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邁克爾,這個人我們史密斯家族要了,你有多遠滾多遠。」

2020-11-12By 0 Comments

安吉麗娜走了過來,語氣很不客氣。

「安吉麗娜,如果是你父親在這裡,我還給你幾分薄面,但現在說話最好給我客氣點,不然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教廷的震怒。」

邁克爾面色森冷下來。

「邁克爾牧師,消消氣,此地可不適合吵架。」

貝恩連忙來勸說。

深吸一口氣,邁克爾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我說大小姐,你說話別這麼激進啊,你現在可是國民女神,得注重形象!形象!」

貝恩嘆道。

「去他媽的形象,我看到光明教廷的人就煩。」

安吉麗娜不以為意,她看向雪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你好,我是安吉麗娜,想必你們應該也認識我,明天他如果來了,請他賽后等我一下。」

「好的。」

雪萊恭聲道。

等所有人走後,雪萊輕呼了一口氣,她額前都泌出了細密的汗珠。

「這些人好有壓力啊。」

柏妮思說道。

「畢竟是上位者。」

瑞伊說道。

「白石哥哥一直都很低調,打個比賽都帶著面具,應該是不想暴露身份吧,我們還要告訴他嗎?」

阿娜絲塔臉上有一絲不情願,特別是對安吉麗娜,在她看來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女人!

「話我們帶到就行了,至於他願不願意見就是他的事情了。」

雪萊最後決定。

「這次大賽過後,白石估計就魚躍龍門了吧。」

克里斯蒂安有些唏噓,同時也有些羨慕,被這麼多勢力搶著要,常人根本享受不到這種待遇。

「他本就是一個天才,怎能與我等同處在一片天空下。」

雪萊搖頭說道,「天才有天才待得地方,那個地方是我們一輩子都去不了的。」

阿娜絲塔聞言,小臉略微有些黯淡,或許在常人眼中,她也是一個天才,但與白石相比,卻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白石哥哥。」

阿娜絲塔心中悵然。

在競技場的廁所里,易林將面具摘下,換了身不一樣的裝束,才走出去,就剛才場上那反應,如果自己再帶著面具,估計很可能會被團團圍住。

「剛才那背影。」

在易林離開競技場的剎那,安吉麗娜也走了過來,她看著那一閃而逝的背影,心中卻是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熟悉感。

「像是在哪見過。」

安吉麗娜凝眉思索,但卻是沒有想起是誰。

「小姐,我們該走了。」

羅莉替代了貝恩的位置,在一旁催促道。

「恩。」

安吉麗娜將思緒散去。

沒有立即回家,易林在街上逛著,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個地攤坊市,這裡是賣一些老舊東西的地方,其中有從森林遺迹里找到的,或是家族傳承下來,來源很多,但大多數都是些廢品,真正有價值的很少。

易林對此倒是挺有興趣,這類似於前世的賭石,靠百分之一的眼力以及那百分之九十九的運氣。

「玖,你說我能淘到些好東西嗎?」

易林看著周圍形形色色的地攤,心中說道。

「這個,我不知道,不過主人的運氣一向很好,沒準還真能找到些真貨。」

玖說道。

「這個是什麼?」

路過一個地攤時,易林蹲了下來,他拿起一個茶壺模樣的瓷器,瓷器青銅色,上面有不少的殘缺,裂紋也有很多。

「這是我從一個遺迹中所得,根據資料記載,這應該是很久以前,從東方流傳過來的裝飾品,不過能在遺迹里,說明瓷器里沒準會有什麼大秘密。」

地攤主人是一個中年人,模樣倒有些猥瑣,兩個眼睛眯成了一個點。

「青花瓷么。」

易林心中一動,不過並沒有打算買下來,看其這似乎碰一下就會碎的樣子,易林也不指望裡面會有什麼好東西。

「你嫌這個太破的話,我這裡還有一個比較乾淨完整的。」

中年人從身後拿出一個比較新的白色瓷器,瓷身很圓,瓷口也很寬,「這玩意雖然不如那些瓷器好看,但肯定大有用處,而且還很香,不信你聞一口。」

易林連忙拒絕了,這玩意不就是…….痰盂么……

「算了,我還是拿這個青花瓷吧,多少錢。」

易林抓起青花瓷,說道。

「一個金盧布。」

中年人猶豫了下,說道。

「恩。」

易林隨便扔了個金盧布便轉身離開了。

「小兄弟,來我這裡看看吧。」

其他地攤主人看到易林也不還價,直接一個金盧布甩出,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就這破瓷器特么哪值一金盧布啊,一銅盧布都嫌貴了!

「小兄弟,看看我這把刀,刀刃鋒利,刀身厚重,上面還刻有巨龍圖案,顯然是矮人巨匠的心血之作,一口價,十金盧布,賣給你了!」

「別聽他的,就那破刀,砍柴都費勁,我手中的這桿槍是世上最鋒利的槍,知道朗基努斯之槍么,那桿曾經刺傷過神的武器,就是以此為原型做的。」 有種寫同人你有種開門啊 「滾!」

易林被這幫人圍著,耳邊嗡嗡嗡,心中一陣煩躁,這幫人真當他是傻子啊,一堆凡器,也敢拿到他面前。

微微帶上了一絲殺意,這幫人終於被嚇到了,一個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有些害怕地看著易林。

這是獨屬於鐵面的殺意,可不是這些普通人能承受的。

耳根清凈了,易林也平復了情緒,拎著青花瓷,繼續閑逛起來,期間還買了不少「垃圾」,反正他不缺錢,也懶得與人還價,出手都很大方,一時間,整個地攤坊市的人都目光火熱地看著易林,希望他能來「臨幸」下自己。

在地攤坊市的出口處,易林停了下來,這是最後一個攤位了,地攤主人是一個小孩,七八歲左右,原本白凈的臉蛋因為灰塵泥巴變得很臟,只是那一雙褐色的眸子卻很明亮,如同湖水般乾淨澄澈,對視久了,會不自覺沉浸其中。

「有沒有人說過你的眼睛很美。」

易林沒有看攤位上的東西,而是看著小孩,笑著說道。

「從來沒有人說過,大哥哥你是第一個。」

小孩聲音分不清男女,但是很好聽,對於易林的誇獎,她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了頭。

「小兄弟,要不來我這裡看看,她就一小乞丐,能有什麼好東西,一個月來就擺放了那麼一個黑色的棍子,沒人看,也沒人買。」

旁邊另一個地攤主人說道。

「滾一邊去。」

易林皺眉,毫不客氣。

地攤主人面色微變,卻不敢將心中的怒意表現在臉上,就憑易林這闊氣的表現,想來是一名貴族子弟,自己不過是平民,可沒有資格招惹,只能歉笑著回到自己的位置。

「這是什麼東西?」

易林拿起那根「棍子」,放在眼前仔細看了看。

「我也不知道,是我父親生前留給我的。」

小孩有些怯生生地說道。

「多少錢。」

對這小孩抱有好感,也不管是不是好東西,易林便決定買下來了。

「一銀盧布……吧。」

小孩想了想,輕聲說道,「家裡還有個生病的弟弟,一個銀盧布應該可以幫他把病看好了。」

易林看著小孩,沉默了會,隨即露出了溫和的笑容,他摸了摸小孩的腦袋,說道:「相信我么。」

「相……信。」

小孩眼中有些許的戒備,但想到這是一個月來唯一有意向買這棍子的人,便點了點頭。

「我是一名光明魔法師,或許可以幫你弟弟治病。」

易林指尖浮現一抹金色的魔力,溫暖,神聖。

感受到那魔力所蘊含的氣息,小孩眼中湧現了濃濃的驚喜,她連忙跪了下去,重重地磕起頭來。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

易林連忙浮起,看著小孩額頭那明顯有些紅起來的印跡,心中卻是浮現了一抹名叫憐憫的情緒。

對於他而言,這是很少見的,畢竟被記憶影響之下的他早已開始變得冷血了。

「走吧,帶我去。」

豪門孽戀:獨寵冷情女 易林拉起小孩的手,讓她帶路。

洛斯街,算是西城區的平民窟,這裡的房屋都是平頂房,並且十分破舊,不少連屋頂都有大大的窟窿。

易林雖然穿的不算貴氣,但重在乾淨,所以易林的出現吸引了貧民窟里的那些人,他們站在門口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小孩的家在貧民窟的貧民窟里,那是一個連房子都算不上的地方,一個只有牆壁,以及半個屋頂的地方。

一個大約四歲的小男孩面色蒼白地躺在一堆雜草上,身邊放了些瓶瓶罐罐,裡面還有藥草的味道飄出來。

「咳咳。」

小男孩面色痛苦地咳了幾下,他睜開眼,看到不遠處易林的兩人,眼中有喜悅之色。

「姐姐。」

小男孩朝那小孩喊道。

「姐姐?」

易林低下頭,看著小孩。

原來是女孩。

「阿姆,我回來了,這位是尊敬的光明魔法師大人,是來給你治病的。」

女孩看著小男孩那有些痛楚的臉龐,咬著唇,憐惜道。

「魔法師大人么,他們那麼高貴的存在,怎麼會來救我呢。」

小男孩躺在女孩的懷裡,有些無力地說道。

「這個世界,無所謂高貴,無所謂貧賤,」

易林走近,蹲下身,抓住小男孩那髒兮兮的手,治癒魔法使出,籠罩住了小男孩,「關鍵在於你怎麼看自己。」

溫和的光明系魔力湧進阿姆的體內,如春風復甦,阿姆的面色好看了不少,原本黯淡的膚色也變得溫潤。

「姐姐,我好了!」

阿姆從小女孩的懷中坐了起來,他此刻精神抖擻,哪有之前病懨懨的樣子。

「多謝大人!」

權門小老婆 小女孩拉著阿姆跪了下去。

易林止住了她們想要磕頭的舉動,朝她們搖了搖頭。

阿姆的病其實只是最普通的感冒風寒而已,不算重病,一個簡單的治癒魔法就能應對。

「這是十金盧布,拿好了,以後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如果能走上修鍊之路,那便好好修鍊,這個世界還是實力為尊的。」

易林將十枚金盧布塞進了小女孩的手裡。

「嘿,居然來了個有錢人,只是你知不知道這塊貧民區給我管?」

身後有一個充滿玩味的聲音響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