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要不,妻主你試試?」

2020-11-05By 0 Comments

慕雪依淡淡的掃了衣服一眼,似是遲疑了一下,隨後,修長的玉指接住衣服,一言不發的朝換衣間的方向走去。

不過一分鐘的時間,她出來了,眉目如畫,狹長妖媚的桃花眼內卻是一片寒冰刺骨,淡淡看向別人時會讓人有一種濃重的壓迫感。

萬千情絲如瀑布般披於身後,額間碎發時而揚起,一襲紅衣如血,張揚肆意的顏色穿在她身上,多了一分冷艷的妖嬈。

老婆,下手輕點兒 配上她冰冷的神情,也沒有顯得不倫不類,反而有著獨特的美感,張揚卻冷漠,肆意卻懾人。

就連風華絕代這個詞都並不足以形容她。 水炎冽唇微動,像是失聲了一般,無法言語,呼吸微微一窒,很好看,不知道如何形容。

只覺得如何詞都無法完美的形容她。

子祈也是微微一愣,但卻沒有他的失神,勾了勾唇角:「妻主,很好看。」

頓了頓,不等那人說話,又道:「既然這樣,作為交換,妻主剛剛那一身衣服就送給子祈吧。」

不是問句,只是告知一聲。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你若喜歡女裝,便拿去吧。」

慕雪依用過的東西不喜送人,但他……

她狹長的眼眸眯起,一抹冰冷絕艷的鋒芒劃過。

喜歡女裝……

子祈唇角微抽,突然感覺自己像個變態,雖然他並不是拿來穿,也不是喜歡女裝。

但他還是微微頷首:「如此,便多謝妻主了。」

水炎冽目光也有些古怪,他沒事要女裝做甚?突然冒出一個詞,就是水雨沫說過的。

――女裝大佬。

子祈突然覺得自己剛剛的舉動十分的不明智,因為很多人看他的目光有些怪異。

但他還是笑意吟吟的接過了她之前穿的白衣。

慕雪依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紅衣,在現代剛成為正式殺手,只有她殺人的時候才會穿紅色,和血一樣的顏色,這樣……血濺在身上,也看不出來。

之後,她不會讓血濺在身上,但她早已習慣殺人時的一身紅衣。

白衣似神,紅衣為魔,殺人不眨眼,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魔,心狠手辣。

買完衣服后,又到街上逛了一圈,子祈和水炎冽皆是戴了面紗,而慕雪依什麼也沒戴,因為一張臉,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只會多不會少。

中午並沒有回府,而是在客棧用午膳,直到傍晚才回了王府,買了一堆東西,當然,慕雪依什麼也沒買。

就是這兩個男人買的多,誰說愛逛街是女人的天性?有些男人也是,噢,對了,這是女尊國。

正常!

「有事?」

錯入豪門 慕雪依抬眸望了望眼前這人,他還是和往常一樣的白衣,不染凡塵煙火的氣息。

看著她一身紅衣如血,洛雨塵竟是晃了晃神,旋即回過神聽見她的問話,抿了抿薄唇。

「診脈。」

慕雪依面無表情,妖冶的紅唇微動:「我沒病。」

知道眼前之人醫術精湛,所以慕雪依沒有以為他是想讓她給自己診脈。

「不是。」

洛雨塵搖搖頭,隨後緩緩道:「是想請你……替我診脈。」

「……」

一陣寡言,慕雪依朝他走進,抓住他身側的手,冰涼的指搭在他手腕上。

洛雨塵呼吸都是一頓,可面上仍舊風輕雲淡,之前那股莫名的情緒再次從心底升起。

心,跳得很快……

直到她鬆開,他莫名有些失落,這種古怪又莫名的情緒起落讓他皺起眉。

「你沒事。」

脈相正常,比一般人還好,並無大礙。

「沒事?」

洛雨塵擰了擰眉,她也診不出來,自己也診不出來,這究竟會是什麼病症?

「嗯。」

慕雪依微微頷首,她醫術也很好,這不是她自戀,而是事實,他的脈相也確實正常。

見他沉默,慕雪依看了他一眼,冷淡開口:「你身體哪裡不適?」 「……心。」

婚入歧途 慕雪依冷淡的眸微抬,丹唇微動:「有什麼癥狀?」

「有時候會悶疼,有時候跳得很快。」

洛雨塵面容淡淡,清冷的眸子就這樣一直看著她,奪目的紅衣,穿在她身上……也很好看。

慕雪依忽然抬手覆上他胸口心臟的位置,心跳如鼓,確實……跳得很快。

洛雨塵瞬間身體僵住,一動不動,清冷的面容也浮上緋紅,如玉般的耳垂灼燙如火燒,心跳越來越快。

第一分鐘,一百三十多次,第二分鐘,快到一百四十次……

慕雪依皺了皺眉,緩緩收回手,冷淡的桃花眼掀開,看了他一眼,問道:「這種癥狀什麼時候出現的?」

洛雨塵面如火燒,灼熱無比,不自覺的別開視線,沒有再去看她,淡色的薄唇緊抿著。

什麼時候……

突然想起那天共騎一匹馬,和那一晚,頓時,心跳得更快。

看著他走神的樣子,慕雪依指尖微動,忽的料到了緣故,沉默不言,沒有再說話,她以前也有很多的追求者,不過她一概置之不理,無視得徹底。

說絕情一點就是,別人喜歡她,和她有什麼關係?

但像這種喜歡上別人又毫不自知的人,她……還真沒見過。

「你身體並無大礙。」

洛雨塵緩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俊臉上的緋紅終於消退,再次看向她。

「……嗯。」

他不知道說什麼,所以只是淡淡的應一聲。

「離我遠點,這種感覺就不會再出現。」

慕雪依坐回座位,她一向寡情薄意,也從來就不是那種為了感情可以放棄一切的人,她甚至會利用別人的感情。

洛雨塵不自覺的皺起眉,沒有問緣故,只是莫名的抵觸這句話,尤其是那三個字。

遠離她……

氣氛再度沉默起來,直到一道聲音打破了原本的平靜。

「妻主,這件衣服您可還喜歡?」

子祈朝這邊款款而來,眉目間流轉著無盡的魅惑,纖薄妖冶的薄唇是恰到好處的弧度。

稱呼從王爺變成了妻主,感覺……還不錯。

慕雪依沒有說話,子祈也不介意,瀲灧的眸光微轉,像是有些驚訝:「原來洛公子也在這啊。」

洛雨塵唇抿得泛白,清冷的眸子微抬,沒有說話,注意的竟是他喚的那一聲『妻主』。

萌妻不乖:陸少的私寵甜心 不知名的情緒再度升起,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就是十分的不舒服。

「妻主,你說我們現在是不是很配啊?」

子祈抬起袖子,掩唇一笑,眼角微微上挑,目尾的一抹暗紅愈發妖冶魅惑,令人驚艷不已。

兩人皆是一襲紅衣,只不過一個冷艷高貴,一個妖嬈勾人,看上去……確實很般配。

洛雨塵垂下眸子,恰好斂住眼中連他自己都不曾發覺的落寞,雪白袖口中的手,也不自覺的微縮。

他寡言未語,心臟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捏緊,疼痛難忍,快要窒息。

這是什麼感覺?

洛雨塵清冷的眼眸閃過一絲迷茫,他也不知道。

「洛公子還有什麼事嗎?」

子祈勾了勾唇,眼底閃過興味,他這個妻主似乎魅力不小呢。 「……無事。」

寥寥說完這兩個字,便不再多言就離開了,看上去有些急促,似是一刻都不想多留。

回到自己的忘塵院,就見天機老人坐在樹下吃著糕點,洛雨塵抬步上前,步步生華。

「她怎麼說?」

天機老人毫無形象的吃著糕點,一點也不像是個世外高人,倒更像是飢餓依舊的流浪人。

「並無大礙。」

洛雨塵眉目間滿是清冷,白衣似雪,宛若不染凡塵煙火的謫仙,只可遠觀。

「沒了?」

天機老人一邊問著,又給自己倒了杯茶。

似是提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洛雨塵默了默,過了一會兒才開口道:「她說……遠離她,便會無事。」

天機老人眯起眸,忽的道:「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但有些事情,還得看自己。」

天下,也遲早會易主!

安排么?

洛雨塵淡色的薄唇微動,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塵兒,你可是忘了什麼?」

天機老人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隨後又喝了口茶,先澀后甘,真乃好茶也。

忘了什麼……

洛雨塵眸光微凝,眉頭不自覺的皺起,雪白袖口中的手握緊,情劫,她是他的情劫!

所以,要遠離她!

竟是這樣嗎?

可是,師傅又為何要讓他待在她身邊護她三年?縱然離期限……只有兩年了。

像是看出他想要說什麼,天機老人神秘莫測的一笑,只是搖搖頭:「情劫,還是得你自己化解,避無可避!」

自此,這一個月來,洛雨塵不再出去忘塵院,對於慕雪依也是避開不見,沒有再去找她。

風雲國的攝政王風諶霄也離開了,時間已久,慕雪依和水炎冽的關係似乎也就這樣。

水雨沫和慕雪依的約定也早就到了,水炎冽和水雨沫也該回水雲國了。

女皇本想命慕婷薇去互送二人,但還是選擇了慕雪依,至於為什麼,也應該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現已至冬,雖未下雪,但也是極為寒冷的,兩輛馬車一早在外等候。

慕雪依披上與衣服同色的白色披風,那件紅衣只穿過一次便沒有再穿過了。

「妻主,要不子祈和你一起去吧?」

縱然天氣再寒冷,他身上卻仍只是一件單薄的紅衣,像是完全感覺不到冷意。

「不必。」

慕雪依的聲音其實很好聽,如同鋼琴音一般優美華貴,但卻是冰冷至極,比起周圍的溫度更要低下三分。

「那子祈在這裡等你。」

子祈魅眸含笑的看著她,眼底溫柔溺人,似是在看自己心上的愛人。

只不過,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慕雪依不為所動,轉身就要上馬車,隨後,一道清冷的聲音令她止步。

「我和你同去。」

正是一月多未見的洛雨塵,他緩緩抬步上前,一雙眼眸淡漠若水,澄澈清冷。

白衣勝雪,謫仙如斯,似是從畫卷里走出來的一般,不染塵世煙火。

他還需護她兩年。

「不必。」

慕雪依還是那兩個字。

水雨沫單獨一個馬車,當然,她覺得無聊,就和水炎冽一個馬車了,所以後面那個馬車是空的。

馬車很大,有五六個人都不覺得窄,還有一張貴妃榻、桌子等等,下面還鋪了一層毛絨毯。 「我護你。」

洛雨塵淡淡道,見她一言不發的上了馬車,他習慣性的抿唇,也跟著上了馬車。

由於幾人只乘一輛馬車的緣故,另一輛就直接不要了,外面是冥喬裝成車夫駕著馬車。

他摘下了面具,但是卻戴了人皮面具,沒有穿披風,是一層不變的黑衣,簡約冷酷。

普通的一張臉面無表情,像個面癱,眼底連冰冷都沒有,似是沉寂的湖水,毫無波瀾。

車輪轉動,揚長而去。

從聖雅到水雲,馬車沒日沒夜的趕也要半個月,更何況現在天氣寒冷,晚上更是冷,不適合趕路,要是沒日沒夜的趕,估計馬不累死都要凍死。

夜色漸晚,現在這荒郊野嶺的,估計得明天才能到鎮上,好在出發前帶了些許乾糧,不然以現在這環境上哪去找吃的!

所謂的乾糧也只有饅頭和干餅,並不好吃。

水雨沫臉瞬間拉了下來,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一把拿過自己的黑色包包,拉開拉鏈,往裡面掏了掏。

隨後看了幾人,拿出了幾桶泡麵和一個保溫杯。

慕雪依淡淡的瞥了一眼,她看的時候並沒有這些,除非……那個包別有玄機。

她說自己是穆雨沫,科學家的女兒,背包別有玄機也不足為奇。

「要嗎?」

水雨沫問道。

慕雪依沒有選擇吃泡麵,而洛雨塵只吃了一個干餅,也沒有吃泡麵,水炎冽見慕雪依不吃,他也就沒吃。

至於冥,她問的時候,冥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閉目養神。

水雨沫:「……」

現在流行高冷嗎?以前她覺得高冷挺帥挺酷的,現在她覺得那一定是錯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