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嘉允真的的桃花運好,這樣的頂級美女都喜歡他,這第二也不虧啊。」

  • on 2022 年 9 月 16 日
  • 8 Views

陸綰之遞上簽名本,韓嘉允看了一眼陸綰之,目光落在她驚艷的五官上,露出了笑容,「你好,謝謝你的喜歡。」

陸綰之給他打氣,「加油啊,雖然這次輸了,但是我相信你以後一定也能重新拿回冠軍的位置。」

「謝謝。」韓嘉允說著謝謝,目光從陸綰之的臉上掃到了溫惜身上,他簽名遞給了溫惜,溫惜接過來,其實她不是要簽名的…不過人家主動給了自己,她也不好不要。

韓嘉允很明顯覺得溫惜冷淡了一點,於是把更多心思放在了陸綰之身上,「你有微信嗎?不如我們加一個微信吧。」

陸綰之愣了一下,拿出了手機。

其實,她並不想跟韓嘉允胡加微信。

因為,她只是喜歡韓嘉允賽車。

對韓嘉允的人跟長相,都沒有什麼感覺。

她覺得韓嘉允的長相,一般,沒有多帥。

距離風珏,不如風珏一根頭髮。

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傳來。

有人說了一句,「秦崢來了。」

秦崢剛剛奪冠,臉上帶著燦爛桀驁的笑容。

他身後跟著幾個隊員,一起走過來跟NOZ隊打了招呼。

韓嘉允的臉色差了下來。

秦崢走過來,他拿起筆,拿過了陸綰之手裡的簽名本子,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秦崢,美女,你叫什麼?」 古銘憂心忡忡的看着司徒修,「是啊!天羽肯定會派出士兵前來追殺我們。」

羅布掃視了一下周圍,然後對司徒修說道,「帶上這小孩吧!距離這附近不遠處,有我和我主人居住過的一個野苑。」

鬼爪十衛士追到這裏之後,發現司徒修竟然違背了諾言。

但,他們終究不可能是林天成等人的對手,只好速速撤回了九幽境。

去向野苑的路上,羅布時不時靠近林天成並且盯着他,總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只見林天成突然開口道,「羅布,二十年未見,別來無恙啊!」

「主,主人,真的是主人。」羅布一聽這聲音,整個人都感到極為震驚,竟然撲通一聲跪倒在了林天成的面前。

他已經猜到了,主人的魂魄依附在了林天成的身上。

難怪林天成可以和渡劫期初期的天羽狗賊對上幾招。

不過,其他人還並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有些詫異的看着羅布。

「爺爺,你這是做什麼?他是林天成,不是你主人啊!」羅詩怡上前想要將其攙扶起來。

可羅布卻熱淚盈眶,遲遲不願意從地上起來。

直到林天成上期將他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羅布,說來慚愧,沒能幫得了你們。」南玄大師嘆了一口氣。

林天成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羅布等人,大家都感到頗為惋惜。

「又是那妖月乾的好事,我現在就去殺了他,好為我主人報仇。」羅布的性子極為火爆,一聽這消息就有些按捺不住了。

古銘拉住了他,「羅布兄,我們眼下正是缺人的時候,你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

林天成開口道,「放心吧!南玄大師的仇我自然會報,不過也要等個合適的時機。」

神離仙草才剛剛種植下去,要等也只有等三天之後,再找那妖月王算賬。

眾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林天成。

古銘長老道,「天成,你可不能幹傻事啊!據我所知,妖月王早就突破到了渡劫期初期境界,她的實力甚至比天羽還更強。」

張秋月也有些擔憂的看着林天成,「天成,妖月王也罷,護衛統領也罷,我們只有足夠的實力才能夠對付得了他們,否則……」

其實張秋月還想讓林天成幫她提升實力,眼下的她確實太需要力量了。

護衛統領搶奪了她族長之位,妖月王則是殺了她的親生父母,要想報仇,至少也得將實力提升到渡劫期初期。

林天成將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打斷了她的話,「放心吧,此事我自有定奪。」

眾人來到了野苑,並且在這裏安頓了下來。

夜裏,林天成看到古依依一個人在院裏修鍊龍象神功。

林天成輕咳了一聲,並且走了過去。

「怎麼?你想要指導我一番?」古依依當然知道林天成的龍象神功比自己爺爺的還更加厲害。

可她心裏卻有幾分孤傲,似乎並不怎麼樂意林天成在這裏裝腔作勢的樣子。

林天成卻笑着搖了搖頭,道,「不想!」

古依依的神色有些黯然,她還以為林天成要在自己面前裝上一番,誰知林天成卻一口回絕了。

古依依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那你是來這裏做什麼?」

林天成語重心長的說道,「我發現,要想完全治好你的凶冥兔,似乎還需要更多的陰氣,我可能需要你的幫助。」

「什麼?你不是說看在我爺爺的面子上才幫我的嗎?」古依依有些氣憤。

林天成果然是好色之徒,竟然又想抓住這樣的機會,占自己便宜。

林天成道,「看在你爺爺面子上幫你沒錯,但我也是剛剛才知道體內陽氣不足,需要更多的陰氣才能醫治凶冥兔。」

「不行,你休想再占我便宜。」古依依直接扭過了頭,似乎不願意再看見林天成那張臉。

林天成直接將凶冥兔從回收站里拿了出來,丟在了古依依面前的石桌上,「那好吧!既然你不想醫治,那就算了。」

古依依轉過的身子,她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凶冥兔在短短不到半天的時間,實力竟然從金丹期初期突破到了金丹期中期境界。

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古依依很喜歡她這隻獸寵,一直央求她爺爺傳授給她御獸訣,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提升凶冥兔的實力。

可偏偏她爺爺一直操心公主的事情,倒完全把她這孫女撂到了一旁。

古依依有些不情不願的說道,「雖然你這個人有些好色,但我還是要謝謝你,幫我凶冥兔提升了實力。」

林天成擺了擺手,「不必了,就算你的凶冥兔提升了實力,它也活不了多久了。」

果然,古依依察覺到凶冥兔的實力雖然增強了,但它的氣息卻在變得愈加虛弱,就好像經歷了一場大病。

其實,林天成除了給凶冥兔服用了一點創傷葯之外,其他什麼都沒幹。

至於這凶冥兔的實力為何會得到提升,自然是承受了上古神獸血脈貔貅獸的精華。

至於它為何會如此這般虛弱,當然也是貔貅獸那傢伙乾的好事了。

半天之內折騰個幾十次,那就是大羅神仙也扛不住啊!

古依依咬了咬牙齒,恨恨的看着林天成,「那你說,要我怎麼做?」

這凶冥兔可是古依依最喜歡的獸寵,她怎麼可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獸寵死去呢?

林天成轉身準備離開,「算了,心不甘情不願,我也不逼迫你。」

古依依卻是起身拽住了林天成,咬了咬牙道,「只要不是太出格,我可以接受。」

林天成還是搖了搖頭,「這次需要更多的陰氣,不可能有上次那麼簡單了,你必定接受不了,還是算了吧!」

古依依的臉頰已經緋紅一片,在她的心裏早已對林天成咒罵了一萬遍,但臉上卻依舊是一副真誠的表情。

「求求你救救我的凶冥兔吧!」

林天成皺了皺眉頭,又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誰叫我這個人從小就這麼心地善良呢!那好吧!那我就再幫你這一次。這可不是我逼你的哈!」

得了便宜還賣乖!

古依依對林天成恨的牙痒痒,但臉上卻也只能夠面帶笑容。

這就叫臉上笑嘻嘻,心裏……

「不是我逼你的,我是自願的!」

就這樣,林天成帶着古依依離開了院子,在一個陰暗的小角落裏發生了一些事情。

當然也僅限於局部地區,林天成也不敢做的太過分。

萬一以古依依這丫頭的性格,要是徹底把這件事情給捅出來,林天成不僅在古銘那裏面子上過不去,恐怕也沒臉再見蘇嵐和張秋月了。

一個時辰之後,林天成又在古依依的身上充到了30個電,加上原來的16個,現在已經有了46個電。

去應對妖月王已經是足夠了。 幾人商量來商量去,商量了半餉,依舊商量不出什麼好對策,直到夜幕完全降臨,眾人只能無奈地紛紛告辭離去。

送眾人離開沒多久,劉家的管家便匆匆忙地來到劉一璟身邊低聲道:「老爺,剛剛下面的人來報,兵部左侍郎何大人被東廠的人帶走了!」

「什麼!」

劉一璟頓時一驚,心中頓時有了很不好的預感,這一天之內,大半個兵部的官員都被拿下了,絕對不是什麼巧合,恐怕是有人在謀划兵部。

「替我送幾封信給幾位大人。」

沉思了片刻后,劉一璟深吸一口氣道,既然有人準備謀划兵部,肯定會針對他們這些人的,劉一璟也不敢貿然連夜召集其他人,否則只會給別人借口。

平時聚集一下無所謂,也沒人會因為這個找他們的麻煩,但是這種時刻,一旦被人拿出來說事,那就是天大的麻煩,哪怕只能纏住他們一時,但在關鍵時刻,這一時就是生死之差。

「是,老爺。」

另一邊,收到劉一璟的信,其他人也是怒火攻心,兵部可是文官的禁臠,當初勛貴們對兵部出手,文官們反撲的時候可沒少下狠手!

好不容易打斷了勛貴們的念頭,居然又有人將手伸向兵部,這是在太歲頭上動土!

………

次日,太和殿,早朝。

百官們例行禮儀過後,劉一璟和喬允升幾人對視了一眼,張鶴鳴點了點頭,何士晉跟梁鎮海都是兵部侍郎,有什麼事,自然該他這個兵部尚書出頭。

就在這時候,只見隨侍在龍椅旁的曹毅站出來道:「陛下,臣奉旨巡查騰驤四衛,經查,騰驤四衛的空餉幾近半數,武驤左右衛衛指揮使更是喪心病狂,全衛幾乎全被兩人吃了空餉,剩餘士卒也多是老弱病殘,根本不足以護衛皇城。」

「臣請裁汰其中老弱,擴充四衛規模,抽調各地衛所精銳以充實四衛!」

曹毅的話一出口,本來還準備着為了兵部死拼的文官們懵了,他們守着兵部就是為了兵權,若是讓曹毅擴大了騰驤四衛,他們守着兵部的作用可就少了很多了。

「曹大伴,目前騰驤四衛的情況如何,該抽調多少各地的兵馬?」

龍椅上,朱由校淡淡地說道,擴充騰驤四衛是他早就準備好的,現在騰驤四衛經過清洗后,只剩下一萬餘人,其他人都已經被遣散了。

而從各地衛所抽調精銳,主要是為了掏空各地衛所的反抗能力,因為現在各地衛所基本上已經廢了,除了衛所中各級軍官的親衛還有戰鬥力外,其他的士卒基本上就農奴了,根本算不上士卒。

而他的目的就是這些親衛,只要將這些人抽出來,各地衛所便算是徹底完了,各地衛所的衛指揮使、千戶能夠掌控衛所,靠的就是這些親衛,沒了這些親衛,那些衛指揮使、千戶想要掌控衛所都難。

到時候他想要改革衛所制度的壓力就會小上很多,畢竟在掌控衛所都有難度的情況下,想要造反就是找死。

「陛下,目前騰驤四衛中的可用之兵僅有一萬餘人,須將騰驤四衛擴充至二十萬,按照太祖制定的親軍規定,從各地抽調的精銳必須是煉體小成,所以各地衛所需抽調兩到三千人。」

曹毅拱手說道。

二十萬煉體小成!

聽到曹毅的話,滿朝文武都倒抽了一口冷氣,二十萬煉體小成,這是要把各地的衛所抽空啊。

要知道一般的農夫也就練有一兩手莊稼把式,連煉體都算不上,雖然朱元璋建立衛所制后,有規定,衛所必須有一半士卒是煉體小成,可是現在衛所早已糜爛,除了各級軍官的親衛外,其他士卒連飯都吃不飽,更別說練武了。

曹毅也看到了滿朝大臣的反應,不過他也不在意,雖然抽調來的都是各地軍官的親兵,但是他早就在東廠中訓練出了足夠的軍官,到時候將抽調來的士卒全部打散,重新編隊,再由他的人統領,也不怕這些士卒翻了天去。

「陛下,從各地抽調二十萬精兵,耗費實在太大,目前國庫空虛,實在無法調動如此巨額的資金,請陛下三思!」

朱國祚第一個開口,作為戶部尚書,雖然他不管兵權,但是他對於各地衛所的情況還是很清楚的,抽調這麼多煉體小成的精兵,各地衛所的軍官會發瘋的!

「陛下,臣請陛下從內帑中調撥資金!」

對於朱國祚的反應,曹毅早有預料,畢竟文官們的把戲就那兩樣,沒錢或者逼宮!

「准!」

朱由校淡淡地說道:「曹大伴先行擬一份奏本遞上來吧。」

聞言,朱國祚也急了,真讓曹毅做成了這件事,他們想要扳倒曹毅就更不可能了。

於是急忙道:「陛下,此事事關重大,還需慎重考慮啊!」

「望陛下三思!」

劉一璟等人也紛紛躬身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