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個耀眼的、冒着火光的晶核露了出來。

2021-02-02By 0 Comments

陸飛大口吞下!

蟒蛇、樹妖、火牛的晶核已經納入腹中,秦蕭就像喝了一罈陳年佳釀,渾身無比舒暢,邁着輕盈的步伐繼續前行。


咔咔!!~~~

行進有十里左右,電閃雷鳴,震人耳膜,空氣的渦流也開始加速旋轉,形成旋風,險些把秦蕭從地面上吸起來!

空氣中也充滿了阻力,讓人難以前行,濃霧再起,整個魔獸森林呈現出灰濛濛的乳白色,讓人無法看清十米以外的東西。

前面又有什麼厲害的傢伙?

秦蕭不畏強風,加快了行進的步伐, 馴服妖孽爹地

又走了五里路,似乎到了空氣渦流的中心,秦蕭有點站不穩了,有一點要跟着渦流一起旋轉的趨勢。

他將劍狠狠的插進地面裏,幾乎是插一步、走一步,艱難的邁了幾十步以後,看到了前面是一個噴發的火山。

上面炙熱的岩漿迸發,看上去像血一樣的殷紅,岩漿冷卻後形成巨石,嘩嘩地向四周滾落。

四周被照射的一片明亮,空中灑落下來的雨水滴到火山上,‘茲茲’——立即爆起一片水霧。

“原來是個火山,我還以爲是魔獸作怪呢!”秦蕭有點失望,剛想往回走,轉頭的瞬間,一件無比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秦蕭眼睛的餘暉看到火山中心跳出一個身影,那身影靈活的就像一隻大猴子,一翻身,滾落在地面上。

秦蕭難以置信,溫度這麼高的火山內部,會蹦出一隻猴子!

一定是一隻高階靈猴!

秦蕭興奮的轉過頭,心道,今天的收穫還真不小,又能獵殺一隻高階靈獸了!

讓秦蕭沒有料到的是,那隻靈猴看到秦蕭更加的興奮,彷彿他腦中和秦蕭想的一樣:——我又能吃一隻高階武者了!

靈猴通體金光,沒有一根毛髮,呈現半透明狀,它兩隻前爪搭在地上,齜牙咧嘴的看着秦蕭,嘴角上掛着一絲詭異的微笑。

秦蕭暗忖,這個猴子能從幾千度高溫的岩漿裏蹦出來,肯定不是一隻普通的靈獸,看它那金光閃閃的身軀,莫非是一個石猴,一隻具有靈性的石猴?

寵妻18歲:狼性總裁太撩人 ,變成生物嗎?

能!

這個是不容質疑的!

宇宙之初,天地間本無生靈的存在,一切一切的物體都是‘非生命性’的,在千萬種自然作用之下,比如雷電、輻射、磁場、靈氣的浸泡……才漸漸出現了生命體。

所以,生命體的祖宗都是‘非生命’的,一切生物的祖宗都是這些石頭、灰塵。

所以,在機緣巧合下,石頭也是可以獲得生命的。

石頭獲取生命,修煉成生物的機率是非常低的,這個噴發的火山中,肯定靈氣充盈,才能孕育出這一隻靈猴!

莫非這個火山是一出‘靈脈’,靈氣之源?是溝通天地,蘊含真氣無數的‘氣源’?

好吧,先斬了這個靈猴再說!

妖猴金光遍體,肯定是金屬性的,我缺的就是這個!

“晶核拿來!”

秦蕭暴喝一聲,衝飛而起,凌人的氣焰,直逼石猴!


那隻石猴也不慌張,秦蕭的劍就要刺到它的前額了,但它仍像一尊佛像一般巋然不動,臉上掛着讓人發毛的微笑,它的眼珠像是兩個燃燒的火球,讓人心生懼意。

秦蕭大劍一揮——

直刺石猴前額!

破——

暴喝一聲,洪水一般的真氣從劍中傳遞出去,足足有萬鈞之力,擊打在石猴的前額上。

鐺!!

意料之外的是,秦蕭的鐵劍崩斷,彈到百米之外。

握劍的虎口崩裂,鮮血激射暴噴而出。

再看看石猴,依然巋然不動,嘴上掛着笑。

Kao你奶奶的,還嘲笑我!

秦蕭抓狂,丟掉殘劍,雙臂一震,引出‘氣池’內的磅礴之真元,彙集掌上,整個胳膊已經暴漲,外面有一層淡淡的、真氣透散出來的炫紅色,像一層沸騰的血霧。

五大‘氣池’中,有蟒蛇的水屬性真元、有樹妖的木屬性真元、有火牛的火屬性真元、有自己練就的中屬性真元。

這幾種屬性真氣一旦在經絡中混雜,又產生了新奇的效果,產生了數倍的攻擊力、破壞力,要比單一屬性的真氣霸道數十倍。

給我破——

再破——

轟轟,轟轟……

砰——

重擊之下,石猴身體崩碎,它的身軀化爲細碎的石沫紛飛,只留下一張‘石嘴’掉在地上,還掛着笑容。

嘣!一直金光閃閃的晶核從天上掉落下來,金光中透着晶瑩,彰顯着它的寶貴。

秦蕭吧嗒一口吞下,這個石猴的晶核很難煉化吸收,質地非常堅固,足足半天的時間,秦蕭的臉都鱉紅了,纔將之吸收,納入‘氣池’中。

身上多了這種屬性的真氣之後,秦蕭覺得身外的‘罡氣膜’更加堅固了,猶如金剛甲冑護體一般。

秦蕭滿意的一笑,撿起石猴的‘嘴巴’問道:“你爲什麼老是笑呢?你若是不笑我,或許我還不會殺你,你的笑像是在鄙視我一樣!你記住,秦蕭,容不得別人鄙視!”

‘嘴巴’動了一下,發出了奇怪的聲音:“我出世以來,每天都在笑,這個世界太好笑了…”

秦蕭被嚇到了:“你沒死?”

“從未活過,談何死亡?若無死亡,便是永生。我乃石頭所化,本無生命,所以亦無死亡!既無死亡,我乃永生…”

“真會放屁!!”秦蕭覺得石猴的話就像在念經,搞得自己頭痛欲裂,不禁罵了出來。

好奇怪的一些話,像是在扯淡,但這句話突然刺激到了秦蕭—

難道

沒有‘生命’的物體纔是永生之體?

世間的至強之體,都是沒有‘生命’的?宇宙沒有生命,所以它是最強的,它是萬物的主宰、萬物之母,它衍生法則,裂變空間、繁衍星辰…

難道修煉的最高境界,就是迴歸本原,將自己變成一個沒有‘生命’的物體?!!…



事實也許是這樣的吧!


沒有生命的物體,未必真的沒有生命,看星空中那些耀眼的星辰,每天都在做有規律的運動,難道它不可能是一個巨大的‘人’嗎?

重生八六幸福軍婚 ,擁有無數的星體,那些星體就像一個個細胞一樣,在爲星系轉動,星系,難道不能是一個更爲巨大的‘人’嗎?

再看看無盡的宇宙,有無數的星系爲它運作,難道宇宙不能看做一個超級巨大的‘人’嗎?

而我們這些真正的人,只是那些巨人身上的‘細菌’罷了,‘細菌’的智慧,真麼能領悟到‘巨人’的智慧呢?



秦蕭將那隻石猴的‘嘴巴’放入岩漿中,希望無盡的靈氣能讓它再次獲得新生。 “對不起了,猴子!”秦蕭站在火山頂部,望着被岩漿漸漸吞噬的‘嘴巴’說道。

即將淹沒進去的‘石頭嘴巴’又張開了:“這,只不過是幾萬年的事,幾萬年後,我又是一條好漢…”


秦蕭大笑:“猴子,你真逗!”

望着就像血海一樣的火山熔池,秦蕭的眼中露出了一股佔有慾!

“早晚有一天,我要將這個‘靈脈’給吞了!!”

秦蕭一路斬獲頗豐,蟒蛇、樹妖、火牛、石猴,四種晶核已經被煉化、融入氣池中,秦蕭無比滿足。

還差一種,最後一種了。

“我還要!”

秦蕭走下火山,走下來的剎那,秦蕭暗暗納悶,這麼高的溫度,我怎麼不怕了呢?難道是我的‘罡氣膜’可以抵擋這麼高的溫度了?

哈哈,這一定是拜石猴所賜!

嗯…我的‘罡氣膜’到底能承受多高的溫度呢?

想到這裏,秦蕭又重新爬上了火山,望着沸騰的岩漿,縱身跳了下去!



“好舒服,跟T溫泉一樣!”秦蕭浮在岩漿上,翹着腳丫子,自言自語道。

這個岩漿池果然是天地‘靈脈’的所在,這麼一泡,秦蕭只覺渾身無比舒暢,而且這個岩漿池中散發出來的靈氣是中性的,可以跟五種屬性的真氣任意相融合,也就是說,這個岩漿池中的真氣可以被吸收到五個‘氣池’中!

泡了半天,秦蕭躍出岩漿池,滿意而歸,可以說,經過岩漿池的浸泡,就不需要尋找第五種靈獸了,體內的五個‘氣池’基本上都已經充盈了。




遠離了火山,離遠了旋風狂起的地域,秦蕭有意離開這個空間,莫大的疑惑又在心頭浮現而出——

這個戒指裏爲什麼會有這些東西,這個戒指是怎麼來的,誰創造了這個戒指?

我出生的時候,戒指爲什麼會與我相伴而生?



秦蕭一想到這些沒有答案的東西,心情就會莫名其妙的壓抑,感覺喘息困難、瀕臨窒息。

呼呼——

秦蕭正低着頭沉思着,前面突然捲起漫天的沙塵,沙塵聚集到一塊,居然也構成了人形。

一個巨大的人形,高高的飄在天上,擋住了自己的去路。

這個人巨大的可以跟一座山峯相比,頭頂幾乎觸及蒼天,無數細小的沙粒構成了一個臉龐,低沉的聲音傳了出來:“這是我的地盤,亂闖我的地盤,必須死!”

秦蕭的身子跟他相比,就像一粒沙子。

但秦蕭這粒沙子無比倔強:“曾經無數人跟我說過‘死’這一個字,結果,死去的都是他們!”

“哈哈——”

沙人哈哈一笑,聲音宛若驚雷,震得人心膽破裂,頭腦陣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