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金枝玉葉啊。」陽平公主喃喃說道,美眸望向案上的玉盤珍饈。

2020-11-14By 0 Comments

食物精美,盛放食物的器皿,是從宮中帶出來的,是她平日最喜愛的那一套瑤台八寶紋月白玉石餐具,鑲嵌著華貴的特品珊瑚珠。

大乾宮廷膳食非常奢華,極具講究,盛放食物的飲食器皿也會根據不同季節,時辰,場合,匹配不一樣的樣式材質。

這樣極致細節的皇家風範,不僅體現在膳食上,更是陽平公主自小的成長過程中,所觸碰到的方方面面。

無上尊崇,萬千寵愛,帝王的掌上明珠,她,是大乾的公主啊!

陽平公主眼眶紅了,眼淚滾落了下來。

「公主!」

靜書和鳳琴嚇到了,忙在她身前跪下,扶著軟榻說道:「公主,您不要哭呀。」

「公主,皇上還是疼愛您的呀。」

疼愛嗎?

陽平公主已經快記不清疼愛她的父皇是什麼模樣了,她的腦中全部都是宣延帝望來的那個眼神,兇殘,惡毒,咒罵……那是極度的痛惡才會有的眼神吧。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身為大乾的公主,她捍衛皇家尊嚴,何錯之有?

那些山野之人不將他們當回事,那魯莽粗鄙的賤小孩直接指著皇上的鼻子罵,若說這野孩子和元禾宗門沒有相關,誰會信?僅此一條罪責,足以將整個元禾宗門抄斬!

所以,她做錯了什麼?

堂堂帝王,一國之君,九五之尊,怎可以讓這山野孩童凌辱,皇家尊嚴又怎能讓這荒山野嶺的破敗宗門肆意踐踏?

陽平公主縮成一團,眼淚洶湧。

自離京后,她一直深壓著的恐懼和害怕,在今天不再受制,似是狂漲的江浪,將她吞沒淹埋。

「如果我當初早早答應去和親,會不會今天的局面就會不同了?」 軍爺有色之嬌妻難寵 陽平公主哭著說道,「我們就不會這麼狼狽了,不會被嗤笑了,更不可能這麼舟車勞頓,離開皇宮,離開京城,冒著大風雪趕路。」

兩個小宮女不敢接話,畢竟她們是這世上最不願讓陽平公主去和親的人了,誰願意背井離鄉,去一個人生地不熟,連言語都不通的地方呢。

「我不甘心!」陽平公主抬手擦掉眼淚,說道,「我一點都不甘心!」

「公主。」靜書擔憂的看著她。

「對了,」陽平公主看向鳳琴,說道,「你先前說的,佳榮郡主和李娉她們,去找了安成?」

鳳琴點頭:「是,佳榮郡主和李娉姑娘是想求安成公主一起去請見南宮皇后的,不過安成公主拒見了。」

「而後呢?」陽平公主問道,「她們自己有沒有去?」

「去了,不過南宮皇后同樣拒見了她們。」鳳琴說道。

陽平公主抽噎著,若有所思的點頭。

靜書見她模樣,說道:「公主,難道,您要去見她們?」

「對,」陽平公主說道,「我是有這個打算。」

「別,公主,」靜書忙道,「安成公主和皇后不願意見她們,那必然是有原因的。更何況,她們也沒有找您呀,咱們不能上趕著去找她們吧。」

陽平公主輕皺眉,看了她一眼,說道:「那,我去找安成。」

靜書和鳳琴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宣延帝共三位公主,自長寧公主李芯嫁給驍騎大將軍翁迎長子翁孝和后,宮中便剩下陽平公主與安成公主二人。

兩位公主自小便不親,連表面上的親和都不會去喬裝,現在,陽平公主竟然主動開口說要找安成公主。

陽平公主向來說做便做,隨即伸手輕輕推她們:「快,去拿我衣物來,給我更衣,我這就去找她!」

「可是公主,現在天色太晚了。」靜書說道。

「是啊,何況安成公主她向來和您不對付,我們去找她,怕是要……」鳳琴沒有說下去了。

「光靠我一個人不行,」陽平公主說道,「我腦子不好,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來,需得有人商量才行,所謂大行不顧細謹,家國危難當頭,哪顧的上以往那些小打小鬧呢。」

靜書和鳳琴愣了愣,像是不認識陽平公主了一樣,直直的看著她。

「你們快去呀,」陽平公主說道,「還愣著幹什麼?靜書等會隨我同去,鳳琴便留下來收拾東西吧。」

靜書和鳳琴只好點頭,說道:「是,公主。」

看著她們去取衣物和洗漱用品,陽平公主收回目光。

「若我能有力挽狂瀾的本領,那該有多好?」陽平公主很輕很輕的說著,不知為何,她腦中忽然出現一個女人的身影,不是別人,而是陶嵐。 羅小冬覺得,人還是有一點良心的好,過去的羅小冬,心地太善良,屢屢吃虧,但是羅小冬自己是一個聰明人,並不是一個笨人,所以,羅小冬知道吸取教訓,慢慢不斷進步和成長。

但是,關於良心,羅小冬一直沒有泯滅良心。

這一點,是羅小冬的底線。

之所以要趕緊去滬市,是因為滬市那邊出現了問題,趙寶和和王大力的問題。

趙寶和老趙,是一個不錯的生意人,身體一向虛弱,但是自從有了老鷹先生幫忙轉移的十年壽命以後,如魚得水,活力四射,還娶了一房姨太太。

當然了,現在是不允許結婚的,那是犯了重婚罪,所以只是包/養而已,沒什麼名分。

然後就是王大力,王大力這個人有意思,上次說了不再做生意,不再投資股票,不再投資期貨,而是安心老婆孩子,結果,被一個姑娘,給騙走了五百萬,好在對他來說不到十分之一的財富,這讓王大力對這個世界徹底有一點絕望了,畢竟這些都是他的血汗錢。

嚴格的說,是拿命換來的!

先後,王大力拿出了二十年的壽命,換來了這些錢。

但是,問題是,也許是好事吧,王大力不知道自己未來還有多長的壽命,這是個大問題。

王大力還能活多久,這點,王大力根本就不知道,王大力也問過老鷹先生,老鷹先生沒有說清楚。

老鷹這沒說清楚,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一個人,如果知道了自己未來會在幾點幾分死去,是好事呢,還是壞事呢?

真的說不清。

但是,王大力卻在最近生病了。

羅小冬有王大力的聯繫方式,孟山也有。

王大力聽說羅小冬會治病,於是,請求羅小冬去救他。

羅小冬想了許多。

心想,如果救了他,他本該死的,命運規定他賣了二十年壽命后,目前是壽命到了,那麼,我用仙力救他,是否屬於逆轉改變了他的命運呢?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老鷹先生的轉移生命的規則,還有作用嗎?

但是,羅小冬想,不如去試試吧,一方面不是忍心,畢竟王大力這個人也蠻可愛的。

另一方面,也想知道這命運到底領不靈驗。

所以,羅小冬就坐飛機,再次趕赴滬市。

這次去滬市,自己一個人去的,沒帶任何人。

想著應該很快就能夠回來。

羅小冬下了飛機,看到滬市在眼前,已經變得非常的好了,看不到任何水災的景象,應該說上級的救援工作,是十分得體的。

羅小冬很佩服,一路走著,挺愉快的。

然後,見到了王大力。

結果,看到王大力以後,羅小冬放心了,只不過是重感冒而已,加上常年勞作,腰閃了一下,變成腰椎肩盤突出了。

羅小冬給其輸入仙力,美其名曰按摩,然後,重感冒就好了。

至於腰椎間盤突出症,要做手術,比較嚴重了。

羅小冬和王大力一起去醫院,去了滬市人民醫院,一個三級甲等醫院。

現在看個病,和以前不同了,尤其是一些好的醫院,比如滬市人民醫院,去看病,一早就得排起長龍,另外也不是馬上就能開藥的,而是,你去拍個片吧,拍完這拍那個,當然了,這也是有科學根據的,不是瞎胡鬧。但是拍片的費用,羅小冬陪著王大力去,看到一轉眼,三千塊錢沒了。

這尼瑪貴啊。

好在現在王大力有賣命的錢,但是問題是,如果這賣命這的減低了壽命,再拿賣命的錢去換命,這不是一個矛盾體嗎?

但是,眼前的事還是要做的。

羅小冬陪著王大力去見了主治醫師,主治醫師果然如羅小冬所料,讓王大力去拍片,好在王大力,今日的王大力已經不是昨天的王大力了,王大力有錢了。穿著也好了,整個人的氣場包括氣質,都改了一新。

反而羅小冬,沒有穿那件三萬塊錢的外套,穿的普通的外套加理工男常穿的牛仔褲和帆布鞋。

整個片子一套三千拍完,然後又問,說是結果不是很清晰,是否要拍攝加強版的,王大力想,那就拍一個加強版的吧。於是,八千塊錢又進去了。

醫院就是這種地方,還不像市場,不允許你討價還價的。

我的美女老總 你說,醫生要八千,你敢給他七千塊錢嗎?不敢,醫院可不跟你討價還價,所以認為錢不重要的人,當你去醫院的時候,怎麼辦?顏回,一簞食一瓢飲,但是,如果你顏回生病了,怎麼辦?所以,錢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卻是最接近萬能的東西了。

羅小冬陪著王大力看完病,回賓館,孟山知道羅小冬來滬,打了電話,問情況。

羅小冬就說了陪著王大力去看病的事,孟山笑道:「王大力是不是大限到了?」

羅小冬書道:「如果是大限到了那麼那老鷹先生也太不是東西了。」

孟山點頭,說道:「是啊,明知道他只剩下幾個月的壽命了還要抽取十年壽命給孫思清和趙寶和。」

孫思清和趙寶和,聯合起來買了十年壽命,每個人五年。

鑽石契約:首席的億萬新娘 羅小冬明白這事,所以說老鷹先生不是東西。可能不是東西。

羅小冬掛了電話,想了想事情的來龍去脈,覺得也就這樣吧,王大力夠享福的了,如果是一個普通窮人,打工仔,能得到這麼多錢,並要消耗二十年的壽命,他干不幹呢?

我們之中,打工仔,是最普通的一群人,他們在烈日下暴晒,在汗水中扛鋼管,干雜活,等等,但是得到的酬勞,僅僅是和白領持平。

甚至比普通白領還要低。

這些,都是常態!

羅小冬也明白。

接下來幾天,羅小冬陪著王大力去看病,兩個人也深談了一下,尤其是第二天中午吃飯的時候,王大力邊吃,邊有點沮喪,說道:「我真的怕死!」 連著下了一夜的大雪,外面銀裝素裹。喜兒和三郎早早就起來,在院子里掃雪,木氏想攔著,卻見孩子們玩兒的開心。喜兒調皮的做了個大雪人,扣兒和小五一見著就歡喜的不行。

蘇老三已經能自己下炕,對於昨天蘇大郎來家的事,他是絕口不提。喜兒知道,有些事要他自己消化,別人都幫不了他!

而他胸口的傷口也慢慢恢復結痂,木氏也沒想到久久不醒傷口不愈的蘇老三,在清醒過來后,傷口恢復得這麼好。不過這事只喜兒和她知道,畢竟這種怪異情況,越少人知道越好。

這老院子地方大,攢的雪也多,孩子們開心的在雪地里打著雪仗,一時間院子里充滿了孩子們的歡鬧聲,蘇老三坐在炕上,聽著這一聲聲的歡笑,心裡的鬱結也慢慢的散開。

也許真的像喜兒說的,他就是父母親緣淺!這一場場的,就是熱水也被冰涼了!既然已經搬出來了,那就好好把日子過起來,經過這場生死,他也更清楚自己在爹娘心裡的位置。

雖還渴望親情,卻也不再執拗於此,他還沒死,他們這一家子就被趕出門了,要是他死了…。想到那個可能,蘇老三隻覺得心如刀絞,他們家咋就變成這種不顧親情的了!

孩子們邊玩兒,邊把院子打掃乾淨,扣兒腳踩著地上的石子路,嘴裡還嘟囔著說道:「還是二姐有先見之明,咱給地上鋪上石子,又蓋上些乾草,走起路來還真不滑了!」

喜兒笑笑的看著扣兒在那裡做鬼臉兒,突然看向了籬笆門外的小路,就見一大一小兩個身影緩緩的朝這邊走來。

按理說她家住的位置在村子邊上,今天李家人也都回了姥娘家,這附近可沒別的人家了!這兩人難道是來他們家的?

等人走近了,兩個人一大一小,兩人身穿粗布棉襖雖上面沒補丁,可看那藏青顏色,就知家境普通。而那小的,雖比骨瘦如柴好些,可也是極其瘦弱,一小步一小步的跟著女人艱難前行。

倒是木氏見著來人,滿臉驚詫!

「文香,這麼冷的天,你咋帶著招弟來了?」

說著忙把院門打開,上前去迎。喜兒這時才知,這就是她那未曾蒙面的小姑姑蘇文香。

只見蘇文香臉上帶著羞澀笑容,牽著女兒王招弟駐足在院門口,有些局促,臉帶不好意思的喊了句,「三嫂!」

「哎,趕緊進來,趕緊進來,可別凍壞了招弟!」說著就把她們娘倆拉進院子。

一看到王招娣來,扣兒眼睛就冒光。過去在老宅時,她倆關係就好,每次招弟來,總要給她帶兩塊兒糖塊兒,雖不多,可也是招弟自己省的。這份情她一直記得!現在她也有糖塊了,一會兒也給她帶上!

一行人進了裡屋,看到坐在炕上的蘇老三,蘇文香的臉上滿是驚訝:「三哥,你啥時醒的?我還當是你…」

說著那眼淚就不要錢似的往下流著,喜兒看著,就心裡嘆生氣,這小姑姑就是個柔弱脾氣,要是有兩分老太太的硬氣,哪裡會被王家欺負成這樣。

「唉,快別哭了!」

一看小妹哭的傷心,蘇老三心裡也泛起了難過。小妹不同大姐有主意,自幼性子就乖順。當年被爹娘嫁進隔壁村子后,那邊就不准她常回娘家。

生了招弟之後,那日子過的就更難,他一直就想不通,明明這麼乖巧個妹妹,為啥爹娘就不喜歡,還把她嫁進那種他們眼裡的好人家。

這時琪兒端來兩碗雞蛋茶,送到蘇文香母女跟前,見到這熱騰騰的雞蛋茶,蘇文香忙推辭,她可是知道三哥家如今條件怎樣,凈身出戶!這兩個雞蛋還指不定是怎樣省出來的!

「小姑姑,你和招弟一路走來,我看招弟鞋子都濕透了,喝點熱的也能暖暖身子。」喜兒又拿出提前買好的瓜子花生以及糖塊兒放在炕桌上,招呼著招弟自己拿著吃。

蘇文香端著熱騰騰的雞蛋茶,眼眶裡蓄滿了淚水,三哥三嫂不論什麼時候,對她們都是這麼關心!

想想自己娘倆在老宅被人輕視瞧不起,眼淚就不住的往下流著,可又想想三哥這病剛好,可不能大過年的給他們找晦氣,就忙用袖口蹭了蹭眼,佯裝喝湯。

大人們聊他們的,喜兒就拉著招弟,去了外間小炕。問她在家裡過得可好!

招弟是個和她娘完全不同的性質,與扣兒十分相像,一點兒也不認生,倒豆子般把家裡的那些事全說了出來。

原來,今年回娘家,小姑父王梁周並沒有跟來,而是讓小姑姑自己帶著招弟自己走來的。

一想到這快十里地路,是小姑姑娘倆步行走來的。喜兒就對這個小姑父就沒好印象!也不怕這麼冷的天把人凍壞了!

招弟還說,倆人到了老宅,大姑姑一家早就到了,看到她們娘倆只帶了十幾個雞蛋回來,老太太的臉就耷拉下來,招弟告訴喜兒,那十幾個雞蛋還是他娘偷偷攢下的。沒想到姥一點都沒給好臉色,就是大姨,也是輕蔑的看著她們娘倆。

到了中午吃飯,她倆跟前擺著的就是溜白菜和燉蘿蔔,她想去給她娘夾筷子韭菜炒雞蛋,就被姥姥瞪好幾眼。

她就想不通,都是姥姥的外孫女,為啥大姨家的春燕姐姐就能去吃紅燒肉,而她們吃雞蛋還被姥姥瞪了一眼。

看著小女孩兒眼裡那說不出的委屈,喜兒心裡就感嘆,這蘇老太還真是一貫的偏心眼,不但是對他們家不好,這對自己的親閨女也是分個三六九等的,真不知她到底怎樣想的,難不成在她心裡,只有錢和權最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