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麼簡單就想上來,太天真了,不打敗我,你就墜入山底而亡吧!」天檜迎面給了郭一達一拳。

2022-03-28By 0 Comments

砰一聲巨響,郭一達被擊中,人又跟球一樣,作著自由落體運動了。

郭一達翻滾了幾米后,又抓住了一處山體,可等他緩過來的時候,天檜已經踩着石頭,來到了他的面前。

「哼,太弱了。」天檜的拳頭燃起了火焰,一拳砸向了郭一達的臉門。

「啪……」

郭一達單手接住了,天檜的屍力,直接被化解全無。

「什麼?」天檜大驚,一顆牙齒,就可以單手對付他?

。 姚家的行事風格,其實與姚家先祖虞舜的出身有關。

虞舜一脈同樣是黃帝的血脈後裔,算是帝顓頊的旁支後代,從虞舜的五世祖開始,就已經淪落為普通平民家庭。

雖然虞舜依靠自身的功德接受禪讓成為人王,位列上古五帝之一,但要與出身黃帝血脈正統的其他帝皇家族相比,就顯得過於平民化,關係也疏遠了許多。

因此,姚家如同大家族中分立出去的旁支一樣,慢慢發展,人們逐漸也不再將姚家看做是姬家的分支,而是一個獨立的家族。

在華夏的眾多家族中,姚家的情況其實比較普遍。真要尋根溯源的話,幾乎每個家族都能與黃帝血脈產生這樣那樣的聯繫。

黃帝被後人尊稱為華夏人文初祖,絕不是徒有虛名的。

虞舜成就上古人王,並建立了姚墟姚家,姚家也就有了自己的血脈傳承。

虞舜天生異象,雙目重瞳,因此姚家秘不示人的血脈傳承功法,都在雙眼之上。

破妄眼更是姚墟姚家血脈傳承中的核心功法,只有那些血脈純正,並且同樣是生有重瞳的姚家嫡系後人才能練就。

血脈傳承秘法威力強大,奧妙無窮,同宗同源者修鍊時更是會事半功倍。

但血脈之力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被稀釋,從而導致血脈秘法威力下降,甚至傳承中斷。

因此,每個具有血脈傳承秘法的家族,在從年輕族人中選擇重點培養對象時,不僅要看他們的修鍊天賦,更重要的是看他們血脈之力的濃度。

血脈在延續過程中偶爾會產生返祖現象的,也許經過幾代之後,逐漸下降的血脈濃度會在某個後代身上突然增加。這樣的後代自然會成為各個家族重點培養的對象。

姚穎就是這樣的情況。

在她七歲準備正式修鍊前的家族測試中,姚家長輩驚喜地發現,姚穎的血脈濃度竟然高達七成以上,遠遠超過了家族核心族人兩成半的平均水平。

更重要的是,姚穎也是天生雙目雙瞳,是姚家百年來返祖現象最強的一個人,因此早早就成為了姚家最重要的培養對象。

長輩們都認為,姚穎能夠成為姚家年青一代中的第一人,築基期指日可待。因此對她的殷殷期待,甚至還要超過對下一任的族長的關注。(姚家是典型的父系社會制度,女子的實力再強也不可能成為族長,最多只能成為家族的太上長老。)

姚穎也非常爭氣,她不負眾望,不到四十歲時便突破到練氣期,成為一名大修士。

現在,姚穎年滿五十歲,已經是練氣期三層的修士了。

而且她已經修出了神識,甚至可以做到有限地外放。如果不算那幾位長年閉關潛修,連姚穎都沒有見過的老祖宗,她實力足以排進姚家的前五名。

而且,她還早早就將家族的血脈秘術《破妄眼》修練成功了。這個成就,更是讓家族長輩為之側目。

破妄神光乃是虞舜的招牌神通,破邪祛穢,尤其克制迷、幻、惑之道的術法和神通。

虞舜用大法力將破妄神光轉化為自身的血脈神通,元嬰真君以上的嫡系後人可以通過激發血脈之力而獲得。

同時,他還將其簡化為一種《破妄眼》的血脈秘術,修為較低的嫡系後人可以自主修鍊。

姚穎的修鍊天賦卓越,血脈之力也十分濃郁,因此她在練氣初階就修鍊成了這道本應練氣巔峰才能修鍊的血脈秘術,數百年來姚家無人能出其右。

但姚穎只是修鍊成功了,由於她修為不足,元氣儲量不夠,因此現在她需要耗費一定的精血和神魂力量才能施展這道秘術。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時,她是不會輕易使用破妄眼的。

姚穎備受家族重視,她離家到特勤組歷練,被家族長輩賜予了不少護身的寶物,雖然沒有直接將她的實力增強多少,但防身和保命的手段卻是豐富多了。

因此,黃小仙對陣姚穎,雖然從紙面上的實力對比呈碾壓態勢,但實際上絕沒有那麼懸殊。

黃小仙固然大佔上風,但要想殺掉可以使用破妄眼的姚穎,又不留下自身氣息,那可是一件殊為不易的事情。

於是,這場戰鬥便成為了消耗戰。別看雙方乒乒乓乓打得聽熱鬧,但其實都是在收著勁兒,並非全力廝殺。

黃小仙是害怕破妄之光,姚穎則是注意控制自身的消耗,準備好即使無法擺脫對方,也要堅守待援。

只有黃秀芬是在不遺餘力地發起攻擊。只是她的修為差了些,施展不了幾個神術,就要閃到一邊恢復。

她施展的神術威力也不足,對這場戰鬥的幫助主要體現在牽製作用上。

戰鬥持續了很長時間,此時姚穎修為不足的弱點顯露無遺。雖然她竭力減少消耗,並注意在戰鬥中隨時恢復和補充,但體內元氣還是已經下降到即將枯竭的邊緣。

不僅是元氣,由於她頻頻越階使用破妄眼,精血和神魂力量的損失也是非常大的,再這樣下去,無需黃小仙攻擊,她就會傷到自己的根基了。

黃秀芬此時也看出了便宜,祂恢復原型,利用暴漲的速度頻頻從身後騷擾姚穎,通過肉身攻擊,打亂她的防禦節奏。

一時間姚穎顧此失彼,險象環生。

黃小仙的攻擊可是致命的,姚穎需要全力防備,對於黃秀芬的防守自然就放鬆了許多,只護住自身的要害。

不多時,姚穎的身上便出現了道道爪印,點點鮮血隨著姚穎的移動灑了一地。

好在黃秀芬的肉身攻擊能力實在太渣了,姚穎的傷勢看著嚴重,其實只是一些皮外傷而已。

但這樣下去,大大削弱了姚穎的防禦力,降低了她的持續作戰能力。

姚穎心裡發狠,豁出去自身根基受損,也要放手一搏。

她暗中醞釀著一道威力加倍的破妄之光,準備尋找一個一串二的機會發動拚死一擊,至少也要讓一個對手失去戰鬥力。

否則再這樣下去,自己的元氣被消耗乾淨,今日可就難逃這一劫了。

黃小仙發覺姚穎的氣息異常,估計到姚穎在醞釀大招。祂可不想硬抗,像破妄之光這樣的法術,祂也是承受不起的。

。 天峻聽着她蕩氣迴腸的話,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覺得心裏甜滋滋的。

被一個人放在心尖上,重視的感覺挺好的,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但心裏已經是雀躍萬分。

這天過後兩人就更忙了,就連見一面的時間都是格外珍惜。

沈彤投資了劇,為了能賺錢下了大血本了,不僅自己親自跟組,把閔詩也給拉過去了。

甚至發生了電梯事件,把沈彤嚇個半死,以為自己投入的錢都打水漂了,手腳冰涼,最後求助閔詩,才轉危為安。

天峻也忙,宗門搭建完成,想要賺錢自然要接活,談情說愛的時間自然減少了。

阮瑾天看着不斷匯進來的錢,還真的是丁點不藏私,他想要刷點存在感的機會都沒有了。

三人同心協力,別說是建宗門了,就連裝修錢都出來了,他也就地基方面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跟閔詩提起,結果她像是早就了解一般,居然沒有反對,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這又讓他覺得挫敗了。

為了刷存在感,他得加緊腳步了。

沈彤跟完劇組,回到家裏天昏地暗的睡了一覺,睡醒就屁顛屁顛地去找天峻。

她也是時刻關注宗門的消息,知道建好,裝修就能完工了,以阮瑾天的動作,肯定花不了多久。

沈彤再見到天峻時,他身上的那一種與世隔絕,高人的氣息更加的明顯了,讓她感覺彼此就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可是,她怎麼會允許呢?

明明已經下落神壇的人,就別想着高高掛起了,哪怕出淤泥而不染,也要跟着他同流合污,她就像是一款牛皮糖一樣,反正是要把人給綁死了。

「天峻,說,你的心裏還有沒有我?」沈彤抬手指着他的胸膛,天峻在她輕微的力度下輕輕退了一歨。

這丫頭又想找麻煩來的,天峻已經習以為常了。

「你去劇組了,還說了工作的時候不允許打擾,我在家裏一直等着你回來呢!」天峻學聰明了,只要不跟她幹上,就是明智之舉。

不然的話絕對是沒有消停,他會使出十二般絕計讓你投降了。

沈彤眨眨眼睛,回想當初說的話,可明顯她早就已經忘到腦後想不起來了。

「你確定我說了嗎?我怎麼沒印象?不會是你搪塞我的吧?」沈彤知道她的性子,肯定是不可能糊弄他的。

質問的話語漸漸變得平坦,至少不再是咄咄逼人的。

「哥哥~我想你了,想得天花亂墜的。」沈彤摟着人撒嬌著,彷彿前面那一個凌厲質問的人跟她毫無關係。

天峻雙手捧着她的臉蛋,看着上面她精緻描繪出來的妝容,抬手輕輕的搭在她的唇瓣上,輕輕的摩擦著。

接着把人抱出來,用行動回答了她剛才的問題。

沈彤最喜歡的就是他強有力的臂膀了,讓她覺得滿滿的都是安全感。

兩人零距離的接觸以後,那種帶着陌生的感覺消失殆盡了,只有被彼此的黏糊和依戀。

沈彤作為一個藝人,甚至手下還有一個娛樂公司,就一直有狗仔想要打探她的消息。

今天總算讓他盯到一個大的,兩人呆在一起,一開始只是交談,隨後就把人給抱起來了。

狗仔拍下這激動人心的畫面,一時間就覺得心血澎湃了。

沈彤睡一覺醒了,外面鋪天蓋地的就是關於她花邊的新聞。

做為一個身材完美,傲嬌的女藝人,娛樂圈裏從來沒有她的緋聞,一直是一個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現在突然知道她有了交往的對象,娛樂圈裏可不就是爆了嗎?

「這男友力爆棚啊!手臂的力量一極棒,美彤居然找了一個力量型的男朋友,我酸了。」

「怎麼辦?硬朗的外表,有力的臂膀,美彤就連找的對象都是那麼的讓人望而生畏。」

「我也好希望能夠交到這樣一個男朋友啊!感覺是小鳥依人,時刻都得到呵護著。」

「簡直是所有女孩的夢中情人,我慕了。」

沈彤刷了一圈下來都是羨慕他找了一個很好的男朋友的。

當然了,也有泛酸的,比如。

「這什麼眼光啊?這男人一看就不是理想型的對象對象。」

「我失戀了,夢中女神移情別戀了。」

「喜歡了多年的藝人,怎麼就被狗喂叼走了呢?」

沈彤點了進去,發現泛酸的都是男人就退出來了。

她也有挺多老公粉的,不希望自己喜歡的明星,跟別的男人沾上關係,否則就覺得是褻瀆了。

沈彤退出去理都不理,拍到怎麼了?她靠的是能力,長粉或是掉粉,對她而言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想到天峻的身份,本來是想公佈的,後來又歇下了這個想法。

天峻本來就忙個不停了,要是讓更多的人知道他的能力,那她豈不是連見到人的機會都沒有了。

還好天峻對娛樂圈的事情並不關注,自然,也不知道鬧得沸沸揚揚的。

沈彤讓經紀人公關了,最好的辦法就是拋出幾個大料,把這件事情壓下來。

沈彤想出門的,發現這件事情,就喜歡年粘家裏了,至於那個想拍攝的人,她則是光明正大的。

曝光率度越強越好,這樣還能夠給丹詩來一波免費的宣傳,還省了宣傳要花費的金錢,她不介意,讓大家了解到一點她的私生活。

沈彤更粘著天峻了,就像是一個跟屁蟲一樣,天峻看着她莫名其妙的。

平時不是最討厭進廚房了嗎?今天怎麼義無反顧的就跟着進來。

「你在外面等著,這裏有煙味太大了,平時不是最嫌棄的嗎?」

天峻看着他的小尾巴,想到是他離開太久,所以沈彤才會那麼黏糊的,自然也說不出更重的話來。

「我陪着你還不好嗎?這多大的榮幸,我那麼貌美如花的人陪着你,是你的幸運了。」

沈彤隨意地撩撩長發,在她身上立馬有了一種風情萬種的感覺。

天峻摟着人親了一下,趁著人迷糊的時候,就把她給帶出去,安置在沙發上。

「乖乖在這裏等我,一會兒就好了。」天峻沒有妨礙,動作更加的利落了。 而蘇葉本就不會武功,又因為想事情一下子沒注意,這一顛簸還比較厲害,所以一個卒不及防,蘇葉就一個搖晃往慕容的方向倒去。

當蘇葉看到自己倒去的方向竟然是慕容坐著的地方,當下心中一驚,想要借力轉換個地方,可是小腹卻突然傳來一陣拉扯的疼痛。

就是這一下的疼痛讓蘇葉分了神,沒辦法及時的扶住一旁的凳子借力。

所以蘇葉眼睜睜的就那樣看著自己『碰』的一下,就那樣直面的撲倒了慕容的懷裡。

蘇葉不是沒看到慕容把妞妞換了個位置,只當是慕容為了保護妞妞讓妞妞不要被搖晃到哦,卻不想到慕容這是在等著自己投懷送抱。

慕容為了不讓蘇葉給撞傷了,所以在蘇葉倒過來的時候他讓自己全身放鬆,使得自己的肌肉處於一种放松的狀態,這樣蘇葉裝過來也不會感受到疼痛。

蘇葉撞到慕容的懷中時,的確沒有感受到如銅牆鐵壁般的堅硬胸膛,反而還有種勁Q的彈感,而且這一撲,慕容身上那獨有的乾淨的男子氣息就串入了蘇葉的鼻中。

不過還沒來得及等蘇葉沉迷於其中,小腹處就傳來一絲隱隱的痛意和下墜感,然後就感覺那私~密之處有一股溫熱流出。

身為女人,這樣的感覺蘇葉簡直再熟悉不過了,因為每一次她的大姨媽造訪她都是這樣的感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