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他什麼時候回來?」

2020-11-04By 0 Comments

「嗯?你找他有事?」李智略疑惑的看著李潔:會有什麼事找君安那傢伙?他們之間有聯繫嗎?君安認識這個小堂妹?他們什麼時候見過?

正當李智無限猜想的時候,李潔說:「沒,很久沒見他了,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啊?他嗎?還是老樣子唄……不是,你什麼時候見過他呀?」李智還是想不起來。

「智堂哥,你忘了,去年過年的時候,你不是帶他上過你家嗎?當時我也在……」

又是那種羞澀的表情。

葉靈看見,眨眼,不明白。

同樣不明白的還有李智。

霸道總裁的小甜妻 「哦。」

然後沒有了下文。

李潔在一旁想打聽更多的消息,卻不知如何開口。

倒是葉靈,目光定在了他們的招聘啟示上。

不知道這個李智在公司是什麼職位?

混世農民工 「請問,你們公司是要招聘嗎?」

李智順著葉靈的目光看到啟示,點點頭說:「對啊,有這個打算。」

又看了看葉靈,隨意問了句說:「你是有人要介紹嗎?只要符合條件,可以來面試呀。」

「是嗎?」 農門桃花香 步步驚情 葉靈抿了下唇,再看了兩眼招聘啟示,微微坐直了身子:「你看,我能在這裡應聘嗎?」

「你?」李智詫異的看著眼前的小姑娘,又看看自己的招聘啟示,確定自己沒有寫錯后,對小姑娘笑笑說道:「你沒開玩笑吧?你真的要來應聘?」

「我確定。」 雖然葉靈說得肯定,但李智還是搖搖頭。

「為什麼?你們要請的不是人嗎?」

「……是。」不請人請動物嗎?

「那我不適合嗎?」

李智在小姑娘期待的目光下搖搖頭。

「你們要請怎樣的?你們說說看,我可以學的!」

「我們……」只想請個大媽,搞搞衛生燒水送飯打打雜,順便看看門,年紀大了不嫌工資低,文化不高不擔心公司機密……你一個十八如花的姑娘,他們那好意思當粗人使?到時叫你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還是別請的好。

李智又搖搖頭。

「哥,你就收留她吧,她是孤兒院的,無父無母已經夠可憐,現在想自己賺點零花錢花,你知道的,女孩子嘛,總是想有幾個私房錢,總有自己的小東西要買,她沒有父母又不能問父母要,現在好不容易想出來打個工賺點小錢自己用,多不容易呀是不是?你們就請她吧,我保證,她什麼活都願意乾的,不怕臟不怕累……對吧葉靈?」

「……對。」她賺的不止是零花錢……葉靈沒想到李潔會幫她說話,不過這番話……她有點哭笑不得,但如果這樣說能說動他們請她……就不計較了吧。

誰讓這份工作有住宿呢?流落街頭的滋味實在不怎麼好,能有地方住就是她第一考慮的因素。

李智有些不忍心拒絕,可是看著招聘上的「保潔員」三個字,莫名覺得有些委屈了人家小姑娘。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葉靈。樹葉的葉,精靈的靈。」葉靈以為有希望,回答得爽快。

「葉靈?」

李智的半句疑問,嚇了葉靈一跳,差點以為他想起了什麼。

「幾歲了?」

「18.」這次,她不急不躁。

「你是……小潔同學?」

「智堂哥,你是在面試嗎?怎麼問這麼多問題呀?」李潔在一旁嘟嘴道。

他不就是在面試嗎?

李智知道自己這個堂妹的性格,決定忽略她的話。

「這個,葉靈同學,」李智斟酌著自己的語言:「我們呢,本意是要招個保潔員……」

葉靈問清楚保潔的工作,還是覺得自己能承擔。

倒讓李智高看了一眼,現在的年輕人願意做這一份工作的是少之又少。

但是,

「你還在上學。」

「我放假!」

「我們是要招一個長期……」

「智堂哥,你們這不是還沒招到嗎?葉靈這麼可憐,你們就不能可憐可憐她?讓她先做著嗎? 萌妻嫁到:男神,你要夠了嗎 反正她也做不久,你們找人也需要時間,你們就先請她,到時找到人了,她也去上學了,這不是兩全其美嗎?你說是不是,智堂哥?」

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無言反駁。李智舉目望天,這是公司,你以為是小孩玩過家家嗎?!

「不好意思,葉同學,我們……」

「智堂哥,你還不答應嗎?葉靈都說她能幹,你就讓她干呀,她都已經可憐到要打雜了,你還忍心拒絕她嗎?」

面對李潔的質問,李智頭疼的撫撫額,他就知道,這個堂妹的難搞程度,果然是AAA級的! ……

戚氏集團公司大廈。

戚氏集團是整個華海的第一大集團,經營餐飲、娛樂服務業,旗下公司遍布整個華海,而整個華海的地下勢力也全部都屬於戚氏集團,本來戚氏集團的威名一直沒有那麼盛,屬於那種低調的,可經過了青龍集團一役,戚氏集團重新出現在了人們的眼前,也讓大家都側目相對了起來,就連洪天集團,現在想要入駐華海,都要考慮考慮戚氏集團。

誠然,戚氏集團相比較洪天集團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可戚氏集團是華海的地頭蛇,強龍不壓地頭蛇,這個道理是人人都懂的。

戚凌薇的辦公室,奢華無比,從香江請來的風水大師設計出來的,高端大氣上檔次,從骨子裡面能透露出那股子奢華來。

戚凌薇此時正坐在紅木辦公桌的面前,一身黑色的OL制服套裝,頭髮高高挽起,一副精明能幹的模樣。

要說現在的華海那就是陰盛陽衰,無論戚凌薇還是林若煙,都是上層精英當中的佼佼者,相反很多男人都在這兩個女人的手上吃癟了。

站在大型落地窗前面,望著下面的車來車往,戚凌薇又想起了那個男人,嘴角掛上了一絲微笑,雖然好久都沒有和他再見面了,但在心裡頭想一想戚凌薇就覺得很高興。

正想著呢,旁邊的小秘書進來了,恭恭敬敬道:「戚姐,外面有個叫林逸的來找您!」

戚凌薇愣了一下,這可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啊,當下點了點頭:「叫他進來吧!」

說著戚凌薇坐在了一旁的辦公椅上面,翹起了二郎腿,林逸這傢伙來找她,定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好不容易抓住個機會,戚凌薇自然要拿捏拿捏林逸。

戚凌薇想的沒錯,林逸來找她確實有事情,進來了辦公室,就看到戚凌薇冰冷著臉直勾勾的盯著他,林逸一時之間有些納悶:「戚小姐,我是林逸!」

「嗯!我知道,」戚凌薇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來:「怎麼,有什麼事情嗎?」

戚凌薇雖然強勢,但並不是那種給人以太冰冷的女人,可今天表現出來的冷淡,讓林逸有些納悶,當下深吸一口氣:「戚小姐,你……你這是怎麼了?」

「你來找我肯定是有事情吧,有事情就是吧!」戚凌薇就這樣緊緊的盯著林逸,想著那個如同天神一般的男人,現在卻一臉疑惑,膽戰心驚的望著自己,戚凌薇的心裡頭就覺得好笑。

林逸並不是害怕戚凌薇,只是現在有求於戚凌薇,仔細一想,林逸找過戚凌薇兩次,可兩次都是有求於人家,林逸雖然臉皮厚,可還沒有厚到子彈都打不破的地步。

本來還想著寒暄兩句,然後委婉的說出來,可是現在看起來不用了,無奈道:「沒錯,戚小姐,我找你確實有點事情,我想跟你借點人手去京城,有點事情……」

戚凌薇愣了一下,最近風風火火的事情她也聽說了,也聽說了林逸炸了美洪門總部的事情,忍不住內心當中有些吃驚了起來,難不成這一次借人手是為了炸洪天集團的總部?

越想戚凌薇覺得越有可能,也裝不下去了,緊張道:「林逸,你……你不會是要去炸……炸……」

「噗——」

林逸沒好氣道:「戚小姐,我在你嚴重就是一個只會四處放炸彈的恐怖分子嗎?」

「那……那倒不是,」戚凌薇這才鬆了一口氣,沉聲道:「那你借人手幹什麼?」

「就是有點事情,至於幹什麼,現在一兩句話說不清楚,反正你就說借不借吧!」

聽著林逸的口氣,有些不耐煩的樣子,戚凌薇忍不住抿嘴輕笑了起來:「林逸啊林逸,見過你威風八面,大殺四方的樣子,再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你真的很毀我在你心中的形象誒!」

「呃……」林逸最怕的就是戚凌薇提起那時候的事情,總覺得有些對不住戚凌薇,誰讓那個時候的林逸年少輕狂,什麼都不懂呢。

「戚小姐,那時候的事情真的對不起,我……」

「我沒有怪你,」戚凌薇打斷了林逸的話,眼神當中有了一些迷離,喃喃自語道:「那是我第一次喜歡上一個男人,這幾年來我一直想著再見到你,可是沒想到現在你已經……」

「戚小姐,對不起!」林逸深吸一口氣道。

「好了,」戚凌薇重新聚精會神了起來:「人手我可以借給你,不過你打算付出什麼呢?」

「錢?或者別的,都可以!」林逸趕忙道。

「錢我有的是,我不需要,」戚凌薇微微一笑,緊緊的盯著林逸那堅毅的臉龐:「我要你,可以嗎?」

「啊?」林逸瞪大了眼睛:「戚小姐,我已經有女朋友了,還是你的好閨蜜林若煙,你這樣明目張胆的搶閨蜜的男人,真的很好嗎?」

戚凌薇很漂亮,甚至很有氣場,此時眉若淺黛,長發飄灑,嘴角掛著一絲微笑,然後坐在了林逸的大腿上面:「誰說我要搶若煙的男人了,我只是想讓你專心的陪我幾天,可以嗎?」

「除了這個,別的不可以嗎?」林逸無奈道。

「不行,必須是這個,如果不行,那你就另請高明吧!」戚凌薇輕哼一聲,從林逸的大腿上面跳了下來,雙臂環胸,表情當中儘是傲然。

林逸是真的被戚凌薇打敗了,如果換成一個男人敢來這麼說,林逸一耳光就上去了,可是沒辦法,戚凌薇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林逸對不住的一個女人。

琢磨來琢磨去,畢竟以前對不住過戚凌薇,這一次也算是補償一下戚凌薇吧,當下點了點頭,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好,我答應!」

「這就對了!」戚凌薇指了指她那如桃色一般的面孔:「來一個吧!」

林逸有些無奈,在戚凌薇的俏臉上面就這麼親了一下,戚凌薇瞪了林逸一眼:「以前的你那麼放蕩,現在怎麼變得這麼拘謹了,這樣會讓我很不喜歡你的!」

這簡直就是在挑釁林逸的底線,林逸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攬住了戚凌薇那盈盈一握的柳腰,緊接著就吻上了戚凌薇的小嘴唇,戚凌薇一時之間也是沒有想到,林逸突然變得這麼霸道了。

不過林逸畢竟是她心目中喜歡的男人,稍稍詫異之後,就開始慢慢的回應林逸了。

一個甜蜜的法國式濕吻,然後林逸放開了戚凌薇,在戚凌薇的屁股上面拍了一下:「不要再玩火了,不然我會控制不住的。」

說完這番話,林逸轉身就離開了。

戚凌薇那粉嫩的俏臉之上儘是羞紅,甚至有些滾燙,回想起來剛剛的事情,簡直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為什麼會這樣對一個男人呀,這可不是她戚凌薇啊!

感覺到了屁股上面的火辣辣,俏臉之上的滾燙,戚凌薇這才發現她的內心當中沒有一丁點的抵觸,反而有那麼一絲絲的愉悅,難不成……難不成自己有受虐傾向?

堂堂的戚氏集團大總裁戚凌薇,整個華海的大姐大,第一女強人,內心深處居然有些受虐的傾向,這要是傳出去了,還不知道大家怎麼看呢。

當然了,戚凌薇的這個小小的傾向也只是對林逸來說的,對於別的男人,戚凌薇連看都看不上,多說一句話都不願意,哪裡會像對林逸這樣。

戚凌薇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然後拿起辦公桌上面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陳彪,你來我的辦公室一趟!」

…… 葉靈得到了工作,不知道是李潔的功勞還是真的可憐她,竟然真的請了她,固定工資,雖然寫著面議,但他們其實已經定價一千二,最後給了她一千五。

因為公司的人中午都一起定餐,她也被包了一餐,其它的自己解決。

上班時間是一天八小時。

對於這個結果,葉靈是接受的。

漂泊在外已經不是第一次,流離的辛苦她也感受過了,能穩定一點是一點,先保證人身安全再來想別的出路,就是她目前的打算。

李潔的大餐沒有吃到,因為她被堂哥「趕回家」複習去了,家裡人對她期望蠻高的,哪能給她那麼多時候亂逛。

李潔依依不捨,似乎什麼事沒有做到。

要走時看著葉靈可憐兮兮的說:「我會再來看你的。」

葉靈看在她幫自己「爭取」到一份工作,微微點點頭。

然後……李潔破涕為笑!

「我明天再來找你哦。」

開心的走了!

李智看著離去的人搖搖頭,然後帶葉靈熟悉了工作區域,讓她安排好住宿再找她。

葉靈點點頭。

住的地方很簡陋,就一個小床,跟宿舍的差不多大。然後是一張桌子和椅子,上面還有個窗戶,通風用的那種。

如果忽略地上的垃圾與雜物,她基本還是滿意的,有棲身之所足以。

把背包一放,葉靈馬上開始收拾。

最後不得不找了李智。

被單的異味太重,需要清洗。

「那個……」之前都是他們這些大男人值班躺的地方,自然會……

「你洗一洗吧?」

「我知道。就是想問,洗了放哪?」

李智從沒關心過這些問題!

「你……找個地方晾一晾?」

葉靈無奈,能找到她還得著問嗎?

「我看看啊……」李智溜了。

等到下班時間,李智才跑來找她,說申請到專款了。

「什麼專款?」

「買生活用品的呀。」李智一個二十六歲的青年,竟然開始操勞大媽事業,他都感覺自己有點胃疼。

「有多少?」

李智伸出大手掌:「五百!」

葉靈點點頭,也覺得挺多的。

只是當他們到了商場,李智提議的洗衣機——買不起,小冰箱——買不起,廚電套裝——不夠錢。

五百能買什麼?

一個電磁爐,還好配鍋。一個烘乾機,一個電飯鍋。

沒了。

葉靈自己掏錢買了個泡麵碗,一套九塊九。

李智有些撓頭的看看葉靈,大採購草草結束。

看著葉靈打算泡麵當晚餐,於是請她吃了頓餛飩麵。

葉靈開心的大謝!好特別的美味!等她有錢了一定要來吃三碗!

李智送葉靈回公司的時候有些愧疚,當時怎麼一下心軟就給了她這份工作呢?雖然大廈有保安,可是她一個女孩子住在上面會安全嗎?

他們當時是怎麼想的?為什麼想出這樣一個職位來呢?

李智千叮萬矚才敢離開。

葉靈卻開心的把她的彈丸之地收拾好,雖然只是暫時的,但是打掃乾淨,她已經非常開心了!

葉靈決定收拾完就睡個美美的覺,不管如何,等醒來的時候,明天都將是一個新的開始,那時的她,又能做更多的事情啦。 ……

林逸帶著陳彪等人來到了京城,當然了,是分成兩批來的,因為林逸現在的目標是在是有些太大了,無數人的關注都在林逸的身上,與此同時,水吟月也來到了京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