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就好,錢夠花吧?」

2020-11-14By 0 Comments

「夠的,只是沒想到大學這麼輕鬆,和高中完全不一樣,別人都去找女朋友或者去參加社團了,我也不打算去,課餘時間玩了點別的遊戲,可惜自從玩了創世,再玩別的遊戲完全沒一點激情了,我打算還玩創世了。」

「那行,注意下遊戲時間就行,也要注意身體,這次暫時也先別加什麼工會了。」

「嗯。」

「等等,那也不行,不加工會散人也不好混,加個小點的工會,等以後我混起來了再說。」

「聽你的,對了,嫂子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喝喜酒?」

聽著電話里傳來的笑意,李潔一陣的無語。

「怎麼了?」

李潔這才醒悟:「沒什麼,小小的吵了一架,我會解決的。」

「還沒過門呢,你讓著嫂子點。」

「嗯,明白,遊戲里錢夠花嗎?」 可以愛嗎 李潔立刻轉移話題,搞不定女友不是什麼有面子的事情。

「夠的,上次你給的一百金幣還沒花完,照這樣下去我到了四十級買馬的錢也夠的。」

「那就好。」

「不打擾你了,我租了個單間,也不貴,要出去買電磁爐自己做飯。」

「嗯,多吃點肉。」

「嗯,拜拜。」

「拜拜,有事電我。」

掛了電話,李潔嘆了口氣,看著手機了會呆,給雯雯了簡訊,無非是情呀愛呀之類的東西並在次要求雯雯原諒他和理解他,李潔現在在遊戲中由於秘密營地不是他的,連個郵箱都沒有,原因是營地過於簡陋。

出去擦了把臉,李潔回來想上線時雯雯居然回了簡訊,李潔一愣然後急忙打開看:你放棄遊戲了嗎?

李潔回簡訊:為什麼不讓我玩遊戲,遊戲里我賺的錢也不少。

雯雯很快就回簡訊: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請無聊人士不要打擾。

乖乖萌妻帶回家 李潔笑了笑回了簡訊:我不信。

雯雯不再回簡訊。

李潔等了一會,搖搖頭為雯雯幼稚的威脅有些可笑,猶豫了下還是上線,李潔猶豫后的決定讓他失去了最後挽回雯雯心意的機會!

李潔過於對雯雯有自信了,他自己也過於相信自己了,本來已經被社會磨平了菱角的李潔本不該如此,不過遊戲中號令一方雖然沒有讓李潔自大,卻也讓李潔自信了起來,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就連李潔自己都不知道。

這件事,誰的錯,只有天知道,李潔想要他的自由,雯雯想要她理想中的情人,或許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錯的!

上線后李潔立刻有些興奮了起來,泰澤終於不在墨跡,加大了進攻的力度,二條防線上已經展開了進攻,看起來不像是試探了,而維迪斯的通報也讓李潔確定了自己的判斷,維迪斯防守的通道對面也有敵人在集結,秘密營地已經處於被包圍中。

李潔對此不以為然,維迪斯難得的也露出了一絲的微笑:「看來我的計劃已經開始顯露出成效了。」

李潔點了點頭承認了維迪斯的努力,泰澤的營地防守嚴密,無法探查,但是66續續從飛龍城彙集起來然後來到營地的敵人沒能躲過李潔的耳目,其實到目前為止,雖然泰澤增加了大約一千五的兵力,但他的集結尚未完成,6續還有軍隊到來,以前段時間泰澤的沉穩來看,拖了這麼久了,泰澤也沒什麼後勤方面的壓力,他本不該如此沉不住氣的,現在就預備進攻,只能說他察覺到了維迪斯的計劃,已經下定決心要迅剷除這個巨大的威脅和隱患了。

泰澤的這個決定李潔是歡迎的,長時間的小打小鬧和對持讓士氣無可奈何的下降,為了保證士兵們的狀態,李潔不惜花費二千多金幣提振士氣,錢現在是小事,重要的是李潔的軍糧越來越少了,要不是毒蠅和飛龍送來了大批的肉,以及維迪斯又支援了一些,李潔早就要斷頓了,可要是長此下去也是支撐不住。

李潔和維迪斯的猜測一點沒錯,維迪斯在位時與蜥蜴人族關係不錯,有舊恩,而泰澤上台後雖然沒有橫徵暴斂,也主動拉攏蜥蜴人族,但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採取些非常的措施清除掉一批原本忠於維迪斯的勢力那也是必然的,這也必然讓一部分人不滿,更重要的是,維迪斯的王位是一代代傳下來的,而泰澤根本就不是王室成員,這一直都是泰澤的心病,而隨著援軍抵達的守城親信科比連多的密信到來,泰澤終於忍不住了。

底下的幾天里,雙方都是互相試探,試圖尋找敵人的薄弱環節咬下敵人的一塊肉來,但是都沒什麼大的漏洞讓對手有機可乘,也就沒什麼大的戰鬥生,李潔打定了主意要靠有利地形消耗敵軍,他確定泰澤必定要進攻,因為維迪斯已經為此做了多手準備,讓大沼澤居民確信她還活著,而泰澤就是卑劣的背叛者,泰澤早晚都忍不住要下手,而泰澤目前還不清楚這種情況,當前他的兵力還是佔優,但是也沒多出多少來,需要等待後續部隊和重新召集的軍隊抵達後起總攻,雙方就這樣耗了起來。【風雲閱讀網.】

這樣的戰鬥有一個泰澤絕不可能了解的意外好處,李潔被這樣的拖延折磨的疲憊不堪,想下線休息吧不放心,不下線休息吧又疲憊不堪,李潔甚至數次提出了決戰,但被維迪斯勸阻了,維迪斯的疫病計劃和策反計劃都需要時間,此時決戰就算李潔勝利了也不可能是決勝,先不提放棄了地利后極有可能的巨大傷亡,泰澤大不了後退再次建立防線或者乾脆退回飛龍城,那可就難辦多了,李潔也認為維迪斯說的有道理,不得不繼續忍受這種折磨。

十月十五日,第一次獸人戰爭進行到了最激烈的時刻,地上世界熱鬧非凡,遊戲里是這樣,遊戲外同樣如此,在翠山別墅,李傑因為找到了絕佳的地點建設公會駐地而高興的舉行了一場酒會慶祝,無所畏懼在酒會上熱情的邀請雯雯跳舞,雯雯以不會跳舞拒絕,無所畏懼則表示他願意教她,雯雯猶豫了片刻后終於站起身來。

小玉端著一杯葡萄酒,看著舞池角落裡的雯雯和無所畏懼,沒來由的一陣煩躁,無所畏懼男孩子一個,明顯的戀長情結轉移到了在遊戲里給了他很多照顧的雯雯身上,什麼情況一望而知,而雯雯也同樣如此,這些日子李潔連封遊戲內的信件都沒給雯雯,雯雯逐漸對李潔死心,心灰意冷之下原本對待無所畏懼就像對待弟弟的心境也在貌似無心人的無意撮合下慢慢轉變,這場酒會真的只是為了慶祝找到個好地點那麼的簡單嗎!?

小玉拋開了紛亂的思緒,這關自己什麼事?就是李潔有些可憐了,也不知道那裡惹到老闆了,讓老闆看似了無痕迹的下此毒手,小玉有了給李潔打個電話或者遊戲里個信息的念頭。

十月十六日上午,只睡了二個小時就匆匆起床的李潔接到了電話,電話不是小玉打來的,昨晚小玉的那個念頭沒持續幾秒鐘就放棄了,李潔的事情又關她什麼事情,隨即小玉就甩甩頭決定扮可愛幼稚,看看是不是能釣個凱子上鉤。

「喂,你好。」李潔接聽電話時顯的有些有氣無力。

「哥,你沒生病吧!」

「額,沒,沒有,你在學校怎麼樣了?」李潔一聽是老弟,提起了些精神。

「已經穩定下來了,我這裡一切都好,已經給老媽報平安了。」

「那就好,錢夠花吧?」

「夠的,只是沒想到大學這麼輕鬆,和高中完全不一樣,別人都去找女朋友或者去參加社團了,我也不打算去,課餘時間玩了點別的遊戲,可惜自從玩了創世,再玩別的遊戲完全沒一點激情了,我打算還玩創世了。」

「那行,注意下遊戲時間就行,也要注意身體,這次暫時也先別加什麼工會了。」

「嗯。」

「等等,那也不行,不加工會散人也不好混,加個小點的工會,等以後我混起來了再說。」

「聽你的,對了,嫂子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喝喜酒?」

聽著電話里傳來的笑意,李潔一陣的無語。

「怎麼了?」

李潔這才醒悟:「沒什麼,小小的吵了一架,我會解決的。」

「還沒過門呢,你讓著嫂子點。」

「嗯,明白,遊戲里錢夠花嗎?」李潔立刻轉移話題,搞不定女友不是什麼有面子的事情。

「夠的,上次你給的一百金幣還沒花完,照這樣下去我到了四十級買馬的錢也夠的。」

「那就好。」

「不打擾你了,我租了個單間,也不貴,要出去買電磁爐自己做飯。」

「嗯,多吃點肉。」

「嗯,拜拜。」

「拜拜,有事電我。」

掛了電話,李潔嘆了口氣,看著手機了會呆,給雯雯了簡訊,無非是情呀愛呀之類的東西並在次要求雯雯原諒他和理解他,李潔現在在遊戲中由於秘密營地不是他的,連個郵箱都沒有,原因是營地過於簡陋。

出去擦了把臉,李潔回來想上線時雯雯居然回了簡訊,李潔一愣然後急忙打開看:你放棄遊戲了嗎?

李潔回簡訊:為什麼不讓我玩遊戲,遊戲里我賺的錢也不少。

雯雯很快就回簡訊: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請無聊人士不要打擾。

李潔笑了笑回了簡訊:我不信。

雯雯不再回簡訊。

李潔等了一會,搖搖頭為雯雯幼稚的威脅有些可笑,猶豫了下還是上線,李潔猶豫后的決定讓他失去了最後挽回雯雯心意的機會!

李潔過於對雯雯有自信了,他自己也過於相信自己了,本來已經被社會磨平了菱角的李潔本不該如此,不過遊戲中號令一方雖然沒有讓李潔自大,卻也讓李潔自信了起來,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就連李潔自己都不知道。

這件事,誰的錯,只有天知道,李潔想要他的自由,雯雯想要她理想中的情人,或許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錯的!

上線后李潔立刻有些興奮了起來,泰澤終於不在墨跡,加大了進攻的力度,二條防線上已經展開了進攻,看起來不像是試探了,而維迪斯的通報也讓李潔確定了自己的判斷,維迪斯防守的通道對面也有敵人在集結,秘密營地已經處於被包圍中。

李潔對此不以為然,維迪斯難得的也露出了一絲的微笑:「看來我的計劃已經開始顯露出成效了。」

李潔點了點頭承認了維迪斯的努力,泰澤的營地防守嚴密,無法探查,但是66續續從飛龍城彙集起來然後來到營地的敵人沒能躲過李潔的耳目,其實到目前為止,雖然泰澤增加了大約一千五的兵力,但他的集結尚未完成,6續還有軍隊到來,以前段時間泰澤的沉穩來看,拖了這麼久了,泰澤也沒什麼後勤方面的壓力,他本不該如此沉不住氣的,現在就預備進攻,只能說他察覺到了維迪斯的計劃,已經下定決心要迅剷除這個巨大的威脅和隱患了。

泰澤的這個決定李潔是歡迎的,長時間的小打小鬧和對持讓士氣無可奈何的下降,為了保證士兵們的狀態,李潔不惜花費二千多金幣提振士氣,錢現在是小事,重要的是李潔的軍糧越來越少了,要不是毒蠅和飛龍送來了大批的肉,以及維迪斯又支援了一些,李潔早就要斷頓了,可要是長此下去也是支撐不住。

李潔和維迪斯的猜測一點沒錯,維迪斯在位時與蜥蜴人族關係不錯,有舊恩,而泰澤上台後雖然沒有橫徵暴斂,也主動拉攏蜥蜴人族,但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採取些非常的措施清除掉一批原本忠於維迪斯的勢力那也是必然的,這也必然讓一部分人不滿,更重要的是,維迪斯的王位是一代代傳下來的,而泰澤根本就不是王室成員,這一直都是泰澤的心病,而隨著援軍抵達的守城親信科比連多的密信到來,泰澤終於忍不住了。 ?科比連多報告說最近飛龍城不管城裡還是城內,都有關於維迪斯沒死,泰澤當初是用惡劣手段搶奪王位的傳言,並說維迪斯現在已經正式請來了援軍,要擊敗篡位者拿回自己應得的,要求獲得蜥蜴人的支持,根據探子回報,目前蜥蜴人各村落來往十分的頻繁,目前還不知道維迪斯是否允諾了蜥蜴人什麼。【全文字閱讀.】

科比連多也是人類,其實當時泰澤篡位時幾乎所有飛龍城內的人類都背叛了維迪斯,除了維迪斯的老僕人和伍格夫之外,原因就是維迪斯幾乎把蜥蜴人和人類一視同仁,這在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類中引起普遍不滿,這樣的情況下泰澤才有了機會串聯,不過這件事情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事情走到了這一地步,蜥蜴人有理由歡迎維迪斯回來,因為維迪斯的回歸不管怎麼說都有一個必然的結果,那就是維迪斯想不重用蜥蜴人都不行,並且維迪斯沒有孩子,將來……。現在不但蜥蜴人看到了這點,就連泰澤也清楚這點,所以泰澤終於忍不住了,就連魯肯勸阻他只需以優勢兵力圍困就能拖垮敵人的建議也讓泰澤認為他是別有用心,泰澤現在唯一想的是迅打敗敵人,趕回飛龍城鎮壓有可能的叛亂!

泰澤這樣的心態,戰鬥想不激烈都不可能,三處通道6續全線激戰,步兵和射手從防線的最前沿開始阻擊敵人,且戰且退,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和敵人的攻擊勢頭,一直到最後一道防線后才堅守不退,打退敵人的進攻后又把防線帶里的敵人清剿出去,然後下一輪敵人進攻時繼續這樣的策略。

一天的進攻下來李潔盤點損失后心疼了好一會,泰澤那邊乾脆就是雷霆大怒,處置了數位他認為進攻不利的頭領,自然絕大多數都是些蜥蜴人頭領,這讓蜥蜴人暗中多了不少的怨言。

其實這還真不怪蜥蜴人什麼事,泰澤牛叉的部隊是飛行部隊,不過這些飛行部隊目前還在補充和休整,其次是一些九頭蛇,泰澤也打算不到決戰不會投入戰鬥,少了這二隻主力參與進攻,就算剩下的士兵數量很多,也是進攻無力,並且這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士兵中流行一種怪病,病了的士兵吃不下睡不好,神情有些獃滯還拉肚子拉的面黃肌瘦的,這種情況自然上報給了泰澤,可是泰澤只是冷冷的看著蜥蜴人頭領們下令他們再次投入進攻。

拉肚子報稱有病的絕大多數都是些蜥蜴人,這些蜥蜴人也是驅動生物類士兵的指揮者,也是泰澤部隊的弓箭手部隊主力,那有這麼巧的,一叫他們進攻就說有病,再下令進攻就推辭說很多人有病,再加上蜥蜴人已經決定支持維迪斯的傳言,泰澤有什麼理由不懷疑他們的嗎?

蜥蜴人也是無奈,主力不投入進攻還抱怨他們攻擊不利,那有這樣的,泰澤無理的拒絕士兵們修養的合理建議也讓蜥蜴人憤慨,於是自然有人提起了以前維迪斯的好,也很自然的在蜥蜴人中流傳著關於泰澤是多麼多麼邪惡的傳言,在看看還在籠子里關著的、蜥蜴人族內傑出的人才阿爾金,有什麼理由不相信泰澤正在借這次戰爭清除和削弱蜥蜴人的勢力呢?

於是戰爭越打越奇怪,敵人進攻越來越無力,李潔這邊第三天接到的戰報居然是自己這邊零死亡,敵人衝鋒了十二次,也殺死了不到一百的敵人,敵人聲勢很大,但一觸即潰,根本就是在裝樣子。

越是這樣,李潔越是不安,他覺的泰澤肯定是在設計什麼毒計在算計他,李潔找來維迪斯商量,由於已經被封鎖,也不清楚維迪斯營地的情況,維迪斯也是不敢肯定泰澤在幹什麼,能做的只是加強戒備,李潔也越來越疲憊卻強撐著硬頂,不過對於維迪斯要求燒掉死在自己這邊的敵人屍體,儘管不理解,李潔還是下令執行了。

幸好這奇怪的戰爭沒持續幾天,李潔總算撐了下來,第四天傷早已大好后馬利斯就向泰澤報告了蜥蜴人應付差事,作戰不利的事情,泰澤聞言大怒,泰澤出於虛榮心和心底那不可言喻的心虛一直沒有去前線,他認為那不符合他國王的身份,他出現在前線的時候必定是決戰的時刻才符合他偉大光輝的形象,但此刻聽了馬利斯的報告,結合隱隱約約越來越多的謠言,泰澤那裡還忍的住,第四天就讓馬利斯親自去督戰並賦予馬利斯全權處理作戰不利的頭領。

馬利斯沒有辜負泰澤的信任,當天的攻勢更加的虛弱,打了三次就組織不起來進攻了,因為馬利斯意氣風的拿著泰澤賦予他的權力,打了三次就砍下了三名蜥蜴人頭領的腦袋。

於是馬利斯就被憤怒的蜥蜴人給圍觀了,於是馬利斯當天就跑去向泰澤哭訴,泰澤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暗地裡調查了最近一段時間營地里生的事情后,做了番動員后,第五天他親自督戰全軍參加戰鬥,李潔看著攻勢如潮的敵軍也自得的認為前段日子敵軍就是在懈怠他,想讓他放鬆警惕,於是這場奇怪的戰爭在持續了四天後才結束。

第五天戰鬥開始后毒蠅就上場騷擾守軍,以配合地面部隊對防線的進攻,李潔命令牧師驅散毒蠅帶來的虛弱效果,沒把握就不對毒蠅出手,全力阻擊敵人的地面部隊,天空上李潔對毒蠅沒多少辦法,不過地面交戰李潔無疑有優勢,他的弓箭手部隊比泰澤的弓箭手部隊牛叉的多,等級高、數量多、士兵的品級也比蜥蜴人弓箭手要高,蜥蜴人射手最多也就黑暗精靈射手的水平,還大部分一點精神氣都沒有,面黃肌瘦的還不時有人溜號去廁所,看的泰澤七竅生煙,他現在嚴重懷疑蜥蜴人如此巧合的在戰爭中生病是不是故意的!

下午,泰澤上場就派出了毒蠅和飛龍,目前飛龍數量已經恢復到了三百多頭,李潔也不甘示弱的調集了大批射手阻擊飛龍,一直閑置的弩車也投入戰鬥,戰鬥立刻進入白熱化。

有飛龍的幫助,防線被迅突破,這也是李潔有意為之,通道太窄了,敵人雖然人多,但通過通道過來后自己控制下反而會形成自己這邊人多對人少的局面,並且自己也可以投入更多的步兵作戰,射手們也可以有更開闊的射界,於是在李潔讓泰澤付出了一定的代價放他們過了通道后,白熱化的戰鬥逐漸演變為決戰。

泰澤早就注意到弩車部隊對飛龍的傷害,也注意到了牧師在敵人隊伍中重要的作用,飛龍幫助地面部隊打開通道后泰澤立刻下令飛行部隊攻擊弩車和重點照顧對方的牧師和不多的法師,李潔現在很注重對牧師的保護,戰鬥立刻蔓延到了營地內,現了泰澤的企圖后除了再指派些人手保護牧師,讓牧師放棄治療士兵,專註自己給自己加血保命外,又指派了些人手協助比爾保護弩車。

全線決戰後不久,唯一的預備隊雷歐率領重步兵也和渡河準備偷襲的九頭蛇部隊展開激戰,九頭蛇很奇怪,這種最高級的大沼澤生物卻是本身不帶任何毒素的,也對劇毒沒多少抵抗力,維迪斯設在水中的劇毒讓潛行過來的九頭蛇部隊大吃苦頭,上岸后全身都是綠幽幽的毒素,生命力最多的已經沒了一半,不過九頭蛇的牛叉李潔是清楚的,雷歐就算這樣也絕不會好受,李潔卻沒多少兵力支援雷歐了,只能從不怎麼重要的地方抽調了一些弓箭手給雷歐,甚至雙胞胎姐妹和拉菲也被派了過去支援雷歐,李潔就剩下自己孤身一人緊張異常的指揮戰鬥。

科比連多報告說最近飛龍城不管城裡還是城內,都有關於維迪斯沒死,泰澤當初是用惡劣手段搶奪王位的傳言,並說維迪斯現在已經正式請來了援軍,要擊敗篡位者拿回自己應得的,要求獲得蜥蜴人的支持,根據探子回報,目前蜥蜴人各村落來往十分的頻繁,目前還不知道維迪斯是否允諾了蜥蜴人什麼。【全文字閱讀.】

科比連多也是人類,其實當時泰澤篡位時幾乎所有飛龍城內的人類都背叛了維迪斯,除了維迪斯的老僕人和伍格夫之外,原因就是維迪斯幾乎把蜥蜴人和人類一視同仁,這在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類中引起普遍不滿,這樣的情況下泰澤才有了機會串聯,不過這件事情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事情走到了這一地步,蜥蜴人有理由歡迎維迪斯回來,因為維迪斯的回歸不管怎麼說都有一個必然的結果,那就是維迪斯想不重用蜥蜴人都不行,並且維迪斯沒有孩子,將來……。現在不但蜥蜴人看到了這點,就連泰澤也清楚這點,所以泰澤終於忍不住了,就連魯肯勸阻他只需以優勢兵力圍困就能拖垮敵人的建議也讓泰澤認為他是別有用心,泰澤現在唯一想的是迅打敗敵人,趕回飛龍城鎮壓有可能的叛亂!

泰澤這樣的心態,戰鬥想不激烈都不可能,三處通道6續全線激戰,步兵和射手從防線的最前沿開始阻擊敵人,且戰且退,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和敵人的攻擊勢頭,一直到最後一道防線后才堅守不退,打退敵人的進攻后又把防線帶里的敵人清剿出去,然後下一輪敵人進攻時繼續這樣的策略。

一天的進攻下來李潔盤點損失后心疼了好一會,泰澤那邊乾脆就是雷霆大怒,處置了數位他認為進攻不利的頭領,自然絕大多數都是些蜥蜴人頭領,這讓蜥蜴人暗中多了不少的怨言。

其實這還真不怪蜥蜴人什麼事,泰澤牛叉的部隊是飛行部隊,不過這些飛行部隊目前還在補充和休整,其次是一些九頭蛇,泰澤也打算不到決戰不會投入戰鬥,少了這二隻主力參與進攻,就算剩下的士兵數量很多,也是進攻無力,並且這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士兵中流行一種怪病,病了的士兵吃不下睡不好,神情有些獃滯還拉肚子拉的面黃肌瘦的,這種情況自然上報給了泰澤,可是泰澤只是冷冷的看著蜥蜴人頭領們下令他們再次投入進攻。

拉肚子報稱有病的絕大多數都是些蜥蜴人,這些蜥蜴人也是驅動生物類士兵的指揮者,也是泰澤部隊的弓箭手部隊主力,那有這麼巧的,一叫他們進攻就說有病,再下令進攻就推辭說很多人有病,再加上蜥蜴人已經決定支持維迪斯的傳言,泰澤有什麼理由不懷疑他們的嗎?

蜥蜴人也是無奈,主力不投入進攻還抱怨他們攻擊不利,那有這樣的,泰澤無理的拒絕士兵們修養的合理建議也讓蜥蜴人憤慨,於是自然有人提起了以前維迪斯的好,也很自然的在蜥蜴人中流傳著關於泰澤是多麼多麼邪惡的傳言,在看看還在籠子里關著的、蜥蜴人族內傑出的人才阿爾金,有什麼理由不相信泰澤正在借這次戰爭清除和削弱蜥蜴人的勢力呢?

於是戰爭越打越奇怪,敵人進攻越來越無力,李潔這邊第三天接到的戰報居然是自己這邊零死亡,敵人衝鋒了十二次,也殺死了不到一百的敵人,敵人聲勢很大,但一觸即潰,根本就是在裝樣子。

越是這樣,李潔越是不安,他覺的泰澤肯定是在設計什麼毒計在算計他,李潔找來維迪斯商量,由於已經被封鎖,也不清楚維迪斯營地的情況,維迪斯也是不敢肯定泰澤在幹什麼,能做的只是加強戒備,李潔也越來越疲憊卻強撐著硬頂,不過對於維迪斯要求燒掉死在自己這邊的敵人屍體,儘管不理解,李潔還是下令執行了。

幸好這奇怪的戰爭沒持續幾天,李潔總算撐了下來,第四天傷早已大好后馬利斯就向泰澤報告了蜥蜴人應付差事,作戰不利的事情,泰澤聞言大怒,泰澤出於虛榮心和心底那不可言喻的心虛一直沒有去前線,他認為那不符合他國王的身份,他出現在前線的時候必定是決戰的時刻才符合他偉大光輝的形象,但此刻聽了馬利斯的報告,結合隱隱約約越來越多的謠言,泰澤那裡還忍的住,第四天就讓馬利斯親自去督戰並賦予馬利斯全權處理作戰不利的頭領。

馬利斯沒有辜負泰澤的信任,當天的攻勢更加的虛弱,打了三次就組織不起來進攻了,因為馬利斯意氣風的拿著泰澤賦予他的權力,打了三次就砍下了三名蜥蜴人頭領的腦袋。

於是馬利斯就被憤怒的蜥蜴人給圍觀了,於是馬利斯當天就跑去向泰澤哭訴,泰澤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暗地裡調查了最近一段時間營地里生的事情后,做了番動員后,第五天他親自督戰全軍參加戰鬥,李潔看著攻勢如潮的敵軍也自得的認為前段日子敵軍就是在懈怠他,想讓他放鬆警惕,於是這場奇怪的戰爭在持續了四天後才結束。

第五天戰鬥開始后毒蠅就上場騷擾守軍,以配合地面部隊對防線的進攻,李潔命令牧師驅散毒蠅帶來的虛弱效果,沒把握就不對毒蠅出手,全力阻擊敵人的地面部隊,天空上李潔對毒蠅沒多少辦法,不過地面交戰李潔無疑有優勢,他的弓箭手部隊比泰澤的弓箭手部隊牛叉的多,等級高、數量多、士兵的品級也比蜥蜴人弓箭手要高,蜥蜴人射手最多也就黑暗精靈射手的水平,還大部分一點精神氣都沒有,面黃肌瘦的還不時有人溜號去廁所,看的泰澤七竅生煙,他現在嚴重懷疑蜥蜴人如此巧合的在戰爭中生病是不是故意的!

下午,泰澤上場就派出了毒蠅和飛龍,目前飛龍數量已經恢復到了三百多頭,李潔也不甘示弱的調集了大批射手阻擊飛龍,一直閑置的弩車也投入戰鬥,戰鬥立刻進入白熱化。

有飛龍的幫助,防線被迅突破,這也是李潔有意為之,通道太窄了,敵人雖然人多,但通過通道過來后自己控制下反而會形成自己這邊人多對人少的局面,並且自己也可以投入更多的步兵作戰,射手們也可以有更開闊的射界,於是在李潔讓泰澤付出了一定的代價放他們過了通道后,白熱化的戰鬥逐漸演變為決戰。

泰澤早就注意到弩車部隊對飛龍的傷害,也注意到了牧師在敵人隊伍中重要的作用,飛龍幫助地面部隊打開通道后泰澤立刻下令飛行部隊攻擊弩車和重點照顧對方的牧師和不多的法師,李潔現在很注重對牧師的保護,戰鬥立刻蔓延到了營地內,現了泰澤的企圖后除了再指派些人手保護牧師,讓牧師放棄治療士兵,專註自己給自己加血保命外,又指派了些人手協助比爾保護弩車。

全線決戰後不久,唯一的預備隊雷歐率領重步兵也和渡河準備偷襲的九頭蛇部隊展開激戰,九頭蛇很奇怪,這種最高級的大沼澤生物卻是本身不帶任何毒素的,也對劇毒沒多少抵抗力,維迪斯設在水中的劇毒讓潛行過來的九頭蛇部隊大吃苦頭,上岸后全身都是綠幽幽的毒素,生命力最多的已經沒了一半,不過九頭蛇的牛叉李潔是清楚的,雷歐就算這樣也絕不會好受,李潔卻沒多少兵力支援雷歐了,只能從不怎麼重要的地方抽調了一些弓箭手給雷歐,甚至雙胞胎姐妹和拉菲也被派了過去支援雷歐,李潔就剩下自己孤身一人緊張異常的指揮戰鬥。 ?戰場上全是鮮血和慘叫聲,夾雜著天空中墜落下來的飛龍臨死前的哀鳴,李潔的弩車相繼被飛龍搗毀,比爾的部下傷亡慘重,散落在弩車零件附近的全是白花花的碎骨,但是在其他部隊的支援下,被泰澤派來攻擊弩車部隊的飛龍也沒剩下多少只了,弩車就算了,弩箭本來就不多,能拖了不少飛龍陪葬也就認了,骷髏士兵的傷亡就讓李潔感覺到心痛,李潔一直認為,骷髏士兵是最好的士兵,任勞任怨還沒有任何要求,同樣讓李潔心碎的是牧師的死亡,法師除了雙胞胎姐妹,剩下的幾名法師沒一會就在飛龍的追殺中死去,牧師們能支撐更長的時間,他們畢竟可以給自己加魔法防護和恢復生命,可是普通的牧師也挨不住二條飛龍一段時間的持續進攻,精英牧師們要好些,可是要被四條飛龍圍住那也是危險,飛龍中要是有精英的話那精英牧師也逃不出生天。【無彈窗.】

看著一個個牧師倒地不起,李潔咬緊牙關,努力不讓悲傷影響到自己指揮作戰,在李潔的指揮下,步兵們拚死攔截飛龍對牧師的追殺,射手們努力讓飛龍身上插滿羽箭,一個個牧師死去的同時,更多的飛龍哀鳴著倒了下來。

承受著巨大的傷亡,阻止了九頭蛇部隊的偷襲,飛龍顯著減少,毒蠅也在不斷減少后,李潔第一次看見了希望的曙光,通道內口處的戰鬥在絕大多數射手都去攻擊飛龍后一度有些支持不住,但蜥蜴人的消極怠戰和身體的虛弱幫了李潔大忙,儘管敵人似乎無窮無盡,但是這種情況將在射手被解脫出來后大為改觀。

隨著時間的推移,營地內飛龍越來越少,一批射手被調去支援雷歐,徹底穩定雷歐的防線,決不讓九頭蛇衝進來搗亂后,大批的射手三輪羽箭就讓通道處的敵人進攻的勢頭頓減,持續的箭雨率先讓蜥蜴人頂不住開始驚慌的後撤,蜥蜴人弓箭手後撤還沒什麼,蜥蜴人馴獸師的後撤讓在他們指揮下的獸群也出現了混亂,李潔抓住了這一絲機遇,立刻把營地內的步兵抽調一批替換到前沿,把一直都在領軍血戰的馬克西姆和黑角替換了下來,馬克西姆渾身是血,儘管還嚷嚷著他還可以戰鬥,但是看了看他握著武器的手都在不由自主的抖,李潔強令他暫時休息下,而黑角則是被抬下來的,已經重傷垂危,李潔焦急的叫來一名倖存的牧師,他可不想再失去一名忠心的將領,前線則由布朗和莉莉女王率領也沒剩下多少體力勉強算是生力軍的人手開始動對敵人的反攻。

李潔的調整讓焦急的泰澤也有了機會調整不穩的戰線,大怒之下泰澤先斬了十多名作戰不利的頭領,讓士兵戰戰兢兢的重新投入戰鬥,他也看出來了,目前就是雙方士兵意志力的交戰,儘管飛龍幾乎算是殆盡,九頭蛇的偷襲也沒有效果,但是他的士兵多,還有不少士兵保持著充沛的體力,自己還是勝面多些。

然而事實總是和推測有出入,換下了一批生力軍投入戰鬥,結果是不但沒有擊退敵人的反攻,反而已經殺進了營地的戰線還在不斷的後退,泰澤氣的臉色通紅,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泰澤當機立斷,把自己的衛隊投入進了戰鬥。

見此情景,只是休整了一會的馬克西姆請戰出擊,李潔也沒猶豫,立刻同意了,不過他要求馬克西姆不要去支援在泰澤衛隊攻擊下有些撐不住的北線,而要馬克西姆去局面已經明顯佔優的東北戰線,馬克西姆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他自然不清楚如此高明的戰術不過是喜歡看戰爭片的李潔抄襲來的,現在馬克西姆去北線,也只不過是添油,形不成絕對的優勢突破敵軍,不如去東北線,把優勢擴大,能在北線沒有崩潰前從東北方擊敗敵軍,直接包抄北線敵軍後路,那麼戰爭的結果自然不言而喻了。

馬克西姆不明白歸不明白,但現在他也知道時間緊迫,當即就帶了部分族人去了,其他跟他一起下來的士兵他沒帶走,算是留了個心眼給李潔當做他一直吹捧的預備隊。

在以後的征戰中,馬克西姆不久就被李潔派了出去獨當一面,這滿足了馬克西姆虛榮感的同時,馬克西姆也很佩服李潔,也對李潔一直都很忠誠,並且每次戰鬥馬克西姆也學會了留預備隊,這隻疲憊不堪,大多都帶傷的二百多人的預備隊拯救了所有人,拯救了整個戰役。

馬克西姆加入對東北通道的進攻后,一直不吝嗇魔法捲軸殺的爽歪歪的布朗更是如魚得水,有馬克西姆在前面頂著,布朗可以毫無顧忌的大肆放魔法,大肆狂丟魔法捲軸,甚至群攻魔法也是猛砸,毫不在乎魔法範圍把馬克西姆有時候也包括了進去,其實說白了布朗今天如此的大方,群攻高級魔法捲軸猛摔,是有那麼一點心思讓馬克西姆吃點苦頭,以報當日馬克西姆威脅他的仇恨,並且這種情況下,馬克西姆吃了暗虧也不能說他什麼,並且殺戮本就是布朗的熱愛,在如此瘋狂的進攻下,東北線敵軍幾乎潰敗。

泰澤看的清楚,他更清楚要是東北線潰敗了會形成什麼樣子的局面,此時泰澤那裡還顧的上身份面子問題,直接拿著長劍跑到東北線後方,瘋似的砍殺後退的士兵,也不管是生物還是人類或者蜥蜴人士兵,狂熱的高喊著:「頂住!頂住!勝利就在眼前!」

但這依然無法阻止士兵們的驚慌,戰線依然在步步後退,泰澤赤紅著雙眼,決然的沖向了馬克西姆,親自做表率阻擋住了士兵們潰退的步伐。

李潔得知泰澤親自參戰,阻攔住了馬克西姆前進的腳步后也是焦急異常,只是不斷的調整著北線,力圖多支持些時間,讓馬克西姆有機會擊敗泰澤,爭取最後的勝利,然而就在此時,此前飛龍來攻擊時躲藏起來的維迪斯臉色白的跑來告訴李潔,西線伍格夫擋不住敵人的進攻,目前正在潰敗。

李潔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為了北線能支持更多的時間,比爾的骷髏手下殘兵都被投入了進去,現在西線潰敗,需要多少人才能擋住!?自己還有那麼多士兵嗎!?更可怕的是,毫無疑問,西線殺進來的敵人肯定會和九頭蛇一起圍攻雷歐,雷歐本來就是一直在強撐,再來一批敵人雷歐非潰敗不可,雷歐潰敗了後果不是一般的嚴重,敵軍回合九頭蛇部隊衝擊自己的後方,不說多,一輪下來自己就完了!

「您先去收拾潰兵,我這就帶人支援。」李潔晃了晃,強撐著不倒下,維迪斯知道情況緊急,什麼也沒說,跑了回去。

李潔看了看面前二百多名疲憊的士兵,傷重的甚至站都站不起來,他們也都聽見了維迪斯的通報,也都知道李潔現在看著他們是什麼意思,一個士兵站了起來,另一個士兵強忍著傷痛也站了起來,更多的士兵互相攙扶著站了起來,李潔也沒再多說什麼,抽出了自己的白板雙手劍,強忍著滿是淚光的雙眼不流下淚水,大吼著:「為了勝利!」率先沖了出去。

殘兵們跟著怒吼:為了勝利!追隨著李潔的腳步沖了出去,聲勢驚人,通道處正在奮戰的士兵們跟著怒吼:為了勝利!聲勢震天!

在鴿子戰旗的引導下,三處戰場爆出讓敵人膽戰心驚的無匹氣勢,士兵們爆出最後的潛力和敵人激戰,就連泰澤心驚之餘,也被死死盯住他的馬克西姆狠抽了幾下,退了幾步才重新擺好防禦姿態。

此戰過後,李潔的幾面戰旗上雪白的鴿子都被染成了鮮紅的顏色,李潔順應大家的要求,把戰旗名稱改為血色戰鴿旗!

也沒人投個催更票什麼的?還是沒簽約不能投?不過還是感謝兄弟姐妹們的支持,我會加油的。

戰場上全是鮮血和慘叫聲,夾雜著天空中墜落下來的飛龍臨死前的哀鳴,李潔的弩車相繼被飛龍搗毀,比爾的部下傷亡慘重,散落在弩車零件附近的全是白花花的碎骨,但是在其他部隊的支援下,被泰澤派來攻擊弩車部隊的飛龍也沒剩下多少只了,弩車就算了,弩箭本來就不多,能拖了不少飛龍陪葬也就認了,骷髏士兵的傷亡就讓李潔感覺到心痛,李潔一直認為,骷髏士兵是最好的士兵,任勞任怨還沒有任何要求,同樣讓李潔心碎的是牧師的死亡,法師除了雙胞胎姐妹,剩下的幾名法師沒一會就在飛龍的追殺中死去,牧師們能支撐更長的時間,他們畢竟可以給自己加魔法防護和恢復生命,可是普通的牧師也挨不住二條飛龍一段時間的持續進攻,精英牧師們要好些,可是要被四條飛龍圍住那也是危險,飛龍中要是有精英的話那精英牧師也逃不出生天。【無彈窗.】 閃婚千億總裁:吻安,小嬌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