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What」司機雖然懂一點兒英文,但女生語速太快,他只聽懂一句Becareful。

2022-01-23By 0 Comments

「MysuitcaseVeryexpensive,Becareful,please!thankyou!(我的箱子很貴重,請小心一些,謝謝!)」女生放慢語速提醒司機動作輕一些。

司機聞言看了眼一半被塞進後備箱的拖箱,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女生,放輕動作將拖箱塞進後備箱里,發泄似的大力扣上汽車后蓋。

隨後司機回到駕駛位降下手剎,女生坐進後座,說出預定好的酒店名字,便低頭滴滴答答的玩起GAMEBOY掌機。

前面的司機隨即開車出發,沿途時不時通過後視鏡觀察後座上的女生,臉上的表情很是糾結了一陣后,開口詢問:「華國人?」

「Ha~」女生顯然沒聽懂司機在說什麼,抬起頭露出納悶的神色。

「Chinese?」司機又問。

「Japan」女生隨意答了一句,重新低下頭鼓弄遊戲機。

司機聞言嘴角似乎有一絲冷笑一閃而過,隨後注意力集中到路上,重踩油門加速行駛。

後座的女生雖然一直在聚精會神的玩遊戲,但對司機的動作神情了如指掌。意識到恐怕會有「很有趣」的事情將要發生,不但沒有慌張,眼底反而流漏出了躍躍欲試的期待。

半個小時后,計程車穩穩的停在目的地酒店對面的路口。

司機等了一下,通過後視鏡看到女生還在沉迷在遊戲里,不耐煩地提醒道:「hereweare!(到了?)」

女生這才醒過神來,順著身邊的窗外往外看,卻沒看到自己預定的酒店。

「」here!(這邊)司機指著馬路對面提醒。

女生順著另一側的側窗往外看,終於看到了酒店明亮的霓虹招牌。沒介意司機沒有把她送到酒店門前,瞅了眼計價器上的錢數,掏出錢夾點了幾張遞給司機,隨後開門下車。

腳踏實地的一刻,女生眼底一陣失望閃過,正要繞到車后取行李箱,車裡的司機忽然掛擋猛地踩下油門。

女生瞅著漸行漸遠的車尾燈愣了兩秒,臉上逐漸浮起笑容,隨後笑容越來越大,口中呢喃道:「歐某系絡繹……(有趣)」

。十分鐘后。

林洛關閉了直播,出現在英雄城中心聯邦大廈的樓下。

這裡是聯邦核心NPC出入的地方,普通玩家是想都別想踏入這裡的,除非威望值和NPC好感度同時達到極高標準,才有進入的資格。

林洛現在英雄城威望到達100點,普通巡邏衛兵看見他都必須行軍禮。

「咦?是

《這個箭神有億點強》第一六二章:被馴化的銀翼龍禽。 海平潮見到山坡上的北境十八騎,也微微吃驚。

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下來!

他不屑的冷笑道:「都什麼年代了,現在玩騎士這一套,而且只有十八個人,能夠頂什麼用?」

他並不知道的是,北境地形險峻複雜,有很多地方車輛難行。

但是好的駿馬卻能夠如履平地,這也是北境十八騎的來由!

北境十八騎能夠在北境複雜地形任意穿插,千里追蹤,獵殺侵入華夏疆土的敵寇。

陳寧望著海平潮,微笑的說:「雖然只有十八騎,但滅你們海家,綽綽有餘了。」

海平潮冷笑:「呵呵,故弄玄虛,今天我要你知道,在我們海家絕對實力面前,玩什麼花樣都是死路一條。」

他說完,就高聲喊道:「十八背嵬戰將!」

「在!」

立即,他身後的十八名赤著上身,渾身布滿騰圖紋身的強壯男子,握著手裡的武器,齊齊的怒吼道。

海平潮望著身邊的十八背嵬戰將,露出滿意的表情。

他抬手指向山坡之上的北境十八騎,輕蔑的說:「那十八個騎士,就交給你們十八背嵬來搞定。我希望你們把他們兩人帶馬一起砍翻,不要讓我失望。」

十八背嵬戰將齊齊的喊道:「遵命!」

話音落下,十八個背嵬戰將,拎著斬馬刀、狼牙棒、大砍刀、戰斧等重手武器。

如同十八魔神,殺氣騰騰的沖著山坡上的北境十八騎就殺上去了。

他們一個個力大無窮,本領高強,並且使用的都是長重武器,所以根本不畏懼北境十八騎。

他們覺得憑他們的實力,能夠把騎士連人帶馬一起劈成兩半。

陳寧見到海平潮的手下,已經對北境十八騎發起進攻。

他淡淡的吩咐典褚:「讓北境十八騎準備戰鬥吧!」

「是!」

典褚應了一聲,然後對著遠處山坡上的北境十八騎,舉起右手,然後右手五指猛然握成拳頭。

這是戰鬥的命令!

山坡上的北境十八騎見了,十八騎之首的趙雲,沉聲道:「蒙馬眼,拔戰刀。」

立即,他身邊的十七個騎士,紛紛拿出一條黑色綢緞,蒙住坐騎的眼睛。

這是預防在衝殺時候,駿馬受到驚嚇亂跑。

趙雲卻沒有給他胯下的坐騎猛眼睛,他這匹坐騎格外神駿,通體雪白沒有一根雜毛,眼神比一般駿馬更加兇悍,鼻孔里還不斷噴出猛獸般的氣息。

這駿馬,便是北境牧民獻給陳寧的坐騎,照夜玉麒麟。

這匹照夜玉麒麟是馬中之王,性格格外兇悍,一般人都不敢靠近它。

除了主人陳寧之外,其餘的人,也就日夜照料它的趙雲,跟它稍微親近。

趙雲跟另外十七名騎士,剛剛拔出戰刀。

他還沒有來得及說戰鬥,胯下的照夜玉麒麟,已經見到山坡下的陳寧,立即發出一聲如同龍吟的嘶叫歡呼,然後人立而起。

幸好趙雲騎術了得,才沒有從馬背上摔下來。

照夜玉麒麟發出一聲亢奮的嘶吼之後,立即四蹄奔跑起來,如同一匹麒麟,從山坡上俯衝下來。

趙雲雙腿夾著馬腹,手握戰刀,沉聲喝道:「殺!」

另外十七騎也紛紛跟著衝殺,齊齊的道:「殺!」

千千 鮮於卓的手指在龍椅把手上不停的敲擊著,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殿下跪着的何康平生第一次覺得時間竟然是如此的漫長,他的臉面上全是滲出的冷汗,可他卻不敢動彈分毫,只能任憑汗水滴落在地。

不多時,地面之上就形成了一灘由汗水積攢而成的水漬。

許久之後,鮮於卓才緩緩開口說道。

「起來吧!」

聽到這話的何康懸著的心瞬間放了下來,他知道這次的鬼門關總算是過去了。

他高聲唱道。

「多謝吾主不殺之恩。」

只是還未站直身體,就被鮮於卓後面一句話嚇得再次肝膽俱裂。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此次的隱瞞不報,讓朕在這件事上極為的被動,已經失去了先機!朕現在命你去將姬昊的人頭取來。」

聽到這話的何康,再次撲通一下的跪倒在地,聲淚俱下的說道。

「陛下開恩!實在不是屬下推脫,而是姬昊的實力太過強悍,洛飛揚身邊兩位靈玄境的供奉,在他面前也如同土雞瓦狗一般不堪一擊,臣修為低微,恐會誤了陛下的大事!」

鮮於卓看着殿下不斷討饒的何康,嘴角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

「你若不願去,那太子那裏,你就自己去給個交代吧!你說若是他知道你曾經覬覦柳無雙的身子,你就算想乾淨利落的死去,恐怕也不是那般容易的吧!」

聽到鮮於卓這話,何康好似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氣一般,無力的癱倒在地,半晌后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

「臣領旨!」

鮮於卓這時從龍騎上站了起來,再次的吩咐了一句。

「行了,看你這窩囊樣,若不是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你以為你還可以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裏嗎?你此次去尋姬昊,只需將其引來天運城,朕自有辦法將他擒下。若連這事都辦不到,你便不用回來了。」

聽到這話的何康,忙重重的將頭磕在地上,嘴裏高呼道。

「謝主隆恩!臣定當不辱使命!」

只是話音還未落下,鮮於卓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雲天峰煉心書院。

此時的正堂之內正有一人躬身向著鍾元青彙報着什麼。

鍾元青坐在主位之上,臉色還是有些蒼白顯然身上的傷勢還沒有痊癒。

待堂下之人彙報完畢,鍾元青才面色凝重的開口問道。

「這樣說來,林梟將秘境之事公佈於世,要進入其中,就需要姬公子的人頭咯?」

「回院主,此事已經經過多方證實,應該是不會有錯了。」

聽到手下稟報,鍾元青的眉頭皺了一皺後繼續問道。

「青鸞帝主方面有何反應?」

那堂下之人搖了搖頭答道。

「屬下也感到奇怪,青鸞帝主方面竟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說到這裏,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說道。

「對了前幾日曾有人發現,青鸞暗部影殺曾出現在雲天峰附近,只是後來待屬下差人仔細查探之時,卻發現影殺已經不知所蹤了!」

鍾元青閉上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露出一抹疲憊的神色,然後對着堂下之人揮了揮手道。

「知道了,下去吧。」

堂下之人抱了抱拳,便轉身離去了。

待他離得遠了。

鍾元青微闔的雙眼猛的一睜,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

「既然來了就出來吧,難道還要我請你出來嗎?」

隨着鍾元青這句話落下,一道人影從陰影之處行了出來。

看着陰影處的人影,鍾元青雙眼深處有一抹疑惑之色閃過。

鍾元青本以為來人乃是影殺,但這人影卻讓他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像是在哪裏見過,只是一時無法想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