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旁的畫廊老闆頓時就不樂意了。

2021-01-31By 0 Comments

駱靜蓉亦是頓住了腳步轉身看向這邊。

江辰泛起一抹苦笑,捏了捏小丫頭的臉蛋,表示小姑奶奶你真會惹事。

“你這妮子,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只許看,不許說。”

“哦,我知道錯了師傅。”

陸小果乖乖點頭,一副做錯事的可憐模樣。

江辰則是轉身道;“老闆,童言無忌,你可別當真啊別當真。”

他不想惹麻煩,也不想管閒事。

可是話一出,一旁的朱立瞬間不樂意了。

“哪裏來的土包子,竟然敢來東玄城撒野,睜大你那狗眼看清楚,哪個是假貨。”


聽到這話,江辰眉頭微微一皺。

他不想惹麻煩並不代表他怕麻煩。

剛纔一進來,他便察覺這傢伙的眼睛向着駱靜蓉不該看的地方看。

自己不管你那破事也就算了,你還來沒完沒了了。

只見江辰泛起一抹冷笑道:“跪下來,給我徒弟道歉,我便饒了你。”

朱立聞言,先是一愣,旋即泛起一抹冷笑:“叫我跪下?你也不打聽打聽我朱立在這東玄城的名頭。”

江辰卻是絲毫沒有看他一眼,聲音依舊淡漠冰冷。

“跪下,道歉,否則,死。”

江辰的話語猶如一根刺,瞬間紮在了朱立的心頭。

朱立能否將駱靜蓉騙到手,就看這幅畫了,這兩個傢伙不但壞自己好事,還讓自己下跪,當真是可惡至極。 食緣嬌妻 小子,識相點就….”

朱立話還未說完,便感覺到一股凝重地殺氣迎面而來,隨後他雙腿一軟立馬跪在地上。

撲通。

一旁的畫廊老闆更是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二人猶如瞬間被扔進了冰窟窿一般,江辰眸間的寒意讓得二人背脊發涼,腿腳發顫。

“道歉。”

江辰的話語宛如審判,聽到朱立的耳朵裏讓得他瑟瑟發抖。


他一屆畫道師,雖然有些修爲,可從未感受過如此兇猛的殺氣,這種凝聚到實質的殺氣,唯有在東玄城城主夜八劍身上他方纔看到過。

朱立舌頭直打哆嗦。

“對…不…起,是我有眼無珠不識泰山。”

“求你大人有大量,饒我一條狗命吧。”

見對方道歉江辰方纔收斂殺氣,緩緩出聲道:“滾吧。”

朱立聞言,立馬轉身向着門外爬。

而就在江辰話音落下之時,門口有着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進來。

“好大的口氣,閣下也太不把我朱家放在眼裏了吧,竟然敢來我朱家畫廊鬧事。”

話音落下有着一大敦實的中年人走了進來,在其身後更是有着三名神藏境的護衛,江辰一眼便看出了此人的境界。

五品高級畫道師。

“是朱富,是朱富副會長。”

周圍圍攏過來的人一眼便認出了此人的來歷。

此人正是東玄城畫道師公會副會長,朱富,乃是一名五品高級的畫道師,畫道造詣極爲不凡。

“就是你在這裏鬧事?”

朱富行至江辰二人跟前,淡漠出聲道。

江辰並未多看他一眼,反而看向一旁一副犯了錯模樣的小丫頭陸小果道:“不用怕,有師傅在呢。”

一旁嚇傻的朱立立馬起身道:“父親,就是他們二人,那臭丫頭竟然還說這蒼龍嘯天圖是假的。”

聽到朱立這話,一旁的駱靜蓉似是想到了什麼秀眉微微蹙了蹙。

剛剛這朱立還說這家畫廊乃是他父親一故交的,可現在又成自家的了分明是在誆騙自己。

“我在問你話,是你在這裏鬧事?”

朱富散發出一抹恐怖的威勢。

江辰泛起一抹冷笑道:“是又如何?”

話音落下的瞬間,朱富身體驟然一怔,彷彿見到了什麼恐怖的存在。

“畫廊乃是畫道師論道品畫之地,難道閣下想要依仗武道修爲欺壓我等不成?”

朱富想了良久,方纔說出這麼一句話,畢竟身爲工會副會長,他可不想這朱立那般,眼睛裏只有女人。

江辰冷冷一笑道:“如此骯髒污濁之地,也配談論道?不如一把火燒了,還這方土地一個清淨。”


“哼…你可以仗着修爲比我們高而殺了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

“侮辱?你也配?”

江辰再度冷笑,旋即看了一旁乖乖低着頭的小丫頭道:“小果,跟在場的人說說,這裏有多少畫是假的,有多少是真的?”

聽到這話,陸小果頓了頓,旋即擡頭問道:“師傅,要說實話麼?”

“說實話,也讓這老傢伙看看,他所謂的品畫論道之地到底是個什麼模樣。”

江辰緩緩出聲。

衆人皆是有些不解,表示江辰這逼裝的有點過。

“這可是朱副會長的店,怎麼會有假貨呢?”

“是啊,朱副會長雖然護短,但是風骨極正,根本不可能會做出賣假貨的事情。”

……

衆人皆是議論紛紛,卻見小丫頭壯了壯膽高聲道:“這裏有着134幅畫,其中正品有31幅,假貨有103幅。”

“滿口胡言,我這畫廊之中的畫,怎麼可能是假的?”

“還103幅,小丫頭你休要如此侮辱人。”

“就是,你們實在是欺人太甚。”

朱富身後的護衛亦是說道。

“朱富副會長不可能賣假貨,不可能。”

周圍圍攏過來看熱鬧的衆人亦是高呼出聲。

“若是我這畫廊內有一幅假畫,我便將整座畫廊都燒了。”

聽到陸小果的話,那朱富立馬就氣上心頭,臉色徹底一黑。

“朱副會長也是堂堂五品高級畫道師,莫不是連真假分不清吧。”

江辰淡淡出聲。

聽到江辰的話,朱富臉色陰沉,立馬來到一旁的畫卷之前。

仔細一看,臉色徹底難堪起來。

“假的,怎麼可能是假的。”

朱富不相信,再度拿起一幅畫,依舊是假的。

接連拿了十來幅都是假的。

看到這裏,朱富大手一拍,瞬間將那一桌子畫卷全部拍碎,隨後看向一旁癱軟在地上的店老闆道:“怎麼回事,給我一個解釋。”

見到老爺問罪於自己,畫廊老闆,立馬跪拜道:“不關小人事啊老爺,都是少爺指使我這麼做的。”

“他知道老爺極爲重視這些畫,所以不敢將真畫擅自賣掉。”

“可是少爺每日都會領着一名貌美女子前來,爲了獲取那些女子芳心,少爺便用這些假字畫來做人情,所以才引發今日之禍啊,老爺。”

聽到此話,朱富氣上心頭,差點沒暈厥過去。

大手狠狠一拍,便將一旁的朱立甩飛出去。

“逆子。”

江辰則是不願多留,轉身便帶着陸小果離開了畫廊。

至於那什麼家長教訓不孝子的橋段,他早就看膩了。

剛出畫廊,便聽到身後有人追了出來。

“這位少俠,還請見諒,是老朽教子無方,讓少俠見笑了。”


“我已命令焚燒這污濁之地,那逆子也被我禁足半年,還望公子多多逗留東玄城一些時日,看看我東玄城畫道之人的風骨,切莫因爲這逆子壞了我東玄城的名聲。”

朱富聲音落下,江辰便見到身後的畫廊燃起了熊熊大火。

江辰心中暗暗思量。

“這朱富教導子女方面雖然不行,但是風骨卻是極正。”

旋即輕輕點頭,便表示釋懷了。


朱富見江辰不再生氣便詢問道:“這小姑娘如此年紀便有辨識這諸多畫卷真假之能,莫非是真乃畫道天才?若是如此,明日的可願來我東玄城畫道盛會一觀啊。”

聽到朱富問話,一旁的小丫頭陸小果道:“我是鑑寶師,不是畫道師,至於能不能去,還得聽我師傅的。”

聽到小丫頭說自己是鑑寶師,朱富方纔浮現一抹失望的神色。

反倒是江辰道:“既然朱副會長盛情邀請,那我明日自當前來。”

朱富聞言輕輕點了點頭,不過似乎是因爲得知江辰二人是鑑寶師的緣故,方纔沒有那般熱情了。

一番閒談之後,江辰二人便轉身離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