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錚,你別勸了……女孩子嘛,筱筱的心思我是懂的。好看遠遠比食物來的重要。」

  • on 2022 年 9 月 9 日
  • 10 Views

說著,朝封筱筱眨眨眼,「這是只有我們小姐妹才懂的,阿錚一個直男不會明白,我說的對吧?筱筱。」

「呵呵。」

封筱筱乾澀的笑笑,被她這親昵的態度弄得很不自在。她們並不是小姐妹吧。

「真不吃?」

聶錚皺眉,還是覺得這樣不好。

「不不不。」封筱筱一個勁點頭,「我這點就夠了。」

「行。」

聶錚也不再勸,只是招手,叫來的服務生,「來條蒸石斑,包好,帶走的。」

「好的,聶先生。」

封筱筱嘟嘴,這麼多還不夠吃嗎?還要打包條魚。

幸好,封筱筱沒吃多少,反正她也沒有胃口。

她先喝完了湯,起身要走,「那我就先走了啊。你們慢慢吃。」

「嗯,好。」宋菲雪點頭。

「站住。」聶錚皺眉,「你去哪兒?」

「啊?」封筱筱詫異,「我回家啊。」

聶錚勾唇,哂笑,「你跟我一起來的,要自己走?」

「呃……」封筱筱怔忪,看看宋菲雪,難道,聶錚不跟宋菲雪一起走嗎?

今晚的約會,應該是屬於他們的吧。

她一個「第三者」早就該走了啊。

「等著。」

聶錚擦了擦嘴,起身,「菲雪,我和筱筱要回去了,你自己開車來了吧。」

「呃,嗯。」宋菲雪的臉色,這會兒有些掛不住了。

「那你吃完再走,我們先走了。」

聶錚抬眸,示意封筱筱,「還站著?」

「呃,哦。」封筱筱呆兮兮的,跟在了聶錚身後。

包廂門關上,宋菲雪咬碎了一嘴牙——

「真是,豈有此理!」

不過是權宜之計,為了搪塞聶鴻鑫、不受他控制娶的女人,現在是怎麼樣?要當真了嗎?

宋菲雪端起紅酒杯,一飲而盡。

「聶錚,你很可笑,你知道不知道?你糊塗了嗎?荒唐!」

。 「閑人?」月卿瞟了她一眼,「我看你就挺閑的,那你就不用進了。」

「哎,我說你這個顧客怎麼這麼不講理呢?有沒有點兒素質?!」營業員痛罵着,恨不得下一秒就一巴掌扇過來。

「不好意思,我也沒看見你有什麼素質有什麼臉。」月卿環視了一圈,在想着要不要把這店給砸了。

可砸完的費用也挺多的,為了一個螻蟻不值得。

月卿嘆了口氣,真的是,人世間所有事都得畏首畏尾好不痛快,還是趕緊攻略趕緊收魂為妙。

沒想到這營業員卻不依不饒的。

「你這浪費完我時間就說走就走了?」

月卿鳥都不鳥她,箭步流星往出走,那營業員緊趕慢趕都小跑起來,最後竟然連她衣角都沒碰到。

看着月卿那輕快的背影,營業員差點沒把后槽牙給磨碎。

月卿自然是知道身後一直有一雙招子在瞧自己,便勾了笑回頭又挑釁似的看了那營業員一眼,瞧見她要氣抽了的表情,月卿笑得更是猖狂。

嘿嘿,好久沒這麼高興了。

看來還是得多氣氣人,尤其這種長著雙狗眼的人。

在商場里又逛了會,雖然有些營業員和櫃姐看到她穿着都有些冷淡,但都表現得比最開始碰到的那個要含蓄。

月卿仔細挑了兩套,等她一臉平常的拿出卡去櫃枱付錢時,這些個櫃姐和營業員突然笑成一多盛放的菊,而後拉着她左看右挑的,一改之前的冷淡。

月卿以時間緊張為由一一謝絕,拎着兩包東西揚長而去。

當然,出門的時候不可避免地又經過了第一家店,那營業員還在店門口站着,看着她手裏的袋子臉色免不了陰沉下去。

月卿也沒空搭理她,直接回旅社找金文佳了。

剛進門,就聞到一股子南瓜粥特有的甜糯糯的味道。

「呀!外賣到了?」月卿趕緊放下購物袋,尋着味道來到了桌前。

「嗯。」金文佳耳朵有些紅,「把那個袋子遞給我吧。」

「哦,好。」月卿嘿嘿一笑。

「那個……我……」金文佳拿着衣服有些尷尬的抬頭。

月卿瞭然,但仍舊面上一副不懂的樣子。

「怎麼了?快試試啊!」

「我……我要換衣服了。」

「嗯,換啊。」

月卿那坦然純澈的眼神倒叫金文佳汗顏了。

最後,金文佳直接蒙了被褥,在被褥里換的。

月卿就在旁邊看着,還時不時的說:「怎麼樣啊?用不用我幫忙啊?」

問著笑着打趣著。

金文佳本來在被褥里就悶,被她那麼一調笑更絕面紅耳赤。

他飛快穿完,襯衫只來得及繫上兩隻扣子,大手一掀將被子朝月卿扔了過去。

月卿一時沒有防備倒叫被蒙了個正著。

這還不算,金文佳將她連人帶被抱了起來。

「呀!你要幹嘛?!」月卿也被嚇了一跳。

「你……不是要幫我穿嗎?」金文佳貼著約摸是她頭的位置沉聲道。

「哈?」

月卿正納悶着就被金文佳扔在了床上,緊接着就覺著肚腹一陣的癢。

「叫你開玩笑!」

「還笑不笑我了?!」 第二天,蘇慕音是被夏星的大嗓門給叫醒的,下樓的時候已經到了午飯時間,蘇慕音不暗暗由感嘆,她真是越來越能睡了。

樓下付雲瑞已經來了,正獨自坐在沙發抱著筆記本不知在忙什麼,夏星已經坐在飯桌前等著她,臉上竟難得的帶著笑容。

蘇慕音卻看的一陣頭皮發麻。

果然,蘇慕音才一坐下,夏星就指了指放在桌上的砂鍋,看著她慢悠悠的說道:「今天給你燉了大骨湯,趕緊喝吧。」

蘇慕音艱難的扯出一抹難看的笑容,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夏星頭上還帶著傷,就惦記著給她燉湯,她實在不好意思拒絕……

畢竟夏星生氣起來還是很兇的。

付雲瑞此時也蓋上了筆記本,一臉羨慕的感嘆道:「唉,還是小嫂子你有福氣,我都好久沒吃過夏猩猩親手做的菜了。」

「付雲瑞,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夏星一秒變臉,換上了兇巴巴的表情。

蘇慕音無奈的搖頭勸道:「夏星你也真是,幹嘛總對他那麼凶,當心別把人嚇跑了。」

夏星:「喝你的湯!」

廢話真多!

「是是是……」蘇慕音認命的拿起勺子,打開砂鍋蓋子喝了幾口。

付雲瑞聳了聳肩,起身做出一個誇張的動作,感動道:「還是小嫂子對我好,唉,為什麼老大就能娶到小嫂子這麼溫柔的老婆……」

蘇慕音喝湯的動作頓了頓,呵呵的乾笑了幾聲,一臉的黑線:「你才多大年紀,怎麼說話跟個老頭子一樣唉聲嘆氣的。」

夏星也一臉鄙視的白了他一眼:「就你小子毛病多。」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付雲瑞突然嚴肅的強調道:「而且我這叫成熟。」

「你?成熟?」夏星一臉鄙夷:「我看你是閑的沒事找事!」

「小嫂子,你看她……」

「夏星,你也少說兩句。」

「切,不想被我罵,就不要搬過來。」夏星撇了撇嘴,毫不留情的繼續打擊道:「你小子最好給我安分點,不然蘇慕音也救不了你。」

蘇慕音無奈道:「他也沒招你惹你吧?」

「哼。」

「就是說。」付雲瑞也有過來,坐到了夏星身旁的位置,可憐兮兮的看著她:「你以前從來不會動手打我的。」

「那是以前,誰讓你現在越來越欠揍。」夏星淡定的說著,眼都沒抬一下。

「我哪有……」

付雲瑞委屈的摸了摸鼻子。

這時候,傭人也把午飯備好,蘇慕音除了喝湯之外,總算是能吃點別的菜。

夏星也拿起碗筷,自顧自的吃飯夾菜,付雲瑞長嘆一聲,也沮喪的拿起筷子,興緻乏乏的吃著飯菜。

飯桌上一時間,只剩下了碗筷碰撞發出的聲響。

夏星一如既往的邊吃邊玩手機,雖然吃的時候狼吞虎咽,確是吃的最慢的那一個。

付雲瑞看蘇慕音艱難的喝湯,主動放下碗筷說道:「夏猩猩也真是的,自己飯量大就老喜歡什麼東西都煮大份,小嫂子,要不我幫你喝一點?」

「這不好吧?」蘇慕音遲疑的抬頭。

畢竟這是夏星特意為了她做的,況且她是直接拿勺子對著砂鍋喝湯,怎麼好意思讓別人再來喝……

這時候,夏星也放下了手機,掃了眼蘇慕音,伸手揪住一旁付雲瑞的耳朵:「付雲瑞,我看你是在找抽!」

「哎呀,痛痛痛……」付雲瑞急了求饒道:「我這不是怕小嫂子吃撐了嗎,夏猩猩你放手……」

「蘇慕音的事用不著你操心,吃完了趕緊滾回公司去!」

「是是是,我馬上就走!馬上就走……」

夏星滿意的點了點頭,鬆開了苦著臉求饒的付雲瑞,可憐付雲瑞一邊揉著耳朵站起身,一邊該不忘的小聲嘀咕一句:「真是個暴力女。」

說完之後,付雲瑞撒腿就跑。

眼看夏星又黑了臉,蘇慕音覺得付雲瑞簡直就是在作死。

付雲瑞離開后,為了不被夏星的怒火波及,蘇慕音埋頭賣力的喝湯,大概是因為喝的太急了,突然覺得一陣難受。

「嘔……」

這時候夏星聽見動靜,也回頭看向她,正想說喝不下就不要勉強,蘇慕音已經捂著嘴沖向了衛生間。

夏星無奈的嘆了口氣,連忙吩咐傭人準備一些水果,蘇慕音趴在洗手台吐的昏天黑地,感覺自己就快要虛脫了。

看來當個孕婦也沒她想的那麼容易……

回到客廳,蘇慕音直接慵懶的靠進沙發,夏星也已經離開飯桌,倒了杯水,面無表情的走到她身旁,將杯子遞給她。

蘇慕音接過那杯溫水,猛喝了一大口,才總算是舒了口氣。

夏星看著她這幅大喘氣樣子,忍不住嘲笑道:「蘇慕音,虧你還是國民女神,你這幅樣子要是被傳出去,估計不會再有人喜歡你。」

那些人肯定是眼瞎,畢竟蘇慕音這白痴除了長得好一點,在她眼裡簡直就是一無是處,她最討厭的就是遇事就會哭鼻子的女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