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是上床下桌嗎?幾人間?』

2020-11-10By 0 Comments

『本地的報考會不會容易一點呀?』

『嘻嘻,曬一下我們的元老師【圖片】【圖片】』

『樓主能不能站邊一點,擋住我們看元老師了【滑稽】』

元嘉這段時間過得很悠閑,市井那邊的諮詢室常有粉絲在蹲點,沒法正常營業,於是給了他偷懶的借口,大部分時候都在學校呆著,沒課的時候就去找梔子玩兒。

這會兒剛出完考試題,他也登上學校貼吧和論壇逛了逛。

關於他的帖子幾乎佔到了三分之一,學校今年的招生廣告費都省了。

元嘉想著要不要跟陳老頭提一下,跟他要點廣告費好了,這省下來可不少錢呢!

手機版的貼吧可以進行語音回復,元嘉換上馬甲小號,扮成『師兄』給這些想要報考蘇大的考生們回復。

『長腿學長』語音:「元老師帶的是大三的臨床心理學課,屬於應用心理學專業的,同學你可以參考一下,歡迎報考我們專業。」

『長腿學長』語音:「每個地區的招生計劃分數是不一樣的,同學你可以參考一下往年錄取分數。」

『長腿學長』語音:「心理學系女生比例占多數。」

帖子很多,一時半會兒也回復不過來,不少考生也聽了元嘉的語音,紛紛在樓層下給他留言。

強行改嫁,總裁太霸道 『學長你是大幾的?』

『學長你的聲音好蘇!你是播音系的嗎?』

『學長你的腿真的很長嗎【滑稽】』

『怎麼聽著有些耳熟……』

元嘉笑了笑,沒有再回復了,正打算過去梔子家看看她的西瓜,拿起手機準備給梔子發消息時,心有靈犀似的,梔子也給他發來了消息。

梔子:「元嘉,你在幹嘛呀?」

元嘉:「正打算去找你呢,我這會兒在學校。」

梔子:「我可不可以去找你啊?」

嗯?

元嘉愣了愣,自從梔子外出挑戰成功后,她便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自己的活動範圍擴大,每一次的成功都化作了她的自信,只是跟圓形的擴張範圍不一樣,梔子的活動範圍擴張是箭頭形狀的,她不會想要去其他地方,而是像雷達似的瞄準元嘉的位置,一點一點朝他靠近。

只要直到元嘉在那個方向,那麼梔子就不害怕外出,反而很努力地前進。

蘇大是梔子一直想要來的地方,正常上課還是頗具難度的,但來逛逛也挺滿足。

校園這個詞,總是帶著青春的味道的。

元嘉:「你想過來蘇大么?」

冷少專寵:美豔嬌妻別多情 梔子:「嗯嗯!」

梔子:「我跟劉叔說了,一會兒他送我過去。」

元嘉:「我去接你吧。」

梔子:「會不會很麻煩啊?」

元嘉:「不麻煩,在家等我,半小時後到。」

梔子便乖乖在家等他了。

戴好帽子和口罩,梔子走出家門,在路邊的石長椅上坐下。

已經是夏天了,午後顯得有些悶熱,大榕樹上傳來知了吱吱的叫聲,陽光被樹葉分散,變成光斑落在她的小裙子上。

梔子好奇地抬頭,順著聲音去找知了,可是找啊找,一隻都沒找到,也不知道它們藏在哪裡。

她其實不用那麼早出來等的,天好熱啊,別的女孩子都怕出汗晒黑了,恨不得男朋友來空調房接人才好。

但梔子就是喜歡這種等待的感覺。

遠遠地看著路的那頭,直到視線里出現那輛熟悉的小車,她的心情就開始雀躍起來,就忍不住站起來遠遠地朝他的方向張望了。

這樣清晰的心情變化,讓梔子感覺無比真實和滿足,無論是夏天還是冬天,只要他來,梔子就高興。

元嘉穩穩地將車停在梔子面前,探身過去給她開門,趕緊招呼道:「傻瓜,快進來。」

梔子坐在副駕駛,小臉紅撲撲的,鼻子尖還有細細的汗珠,元嘉便拿紙巾給她擦了擦。

「熱不熱?」

「不熱~」

「我看啊,你是熱壞掉了。」

元嘉好笑著,拿過來一盒冰淇淋,臨近路上買的。

「吶,你喜歡的草莓味兒,我把空調開得很大,怕化了……」

冰淇淋沒有化,梔子捧在手裡便能感覺清涼沁入心裡,再用小棒子挖出一勺送到嘴裡,酸酸甜甜的滋味兒讓她不自覺地勾起來笑容。

「甜不甜?」

「甜~」

「我嘗嘗。」

元嘉張開口,梔子便紅著臉,挖了一勺送到他嘴裡。

「嗯嗯,很甜!」

冰激凌只有一盒,小勺子也只有一隻,兩人自然是用的同一隻了。

梔子暗搓搓地想著,這壞人肯定是故意的!

車子啟動,她偷偷看看元嘉,見他專心開著車,便又挖了一勺送進口中。

咦~?

好像更甜了……

.

. 來到學校是下午的五點鐘左右。

蘇大的綠化做的很好,在這座歷史文化名城裡,這座校園也有著濃濃的江南風。

鐘樓、方塔、紅樓、圖書館,各式各樣的小亭子、假山、綠蔭小道,六月走進來,便能感覺到夏天的味道。

許南梔一直夢想能夠跟元嘉重新踏進校園,直到車子駛入,看到校園的風景和窗外行走的學生時,她才醒覺到,這個夢想成真了。

夏季悶熱,又臨近期末,在校園內閑逛的學生並不多,等黃昏降臨之後,才會慢慢多一些人。

元嘉停好車,梔子依然獃獃地坐在副駕駛上。

她已經拉上了口罩,也戴好了帽子,目光看著車窗外,大概是基於某種奇妙的情緒,讓她沒有第一時間下車。

像小浣熊似的,用戒備的眼神打量了一會兒周邊的人群,然後才輕聲說話。

「元嘉,我在學校走,應該也沒關係吧……」

畢竟已經不是學生的身份了。

「沒關係,蘇大歡迎你。」

元嘉笑了笑,幫她解開安全帶,自己先下了車,然後再過去給她打開車門,牽著她的手帶她下來。

新鮮且微熱的空氣吹到臉上,梔子習慣性地低下頭,臉龐藏在口罩和帽子下,一雙大眼睛有些緊張地看著地面。

雖然天挺熱的,但她還是緊緊地挨著元嘉,抱著他的手臂不放。

「感覺怎麼樣?」

「唔……有一丟丟緊張……」

「那咱們慢慢走吧。」

「嗯嗯。」

元嘉便帶著她慢慢地逛校園。

學校很大,單純地逛每一個角落的話,沒有幾個小時是走不完的。

元嘉便帶梔子去看一些學校比較有標誌性的地方。

漸漸地,梔子也好奇地欣賞起校園環境來,看著這些建築和遠處的學生,目光有些出神,話也不多,就安安靜靜地看著。

走到一個小亭子附近的時候,還看到幾位穿著漢服的女學生正在拍一些古風照片,元嘉便遠遠地停下腳步,和梔子一起欣賞了一下。

「很好看呢。」

梔子說道,她以前也買過幾套漢服,跟她的其他漂亮衣服一樣,試穿一次后,便珍藏到衣櫃里了。

「你穿一定特別好看。」元嘉點頭道。

「是嗎,你都沒見過我穿……」梔子哼了哼,元嘉就會哄她,偏偏她心裡聽了很開心。

「我覺得你很像以前的大家閨秀啊,小鳥依人,娉娉婷婷。」元嘉轉頭看著她的眼睛笑道。

「我也挺羨慕古時候的女孩子的。」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梔子說道:「她們可以不用出門,不用跟別人打交道,而且在別人看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

元嘉撇了撇嘴,瞅了瞅她緊抱著自己的手臂,打趣道:「可是以前的姑娘,沒有你的膽子大呢,她們可不敢這樣在大街上抱著男朋友的手。」

「哎呀,不跟你說。」

梔子鼓了鼓氣,哼的一聲,還偏不鬆開手了,反而抱得更緊,她就喜歡這樣抱著他手臂,有種超滿足的踏實感。

比起之前,梔子的進步算是巨大的了,校園裡有不少的學生,隔得遠的時候,她都能比較自在地行走。

倘若遇到綠蔭小道上有其他陌生人迎面走來時,距離近了,她就會立刻繃緊身體,腦袋也低了下去,避免與別人的目光對視。

雖然路人都是『石頭』,但梔子比起正常人來,還是很在意『石頭』的目光的。

「元嘉……」

「嗯?」

「剛剛那幾個路過的女孩子是不是盯著我看啊……」

梔子不敢與別人對視,但還是很敏感地能察覺到別人的注意。

「她們是不是覺得我很奇怪?」

元嘉笑了笑,安慰道:「沒事噠,她們是在看我呢。」

「為什麼看你?」

「因為你男朋友好看啊。」

「哼……」

梔子又抱緊元嘉的手臂。

「吶,你看你像一隻蜜袋鼯一樣抱著我,大家自然會好奇地看你兩眼的。」元嘉解釋道。

「那、那該怎麼辦……」

梔子有些糾結,說道:「我不想放開你啊,如果不抱著你的手,我就一步都走不動了。」

「那你就抱給她們看,她們說不定很羨慕你。」

「我怎麼感覺你在誇自己……」

「不也是在誇你嗎?」

「說的也是……」

梔子點了點頭,就名正言順地抱著元嘉的手不鬆開了。

走出來不遠,迎面又見到兩個女孩子,這一次,梔子偷偷抬眼,迅速地瞄了一眼對方的目光。

果然跟元嘉說的那樣,那兩個女孩子目光的大部分是落在元嘉身上,有小部分落在她的身上,她讀出來目光里的成分,有很多很多的羨慕,還有一點點小奇怪。

奇怪好像也是正常的,畢竟自己大熱天的戴著帽子和口罩,還抱著元嘉的手。

不過其中羨慕的成分倒是讓梔子頗感得意,就像是直播間里的那樣,經常有別的女孩子給元嘉刷禮物要求點歌,但元嘉只給她唱歌,而且下播后只跟她聊天。

就有一種全世界最好吃、最甜的糖被她抓在手裡的感覺一樣,得意極了~

只不過這一次,這兩個女孩子沒有直接從兩人身邊走過去,而是在靠元嘉的一側前方一米左右的距離停下。

王雅琳看了看梔子,驚訝地問道:「元老師,她是你女朋友嗎?」

元嘉能感覺到手臂緊貼的梔子身體繃緊,她低著頭,自然是不敢跟王雅琳和她舍友目光對視的,只能由元嘉來替她說話了。

元嘉反手握緊她的手,笑道:「是啊,今天有空,便帶她一起來學校逛逛。」

兩個女孩子打趣了一下元老師,嘻嘻笑道:「師母好!」

梔子愣住,還好戴著口罩,看不到臉上的緋紅,但耳朵尖卻不受控制地粉紅起來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