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行了,你可以進去了。」說完,她就去跟劉嬸曉雪分錢。

2020-11-05By 0 Comments

「來來來,我們把紅包分了。」

廖青看著這樣的劉小禾,覺得很無語,不過他現在重要的是接新娘。

走到可兒身旁,握住可兒的手。

坐著的可兒身體緊繃,隨後放鬆下來。

外面,大夥都等著廖青把新娘帶出來。等了好一會兒,廖青扶著新娘出來。

不知什麼時候站到門邊的澋煜澋軒,抓起籃子中的花瓣一撒,這意境很美。

直到廖青跟可兒走出宅子大門,陳老爺子便向鄉親們道:

「請鄉親們隨老夫去外面。」

酒席擺在外面,有十桌,除了陳家村的一些鄉親,還有張家村的鄉親,再就是鎮上認識的熟人。

陳老爺子出來后就坐在禮堂主座上,主座有兩個位置,另一個則是白老坐著。大家已經知道白老的身份,因白老一身生人勿近的氣息,所以沒人敢上前與他說話,不過還是被白老那絕色容顏折服。

陳老爺子坐下后,對身旁的白老點了一下頭,白君也微微點了一下頭,然後看著走過來的一對新人。

他們的面前,用紅毯鋪著地面,周圍的竹子也繫上紅布條,充滿了喜慶之色。

「咳咳。」葛凌清了清嗓門,然後扯著嗓門道,「吉時到,新人廖青陳可兒準備拜天地。」

廖青跟可兒已經站好。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

葛凌的話一落,廖青便扶著可兒去往老房子那邊去。

「走咯,鬧洞房去。」葛凌帶頭跟過去。

張家村跟陳家村有幾個愛熱鬧的人,也跟了去,其他人也是入席。

廖青把可兒扶進新房后,轉身就把葛凌一干人擋在門外。

「鬧洞房就免了,今天我陪大家喝酒喝個夠。」

大家一聽洞房不準鬧,頓時不樂意了,紛紛搖頭。

「不行,這是習俗,這必須得鬧。」

「當真要鬧?」廖青又從懷中摸出一疊紅包,這是他做的二手準備,沒想到這個時候派上用場了,他揚了揚手中的紅包,「鬧洞房的可沒紅包拿。」

大家一聽這話,紛紛笑起來,葛凌則是直接一把抓了過來,然後對廖青說。

「洞房可以不鬧,不過你得把紅蓋頭揭開讓大夥瞅瞅。」

「對。」

「對。」

「沒錯,要不然我們可不幹。」

……

廖青瞪了葛凌一眼,葛凌對他嬉笑,催道:「趕緊揭蓋頭,快。」

無奈的廖青只能轉身進去,葛凌一干人也進去,他們都很規矩,沒有鬧騰。

廖青走到可兒面前,用紅色的杆子挑開紅蓋頭。

待紅蓋頭被揭開,屋裡的人都看傻眼了。

「好美~咕嚕。」

「對呀,太好看了。」

蜜愛100分,瑾歌真軟萌 ……

聽著大家的話,陳可兒臉紅起來,然後看著廖青。

廖青回神,轉身就趕人。

「看也看了,是不是該走了?」

「喝交杯酒,喝完交杯酒我們就走。」葛凌拿起桌子上的酒壺倒了兩杯酒,其他人點頭,還沒回神。

廖青拿起兩杯酒走向坐在床邊的可兒,把其中一杯酒擱在可兒的手中。

交杯酒喝完,廖青就不客氣了,直接把人趕走。

葛凌的目的達到,招呼著大家出去分紅包。

他們一走,這裡便安靜了下來,廖青轉頭看著可兒,緊了緊喉嚨。

「你今天真美。」

「你也一樣。」可兒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了。

廖青笑了笑,雖然他現在很想抱著美人,可惜還不是時候,外面還有一場仗要應付。

「你先去外面吧,要不然他們該鬧騰了,到時候指不定怎麼給你使絆子。」

「嗯,你餓了就吃點東西,我讓小禾她們過來陪你。」

可兒點頭,廖青這才離開。

張家村外面,陳錢李月容還有他們的兒子兒媳,怎麼走都進不去張家村。陳齊看著面前的石頭,似曾相識的感覺。

他眉頭一皺:「爹娘你們有沒有覺得這個石頭很熟悉?」

陳錢李月容還有陳齊的媳婦聽了陳齊的話后看向那塊石頭。

「好像是挺熟悉。」李月容說。

「這不就是我們一直路過的石頭嗎?」陳齊的媳婦說。

陳錢明白了,說:「原來我們一直在原地打轉。」

李月容恍然大悟,然後望著四周。

「這張家村也太邪門了,自從這張家村全村種植果樹后,張家村就跟有鬼似的,外人不能進去了。」

「肯定是劉小禾那個賤人搞得鬼,說是種果樹,誰知道她在這裡面搞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陳齊的媳婦想起當初的那個孩子,她就恨劉小禾恨得牙痒痒。

若不是劉小禾那個賤人,她如今也不會這樣,至今都無法生育,要不是她性格潑辣,早就被婆家休妻趕走。

但是這樣還是無法管住自己的相公,因為她不能生育,陳齊在外面與別的女人瞎勾搭,她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誰讓她無法生育。

「我要去報官,看她在裡面搞了什麼鬼。」

陳齊一聽這話,就吼了自家瘋婆娘。

「你又發什麼瘋?你不知道劉小禾跟官府的人關係好嗎?你還要去報官,我看你就是腦子進水了,你要是想死就自己死去,別拖著我們一起。」

李悅一聽自家相公這話,臉沉了下來,指著陳齊就罵:「你……居然想我死,你這個混賬。」

「行了,整天吵,你們不煩我跟你娘都煩了。」陳錢臉色難看,看著石頭,他長吐了一口氣,「算了,回去。」

李月容一聽陳錢說要回去,便問:「我們就這樣算了?」

「進都進不去,不回去,你還要守在這裡?」陳錢說完甩袖走了。

李月容見此,只能跟著走。 誰曾想,不管他們怎麼走,就是走不出去。

走了差不多兩個時辰,他們又回到那塊石頭的位置,李月容走不動了,她拉住前面的丈夫。

「不行,走不動了。這究竟是什麼鬼地方,我們該不會在這裡一輩子都走不出去了吧。」李月容直喘氣,說完就坐在地上。

其他人跟她一樣,紛紛坐在地上直喘氣。

陳齊看著右邊的爹娘,喘氣道:「爹娘,我們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走也走不出去,只能等人來了。」這是李悅說的話,反正她是不會走了。

她就不信去張家村吃酒的人不出來,只要他們出來,肯定會發現他們,到時候他們就能夠走出這鬼地方了。

陳錢李月容兩口子覺得李悅這話說得有道理,便跟李悅一樣坐在這裡等人來。

誰曾想,他們這一等就是天黑,四人餓得前胸貼後背。

竹林里,這會兒已經接近散席的時間,劉小禾來到雲笙身旁。

「你待會把陳家村的人送回去。」

雲笙點頭,雖然他也喝了不少酒,但是只要用內力逼出就可以了。

「對了,你們離開的時候繞著點。」

「為何?」楚雲笙不明。

「有幾個討厭鬼困在張家村村口,這會兒估計就等著你們帶他們出去。」

楚雲笙擰眉,有點好奇小禾口中的討厭鬼是誰。

半個時辰后,張雲笙跟葛凌帶著陳家村的人離開,接近張家村村口的時候,楚雲笙便下了馬車。

「葛凌,你帶馬車往旁邊的道路走。」

葛凌點頭,因為他已經發現被困在村口的陳錢一家四口,看他們模樣應該是被困一天了。

駕駛馬車往一旁走後,楚雲笙便向村口走去,隱藏在一棵大樹後面看著陳錢一家四口。

「爹娘,這天都黑清了,按道理這會兒該散席了,他們怎麼還沒有出來?」

李悅眉頭一皺,幽幽的嘀咕:「說不定他們已經離開了。」

「你說什麼?」

雖然李悅說的很小聲,但是陳齊還是聽到了,只是聽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才問了這麼一句。

李悅轉頭看著陳齊,不滿的回答:「我說他們說不定已經離開了,畢竟離開張家村的路不止這一條。」

李月容一聽這話,覺得很有可能,便站起來。

「不行,我們不能在這裡等著,這黑燈瞎火,肚子又餓,晚上指不定還會下雨……」

話剛說完,李月容便感覺到有雨水在掉自己的臉上,她抬頭望著天空,雨水落在她臉上后,才確定是真的下雨了。

陳齊很無語的說:「娘你這嘴真是烏鴉嘴,說什麼來什麼。」

「臭小子,翻天了是不是?」李月容錘了兒子一下,狠狠的瞪了一眼。

陳錢現在臉色泛白,捂著胃部。

「行了,你們有那個力氣吵,不如叫救命,看看能不能叫來人。」

陳齊跟李月容聽完陳錢的話,覺得這個是個好主意,便張口叫喚起來。

殊不知在這個陣法里,就算你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聽到。

楚雲笙看了一會兒,轉身回去了。

……

竹林里,張家村的村民把後續衛生收拾乾淨後來到小禾這裡領紅錢,發完他們便離開了。

劉小禾見雲笙回來,便走過去。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我讓葛凌送他們回去了。」

聽完雲笙的話,她恍然大悟的模樣:「我就說我怎麼沒找到葛凌,原來是被你拖走了。」

說完瞥了雲笙一眼,然後詢問:「你看到陳錢一家人嗎?」

「嗯,我讓葛凌繞路走了。」

「那一家人如何了?」

「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被困在那裡一天,現在應該是又餓又累。」

看著外面越來越大的雨,她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挽著雲笙的胳膊走出堂屋回他們的房間去。

「時候不早,我們睡了。」

楚雲笙狼一般的眼睛看著她,點了點頭,回到房間房門就被關上。

霸道老公慢點來 「啊,你做什麼?」

「你猜為夫要做什麼?」

楚雲笙抱著她就往床榻走過去,笑得很猥瑣。

「今天累了一天……唔~」她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堵上。

******

舊房子這邊,廖青推開房門,看到還沒有休息的可兒,他唇角上揚。

「吃了嗎?」廖青問。

可兒點頭:「吃了,你今天喝了不少酒,肯定沒吃東西,這些還是熱乎的,你吃點墊墊胃。」

聽著可兒的話,廖青感覺心裡暖暖的,他點了點頭,坐下后就吃可兒給她端過來的吃食。

「你也坐下吃點。」廖青拉住可兒的手。

可兒臉一紅,點頭坐在他旁邊的位置。

吃著吃著,兩人互喂,最後喂到床上去了。

次日清晨,雨水沖刷過的空氣格外的清新,廖青醒過來,見身邊空空不見可兒,他連忙起床穿衣。

「可兒。」廖青出來便喚。

可兒正在廚房做早飯,聽到廖青的叫喚聲音,應了一聲。

「我在廚房。」

聽到回聲,廖青立即去廚房。

走進廚房,看著已經做好的早飯,他眉頭一皺,走過去。

「怎麼起這麼早?」這樣顯得他似乎不行似的。

昨晚可是折騰到很晚,沒想到可兒還能起這麼早。

可兒想起昨晚的事情見緋紅,低著頭道:「習慣了早起。」

「以後多睡會兒。」

「嗯。」

瞧著把頭低著死死的可兒,廖青笑起來,端著兩個菜。

「我幫你。」說完就端著菜走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