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切問題都和博文分析的一樣一樣的。大傢伙立即返回警隊,對馬達和梅婷進行提審。

2021-02-03By 0 Comments

終於在證據面前,馬達沒能堅持到最後。他承認了自己駕車撞翻陳大美比亞迪的事實,不過他還是一口咬定這件事就是梅婷指使的。

而梅婷的供述卻截然相反。這樣一來,馬達撞人的事實已經確認,梅婷的懷疑還沒有取消,她的動機就是一個令人費解的問題。

只不過當博文準備協助趙曉波進行調查的時候,隊裏來電話急忙的招他回去。致使案件的調查只能暫時告一段落。 博文匆忙返回警隊,卻得知是丁立找他有事。

直到見到丁立那張陰沉的臉,博文心知沒什麼好事。果不其然,丁立直截了當的又將博文數落了一遍,而後才跑出今天的重點。

問博文最近是不是一直在查一起車禍,並強調那起車禍已經定性爲交通意外,要求博文立即停止調查,並保證這件案子就此結束,當事人雙方會自行協商解決。只不過丁立知道博文的性子,最後只能搬出支隊支隊領導來壓他。最重要的是,丁立警告博文,說是江洲的胡氏家族可不是好惹的。

但是博文依舊不爲所動,直接告訴丁立,案子已經有刑警隊接手,而且嫌疑人已經認罪,要不了多久將會移交檢察院。而後撂下隨便處置的話,就摔門而出。

雖然知道這件案子和胡明脫不了關係,但是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所以博文只能乾着急,而對於丁立的警告,他只當作是耳旁風。管他什麼胡氏不胡氏的,只要違法了,就照樣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只不過他從丁立辦公室出來不久,丁立就撥通了一個電話,在電話裏他將這件事詳細的說了一遍,而後得到對方的授意,立即開始起草對博文的處理意見。

第二天一大早,大隊的處理意見就張貼在了公告欄裏。不過內容依舊是大家很熟悉的,這個公告欄除了正常的公告意外,就成了博文獎懲的專欄了。

這次更直接,他被停職了,究其原因,說是不服從命令,濫用職權。反正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那類。

大傢伙看到告示中的內容,無不唏噓,都不禁感嘆這博文也真是一根筋,到現在了還是死腦筋不會轉彎。

剛剛過來上班的王傑看到這一幕,頓覺大師不妙,臉早餐也顧不上,就急匆匆的衝進博文的辦公室,推開門的時候,博文已經在辦公室裏收拾東西,其實昨晚命令就下來了,只不過到早上才正式張貼通知。


博文真心已經習慣了,衝着門口驚愕不已的王傑笑了笑,“小王,你好好幹,有前途!”這話語中滿含着苦澀,王傑的眼淚頓時流了下來。

“師傅,這件事我也有份,我去給大隊長打報告,一起受罰!”王傑激動不已。

博文見狀擺了擺手,笑道,“不用了,你在這好好幹吧,不過我還是那句話要堅持自己的信念,不能縱容自己,更不能縱容不法分子。”

“我知道了!”王傑點點頭,心中滿是委屈與疑惑,爲什麼堅持執法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後果。他的心都有些動搖了。

博文端起箱子,而後拍了拍王傑的肩膀,徑自走出了辦公室。最後看了一眼這個他待了時間最長的一個工作崗位,他心裏也不清楚,這次的處罰是不是無限期的,他重新回到崗位上會是什麼時候。

當博文端着箱子走出中隊的時候,隊員們一個個都投來了安慰的目光,大傢伙知道博文之所以這樣的原因,但是沒辦法,大勢如此,大傢伙只能接受這樣一個事實。

博文最後給大家敬了一個禮,直到他轉身走出交警大隊的院子的時候,所有警員們才齊刷刷的給這位被排斥的老警員回了一個禮,一切的感情和敬意都蘊含在了這一特殊的招呼方式內,只有他們自己能懂!

… …

方正這天也不得安寧,昨天接到家裏電話,說是老爸方嘯天準備過生日,讓他這兩天務必回家一趟,任憑方正怎麼解釋,怎麼推脫,家裏依舊不答應,老媽祁曉蘭還撂下狠話,這次他再不回家,就永遠別回去了。

無奈之下,方正只能答應下來,不過這回家不能沒有任何的準備。

自己身上的錢不多,但是回趟家還是足夠的,主要是行頭問題。於是在避開了吳小胖和劉二炮的輪番轟炸之後,就開着蛇仔亮的馬自達再次返回到了刑警隊。這次他來這的目的就是找倪雅支援的。

當他和倪雅挑明來意後,倪雅當即拒絕了。因爲方正竟然要借警服,回家臭顯擺,這本來就違反規定,哪知方正還名正言順,說已經給他證明了說是警方的臥底了,穿警服回家不是不違反規定麼?

這樣一來,倪雅就有些犯難了,又怕方正藉着警服會出去惹是生非。無奈之下只好打電話向上級請示。不過上級給她的答覆卻是讓她自己斟酌着辦。

一個簡單的回覆,就將皮球又給踢了回來。

這會方正見大勢不妙,立即施壓。“倪隊長,你這說話不能不算話啊,這都幾天過去了,說好的事成之後給我的獎勵呢,不是說至少五十萬麼,在哪呢?”

“你——你在威脅我?”倪雅氣氛的指着方正喝道。

“可以這樣說!”方正針鋒相對。

“我倪雅可不吃這一套。”倪雅一甩手,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接着就不管不顧的,任憑方正說破嘴皮子也不行!

對此,方正也無奈,倪雅竟然是軟硬不吃的巾幗英雄,實在是拿她沒轍,不就是借套警服麼,至於這樣?正當方正準備打退堂鼓的時候,一邊一直沒說話的龍叔向他使眼色。

方正會意,悻悻的先行離開。不多時,龍叔就從倪雅辦公室出來,而後就去了他的綜合辦公室。幾分鐘之後,龍叔手裏多出了一套嶄新的刑警制服,肩章上鑲着兩條銀色橫槓和三顆銀色四角星花。儼然一級警督的警銜。而且編號警銜什麼的都有。只不過那姓名牌被取了下來。

龍叔的警銜要比倪雅高上半個級別,所以倪雅還是二級警督,而龍叔已經是一級警督了,不過平時龍叔總是佩戴與倪雅平級的警銜,這也算是不倚老賣老吧。畢竟警銜只是對其閱歷的一個肯定,真正決定實權的還是職位。

方正心下一凜,覺得警銜有點低,可是自己滿打滿算混到現在,頂多就混個一級警司了,所以能穿着這一身制服還是很滿意的。

龍叔趁着四下沒人,將衣服交給方正,“這衣服是我新發的,一直沒捨得穿,便宜你小子了。”

“謝謝龍叔!”方正高興的將警服往身上一套,不錯,剛剛合適。龍叔年紀大,身體顯得消瘦,方正雖然年輕,但是體型很勻稱,加上制服的型號基本上要大一點,所以穿在方正身上,簡直就像是量身定製的一般。

“真不錯,有點幹警.察的樣子!”龍叔仔細打量起方正,嘴裏不乏讚美之詞。

“我纔不想幹呢,這不是被逼的麼,沒辦法,只能濫竽充數了!”方正解釋道,卻瞥見龍叔臉色一變,這才改口道,“開玩笑,開玩笑。”

“去吧,別給老子整出事來,否則我就要提前退休了!”龍叔拍了拍方正的肩頭,笑道。

“提前退休好啊,反正這活又累又危險,還不如在家安享晚年呢!”方正笑說着,趁着龍叔揮手打他的時候一溜煙的拽着衣服就溜出了辦公室。

出了辦公室,方正就像是得手後的小偷一般,小心翼翼的,好不容易纔提心吊膽的走到樓下。直到啓動車子離開刑警隊,他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不過剛出刑警隊的大院,就遠遠的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猶豫了一下,開車追了上去。

“博隊長,你怎麼在這?”方正將車子靠近走在路邊的博文。

“方正啊,沒事,來這邊有點事!”博文從交警隊出來,就沒有回宿舍,東西昨晚上就準備好了,只有簡單的一些東西,所以直接帶在了身邊。

“辦事還帶行李?”方正指着博文手中的行李問道。見博文沒說話,隨即將車停了下來,二話不說將博文的行李塞進車內,接着直接拉着博文上車,搞掂之後重新上路。

博文眼尖,看到後座那套嶄新的制服了。便疑惑的問道,“怎麼你小子真的被扶正了?”

“你說它啊?”方正瞅了瞅後視鏡,笑了。“對啊,一級警督,咋樣,夠範吧!”

“得了吧,就你,我才三級警督呢!”博文聞言,立即反駁,不過想到自己已經被開除,再看看自己身上這身皮,有些感慨!

“怎麼了?”方正見狀,問道。

“沒什麼,休假了,回家一趟!”博文愣了愣解釋道。

“好啊,博隊長也回家,家哪裏的,順路不?”方正興奮不已。要說這幹警.察這行當確實不容易,沒日沒夜的工作,平時沒什麼假期,難得回家一趟不說,還有很多的危險。

“皖南的,徽縣。” 梟寵狂妻 !隨即又反問道,“怎麼你也回家?”

“對啊,要不整這玩意幹嘛!”方正笑說着加速往學院趕,他得去接徐俏俏,徐俏俏已經請好假了,準備和他一起回家一趟,當然這也是老媽的意思,另外還一併回家看看徐爺爺。

方正提議送博文一程,博文沒有拒絕。他之所以來警隊,只是和趙曉波交代了一下梅婷那件案子的一些細節,怎麼說這件案子能查下去都是好的。不過他不敢和方正多提這件事。畢竟案子還沒查清楚,就這樣被停職了,有些不好開口,這也違背了當初和方正信誓旦旦的許下的諾言。

徽縣在皖南,和江南省僅僅只有一江之隔。此行和方正也算是順路,從江洲前往方正老家梟陽,也是一路北上,只不過中途得往東拐一下上東西向的高速。

在藝術學院接上徐俏俏後,方正就開着車一路狂奔的往家趕。路上三個人有說有笑的,暫時一切煩惱都被拋諸腦後,最後竟然連要送博文回家這檔子事也給忘了。

無奈之下,博文只能答應繞道梟陽,這樣也算是散散心吧! 梟陽是江洲下轄的縣級市,隨着這幾年的飛速發展,已經面貌一新。梟陽離江洲不過百十來公里,方正開着車子在高速上狂奔,及時分鐘後就下了高速,而後便是梟陽境內的省道。

這是一條高規格的省道,興建不久,由於位於梟陽城面向江洲的咽喉要道,所以取名爲迎賓大道,但是由於保養不到位,加上平時大型工程車頻頻碾壓,這條大道已經變得有些坑坑窪窪的,馬自達在這上面開着,有點像做蹦蹦車一般。直將車上的人顛的七葷八素的。

好在二十來分鐘後,經過了梟陽中學,這段讓人備受煎熬的大道走完,一行三人來到了梟陽城。

三年沒回來,方正簡直有些認不出來了。還是在徐俏俏的指引下,方正纔開着車來到了梟陽城被稱之爲商城的小商品批發市場,他不敢去大型的商場,那裏面動則幾百上千的,有些吃不消。

老的批發市場原本在城區內,但是爲了城市規劃發展一體化,這有些破亂的商城就成爲了拆建的重大項目,工程很浩大,歷時一年多才照着高規格的標準將商城移到了小轉盤附近的路口上。

這裏臨近城鄉結合部,不過隨着城市的發展,這裏已經被**徵收,格式各樣的樓盤已經破土動工。

由於傳言一條高速的設計規劃將從梟陽城穿行,直接聯通江洲和名揚海外的瓷都。所以梟陽市**抓住機遇,正在打造一條沿高速經濟帶,力爭在經濟上騰飛,實現新的跨越。而這商城以及衆多的商品房樓盤已經業已動工的美食城,都是這批項目中的王牌。

方正也不怕博文笑話,徑直和徐俏俏走進了這個剛剛動遷不久的小商品批發市場。

說是小商品批發市場,其實很大,一點不小,而且東西玲琅滿目的,花樣很多,這裏環境比老商城要好很多。

由於天色已經晚了,所以方正沒有多耽擱,挑了幾樣給老人帶去的東西就走。這裏的東西質量還行,關鍵是價格和大型商場的物品相比,來的實惠,畢竟商場超市打得就是高端品牌的廣告。而這裏價格適中,很適於大部分消費人羣。

等到忙完這一切,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眼看着太陽已經下山,方正擡眼看了一眼西南方的南山,那座聳立在南山頂上的寶塔在夕陽的餘輝下熠熠發光,很是耀眼。

“博隊長,有時間帶你在梟陽轉一轉,這裏挺多好玩的地方!”方正笑說着上車,而後驅車前往位於裏梟陽城區十來公里的大樹下鄉。

“就你帶我,自己都不認得路吧!”博文上車後沒有及時回答,而是在幾分鐘後,才說出這句話。方正悻笑着點頭,他確實有些迷茫了,因爲梟陽的發展挺快的。他這個三年沒回來的本地人有些路癡的嫌疑了。

其實博文說的不是這個,而是千方正在緊張施工的場景。直到車子聽到了施工現場附近,方正才鬱悶的想辦法掉頭。

“早提醒你了,偏不聽,這能怨誰啊!”博文沒好氣的說了句。

方正悻悻一笑,下車查看情況。這裏正在進行道路的翻修,這條老路有差不多百十來公里,一直從梟陽城區沿着水路方向朝着東延伸,最後繞着大半個鄉鎮於高速路口那裏和原先的迎賓大道相會。構成了梟陽市內主要的交通線。市內的交通運輸主要是這兩條上行或是下行的路線。


這個時候,徐俏俏走下車,有些自責的說道,“方正哥,都是我不好,本來這條路在施工我知道的,一時給忘了!”

“沒事!”方正看了看,施工現場很是火熱,施工隊的人正在加班加點的搶工期,路邊還拉起了橫幅,口號很是響亮:奮戰100天,決戰100公里!

三人隨即上車,不得不繞道回迎賓大道,而後從那邊加油站的一個岔路口,經過一條石子路才能上鄉村公路。

大約二十分鐘後,方正一行人才開着車出現在了鄉村公路上。

由於當時規劃設計的時候,鄉村公路的預算本來有限,所以公路的寬度很多都不達標,兩輛車相向而行,必須得其中一輛停下來,另一輛小心翼翼的才能通過,否則容易發生磕碰。

現在還好一點,只有不少在城裏上班的人騎着摩托車往家裏趕,路上倒是挺熱鬧的,路邊上不少房屋都已經亮着燈。還能看到不少人家裏面一家人圍着桌子共進晚餐的情形。

看到這一幕,方正的眼睛有些溼潤。徐俏俏發現不對勁,給方正遞過來紙巾,方正拒絕不了只能接受。一遍擦拭着眼淚,一遍說笑,“沒事,風吹的!”

“哭吧,看你就是幾年沒回家的!”博文倒是很有感觸,只是這給說完,自己也是有些哽咽。

終於,經過十幾分鐘的顛簸之後,方村終於到了。

直到到家門口的那一刻,方正心理防線終於是奔潰了,看着幾番修葺的瓦房內,兩位身形佝僂的老人正在門口翹首期盼着,他沒能忍得住,不過卻又不得不忍住。

老人見着車子停在門口,頓時眼前一亮,立馬擁了出來。

“小方子來了?”方嘯天粗曠的嗓音依舊,但是步履卻有些老態。祁曉蘭也好不到哪裏去。兩人本來在家裏就是靠着幾畝田地爲生,生活過得還算湊合。

“爸,媽!”方正來不及將車子熄火,就下車直接將兩位老人擁在了懷裏。三年來的情感在這一刻迸發。

本來還說等小方子來好好訓斥一番的兩位老人,在此刻卻也沒有了再多的言語,只是一個勁的重複着幾個字眼。“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博文和徐俏俏在車上,沒有出去打擾他們一家人的時間,就在博文起身拔掉鑰匙的功夫,方整噗通一聲跪在了老人面前,“爸,媽,我對不起你們,”


“傻孩子,說什麼話,快起來!”方嘯天激動上上前一把將方正攙扶起來。祁曉蘭瞥見車內還有人,便拍着方正的肩頭說道,“小方子,別哭了,是不是悄悄回來了,別讓人笑話!”

“對!”方正說着這才起身,帶着兩位老人過來認親!

博文和徐俏俏立馬拎着行李下車。當看到一身制服的博文的時候,方嘯天和祁曉蘭直接愣住了,好半天方嘯天才指着博文,“這位是方正的同事吧,來,趕緊屋裏坐!”

“大叔,別客氣,”博文心下犯憷,但無意中瞥見方正在向他使眼色,只能半推半就的跟着方嘯天進去。

祁曉蘭畢竟是女人,所以徐俏俏的接待工作就交給她了。兩位就好比母女一般相互攙扶着跟着進了屋。


最強都市修真 ,但是卻很乾淨整潔,看不出一絲的凌亂。

方嘯天張羅着讓博文和徐俏俏入座,祁曉蘭將鍋內保溫的飯菜給端了上來。得知兒子今天來,家裏可是下了血汗功夫,連帶壽宴要用的一起準備了好些菜,沒想到來的竟然不止方正和徐俏俏兩個。

方嘯天一個勁的訓斥方正沒有事先通知。博文立馬說沒事。這些才很和胃口,就連徐俏俏也吃了不少的飯。

直到晚上九點多,這一大家子人才吃完晚飯。趁着祁曉蘭和徐俏俏在後面洗刷碗筷的功夫,方嘯天更是在院子裏擺好了桌椅,泡好了茶,將博文好生供着。

而後就是一連番的發問,從方正在單位的工作,到感情等,無一不落。直搞得博文無奈的搖頭,卻又不得不胡亂應付,最後真的被問的沒辦法了,博文只能使用最後一招,什麼事都說很好,初次之外,他想不出有什麼應付的好話了。

在祁曉蘭的強烈要求下,方正換上了龍叔的那套一級警督的警服,警服在身,方正整個人也精神了不少,就連博文也不禁嘖嘖稱奇,心道這小子還真有幾分氣質。

方正借題發揮,說是目前在警方擔任臥底,平時不能公開身份,所以很少回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