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跟阿卡斯聯合文明有密切聯繫的神獸文明種族多大六百,同時在六百族製造大大小小的事端,想盡善盡美很難,再者阿卡斯文明根本沒想到會有什麼麻煩,失卻謹慎周密倒不奇怪。」恆毅很高興這麼快有個明確的結果,儘管這不足以讓所有跟阿卡斯聯合文明有聯繫的種族都醒悟,但足以引起很多種族的警惕,哪怕只能讓一個種族清醒過來,也就算有價值了。

2021-01-29By 0 Comments

依向上輕聲道「神主準備合適讓調查團透露僱主的信息?」

「永遠不會,伊萊娜應該明白我的想法,不會讓別人容易查到。」

依向上發現他又錯了,本以為恆毅是用這種更高明的方式收穫最終的利益,卻沒想到竟然真沒打算讓人知道他是僱主的事實……

……

「結果如何?」

「回稟族神王,從幾個調查團的成員處得知僱主自稱吳文明,除此之外調查團一無所知,這個僱主直接給錢委託,要求調查結果真實公開,不必向他回報。後來查找神秘花園當時星球上的監察陣情景記錄,發現這個人很可能使用造體術製造的臨時身軀,過去不曾見過,離開神秘花園后也找不到去向。」

「吳文明……不就是勿問名?」許問峰拳頭緊握,這種猜來猜去猜不到到底是何人主使布局的滋味簡直讓人惱火!

「帶上機密信息記錄符去一趟阿卡斯聯合文明,態度恭謙誠懇些。」許問峰打發了那人出去,猶自抓不著頭緒。

從眼前的局勢來看,任何聯合文明都有可能暗中使絆子,最可能是跟阿卡斯聯合文明競爭最激烈的特斯聯合文明,卻又有可能是神魂四族,也可能是自然王,儘管許問峰已經見過自然王,問過調查團的事情。

可是他仍然不相信自然王說的是不是實話。

『我看你能藏多久,不管你是誰,最後沒有受害而得到利益的人,就一定是主使!』 熊菲 ,這是萬古不變的準則!

……

隨著時間的退役,調查團查到的事件真相越來越多,短短一個月時間,公布的紛爭明確可疑線索超過六千,直接揭露紛爭背後的真相超過了兩千件。

可是,揭露的多,這一個月內發生的紛爭卻更多!

而且神獸文明內部的亂局仍然呈現迅速蔓延擴張的事態。

譬如某個種族不在信任阿卡斯聯合文明了,卻很快又抓住了特斯聯合文明的橄欖枝……

而且許多已經展開的爭鬥發生后,即使跟原本慫恿的聯合文明翻臉,卻仍然在繼續爭鬥,而不是因此和平的坐下來和談。

真正因為調查團的事件而完全冷靜下來的種族不少,但也不多。

與之同時,近期神獸文明內部出現很多出自神秘花園有聲名的謀略家公開的言論,認為調查團背後的主使分明是某個黑手蓄意人為操縱調查結果,抹黑聯盟眾多聯合文明,分裂聯盟團結的詭計,並且認為主使者極其可能是兩大超級文明。

預料之中的反擊來了,但恆毅也同樣無法知道這是誰在幕後主持,然而這毫無疑問是非常有力的、針對調查團造成的影響的反擊。(未完待續。。) 這是很強的反擊,因為調查團很多公布的線索本身還不足以追查出明確的事實,調查團收錢做事,原本只對付錢的僱主負責,如果僱主要求,本就可以人為的『製造真相』,這並不妨礙他們的信用度,評價他們信用度的唯一準則是對僱主的負責程度。

這種言論,又出自神秘花園諸多有名的陰謀家之口,足以讓很多人相信。

儘管這些陰謀家同樣可以只對僱主負責,然而卻很容易讓人忘記這個事實。

不等恆毅下令,伊萊娜已經再次派人到神秘花園雇傭言論家發表針鋒相對的反對論調,一時間這些口舌之爭沒完沒了,爭論越演越烈。

但漸漸的,恆毅方面很快落入下風,因為很多聯合文明加入收買言論爭鬥的行列,神魂聯盟眾多種族文明的聯合財力和影響力當然不是恆毅一個人能比。

而這件事情他一直動用私人的金錢儲蓄,因為無雙神族稅收的金錢一直以公開透明的方式運作。

神獸文明內部的形勢發展,仍然朝著無法樂觀的方向……

就在這時,恆毅收到來自紅狐族族神的邀請。

恰好,一時間神獸文明邊境的戰區壓力一天比一天低,兩大超級文明和暗影族長期以往的進攻勢頭一天天的緩和下來,過去一百個和平隊的神魂族頂尊支援都是杯水車薪,現在竟然已經能夠應付過來。

這種異常的平靜讓恆毅有很不好的猜測,神獸文明的局勢一旦走入最糟糕的境地。兩大超級文明肯定會聚集兵力趁機入侵分一杯羹,近期越來越多戰區兵力的撤退,當然是在增兵集合兵力等待最佳切入點做準備;暗影族的攻勢也同樣緩和。這極其可能意味著暗影族也已經因為神獸文明的情況預測到即將走入的局勢。

想到這些情況,恆毅總覺得嘆息。

局外人都已經做足準備,看清了神獸文明未來發展將會走入的局面,反而神獸文明內部的許多種族仍然在熱火朝天的彼此爭鬥,亂成一團,冷靜不下來。

紅狐狸族的邀請恆毅猜測跟曾經在松鼠族見過面的頂尊有關係,因為她本是紅狐狸族八位副族神之一。

紅狐狸族同樣被卷進神獸文明內部的鬥爭。儘管極力避免,儘管她們不找事,卻擋不住有事找上她們!

穿過星系傳送陣。恆毅看見腳下的傳送陣竟然在一望不見盡頭的清澈湖水面上。

視野盡頭根本看不見邊緣在這是湖還是海,全靠水色判斷。

「副盟主!」早在等待的紅狐狸族頂尊,也是副族神之一的紅狐焰親熱的在背後呼喊,一條火紅色的狐尾緩慢搖動如徐徐清風般輕柔。

「久等了。」恆毅抬臂回禮。紅狐焰親熱的挽著挽著胳膊。操縱著監察陣帶著恆毅一併消失原地,片刻,出現在湖邊連綿成片的低矮山丘前。

恆毅看見湖邊許多有男男女女的紅狐族在喝水嬉鬧,一個個虛空蹦躍飛走,甩動的紅尾巴化出一團團毛茸茸狀的光球,被別的紅狐狸又用尾巴掃打飛出去,下一個又立即接住。

一眼掃過去,恆毅發現幾乎全是真氣修為還不足以到化形階段的狐狸族。其中有限的那些人形也全是女性。

紅狐焰介紹道「我們狐狸族喜歡在靠水源近的潮濕洞穴生活,這裡是我族腹中地帶。主星系居住的都是孩子,修為高的那些是傳授修鍊之法的長老,就是人類的師父。」

一團毛茸茸的紅光嗖的被掃的直砸過來——

恆毅一把接在手裡,發現拿在手中外面一層是厚厚的絨毛狀,裡面卻很有彈性,順飛來的方向望去,正看見一隻睜著圓溜溜大眼睛的狐狸望過來。

恆毅微笑把球甩了過去,恐怕力量太大特意用上弱的力氣。

那球的飛不快的過去,被那隻狐狸虛空旋身拿尾巴掃擊傳給了別人。

紅狐焰看在眼裡微笑道「副盟主很溫柔。」

「應該的。」恆毅見周圍的狐狸們嬉鬧的開懷,一直掛著微笑隨紅狐焰飛入洞穴。

洞穴里錯綜複雜,每座獨立的洞穴外都有條主幹道,連著洞穴的入口處必然有急彎眼神。

紅狐焰說這條彎道就充當門的作用,沒事狐狸族是不會跑到其它狐狸洞穴口的彎道嬉鬧的。

「怎麼沒見到男狐狸?」恆毅頗覺意外,湖邊沒有看見,進了洞穴里來往奔走的狐狸很多,多了不少人形的紅狐狸族,每個都帶著一群狐狸行動,卻沒有見到一個人形的男狐狸。

「狐狸族的男性數量都很少,狐狸族的傳統一直是男狐狸負責保護妻兒,男狐狸自己可以食不果腹,卻絕對不能讓妻兒挨餓,進化度的發展讓我們狐狸族智慧度和力量更強后,男人就負責戰鬥,如果不是人力實在缺少,是不會讓我們參加戰鬥的。這麼多年的宇宙戰爭,狐狸族的男人們死傷比女人多太多,現在各色狐狸族裡兩性比例差距都在一比一千。所以狐狸族女人化成人形后很多都會離開族地,或者到別的獸族,或者去神秘花園。實在是族裡男丁太少了,狐狸族最喜歡的是人類男人和花園精靈族具備精靈血統的男人,其次是辛德文明的男人,跟辛德文明男人生下來的子女感性度比較低,不熱情活潑,所以是次選。」

一千比一,這種懸殊的差距的確太驚人。


狐狸族通常一年生育一次,狐狸族的男人每天就專門繁殖後代也忙不過,還需要外出作戰,根本沒可能應付過來。

恆毅看見個人性女狐狸族帶著一群三十個大大小小的狐狸飛過去。

他和紅狐焰靠邊讓她們通過後,恆毅很吃驚的道「一個人照應那麼多子女?」

紅狐焰嬉笑道「只有三個是她生的,其它都是她丈夫的其它妻子所生,因為出去了她就幫忙照料。」

「感情到是和睦。」

「狐狸族從不跟丈夫的其它妻子爭風吃醋,一貫視為姐妹相處的融洽,平時經常一起活動,一起照顧教授子女,丈夫的妻子再多都一樣。」紅狐焰笑道「所以宇宙中很多種族喜歡我們狐狸族的女子呀。」

恆毅不禁失笑,曾經見識過師父後宮之爭的他明白那種煩惱,如狐狸族女人這樣的,不知道足以讓多少忍受這種煩惱的男人趨之若渴。

「副盟主將來如果要增加妻妾,請記得優先來我們紅狐狸族喔!你這麼溫柔善良的人一定很受狐狸族歡迎呢。」紅狐焰不像開玩笑的說著,已經到了紅狐族族神居住的洞穴。

洞穴比起別的稍顯寬敞,但裡面並沒有多餘的物件,只有一座座監察陣的白色光幕層次有序的布滿了洞穴裡頭。

紅狐族的族神面容美艷如畫,背後的十八條狐尾撲滿腳下周圍的地面,猶如散發紅光的毛茸茸的松蓬床墊,讓人看著就想試試躺在上面,穿著的一身多層紅色紗裙彷彿隱約可見掩藏的白皙,實際上卻又朦朧的根本看不見什麼,她站起來時盈盈作禮,顧盼生光的一雙媚眼直讓恆毅不由自主的心中一緊。

恆毅知道這是狐狸族修為很高時無法掩藏的自然魅惑之能,卻沒想到自然而然的狀態卻也如此強大,倘若蓄意施展威力真不知何等厲害。

「恭迎副盟主。」

恆毅忙回禮道「族神不必客氣。」



紅狐焰笑道「我的任務完成了。」說著作禮退了出去。

「副盟主請——」族神讓開一步,請恆毅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多謝。」聯盟內部制度如此,副盟主於任何種族都會如此,恆毅自然也不無謂推辭。

坐下后,恆毅見紅狐狸族族神目光閃動,估計她是在考慮如何開口,顯然是因為陌生而拿不準自己談事情的方式,於是主動道「聽說七色狐狸族都近期都遇到不少麻煩,相信族神請我來一定是為這件事情。」

「嗯。正如副盟主所說,神獸文明失去族神,也失去了有序的正統族神繼任人選,最初我們以為這只是私怨所致,可是隨著形式的發展,我們七色狐狸族綜合形勢商量后發現事情並不如此簡單,不敗戰神看似是跟狂妄囂張,意氣用事,其實不過是針對神獸文明圖謀的始作俑者,神獸文明上下都被許問峰騙了。現在局勢發展到這種地步,縱然我們七色狐狸族一直努力勸說眾族冷靜,如常進行武鬥選出新族神,可是效果也不如人意,而且混亂的局面分明越演越烈。說句坦白的話不知道副盟主是否愛聽,不是我們七色狐狸族不講情義,但這樣的局面下已經無力回天,我們狐狸族必須為將來謀划考慮。」

恆毅喜歡直入主題,紅狐狸族的族神從恆毅的開場白也正確判斷出這一點,於是沒有多餘的廢話。

「神獸文明的情況的確讓人無奈,無雙神族希望神獸文明恢復昔日的穩定,但形勢演變到這種局面,坦白說,我個人對於恢復穩定也不報期望。七色狐狸族從來深謀遠慮,無可奈何之下做出這種決定本也可以理解。」(未完待續。。) 「感謝副盟主的體諒,狐狸族希望能儘力,可是竭盡所能也無法幫助神獸文明內部恢復穩定的時候,我們只能考慮保護自己。最近半個月針對七色狐狸族發生的很多事情來看,顯然是聯盟內部眾多文明的圍攻,意圖挑起事端,逼迫我們七色狐狸族各自投降,如果我們再不果斷行動,很快就會被拉入泥沼。」

閃婚總裁,不可靠 ,這麼多年的神獸文明,突然走入這樣的局勢,原本可以想像一直承擔神獸文明統籌謀划責任的七色狐狸族的心情。

恆毅保持沉默,等著聽紅狐狸族族神說下去。

最近半個月里,神獸文明內部三十六支最強大的種族裡有十二族在以各種理由找七色狐狸族的麻煩,原本這十二族各自客氣的拉攏七色狐狸族支持他們當新族神,然而七色狐狸族意見一直團結,主張一直是立即武鬥競選族神,以原本的傳統進行,拒絕任何拉幫結黨的私下爭鬥。

那十二族顯然是受背後依靠的聯合文明的挑唆,在遭遇多次拒絕後,改而採取逼迫姿態,與之同時,他們背後的聯合文明頻頻派使者交涉,說是交涉,其實就是軟硬兼施,許諾了種種好處給七色狐狸族。

這期間,十二族開始無事生非,挑事找麻煩。

所幸七色狐狸族號令統一,至今還能夠控制局面,不至於造成麻煩。


然而這麼下去。她們族神明白,族眾卻不可能長久忍受十二族挑釁生事的不公,早晚會爆發。一旦走到那種局面,自然也就失去控制,等於加入了神獸文明爭鬥的混亂。

紅狐狸族族神大致說了七色狐狸族神目前商量的情況,最後道「良禽擇木而棲,七色狐狸族明白未來局勢變化的不可挽回,但是在選擇未來的棲身之所的問題上意見並不統一,七色狐狸族大族神白狐族和我們紅狐族傾向於加入無雙神族。宇宙種族之戰時代。從過去到現在我們狐狸族都沒有競爭的資本,統一宇宙是不敢想的奢望,甚至能夠靠自己立足都不現實。可是。七色狐狸族中的另外五族卻分別心儀冰雪族和花園精靈族,而這兩族目前給出的許諾和條件也非常動人,今天邀請副盟主來做客,其實是希望副盟主能夠多點讓我們說服其它五族的理由。」


紅狐狸族族神說到這裡。滿懷期待的注視著恆毅。那種強烈渴望他不會讓人失望的表示流露無遺,或者說根本不加掩飾。

「我應該讓副盟主知道冰雪族和花園精靈族給予的許諾……」

恆毅微笑擺手打斷,平靜而從容的道「無雙神族不需要知道其它任何文明的許諾和條件,因為無雙神族所能夠給予的,本來已經達到極限,一視同仁的公正和獨立自由。無雙神族沒有辦法許諾除此之外的更多,金錢,法器。資源這些都無法滿足。」

紅狐狸族族神毫不掩飾失望之色,神色頃刻間已經冷淡了下來。語氣變的有些怠慢,流露出明顯的不滿。「我們真心希望加入無雙神族,可是無雙神如此不加重視的態度,實在讓人心寒,也讓人沒有辦法作為放在七色狐狸族族神會議上的條件,希望無雙神能夠再好好想想。」

「的確,無雙神族的承諾似乎不夠重視七色狐狸族,然而正因為無雙神族有的是這種不區分種族強弱貴賤的一視同仁公正態度,所以才沒有辦法給予任何種族獨特的重視,也無法給予任何特權。」恆毅從容的態度不變,並不因為紅狐狸族族神的冷淡而變化,仍然維持一貫的從容。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我只能把無雙神的話帶到七色狐狸族會議上。」紅狐狸族族神說罷站了起來,明顯有不願意浪費時間的態度道「紅狐焰會陪同副盟主到處看看,族中事務繁多,不能親自相陪。」

「不敢勞動族神,請族神自便。」恆毅作禮退了出來,洞穴口外的走道處,紅狐焰一直在等著。

看見他出來忙親熱的過來,挽著他胳膊道「談完正事了嗎?副盟主想去看看我們紅狐狸族的殉情台嗎?」

這個地方恆毅當初聽紅狐焰提起的時候就很感興趣,當即點頭道好。「這次來就想去看看,又恐怕那是外人不能隨意靠近的聖地,不敢請求。」

「副盟主請跟我走——」

……

恆毅離開后,原本前後表現詫異極大的紅狐狸族族神臉上揚起抹微笑,操縱監察陣將交談的過程,以及恆毅剛到的時候在紅狐焰陪同下接住紅狐狸掃過去的紅球那段一併化作情景信息記錄符收入儲物道符,然後就通過傳送陣離開了紅狐族星系……

……

「甜海?」恆毅詫異的看著紅狐焰彎腰在遺忘粉紅色的湖泊里捧起的水。

「殉情台是悲苦之地,但悲苦是因為有真情,真情本又是甜美。狐狸族歷代無數族眾的情傾盡於殉情台,殉情湖裡的水當然甜美可口。副盟主嘗嘗?」紅狐焰捧著那粉紅色的水遞進恆毅嘴前,後者略微考慮,湊前喝了一半,入口果然是不濃不烈的甘甜滋味,喝下去的時候一直躥到腹中,久久都留著那股不散的甘甜芳香氣息。

紅狐焰把恆毅沒喝完的那一半全喝下去,微笑道「殉情湖裡的水不好浪費的呢。」

說著,她一身層層的紅色紗衣迎風飄蕩,猶如一團紅雲般飄飛到殉情湖中央一片青磚鋪平的圓台上,落地時回身沖恆毅招手道「來呀。」

恆毅飛落台上,見平坦的青磚台上的石頭刻滿不知象徵什麼意義的紋路。

走在前面的紅狐焰微笑道「其實殉情台建立只有七百年,七百年前我們的族神在外面作戰的時候愛上綠龍族的族神,可惜她們的愛情很短暫,在那場歷時兩年的戰鬥快結束時,綠龍族的族神死在當時的暗影大帝劍下,族神回來后終日以淚洗臉,跟許多卒中一樣悲傷鬱結,當時族眾的副族神也是經歷過這種苦痛的人,就提議在殉情湖建造殉情台。族神在殉情台七七四十九天,把所有的相思之苦全在這裡傾訴,把所有的思念和情感都留在這裡。後來其它六色狐狸族聽說后也都建造了殉情台,才成為我們七色狐狸族的共同傳統。」

伴隨著紅狐焰高舉的右手亮起朦朧白光,殉情台上突然升起數不清的朦朧白色光點,無數的光點緩緩升起虛空,化作一道一直飛向蒼穹之頂的朦朧光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