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逝者已矣,節哀順變吧。」楚秦點了點頭,看着慕容靈兒柔聲道。

2022-03-25By 0 Comments

「楚秦大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沉默半晌,慕容靈兒,才眼眶紅潤地問道。

楚秦沒有隱瞞,將雷帝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上了一遍。

(本章完) 異族的【王】雖然臨走之前說不想看到戰線之內再安穩了,但卻是變相在說停戰。

而且這數千年來,戰線之內壓根就沒安穩過,大戰沒有小戰也是經常,七境偶爾出來浪上一圈,八境幾乎就沒有蹤跡了,更何況是九境絕頂。

而此番這話,撐死也就是戰線之內異族會增大兵力,雙方在這邊廝殺的會更加激烈一點而已,不妨事。

崔勇沒死之前就想著大範圍的練兵,不去廝殺,怎麼快速提高修為。

就單單這一次大戰,人域這邊就不知道有多少人破境,光是一個雄關,此時破境之人就不知凡幾,甚至還有強入上三境的劍無極。

其餘天才,如卜玉,莫驚春,李觀棋,青君青靈等等…甚至還有大量宗門弟子。

他們破境之後戰力也許沒有這群天才那般明顯,但人域這邊,上三境之下整體實力確實提高了一個檔次。

可以說,一場大戰就像是一塊篩子,留下的都是可造之材。

異族的【王】走了,但其餘的人卻還沒動,現在下方已經展開了大戰,眾多大軍正在與人域一方打得熱火朝天。

一旦他們都走了,那出戰的人就危險了,畢竟其中還包括了大量的七八兩境,不得有失。

隨即異族一方站出二十位王,他們得去前線帶回征戰的大軍,以防人域這邊突然下殺手。

下面的人他們不在乎,但七八兩境的強者絕對不容有失。

見此,人域一方也同樣站出十位絕頂,二對一的情況下,雙方的安全都會做到最大化。

人域這邊有血海平原以及七家頂級宗門各自防線,而妖族之地也也有兩處。

雙方確定人選之後,各自組隊遁入虛空前去止戈,無論下面打得多麼激烈,只要九境一到,一切都將歸於平靜。

剩下的諸王見此,一聲不發,默默退回異族防線等待結果。

異族諸王前腳剛走,虛空之中傳來一陣輕微的波動,老天師眼神微動,伸手一探,於虛空中抓住兩樣東西。

一柄鐵劍,一個酒罈,正是崔勇臨走之前放入虛空之中的遺物。

而柳詩妃在一旁不由一愣,她在那個酒罈之上感受到了夏凡的氣息。

而老天師此時抓出那柄鐵劍,長劍輕鳴,似有震手之意,他能感受到這長劍之上留有崔勇的一道殘念,彷彿是留下了什麼遺言,只不過這遺言不是給他的。

長劍輕鳴,很明顯在掙扎,而且目標明確,微微感受了一下劍意所指的方向,老天師不由的嘆了口氣:「罷了罷了,隨你去吧!」

說罷鬆開了手掌,鐵劍帶著一旁的酒罈嗖的一聲朝著南方雄關方向遁去。

剩下的幾人都瞧見了崔勇的鐵劍,一旁的儒衫老者不由輕聲問道:

「老天師,老劍仙的佩劍……」

「可能是有想見的人吧,你們若是感興趣可以跟上去瞧瞧,如果他沒有交代,讓萬劍山的人將其帶回劍冢!」老天師輕聲道,語氣中帶著一抹失落。

環顧四周他不禁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明明一切都沒有變,但他卻找不到一絲熟悉的影子。

儘管修為已至人間絕頂,但人都會感覺到孤獨,哪怕是他,也同樣害怕這種感覺。

到了他這般境界,能算得上敵人的,恐怕只有時間與孤獨了。

想到此時,老天師陡然失笑,隨即遁入虛空之中消失在了原地。

而剩下的幾人對視一眼,齊齊的遁走,與其餘幾人不同的是,一身艷紅的柳詩妃目標明確,就是雄關之地,她憑藉自身感應就能知曉夏凡此時身在何處,畢竟兩人氣運相連,總得過去瞧瞧。

雄關這邊,經過白玉渡過來的強大藥性,夏凡終於是於城牆外睜開了雙眼。

此處乃是剛才他們交戰之處,天象氣息濃郁異常,根本不會有哪個異族敢過來。

「公子,你醒啦!」

見他睜開雙眼,白玉驚喜道,連忙將臉湊了過來。

聞言,夏凡輕笑了一聲,想要說話,但卻發現全身劇痛無比,只能點了點頭。

隨即看向不遠處巨蟒的屍體,發現此時它已經沒了生機不由重重的鬆了口氣,隨即艱難問道:

「情況怎麼樣了?」

還未等白玉回話,一旁的蕭鳳山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

「呦,醒了啊!」

「放心,戰況暫時穩定了,好了,就咱倆這個狀態就別關心其他了,生死有命,如果城內還堅持不住,咱們也儘力了!」

聽到這話,夏凡隨即點了點頭,確實,他現在渾身劇痛,體內氣血之力虧空得一塌糊塗,別說現在戰況已經穩定住了,就算是岌岌可危,他現在也無力再戰。

而看蕭鳳山,他現在的狀況比之自己來說也強不了多少,整個人雖然還能動手,但回到城內,這點戰力根本起不到多大作用。

堪堪恢復一點,但被夏凡一拳打成重傷,若不然,他現在入城,至少還能斬殺幾位化海境。

而且現在城內也不缺少幾位化海戰力,還不如在這守著夏凡,萬一有哪個不長眼的異族跑過來呢。

正在這時,虛空之中傳來一道令人心悸的氣息,三人抬頭,只見一大片虛空塌陷,剎那間,眾人竟然大腦一片空白,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不光是他們,就連遠處的天象戰場也是這般,隨即虛空之中出現三道身影。

「止戈!」

「退兵!」

兩道聲音傳來,一男一女。

僅僅一樣瞬間,雄關之內數萬修士,加上成倍的異族,將近二十萬兵力一瞬間就被震懾在原地,眼神之中露出驚慌之色。

這是什麼力量,僅憑氣息就能夠威壓整個雄關眾人。

隨即兩處虛空塌陷,十數道人影爆射而出,正是雲瑾等人的七境老祖以及韶南煙所在的四重天三人。

他們倒沒有被限制行動,自虛空中被震出后,連忙分開,立於兩側。

韶南煙此時氣息萎靡,但看清前方那道婀娜的身影時還是連忙躬身:

「老祖!」

此處乃是天香門的駐地,自然是天象門的一位老祖親自過來,眼前之人,一襲青色長衫,身材婀娜,臉上沒有面紗,容貌雖然算不得驚艷,但也是上等,正是天香門的九境老祖-天璇。

聽到韶南煙如此稱呼,劍無極雲瑾以及佛門的老和尚也趕緊行禮,畢竟是九境絕頂。

「見過老祖!」

聞言,女子微微點頭,眼睛直視對方兩尊王座輕聲道:「帶著你們的人,退出雄關之地,別讓我親自動手!」

至此,兩位男子不由冷哼一聲回應道:

「不用你說,我等自然會撤兵,多嘴!」

這二人乃是虎王與枯王,當初於血海平原之上被徐道玄斬殺的兩位王族天象就是他們的後輩。

一人身著黑色骨鎧背負雙翼,而另外一人,白髮尖耳,面容邪魅,翼虎族與枯鬼族的兩尊王。

「呵~這次算你們人域走運,佔了些小便宜,下次可就沒有這麼好運了!」銀髮尖耳的枯王厲聲道。

聞言,天璇眼神之中散發出一抹精光:「你若是不服,咱們可以再打一場,讓你們的【王】在一旁觀戰,不死不休,我讓你們兩個一起上,敢嗎?」

瞬間,一股威壓散發而出,天香門的修士雖然不善強攻,但能位於頂級宗門之一,實力自然是絕強,況且她可不是韶南煙這般剛破境不久的新人。

九境之中,除了柳詩妃,就沒有一個是剛破境之人,皆是在此境浸淫多年的資深強者。

一對二,對上異族那些實力較強的王她也許還有些吃力,但這兩個貨色,她還不放在眼裡。

因為無論是枯鬼族還是翼虎族,實力在異族的王族中都排在中后位,比之崔勇斬殺的血王,木火雙王差了不知多少。

而族內實力弱,也就代表本源之力弱,其族的王是實力也不會太強。

聞言,雙王不禁怒目而視,他們實力雖然在諸王中不強,但他們也是王,怎可被褥?

但就在此時,虛空之中一抹銀光閃過,隨即一柄鐵劍爆射而出。

當看清那鐵劍的模樣時,二王整個身形一震,眼神中露出驚恐之色。

那是劍王的佩劍,對於這柄斬王座,飲王血的利刃,諸王就沒有幾個不膽寒的。

猛的見到這柄劍,二人情不自禁的後退百餘丈,哪怕此劍現在沒有一絲一毫的殺意。

長劍越過二人直直的朝下方掠去,正當二人鬆了口氣之時,虛空再度塌陷,其中六道身影橫空,氣息撼天,都是絕頂。

加上下方的天璇,人域此時在這雄關之地居然匯聚了七位絕頂,而他們只有兩人。

這一刻,二人的心宛如落入冰窖一般,一股涼氣直衝天靈蓋,甚至聞到了死亡的氣息。

他們甚至都以為人域一方想要出爾反爾在此處截殺他們二人。

「異族的雜碎怎麼還在這裡,怎麼,留在這裡等我老子請你們吃飯?」一名身穿暗金長袍,長相富態的男人冷笑道。

此人乃是四海閣的老祖之一,錢四海,乃是錢芊,錢有良這一脈的老祖。

只不過兩人與此人中間已經差了不知多少輩了。

「走…這就走!」

二王見此,甚至連話都有些說的不利索了,沒辦法,他們現在是真慌,一旦動手,哪怕異族駐地諸王轉瞬即至,但也足夠他二人喝一壺的了,甚至還有隕落的危險。

但好在人域這邊也有顧慮,一旦動手,戰事必然再起,更何況這裡還是雄關,修士眾多,不宜交手。

而除了四海閣的這位老祖,其餘五人的目光壓根就沒看過來,反而注視著下方的鐵劍之上。

只見此時崔勇的佩劍正懸於夏凡眉心三寸之處,劍意吞吐。

……

。 越過混沌罡風,紅雲捏着手中的赤陽傳信符,眉頭擰在了一起,有些心神不寧的感覺。

一旁的鎮元子,看出來他的情況,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想多了,你的卜卦,是大吉之象,根本不會出現任何的意外。」

「但是,我總覺得哪裏有點不對勁,難不成是因為鴻蒙紫氣的緣故?」紅雲問道。

「不會,沒人敢對鴻蒙紫氣有所覬覦,要知道,鴻蒙紫氣可是道祖賜予的。而且,你們七人,都有聖人之資。冒險來搶奪鴻蒙紫氣,實在是太過愚蠢了。」

鎮元子分析的頭頭是道。

而這個時候!

抵達洪荒某處之時。

某處,赫然之間,有着衝天霞光,瘋狂而起。

這一幕,倒是讓鎮元子和紅雲,大吃一驚。

「是靈寶!看起來,品階不低!」

紅雲有些驚喜。

「哈哈哈,紅雲,我就說了,你根本沒有算錯,帝俊定然是自己搞錯了,我們的機緣來了。」鎮元子本來還未分寶岩之上,沒有拿到靈寶而感覺到鬱悶,現在倒是心情好了一些。

鎮元子話落,速度陡增,直奔霞光而去。

就在此刻!

相反的方向,霞光再出。

這一次的動靜,比起方才的更大。

紫氣沖霄,十分恐怖。

紅雲一愣,沒有跟鎮元子過去。

捏了捏手中的赤陽傳信符,朝着另一個方向,趕了過去。

二者分開。

花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

鎮元子趕到一座峽谷之中。

峽谷蜿蜒如蛇如龍,一眼望去,居然有着一座陣法。

這衝天紫氣,居然就是陣法所造成的。

他面色驟變,凝聚出大手印,一掌轟在了陣法之上。

陣法轟然破碎。

無盡紫氣,居然將其環繞而住。

驟然之間,一道道的血色身影,衝天血氣,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

他們在長相之上,居然和冥河道人,有着七八分相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