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叮!】

2022-04-08By 0 Comments

【歡迎第五期挑戰者王明加入挑戰!】

【本局挑戰職業為:科研助理】

【挑戰難度為:A級!】 等天黑了各自回到了大丫弄好的休息地時,看到用雜草和樹葉鋪墊好的墊子,幾人二話不說就想躺下去。

不過被陸瑤阻止了,草是很軟,但如果不用東西墊一下的話,真心睡不好。

這在她剛穿過來的那會,深有體會。

想著陸瑤從空間里拿出一床被子墊上,這才叫大家過來休息。

只是好像有點熱而已,不過到後半夜就好了。

說實話,這樣趕一天路真的很累,所以沒說幾句話,大家都秒睡了。

當然除了守夜的大丫,其實她也很想睡,但她必須守好上半夜,不然讓壞人摸上來就慘了。

至於下半夜有小姐,這麼多天他們都是這麼過來的。

此時努力睜大眼睛的大丫,無比的懷念有狼王它們在的日子,這樣她和小姐就不用這麼辛苦的守夜了。

啊,好睏!

…………

第二天一早,當陸瑤她們回到官道上時,看到路上又多了不少災民后,心裡不由一沉,假如東面也受災的話,那麼這兩個地方的災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在北面的京都,那裡畢竟是天子腳下。

到時數萬的災民,甚至更多,如果都往那趕的話,很容易就會出亂子,一但亂起來,那後果就不堪設想。

所以她現在得抓緊時間,加快速度儘可能的走到前頭去,不要說和這些災民徹底的分開,但至少不能再落後於人了。

在這樣慢慢走,不但危險,而且也不容易找到水。

因為即便有水,等後面的人趕到,也被前面的人分刮完了。

所以她們必須加快腳步。

又走了幾天,路上的情況並沒有好轉,反而看著災民越來越多的樣子,而且陸瑤還發現,在這些災民中出現了幾伙身強力壯的男人來,這些男人有老有少,但給她的感覺很不好,一身戾氣,而且他們看上去一點也不像是餓了很久的樣子。

她仔細觀察發現,這些人的眼白處呈現著不正常的血紅色,這讓她想到了剛穿過來那會的事,自己和白墨禹他們殺的那伙人好像就是這樣的。

所以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上批災情存活下來的人,不然就憑這次剛發生的災情,眼睛里是不會出現這種不正常的紅色的。

而且這些人總是有意無意的往小孩子多的地方接近,也許是沒有大人的原因,她這裡受到的關注最多。

這夥人人數很多,三五成群的,加起來起碼有一二百號人,但陸瑤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遲遲不動手,,就算自己等人沒有大人的保護,他們也不曾動手,難道在她看不見的地方還有幫手在,或者在等待著什麼。

如果這樣就不妙了。

這麼多人就夠自己喝一壺的了,如果還有人的話,那自己幾人一定不能全身而退,就是出現傷亡都有可能。

正當她回頭想叮囑他們要小心些,離那些人遠點時,她發現大丫二丫明顯的不對勁,整個人站在那裡全身都在顫抖,而且眼睛死死的盯著一個方向。

陸瑤順著看過去,發現他們看的是是一個身材起碼有一米九以上的男人,這麼高的人在古代那是很少見的,而且這人還長的肥頭大耳的,一雙眼還透著狠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個好惹的角色。

這個高大的男人,大丫永遠也不會忘記,就是這個人他抓走了自己的妹妹,爹娘想上前阻攔卻被他一手一個提起來扔了出去,生死不明的也一起被綁走了。

大丫的眼裡湧出了滿滿的恨意,狠不得上前一刀剁了他喂狗。

陸瑤看到這有所猜想,但不確定,所以走過去擋住了大丫她們的眼光,低聲問道:

「大丫怎麼了,你認識那些人。」

大丫聽到自家小姐的話,愣了一下,而後壓低聲音嗚嗚的哭著道:

「小姐,小姐,他·········他們就是·········就是捉走小妹的人。」

說完又嗚嗚嗚嗚的哭了起來,二丫也捂著嘴巴嗚嗚的哭著,卻不敢發出一丁點的聲音來,看來對這些人真的是恐懼到骨子裡了。

小軒小寶聽了后,紛紛害怕的身子也不由抖了起來,特別是曾經經歷過此事的小寶,害怕的緊緊抱著小軒的手不放。

「大姐?」

「別怕,有大姐在呢。」

陸瑤也沒想到曾經大丫遇到的就是這夥人,看來剛才自己想的果然沒有錯,他們就是上次災難存活下來的人,不,他們連人都不是,只不過都是一幫畜生而已,到現在都沒收手,也不知道這些年到底霍霍了多少人。

真是該死。

看來得想辦法除去盯著自己的這幾人了,既然他們到了這裡並盯上自己,如果不殺了這些人,那麼自己幾個以後就別想有安生日子過。

於是上前壓低聲音對著幾人道:

「我們想辦法先弄死···········」

「不,不,小姐,我們不能靠近他們,他們吃人,有好多好多人,我們不能···········」

沒等陸瑤說完,二丫的頭就搖的像個撥浪鼓似的說道。

陸瑤拍了拍她的背安撫道:

「二丫說的對,他們人多,我們不能靠近他們,但是我們可以想辦法把那個高個子幾個引過來,然後·······」說著,她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真的?」

「你還不相信你家小姐的實力嗎?」

陸瑤抬了抬自己的小手,得意的說道。

聽到自家小姐的話,大丫嗯了一聲,眼裡蹦發出了亮光,只要一想到這個捉走自己家人的壞人就要死在小姐的手裡,她就激動的心跳加速。

傍晚休息的時候············

陸瑤早早的躲進了小樹林里的一棵大樹上,這是他們幾個一早就商量好了的,到時有武力最強的小軒去把那些人引過來,自己再伺機動手。

小軒他們遠遠的看見那個高個子又有意無意的往自己休息的地方走來,害怕的他們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但他們記得大姐說的話,所以··········

「大丫姐,我想拉巴巴。」

「去吧,去吧,小心點,有事大聲叫,聽見沒?」

生怕那些人聽不似的,大丫故意的大聲說道。

「知道了。」

說完蹬蹬的跑向了小樹林,那速度比兔子還快,好像真的很急似的。

可是只有小軒自己知道,他那是嚇的,嚇得他直哆嗦,也不敢往後看那些人有沒有跟來。 伴著呼聲落下,在趙信的身後突兀地凝聚四團好似好似包裹著星辰之光的赤色火焰,趙信凝眸左手伸向那些向他襲來的將官方向。

「去!」

四團包裹著星辰之力的赤紅色火球,瞬間轟向那些將官和親衛團戰士。然而,這些火焰並不是對準那些魔族,而是墜落在地將城監中豎起一道火牆。

瞬間,眾魔族都停下腳步。

火牆的遮蔽讓他們根本看不到對面的情況,這火牆看上去也很是駭人,他們不敢貿然硬闖。

就在他們準備繞路而行時……

熋!!!

從焰牆之中突圍地出現數團赤紅色烈焰,眾人魔族看到后都大驚失色,倉惶躲閃。好不容易將火焰躲開的他們還沒等喘上一口氣,卻不想撞在地上的火焰竟是瞬間爆炸開來,火花四濺。

火焰中包裹著的星辰之力如流沙一般。

這些流沙在碰觸在魔族的瞬間,就熊熊燃燒不止。

「啊!!!!」

凡是沾上星辰流沙的魔族都發出痛苦的哀嚎,流沙就好似黏在他們身上一樣,不管他們怎麼甩也甩不掉。不多時,他們就化作火人,渾身都燃燒著炙熱的星辰烈焰在城監院落中痛苦的哀嚎打滾。

這痛苦的哀嚎聲也傳到了猿力的耳中。

他驚恐的循著聲音望去,卻只能看到一片以火焰架起的赤紅色火牆。但憑藉那痛苦的哀嚎聲,他也能夠大概想到焰牆之外到底發生著什麼。

絕對是一片慘絕人寰的景象。

這痛苦的哀嚎聲也在猿力的內心如夢魘的種子般緩緩發芽,他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瞪眼看著趙信。

「你……你還會元素掌控!」

猿力眼中充滿驚恐的瞪大了雙眼,趙信垂眸看著他露出笑容。

「有時間關心這些,不如想想你現在該怎麼辦。你看看,我的劍都已經要碰到你的脖子了。」

垂眸朝著脖頸看去,趙信劍刃確實已經貼在了猿力的脖頸上。

剎那間猿力的心頭驟然一凜。

生命受到威脅。

猿力就好似爆發出了生命潛能一般,顫抖的雙手和雙腿突然不知從何處爆發出巨大的力量將趙信的劍刃推開。

旋即,他哪怕是遲疑都沒有,轉身就朝著城監外跑。

要跑!

眼前的這人族跟他的實力完全就不是一個層面,宗卷上記載的趙信只有宗級實力根本就是胡扯。

不說別的,就他爆發出的力量就絕對不是宗級。

哪怕是王級也不可能!

在猿力看來,趙信的實力至少也得是在獸魂附體,也就是人族真身境以上,絕對是這樣他不可能猜錯。

宗級!

哪兒宗級能夠如此輕鬆的解決十數個王級,數十宗級高手。

哪會有這樣的宗級存在?

他如果是宗級,其他的宗級算什麼,難道都是假的么?

「還想跑?」

腳下八卦藍芒閃爍,趙信的身後就出現數團火焰,嗖嗖嗖嗖幾聲就將猿力的去路攔住。

灼熱的火牆,哪怕相隔數猿力也感覺到了火焰的炙熱。

他猛地停下腳步又回過頭,正好看到趙信正噙著笑容,笑眯眯的看著他。

「趙……趙先生。」深知不是敵手的猿力,此時沒有了半點最開始的跋扈,他雙手攤開將手中的鐵棍扔到地上,「我投降!」

「投降?」

趙信聽后忍不住發笑,猿力點頭如小雞啄米一般。

「投降,投降……趙先生,我無意與您為敵,您想要去王族內城大可前去,我絕不阻攔。」

「把你的棍子扔過來。」

「好。」

猿力想都不想就將棍子扔到趙信腳下,趙信用腳尖輕輕一提就用左手握住。

「能看出來是什麼材質么?」趙信心中低語。

「看不出來呀。」劍靈低聲道,「感覺就是很普通的棍子,這破鐵棍怎麼能那麼硬啊,真是怪了。」

當時趙信用劍壓制猿力時,劍靈就一直在嘀咕這鐵棍是什麼材質。

他竟然斬不斷。

眼下到了趙信的手裡可以細細觀摩,又看不出個所以然。

「你這棍子是什麼材質?」趙信眉眼輕抬,猿力趕忙回答道,「這棍子就是很普通的的鐵棍。」

「鐵?」

「是,就是我們魔族礦山開採出來之後鍛造的鐵棍,將官級別都可以擁有一件鐵礦兵器。」

趙信下意識的手指用力。

紋絲不動。

「你最好給我老實點,這是鐵棍?」趙信眉眼一凝,「你當老子不認識鐵,還是你覺得只有你們人族有鐵啊?」

「趙先生,我這真是鐵棍,我這還有原石。」

「拿出來給我。」

猿力不敢耽擱,從懷中取出一塊兒巴掌大的鐵礦扔了過來。趙信將鐵礦抓在手中,又對比了一下手中的鐵棍。

「主人,這確實是鐵礦,而且你手裡的棍子也好像真是鐵礦煉製的。」

「我也看出來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