任性的男子回家的?娶回去吵吵鬧鬧的,有誰喜歡呀?工作已經夠累了,回去還要看你臉色,就算再喜歡你,鬧久了還是會不和的,所以姐勸你呀,現在學一學收一收,免得晚了再回來找姐哭就不好了……」

「星藍月!」

「哎呀,長幼有序,你還要懂禮貌知道不?不要說我們皇家出去的人,連基本禮儀都沒有,這樣的話,要找木尚書給你安排個教引……」

「不要!」星亦辰馬上拒絕。

「學一學也蠻好的?」葉靈繼續勸道。

星亦辰做了無數個深呼吸,忍住了拂袖而去的衝動。

葉靈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喝茶。

「你不是說喝多了會餓嗎?你還拚命喝?!」星亦辰坐著都忍不住懟她一句。

「沒事,我叫如蘭做了點心。」

果然過了一會,如蘭端了一盤糕點來。

「味道不錯,嘗嘗?」葉靈樂意分享。

星亦辰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終於伸手拿了一塊。

「嗯,是不錯。」

「好吃吧?有空跟如蘭學學,以後做給你的妻主,她一定也喜歡吃。」葉靈笑笑,鬧鬧這個弟弟的感覺真不錯。

星亦辰瞪了她一眼,這個時候還跟他提妻主的事!

但是葉靈像收不到他的眼神警告一樣,照說不誤。

一盤糕點吃了大半。

星亦辰才發現,自己的皇姐這麼喜歡甜食。

他斟酌了下,還是開口問她:「姐,如果你的東西被搶了,你是不是會不開心?」

葉靈一怔:「看是什麼東西,如果重要的話,當然會。」

「那你會……恨搶你東西的人嗎?」星亦辰目光有些躲避,像是做了什麼惹她不高興的事一樣。

霸道總裁別惹我 「恨倒說不上,畢竟自己的東西自己沒守住,也不能全怨搶東西的人,自己也是有一定責任的。而且,恨人多累啊,你姐比較懶。」葉靈吃得有點飽,伸了伸懶腰。可能姿勢不對,惹來星亦辰的目光斜視。

葉靈看回去。

星亦辰終於認輸的撇開。

好一會,又繼續問她:「那你會怎麼做?」

「儲備能力啊,等有能力了,想要就去搶回來唄。」葉靈靠過去說得非常小聲,畢竟隔牆有耳她還是懂的。

「……」原來姐還有這樣的心思。

「所以弟呀,知識就是力量,不管什麼時候,不能放棄的是學習哦。活到老學到老,有了知識,你會發現那是你丟都丟不掉的寶貝。」

星亦辰翻白眼,又想騙他去上課! 葉靈發現跟親弟弟聊了個天,他就每天跑來蹭吃蹭喝蹭流量。

當然是時間的流量,好像每天無所事事的人一樣圍著她轉。

「要不要給你找點事做?」葉靈睨了眼。

「不用不用,我就是看看姐每天在做什麼。」星亦辰簡直不把自己當男孩子,要嫁人的那種。

「雖然你還是,但始終是要嫁人的,不如這樣吧,姐帶你去串串門。」

葉靈賞他一個眼神。

一婚成癮:boss緝愛令 「串門?」

「嗯,出門見識見識,免得以後嫁人了啥都不會,丟姐的臉。」

「星藍月!」星亦辰深提一口氣!

「走吧。」葉靈率先起身。

星亦辰嘟嘴跟在後面。

葉靈總是想笑,反差萌太大,沒辦法。

一一一

「不知藍月王駕到,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何大人客氣了,冒昧來訪,還請見諒。」

一番客套,葉靈帶著星亦辰來到了掛閑職實則是生意做得風生水起的何葵家。

「實不相瞞,何大人,本宮是想帶皇子出來見識一下世面,皇子也是一日日漸長,總要嫁人的。」葉靈抿口茶,把此行目的就說了出來。

何葵端茶的手都停在半空,自己琢磨半日,竟是這個目的?

「皇子有才有貌,一定能嫁到好人家的。」

「嗯。本宮也這樣想的。母皇先逝,剩我們兩姐弟六神無主的,我也是真不知如何是好。現在只能帶著他出來走走看看……唉。」葉靈說了一半就嘆氣。

「藍月王也無需要擔心,此事若稟明皇上,相信能得到很好的解決。」何葵不動聲色,笑眯眯的說。

「倒不用勞動皇上,畢竟皇子也不還有幾年尚成年,只不過年輕人,還是要見識多一點比較好,不然整日在府里待著,怕悶壞了。」

葉靈瞟瞟已經表現些許不耐煩的星亦辰,掩了掩眸。

「藍月王說的是。」

一旁的星亦辰不禁回了一句:「何大人你什麼意思啊?我姐明明尚未封王你就先叫她藍月王?!」

「這……」何葵笑笑的回答:「現今皇上新婚,處事必有所延緩,按慣例,皇女冊封是遲早的事,為示尊重,如此稱呼也未見不妥吧?」

哪裡是尊重?分明就是蔑視!別以為你兒子嫁進了宮就高人一等!

星亦辰本來想冷哼出聲,卻早早接收到了皇姐的眼神,只能撇到一邊去。

「何大人還有如此消息?本宮倒是少出門,未曾聽說皇上有此打算,真是汗顏。」葉靈也笑笑的回道。

「呵呵,這也是我的猜測。猜測。」何葵垂首,三角眼一轉,「聽說皇女熱衷於花草,對花草深有研究,不如到後院觀賞一下小兒所栽?」

「好。何大人請帶路。」

葉靈眯眯眼,這何葵兒女有三,大兒子何知青已嫁入宮中,是為人最圓滑善計的一個,二女何桂香與小兒何知春年紀尚小,倒是一個喜歡生意一個被培養得很「才男」的樣子。

葉靈見到人的時候,聽到那一聲「春兒」,不自覺顫了顫。

何知春或許也是個不被經常帶出門的人,見到葉靈的時候,竟然羞澀了一下。

葉靈垂眸,還好臉長得不差,不然這些動作做出來,她擔心自己的承受極限不深。

「聽說葉公子培養了好些特別花種,本宮想見識一下。」葉靈也不好太安靜。

「太女這邊請!」何知春對她似乎有些好感。

葉靈眨眨眼,微笑的點頭。

幾人各有心思,看完了何知春的獨立花圃。倒是有幾株不一樣的植物,葉靈看見他喜歡水仙,倒是有些意外,但想想,喜歡水仙的男生也沒什麼不對,畢竟,是要嫁人的男生。

這樣一想,葉靈到嘴邊的話就不問了。

看向何葵,唇邊帶笑的說道:「何大人教育的真好。不像我們家這個,連棵草都不會種。」

「姐!」星亦成不服氣了。

「皇子也是優秀的人,必有其所長。」只是她沒看來是什麼罷了。何葵隨和道。

「唉,我也是沒辦法,人家說長姐為母。現在母皇不在了,我得替他找些可以學習的夥伴,免得他在家虛度時日,你說對吧,何大人?」

「這個……皇子智慧超群,想學什麼一定很快就學會的。」

「嗯。你也這樣覺得嗎?我這個弟弟呀,也不喜歡擺弄花草,真是讓人頭疼。」葉靈處處表現出要把星亦辰推出去的用心。

何葵大概是感受到了。

「如果皇女捨得,我倒是知道有一個地方,皇子可以去看看。」

「哦?」

「近日在城東有志趣青年組織了一場賞花作詩文大賽,皇子要是有興趣,可以去參與,磨鍊一下……」

說白了就是去見見世面,免得做井底之蛙。

「母親大人,我也想去!」一旁的何知春倒是先開口了。

何葵一個眼色過去,何知春卻不肯放棄機會,他知道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說更不可能被答應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