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人一鳥就如此交流了老半天,雖然無法知曉具體,但離央在確定了葉鏡冥沒事,只是先走了后,懸著的心才鬆了下來。

2020-11-02By 0 Comments

之後離央才又察看了一番自己的傷勢,發現除了體內的靈力消耗過大外,基本沒有什麼傷勢,目光看向了手上的玉瓶時,臉上不禁露出了患得患失的神色。

「呼!」

良久之後,離央才呼出了一口濁氣,將心中的念頭深藏在了心底,神色回復平靜時,目光看向了石盤上的九個水晶棺。

「當真是僥倖!」

離央來到了封著小寶的水晶棺前,這次輕而易舉地就打了開來,靈識放出檢查,發覺小寶並沒有什麼事,心中的愧疚感才消散了一些。

「懶鳥,先幫我將這些孩子送出地宮!」

在逐一確認了水晶棺中的九個孩子都沒有事後,離央一手抱起了一個孩子,打算先將他們給送出地宮,同時叫青鳥也幫忙,雖說青鳥體型極小,但送一個孩子出地宮對它而言並不難。

「啾啾!」

離央這話一出,青鳥身上青光流轉,身形剎那間漲到三丈大小,一身青色的羽毛更是流光閃動,煞是好看。

「懶鳥……你又突破了!」

望著化作一隻大型飛禽的青鳥,離央愣了一下,隨後感知到了青鳥此刻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練氣九層的氣息,驚喜出聲道。

「啾啾!」

青鳥得意地叫了一聲后,巨大的翅膀一揮,有五個孩子被一團青光包裹,緩緩落在了它的背上。

「不錯,這下能省了不少功夫!」

離央點了點頭,隨即身形一閃,朝著地宮的出口而去,青鳥當即也跟上,通過之前的地道,重新回到了小樹林之中。

如此往返了兩趟之後,離央同青鳥將九個孩子都給帶出了地宮。

「懶鳥,你是否還能再變大些?」

看著暫且放在地上的九個孩子,離央目光一閃,出聲對著青鳥詢問道,因為離央發現地道剛好容下三丈之大的青鳥,所以猜測它或許還可以變得更大。

果然,青鳥聽言,身上再次青光閃爍,身形直接變大到了七丈,身形再次變大后,青鳥翅膀又是一揮,九個孩子盡數放到了它寬大的背上。

「好!將孩子都送回去吧!」

能一次性將所有的孩子帶上,再好不過了,下一息,元良劍出現在了離央的腳下,離央直接就御劍朝著老獵人的家飛去,青鳥則是跟在了後面……

「奇怪,怎麼會睡著了……小寶呢!」

次日清晨,房間之中,中年男子最先醒了過來,下一息,卻是連忙將目光放到了床上。

「小寶怎麼了?」

中年男子的一驚一乍,將老獵人兩口子也給驚醒了過來。

「沒事了……印記也消失了!」

當中年男子確認小寶還在,並且發現他脖子上的印記已經消失后,臉上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孩子,孩子回來了……」

清晨,一聲驚呼打破了鎮子的寧靜,有人驚喜地發現失蹤的一些孩子被放在鎮子的集市邊上……

「懶鳥!我們也該回家了!」

一處無人的角落,離央看著已經有不少人發現了孩子被送回后,臉上露出了笑意,摸了摸肩頭上的青鳥,悄然離開了鎮子。 因為此事,董晚霞也是思索了良久,最後決定擴大華夏商會的規模,在附近的各個王國甚至黑水皇朝開設分會,不過如此一來,就必須購買高級傳送陣圖才是,只是購買傳送陣需要五億靈石,這讓董晚霞不得不按捺下來,等待楊鳴的決定,而她,則在積攢著購買傳送陣所需的靈石。

這一天,閉關中的楊鳴突然睜開了眼睛,眼裡閃過一道光芒,興奮的自語道:「築基巔峰了么,看來不久之後,就可以突破金丹期了。」 古城秀月 不錯,此時的楊鳴已然突破了築基巔峰,而且還是極為穩固的樣子,不過雖然閉關結束,楊鳴卻沒有馬上出關,而是心神沉浸到系統之中,觀察世界之樹的成長。

這次見到世界之樹,楊鳴還是比較滿意的,因為在楊鳴大量的資源堆積下,那株幼苗現在已經生長到了四五寸的高度,雖然還是很緩慢,但比起一開始還是足夠快了,而且這次周圍區域的所有材料都已經被幼苗吞噬一空,很明顯若是楊鳴繼續供給資源可以讓幼苗生長的更為迅速。

「小靈,這幼苗什麼時候吞噬完所有材料的?」楊鳴覺得應該了解一下幼苗的吞噬速度。

「主人,兩個月前就已經沒有材料供它吞噬了,那些高級材料沒有主人你的同意,我也沒有拿來餵養它。」小靈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嗯,現在的材料可以合成出多少金丹期傀儡?」楊鳴想了想后問道。

「現在一共有十塊星火石,可以合成五具金丹初期傀儡或是兩具金丹中期傀儡。」小靈計算了一下,回答道。

「好吧,我這就出去看看晚霞收集了多少資源,看來這世界之樹越是長大,吞噬速度越是驚人,要想點辦法多收集資源才是。」心中想著這些,楊鳴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院落內此時並沒有姐妹兩人的身影,楊鳴也不擔心,自己打開院門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心裡想著前往黑水皇朝的事情,楊鳴徑直來到了坊市內的一家叫做「御軒齋」典籍店鋪,打算了解一番黑水皇朝的基本情況。經過一番尋找,楊鳴終於找到了一枚介紹周邊國家概況的玉簡。購買下來后,楊鳴找了一家茶樓,叫了壺茶,就開始認真的研讀起這枚玉簡來。

原來,秦國周邊接壤的一共有四個國家,除了黑水皇朝這一個皇朝外,還有其他三個王國,分別是吳國、齊國、燕國。分別在秦國的南面、西面、北面、東面。楊鳴重點看向關於黑水皇朝的介紹。

黑水皇朝境內有一條綿延數十萬里的巨大河流,名叫黑水河,據說黑水皇朝也因此得名,皇朝內共有四大勢力,分別是黑水皇室、萬魔山、正氣宗、萬象谷。除了皇城之外,共有二十八座城池,據說每一股勢力都控制著數量不等的城池。

距離秦國最近的一座城池叫做萬法城,據說此城曾出現過一位化神修士,名叫萬法道人,因此而得名。因為萬法城距離周邊諸國較近,所以它也是周邊地域中最大的一所交易城池,看著玉簡中對於萬法城的介紹,楊鳴決定去黑水皇朝後先在這萬法城內待一段時間。 萬里碧空之上,青鳥化作三丈之大的飛禽,風馳電掣地飛行著,而在它的背上,離央穩穩地站立著,目光遙望著前方巍巍聳立的青庭山,一身青衫在狂風中獵獵作響。

「懶鳥,我們下落吧!」

當臨近青庭山時,離央摸了摸青鳥巨大的腦袋,令它降落在青庭山腳下,因為整座青庭山都覆蓋著禁空陣法,元嬰境以下,皆受到禁空陣法的限制,只能老老實實地上山。

狂風呼嘯中,青鳥降落在了青庭山腳下,離央輕輕一躍,落在了地上,青鳥則是在青光閃爍中,變回了巴掌大小,落在了離央的肩頭上。

看著面前蜿蜒向上的無盡石階,離央目中有感概之色閃過時,身形隨之一動,化作了一道殘影,朝著石階之上急速攀登而去。

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離央就來到了青府的山門前,而當初初來青府時,爬這石階可是爬了整整三天之久,才來到了這裡的。

而離央之所以一回來,沒有回到清天峰,直接來到青庭山,則是因為他要交付進入星隕秘境時的任務,成為青府的內門弟子。

外門弟子雖說也是青府弟子,但同內門弟子的待遇可是有著巨大的差別,從修鍊住所的選擇分配上,就能看出之間的差距。

思量間,離央已經來到了山門前,目光掃過值守山門的兩名弟子后,便直接跨過了山門,朝著半山腰處的長工閣飛掠而去。

長工閣離央已經來過多次,已是輕車熟路,不多時,便來到了長工閣前的廣場上。

「咦!」

離央看著以往頗為熱鬧的長工閣,此刻只有寥寥十數人進出,顯得冷清的模樣,不禁輕咦了一聲,目中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帶著疑惑之色,離央緩步進入了長工閣之中,來到了任務交付之處,將自己的身份令牌以及三百塊元核放在了桌案之上。

化嬰果離央身上不少,足足有十八枚,但他身上的元核數量更是驚人,數次星元獸的暴亂,雖然危險至極,但也正是因此,離央獲得了巨量的元核。

雖沒有詳細統計,但離央獲得的星元核足足裝滿了好幾個儲物袋,總數量至少有幾萬塊,而化嬰果的珍貴離央是知曉的,自然不可能上交。

「師弟可是剛回府宗?」

負責接收任務的乃是一名築基境的弟子,在看到離央放在桌案上的元核后,目中露出了異色。

「嗯!」

離央自是看到了對方目中一閃而過的異色,但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點頭應了一聲。

這之後築基境弟子也沒有再多問什麼,而是開始清點起桌案上的元核,確定數量后收了起來,隨後手中多出了一支青光蒙蒙的玉筆,對著離央的身份令牌一劃。

「恭喜師弟晉陞內門弟子,這是你的內門弟子服飾!」

築基境弟子一陣操作后,將身份令牌還給離央的同時,還附上了新的內門弟子服飾。

「謝過師兄!」

接過身份令牌以及代表著內門弟子的服飾,離央目中有喜色閃過,對著築基境的弟子道了一聲謝。

「分內之事,再告知師弟一聲,新晉的內門弟子,必須到魂殿點燃屬於自己的魂燈,關於這點,在師弟中的身份令牌便有詳細的介紹!」

築基境的弟子對著離央擺了擺手,同時也告知了離央這句話。

「點燃魂燈?」

聽到這句話的離央,目中雖露出了疑色,但也沒在這裡查看身份令牌,而是對著築基境弟子一個點頭后,便離開了長工閣。

待走至安靜之處時,才拿出身份令牌,放出靈識查看。

「原來如此!」

盞茶之後,離央收回了靈識,臉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通過身份令牌中新的信息,離央知曉了點燃魂燈,便是到魂殿剝離出自己的一絲精魂,置入特別煉製的燈盞之中,將燈盞點燃。

這便是所謂的魂燈了,魂燈一經點燃,只要主人不死,便永不滅,但若是主人一死,便瞬間熄滅。

正因如此,一旦有門內弟子外出歷練或執行任務隕落,宗門可以第一時間知道,甚至通過魂燈,有一定的幾率可以獲知門下弟子的死因,從而追殺兇手。

「既然如此,便先去魂殿點燃我的魂燈!」

從身份令牌中獲知到魂燈的具體時,離央自然也獲知了青府魂殿的位置,稍一沉吟后,便直接動身前往魂殿。

魂殿乃是青府重地,其所在自是在青庭山的高處,順著身份令牌中的路線指引,離央花了不少的時間,才來到一座通體漆黑的殿堂前。

「這就是魂殿么!」

站在魂殿近前的離央,抬頭看了一眼殿門上面懸挂著的匾額,一種莊嚴厚重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人不禁心生緊張之感。

「來者何人?到魂殿作甚?」

就在離央上前一步,看著魂殿緊閉的殿門不知該怎麼辦時,一道充滿壓迫性的聲音驀然傳進了他的識海之中。

「弟子離央見過前輩,弟子剛晉陞為內門弟子,來此點燃魂燈!」

陡然聽到這道壓迫性的聲音,離央先是一驚,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拱手朝著緊閉的殿門恭敬出聲道。

「點燃魂燈,怎的獨自一人前來,你的師尊呢?」

離央話音剛落,那道充滿壓迫性的聲音再次傳進了他的識海中。

聽到這句話的離央一愣,難道自己一人不能到魂殿點燃魂燈嗎?

「弟子還未拜師!」

心中雖有疑惑,但離央還是立即出聲回道。

「既無人引薦,又未到築基境,你是如何成為內門弟子的?」

這次殿中之人沉默了片刻,才對離央傳音問道。

「弟子是通過完成星隕秘境的歷練任務,才晉陞的!」

「星隕秘境早在月前便關閉,為何等到現在才歸府?」

「弟子當初離開秘境時,剛好身受重傷,同時傳送出來的位置離府宗也有些距離,便先躲起來療傷,直至前幾日傷好才趕回來!」

真正的原因,涉及到葉鏡冥,而葉鏡冥乃是魔道修士,離央自然不可能說出真正的原因。

但話一說完,離央便感到有一股強悍的靈識從魂殿中驟然出現,並直接將自己覆蓋,這令離央的心一緊。

「進來吧!」

這強悍的靈識來的快,去的也快,在簡單確認了離央身上的氣息尚有些虛浮,的確是重傷初愈的樣子后,一直緊閉著的魂殿大門緩緩打開。

望著緩緩打開的魂殿大門,離央暗暗鬆了一口氣。

在那道強悍靈識將自己覆蓋時,離央有剎那感覺自己的一切要被探清時,丹田中的太儀鼎忽然擴散出一種道不明的波動,掩蓋了自己的真實念頭。 又陸續觀看了玉簡中對周邊諸國的介紹,楊鳴飲盡茶水,準備返回院落之中。

回到小院,楊鳴發現董晚霞姐妹兩人已經在屋內等待許久,見到楊鳴歸來,連忙向楊鳴施禮道:「見過公子,恭喜公子突破築基巔峰。」

「嗯,僥倖而已,起來吧。」楊鳴坐定后看向董晚霞說道:「最近商會發展的如何?」

聽到楊鳴發問,董晚霞恭敬的回道:「回公子,商會最近發展的不錯,已經收集了大量的資源。」說著將十餘枚儲物戒指交給楊鳴,接著說道:「不過現在看來,商會已經將秦國可以收集到的資源收集的差不多了,短時間內商會的收益將大大減少,想要繼續收集大量的資源,需要在其他國家開設分會才是,這還要請公子您來定奪。」

看到董晚霞交來的十餘枚儲物戒指,楊鳴心中也是十分震撼,但臉上卻不見絲毫表情,將董晚霞的話思索了半天,這才開口說道:「嗯,開設分會看來是不可避免的了,只是有兩個問題,一個便是安全的問題,商會現在的架構是怎樣的?」

「自從公子賜下秘法后,我便安排了一名老掌柜負責整個商會的事務,稱其為大總管,在他之下,還有兩層管事,接下來才是下麵店鋪的掌柜,並且三層管事都是憑藉商會令牌單獨聯繫,我只需面對大總管一人。對了,還請公子收下這枚紫金令牌,令牌只有一枚,代表公子尊貴的身份。」董晚霞將商會的模式向楊鳴解說道,同時遞上了一枚令牌。

「如此的話,倒也還算安全。」楊鳴點了點頭,收下令牌,接著說道:「另一個問題便是距離了,想要很好的管理各個分會,必須用傳送陣將各個分會連接才可以,而且因為距離太遠,需用高級傳送法陣方可,這一點,你可考慮到了?」

「公子,此事我倒是有所考量,並且已經積攢了一定的靈石,只是購買高級傳送陣圖需要五億靈石,這一點還需要向公子請示才行。」董晚霞回答道。

「你積攢到多少靈石了?」楊鳴好奇的問道。

「六億。」董晚霞吐出了一個數字。

「這麼多?」楊鳴被嚇了一跳,看來這段時間商會發展的確實是很快,隨即下決心對董晚霞說道:「磨刀不誤砍柴工,你先用五億靈石去購買傳送法陣吧,其餘的事,過幾天再做計較。」

「是。」董晚霞向楊鳴施禮后便走出了院落。

看到董晚霞離開,楊鳴一邊將十餘枚戒指扔進系統,吩咐小靈儘快還原,一邊看向董晚霜道:「晚霜,你的氣息比上次凝實了許多,看來再過不久就該突破到築基後期了。」

聽到楊鳴的誇獎,董晚霜苦惱的對楊鳴說道:「剛見到公子時,公子還和我一樣只是築基初期,現在公子都築基巔峰了,我卻還是築基中期而已。」

楊鳴擺了擺手,說道:「你這丫頭,你只需靜心修鍊即可,又何必分心理會其他,再說,個人有個人的緣法,你修鍊這陰陽聖決,註定元嬰無礙的。」

「我知道公子的意思,但就是覺得自己太笨了。」董晚霜癟著嘴說道。

「呵呵,走吧,隨公子我去街上走走。」招呼了董晚霜一句,楊鳴就朝著街上走去。

兩人變換了一副容貌走在街上,楊鳴隨口問董晚霜道:「晚霜,最近有沒有什麼大事發生呢?」

「有呀,兩件大事,公子你要聽哪一件?」董晚霜還吊起了楊鳴的胃口。 「靈寵不得入內,要麼收進靈獸袋!」

當離央就要走進魂殿的大門時,充滿壓迫性的聲音又一次地傳入他的識海之中,令他的身形停了下來。

「懶鳥,你就在外面等我一下吧!」

離央平時都是將青鳥收在太儀鼎中,哪裡有靈獸袋,只得偏頭對著青鳥說了一聲,讓它留在殿外稍等些時間。

「啾啾!」

歪著腦袋聽完話后,青鳥對著離央鳴叫了一聲,隨即翅膀一扇,就飛離了離央的肩膀。

離央在看著青鳥停在了殿外的一株古樹上,沒有亂飛到其它地方后,才抬腳朝前一踏,進入了魂殿之中。

停在古樹上的青鳥,在看著離央進了魂殿,並且魂殿的大門再一次緊閉了起來后,眼珠子滴溜溜一陣轉動,隨後翅膀一扇地飛走了。

離央初次進入魂殿,難免有幾分好奇,不過當他目光掃過魂殿一圈時,發現整個魂殿極為單調。

魂殿的正中央處,擺放著不知什麼材質做成的黑紫色供桌,供桌之上,依次擺放著明亮程度不一的燈盞。

「這些就是魂燈么!」

看著這些燈盞,離央的目中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點燃魂燈之前,先拜祖師!」

就在這時,充滿壓迫性的聲音再次響起,並且這一次更是有一種無形的威壓,同時降臨在了離央的身上。

「祖師?」

離央一驚,這時才注意到了在供桌後面的牆壁上,懸挂著五幅畫像,只不過在此時的離央看去,畫像上的人物卻是一片模糊,似乎是他還沒有資格看到畫像人物的真容。

心中念頭閃過時,離央也不敢耽擱,當即就對著祖師畫像跪拜了下來。

「不要抵抗!」

當跪拜完祖師畫像后,一盞尚未點燃的魂燈悄然出現在了離央的身前,同時感到了之前那股強悍的靈識再次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離央一驚,下意識地要抵抗,但在聽到對方的傳音后,依言停止了抵抗。

下一息,離央感到自己的靈魂深處彷彿被針扎了一般疼痛,但也不過剎那間而已。

「可以了!」

當離央回過神之際,目光不由地看向了懸浮在自己身前,已經被點燃的魂燈,一種心魂相連的感覺浮上了心頭。

「多謝前輩!」

看到自己的魂燈已經點燃,離央拱手對著殿中的虛無處一個拱手道謝,因為他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到魂殿中有其他人。

「魂燈既以點燃,便離開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