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個符文,就能夠代表如此龐大的奧義,簡直是驚人。忽然他想起了白鴻鵠腦後的反骨,也是有千萬的符文,白鴻鵠難道也是大妖?

2020-11-12By 0 Comments

收斂了一下心神,繼續推衍下一本寶術。有了這次推衍的經驗,這一本寶術他推衍起來,速度很快,半天的時間就推衍完畢了。

他推衍的是《北冥真經》,北冥真經的符文,是一劃,如蝌蚪一般,字跡詭異,像是遠古的古篆文一般。

契婚:腹黑老公要復婚 只有一劃,卻是如龍形一般。這符文代表的奧義是強大的防禦力量。

繼續推衍,是《獅王真經》,筆畫如「之」字的下半部分,玄奧無比。心神查看之下,卻是發現代表的奧義是浩瀚如海的大力!

第十天,他將所有的大妖寶術全部的推衍完畢,得到了上百個字元。大部分字元代表的奧義是一樣的。所以真正算下來,他只得到了六個字元!

黃金色的瞳孔之中,字元不斷的閃爍發光。而後,他決定,將所有的字元融合在一起,會不會得到一種全新的符文。

六個符文融合在一起,若是變異成全新的符文,那麼洪錚便是能夠得到一種強大的寶術。

他閉上了雙目,融合開始。

他只感覺自己的腦海不斷的震蕩,像是星空一般。六個字元漸漸的融合到一起,在他的腦海之中,散發出光芒。

他心神模糊起來了,一種玄之又玄的氣息,將六個符文與他的視線隔絕了。他看不到融合的過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清晰的聽到像是蛋殼破碎的聲音,光芒散去,一個全新的符文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只見這符文,歪歪扭扭,筆畫極長,呈金色,像是一個「刀」字!

符文出現的剎那,洪錚身軀一震,意識回到了現實空間之中。

他的眼中,古樸大氣的符文閃爍,讓他看上去深奧異常。

一股浩瀚的氣息衝天而起,這股氣息,沒有任何的攻擊力,卻是傳遞出難以想象的高度。直接影響了虛空,烏雲飄散。

無盡的虛空深處,有幾道神念在交流。

「有人領悟了諸神的符文。」

「強大否?」

「不強大,但是符文好像能夠進化。氣息一閃而過,找不到此人了。」

洪錚並不知曉,他的舉動再一次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他在思索,這新出現的符文,代表的到底是什麼奧義!

他心神觸及到新生的符文之上,蒼茫久遠的感覺傳來。單單是領悟了符文還不夠,他還必須要學會施展。

他再次想到了李輕依,當初李輕依的身上,布滿了符文。天生反骨的白鴻鵠也是如此,只是白鴻鵠不會運用符文罷了。

他眼眸之中再次出現了思索之色,若是將符文刻畫在骨骼之上,是否能夠施展了?

念及於此,他便決定了下來,在自己的頭骨之上,刻畫新生的符文!

洪錚通體開始綻放出神光,額骨一片的晶瑩,如玉一般。他控制著符文,向額骨印去。 「啊!」洪錚的身上真氣一波接著一波的爆發,向四周擴散而去。滿頭黑髮廢物,如同神魔。他低吼著,額骨綻放出燦燦神光!

一股股玄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虛空震顫。額骨上刻畫出諸神符文的剎那,他整個人變得透明了。完整的骨架肉眼可見,額骨之上,多出了一塊繁奧的符文。龍力騰騰,直衝向他的額骨。

符文有了龍力的催動,連接了他全身筋脈,各處大穴,全身骨骼。如同炒豆子一般的聲音從他的體內傳出。

瞬間,他站了起來,整個人妖氣凜然。他不是大妖,沒有妖氣。但是他有龍力,遠古天龍皇的本源力量。比妖氣要高等無數倍,催動符文,輕而易舉,

他肩膀兩旁,出現了兩個頭顱,身上竟然出現了六臂!

這是妖神寶相,與佛國的寶相金身一般!

他煉製出了妖神寶相,極其強大!

渾身的真氣在一個呼吸只見,全部被汲取了。異象消失,他整個人喘著粗細,滿頭大汗!

心中卻是極為的驚駭,想不到這塊新生的符文,竟然讓自己煉成了如此驚人的一幕。感覺渾身異常的疲憊,他又盤坐了下來,喘著粗氣。心中暗暗決定,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輕易施展這額骨寶術。

整整打坐了一天,才將真氣補充足了。

此時,離與司徒洛馨大戰的日子還剩三天,他閉關的也差不多了。中途,他還決定將妖神寶相給煉製成原始寶術。但是無論如何,都煉製不出來,每次煉製之下,都會焚毀。

剩餘兩天,他出關了。眉心之中的幼火在蛻變,肩膀之上的吞魔獸,同樣是陷入到了沉睡的境地之中。他將吞魔獸取下,置於密室之中,走了出去。

整個洪家,已經多出了幾十人,甚至上百人。

鶯鶯傳 聚錦堂的姚老鼠來了,姚老鼠的身後,還有一名女子。這女子,容貌也是極為的艷麗,與上官墨苔,李輕依等人,有得一拼。

她就是姚老鼠口中的堂主之女,整個西北聚錦堂的總堂主之女!希望洪錚能夠為他摸骨煉製原始寶術。

「這位就是洪二少爺吧,果然驚艷。」她首先打著招呼,落落大方,很是自然,「我叫袁刀刀,你可以叫我刀刀。」

看到洪錚疑惑的眼神,姚老鼠笑著介紹道:「這位就是堂主的女兒,當初還希望你能夠摸骨煉製經文的,我跟你提過。這次你與雲海宗的明珠大戰,她也想來觀看。」

洪錚點頭致意,向四周看去。

大殿之中,趙洞天沒走,而且趙三石等人也已經來了。

「趙兄。」洪錚笑著打招呼。

趙三石風度翩翩:「洪兄,你修為又提升了啊。為了看你與司徒洛馨的大戰,我可是提前一個多月就在趕路了啊。」

洪錚對趙三石還是有一定好感的,拍了拍趙三石的肩膀。趙洞天見狀,眼眸之中出現了笑意。能夠與一名煉經師打好關係,是非常重要的。

輕敵候府的步輕敵也過來了,他對洪錚說道:「洪二少爺,有勝算嗎?」

「不知道,我與司徒洛馨沒交過手,不清楚她的底牌如何。」洪錚老老實實的說道,但是他卻是有信心。

「加油。」步輕敵說道。

風華絕代,有著壯觀大殺器的李輕依也來了:「老娘又來了,自從認識你以後,我發現經常的來龍城了!」

洪錚對李輕依還是很感激的,笑道:「你能過來,我還是很高興的。」

「別扯這些沒用的,將那賤人給我撕了,不要看人家長得漂亮,就下不去手。」李輕依撇撇嘴。

洪錚苦笑,這個李輕依,一直很豪放啊。忽然又忍不住看向她的大殺器,竟然閃現出一個詭異的念頭——又變大了?

李輕依看到洪錚的目光,狠狠地白了洪錚一眼,這廝也不是一個老實人!

香風襲來,歐陽提香俏生生站在了洪錚的面前。

在洪錚認識的人當初,最有魅惑力的,就屬歐陽提香了。一身的輕紗遮蓋不住那玲瓏剔透的身軀,雙腿修長,冰肌玉骨。

洪錚問道,「你師尊呢?」

歐陽提香撅起了嘴巴:「見到人家第一面,連問候都不問候人家一聲,直接問人家的師尊。難道人家在你的心目中,一點分量都沒有嗎?」

曖昧的話語,讓眾人都是臉色古怪。尤其是洪龍騰,斜視著洪錚與歐陽提香。

「這姑娘不錯,容貌屬上等,給洪二當媳婦很好。可是,這個叫李輕依的,也不錯啊。為人率真,雖然有時候豪放了一點,但是比心機深沉的司徒洛馨要好啊。嗯,其實墨苔也挺適合洪二的,這個叫袁刀刀的,同樣也不差!真是愁死人了,到底娶誰好?要不,都娶了?」洪龍騰心中暗道,隨後發現自己找到了一個好辦法,極為的興奮。

聽到歐陽提香的話,洪錚滿臉尷尬:「那個……額,歐陽姑娘好!」

「真虛假,一點都不誠心。」歐陽提香跺了跺小腳,隨後氣嘟嘟的說道:「師尊遊歷去了,我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洪錚點了點頭,發現還有很多都是不認識的人,但是與洪龍騰關係不錯。

烏列看著洪錚,在感嘆,天才果然就是天才,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快速的崛起。

一年前,自己見到他第一面的時候,以為他是叫花子,差點把他給趕了出去。現在一年的時間,洪家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成為了龍城第一家族,眾人修鍊的條件都得到了保障。

洪不破與洪銘從外面走了進來。

「洪二,出關了?」洪不破笑著打招呼,他現在氣息越發的悠長了,返祖之後,修為一日千里,已經達到了蛻凡六轉巔峰的修為。

「出關了,你們的修為也增長了不少。」洪錚道。

洪銘現在渾身黃金色光芒流動,連髮絲都是黃金色的,如戰神一般,修為也達到了蛻凡五轉的巔峰。能夠輕易滅殺當初的司徒縱橫。

「都是你的功勞啊!」洪銘感嘆,對洪錚,是越發的佩服了。要不是洪錚,他現在依舊是井底之蛙,處於狂傲自大之中,難以自拔。

洪龍騰曾經說他,自大,脾氣暴躁,難成大器。但是現在在洪錚的幫助下,他已經慢慢的在改變。也確實不容易了。

忽然,洪錚感應到門外一股極強的氣息湧來。一道孤傲的身影從門外跨越了進來,她一進來,眾人都感覺呼吸一滯。

強大,神秘,這是眾人的第一感覺。

只見她,如萬古的天山雪蓮一般,渾身寒氣森森,讓人不敢靠近。面容冰冷,似乎永遠不會笑一般。但是她,卻是無比的艷麗,站在那裡,讓四周的黯然失色,眾人的目光都轉到了她的身上。

上官墨苔,回來了!

「墨苔,你怎麼回來了。」洪龍騰驚喜問道。對於這個不是洪家血脈的洪家人,洪龍騰一直很喜歡。

上官墨苔對誰都是一副冰冷表情:「聽印空前輩說,洪家出現煉經師了,並且要與司徒洛馨大戰,我就回來看看。」

她說完,看向洪錚,如一汪死水一般的心境,有些波動。連帶著她的目光,都是有些變化,這就是相由心生。

「怎麼會如此的像洪錚?越來越像了,氣質都是一樣了。」她內心有些顫抖,腦海之中,又浮現出當年那個睥睨八荒的身影,那十六歲的王者。

「是啊,洪二就是煉經師。」洪龍騰驕傲的說道,這可是我洪家的人,我洪龍騰的親孫子!

上官墨苔點點頭,問向洪錚:「你修為增長得很快,已經達到蛻凡境八轉了,可是要對付那個女人,好像沒有勝算吧?」

看著這熟悉的面孔,洪錚感慨了一番。她再也不是十幾年前,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跟屁蟲了。

當年的小屁孩,已經長大了。還長成了一朵天山雪蓮,時光不饒人啊。

「沒有勝算,也要去戰,我是洪家人,洪家沒有軟骨頭。」洪錚斬釘截鐵的說道。

眾人的眼中都出現了讚賞之色,是啊,以蛻凡境八轉的修為,對戰孕骨境的高手,卻沒有一點懼色,足以說明這個人,是如何的傲骨錚錚。

上官墨苔冰冷著臉:「你若戰敗,拼著天演宗與雲海宗開戰的危險,我也要將那個女人給撕碎!」

洪錚心中感動,不知說什麼,只好再次的點點頭。

門外再次進來幾道人影,是天眼宗的印空上人,當初洪錚還交給他《撼龍經》的寶術。

「洪少爺,又見面了。」印空笑著打招呼,又看向洪龍騰,「這位應該就是洪老吧,你生了個好孫子啊。」

洪龍騰心中無比高興,臉上卻是一副極度嫌棄的模樣:「哪裡哪裡,還是不太懂事啊,經常打打殺殺的。弄得我心裡,有時候不太好受啊!」

眾人聽完,無不翻白眼,心中極度的鄙視洪龍騰。你這老貨就得了便宜賣乖吧,還不太好受,你做夢都能夠笑醒吧?

印空聽罷,只想將自己腳上的布鞋脫下來,狠狠的扣在這老貨的臉上。不過臉上卻是滿臉堆笑,寒暄著。

司徒府,司徒縱橫與司徒無敵竟然回來了,司徒洛馨坐在椅子之上,面無表情。 「洛馨,我親手去了結洪二吧。」司徒縱橫說道,自從他當初被白鴻鵠給戰敗之後,整個人的氣質已經大變樣。

偏就不談愛 一雙眸子極為的陰寒,眉心中間有詭異的火焰型印記,通體綻放出光芒,軀體時而透明,純黑色的骨骼清晰可見!

而且,他的身上還隱隱約約散發出一股滔天的煞氣,修為大有增長,快要跨入孕骨境的層次了。

司徒無敵當初一隻手被廢,現在已經被一副鋼鐵手臂給接上了。他找到了天機子,不知付出何種代價,竟然讓天機子為他打造了一副鋼鐵手臂。

萌妃駕到:王爺別亂來 司徒洛馨搖搖頭:「洪二,我會親自斬他,你們自己修鍊就行。」

「可是洛馨……」司徒無敵準備說些什麼,但是話還沒說完,司徒洛馨平靜的看了他一眼。

這一眼,沒有任何的情緒,像是天神俯視螻蟻一般。她的臉上,也沒有絲毫的表情。

司徒無敵被這一眼,看的心中極為的膽寒,竟然硬生生的說不出話來。他心中苦笑一聲,要知道,自己可是她的爺爺啊。

司徒洛馨站了起來,身形如同鬼魅,眨眼間就離開了二人的視線之中:「就這麼定了。」

還有一天,就是洪錚與司徒洛馨生死局大戰的日子。

龍城沸騰了,甚至就連妖城,也來人了。妖城之中,盤踞不少皇血大妖的後代。也有一些凡血大妖,修為高深的老怪物。

妖城之人,都是想看看,這號稱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到底是何等的驚才絕艷。況且又是尊貴無比,震古爍今的煉經師!如此年輕的四品煉經師,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

生死局的周圍,早早的就被眾人圍了起來,水泄不通。生死局還沒開始,屋頂上,城牆上,已經站滿了人。

洪錚在演武場上,盤坐著,已經沒有修鍊。只是在調整自己的呼吸,時而悠長,時而短暫。一天一夜,他就盤坐在那裡,絲毫未動,也未進食。整個人像是進入到了一種龜息的狀態。

第二天,第一縷陽光照射在龍城,洪錚猛然的睜開了雙目。他站了起來,如萬古大岳一般的身軀,動了起來。他滿頭黑髮披散,眼神堅定,臉頰剛毅,沉穩無比。背後背著一桿紫金大戟,如跨越遠古而來,降臨在人間的戰神。

走到了生死局,眾人紛紛讓開一條道,讓洪錚走了進去。

生死局周圍騷動起來,眾人看向洪錚,一個個臉色激動。

「洪二來了。」

「哎,這洪二是個人才,可惜的是實在是太衝動了。他的修為只有蛻凡境八轉,如何能夠戰勝孕骨境的司徒洛馨啊。」

「是啊,也不知道隱忍,一個不好,洪二今天就會隕落在這裡。」

洪龍騰說道:「到時候別勉強,我隨時會上去救你,戰勝不了,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洪不破等人也是滿臉擔憂之色,雖然洪錚夠強,但是對方可是孕骨境的高手啊!

上官墨苔說道:「司徒洛馨不簡單,也是難見的體質,不比我的大脈天身差。你要小心,實在不行,我上去撕了她。」

「我能戰勝!」洪錚堅定的說道,語氣不容置疑。

霸氣,自信,沉穩,一如十年前。上官墨苔,洪龍騰乃至洪不破,都有一種錯覺——洪二不是洪二,而是十一年前的洪錚!是的,洪錚以洪二之名,來到洪府已經一年了。在眾人的概念之中,洪錚已經死去十一年了!

遠處天際,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行來。她的動作行雲流水,不染纖塵。她的容貌,婀娜動人,身軀修長,皮膚白皙。如瀑布一般的長發披散下來,沉魚落雁。司徒洛馨出現了,臉色平靜,眼神冰冷。似乎天下蒼生在她的眼中,都只是螻蟻一般。

「果然驚為天人。」有人讚歎。

「太美了,有誰能娶她,當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司徒無敵,司徒縱橫,出現了。雲海宗的錢融,也隨後踏出。

錢融盯著洪錚,冷笑:「洪二,這一戰,你必定會敗。洛馨已經將諦聽大術修鍊到了大圓滿的境界。我最後再問你一次,你到底願不願意加入我雲海宗,為我雲海宗煉製經文寶術?」

洪錚哈哈大笑:「我已經很明確的告訴過你了,我不願意!再說,你怎麼就知道我戰勝不了司徒洛馨呢?」

錢融還沒有說話,司徒縱橫上前來,冷笑不已:「洪二,你現在都不一定是我的對手,你又如何能夠戰勝洛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