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旁,什方逸臨一聽他這話,臉色頓時鐵青,手指不由自主附上了刀柄。

2022-03-30By 0 Comments

什方逸臨身後的隨從和兵士也紛紛變了臉,這雲二皇子如此不分青紅皂白的羞辱他們四王爺,是可忍孰不可忍。

顏幽幽眼皮一跳,這種時候可不是起內訌的時候,一個是他國皇子,一個是當朝王爺,如若在這種地方大打出手,傷及的何止是彼此的顏面,恐會殃及兩國邦交。

況且,誰又知道暗處有沒有別家的眼線。

「雲二皇子。」顏幽幽擋在雲爍與什方逸臨二人中間,率先開口。

「雲二皇子說這話,明白的人自然知道是二皇子護妹妹心切,不明白的,恐怕又會衍生出多少事端,況且,剛剛關四說的清清楚楚,十幾個黑衣殺手同時圍攻四王,四王既要與他們纏鬥又要保護雲公主萬一,試問二皇子,如若是二皇子處於那種境地,又如何能百分百確定不會遭了那些黑衣殺手的暗算。」

「這種時候,二皇子首先應該先找到雲公主,而不是在這隨便尋個人便來興師問罪。」

「至於那些黑衣殺手到底是什麼身份?我想二皇子應該比這裡的任何一個人都清楚,沒想到他們追了一路,會追到京城來,二皇子也應該有所準備才是。」

「況且,關四說的明明白白,是雲公主捨身救四王,在那種千鈞一髮之際,雲公主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尚且能為了大局考量,二皇子作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是不是更應該有大局意識和全局觀念。」

「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二皇子,你應該慶幸雲公主做出的這個決定。」

顏幽幽話音落。

對面的雲爍和身後的什方逸臨,同時看向她。

雲爍眼中充滿了震驚,比在野山第一次見到她冠絕一時的武功時還要震撼人心。

尤其是那句「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

簡直盪魂攝魄,便是男子能說出這種話的尚在少數,何況,站在他面前的乃是一個看似嬌弱的女子。

如此胸襟,如此魄力,如此才情的女子,他雲爍第一次生出嫉妒之心,嫉妒眼前的這個女子已屬於他人,也讓他第一次生出了想要橫刀奪愛的心。

身後,什方逸臨也被顏幽幽的話震撼到了。

。 布武天下,雖然會讓資源減少,但是對於宗門而言,這是一種信仰力的擴散。

如今的青蓮劍宗以及儒家雖然強勢,卻也僅僅只是強勢,面魏王以及齊王,他們也不得不妥協。

縱然是孔夫子號稱一王一聖鎮壓臨淄,但是他心裡清楚,那只是齊王的手段,想要吸收稷下學宮。

有了儒家與稷下學宮的支持,齊國之力將會在短時間之內暴增,如此一來,足以抗衡秦國。

只可惜,人人都有算計,並非只有齊王一人。

這也是青蓮劍宗與儒家順水推舟答應下來的原因,他們想要與北涼王和解,想要在中原紮根。

不管未來大劫是否存在,擴展宗門影響力,培養天驕弟子,布武中原對於他們而言沒有壞處。

一場宴會,皆大歡喜。

對於嬴季昌而言,這一行收穫很大,儒家的典籍不僅是他需要,同樣的孟子等人也需要。

只有閱讀量足夠,孟子才能走出自己的道,成為儒家有一位儒道聖人。

同樣的,有了儒家典籍,嬴季昌的儒道修為也將大增,甚至於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而布武天下,也將會讓的任務提前完成,當他足夠強大,能夠做到一人壓一國,這個中原大地依舊是他說了算。

「王上欲布武天下,光是靠我們三方只怕難以完成,縱然是完成,也需要漫長的歲月。」孔丘沉默了一會兒,朝著嬴季昌,道。

他心裡清楚,嬴季昌想要布武天下,何其難也。

孔丘雖然從方外走出,但是儒家紮根中原,對於中原大地之上的一些事情也算了如指掌。

自然是清楚當初嬴季昌立下的大誓,願中原大地之上,人人如龍。

對於孔丘而言,這一幕同樣是他們儒家最高的追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在某種程度上,他們之間的目的是一致的。只有中原大地之上盛世帶來,便意味著他們儒家的盛世即將到來。

喝一口靈酒,嬴季昌輕笑,意味深長的目光落在孔丘的身上,道:「以夫子之言,此事當如何解決?」

孔丘早生他百年之久,自然是見多識廣,嬴季昌雖然有上千年的見識,但是這不是普通的世界,這是有修士的世界。

對於修士而言,當修為強大了之後,足以改變一個人,甚至於一個國家的命運,以往的歷史早已經不足以作為參照。

在中原大地之上混跡這麼多年,更是創造了儒道,嬴季昌也許看不上儒道,但是他從來不會懷疑這類人的智慧。

這樣的人,經歷了歲月的洗禮,早已經成為了老狐狸。

「想要布武天下,就需要中原諸國以及方外進入中原的各大勢力協作,要不然,就以我等的名義舉行一場修士的盛會。」

「然後選舉出來盟主,以協調此事,將中原大地到造成鐵板一塊!」

聞言,嬴季昌眼中浮現一抹亮光,他朝著孔丘點了點頭,道:「也許這是一個辦法,大軍入中原,號令諸國與江湖。」

「額!」

這一刻,孔丘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了,他只是讓嬴季昌舉行會盟各方勢力,卻不料,嬴季昌想要鐵騎入中原,以武力鎮壓。

他心裡清楚,除非是方外進入中原的各大勢力聯合,否則根本就不是嬴季昌的對手,這樣一來,反而會讓北涼王的勢力大增。

孔丘心中有些後悔。

彭城相王,對於嬴駟而言,便是一場歷練,讓他見識一下其他諸國的強勢,讓嬴駟在屈辱之中成長。

在這一點上,嬴季昌沒有拔苗助長,他心裡清楚,每一個人經歷的每件事,都有一定的含義,對於一個人的成長也是有極大的幫助的。

「王上,我們現在回去么?」塗山素容俏臉微揚,朝著嬴季昌,道。

「本王在彭城的事情已了,駟兒呢,他的事兒處理完了么?」嬴季昌清楚,這一次彭城之行不光是他的事兒,還有嬴駟。

「稟王上,君上已經結束了相王,正在收拾行李!」青若朝著嬴季昌一拱手,道:「君上想必已經處理完了,接下來便是歸秦了。」

「嗯。」

點了點頭,嬴季昌朝著青若等人,道:「你們護送駟兒歸秦,歸秦之後,回到王府去閉關。」

「你們現在的修為太低了,根本不足以應付接下來,波瀾壯闊的大世。」

「諾。」

撇了一眼塗山素容,嬴季昌身影一動消失不見,他打算去一趟曲阜,了結他與孔丘的因果。

………

曲阜。

當孔丘到達曲阜的那一刻,便停在門前,他能夠感受到有一道力量正在朝著曲阜而來,而這個人的力量他熟悉。

北涼王。

「北涼王遠道而來,請——!」

落在孔家的門口,嬴季昌看著孔丘淡然一笑,道:「看來,孔夫子早有預料本王會登門了!」

「夫子請!」

經過彭城的談話,彼此之間的敵意消減不少,彼此之間多了一絲有善。

走進府邸,嬴季昌與孔夫子一一落座,孔丘朝著嬴季昌,道:「王上,嘗一嘗我孔氏的酒,比了北涼如何?」

「夫子,本王前來只為了借閱儒家典籍。」

對於儒家,嬴季昌心中的感官,只能算是一般,他對於孔夫子很敬仰,但是對於孔夫子的後人則嗤之以鼻。

華夏上下五千年,自從孔氏出現,從孔夫子之後,歷代孔氏的膝蓋就沒有硬過,一直以來都是牆頭草,隨時就會換主子。

對於這樣的孔氏,嬴季昌嗤之以鼻。

「大爭之世,我孔氏一門也不弱,王上想要完成心中志向,必須要藉助中原大地之上的力量,為何老夫感覺到王上在排斥我孔氏?」嬴季昌對於儒家的排斥太明顯了,這一點,讓孔子很是不解。

聞言,嬴季昌輕笑,道:「夫子,我秦國以法立國,而且當年夫子遊學,止步於函谷關外,以至於天下士子從此不願意入秦,說起來你我之間有大仇,作為秦國公室子弟,又如何對於儒家有好感。」

這一刻,嬴季昌沒有絲毫的隱瞞,將真是的原因告訴了孔子。

。「韓將軍,我真的不是幽州牧,你為何就是不信呢?」

看着那位自稱參軍的州牧無奈的搖頭,韓猛心中繼續鄙夷,你接着裝,我能把袁紹都哄開心了,還怕你這個靠餘蔭上位的二代么?

對於這種小把戲,韓猛是不會拆穿的,張郃這個二五仔抓自己的時候,可是說過的,請主公發落的,韓猛記得非常清楚!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一百一十九章自作孽,不可活 高鼎集團的高層們一個個的都低下頭,說道:「雅典娜女神,這個行屍走肉的實力雖然不強,可是他們是絕對不可能會被清以殺死的,而且最後的勝利一定是行屍走肉的,因為計劃一旦開啟的話,世界上的行屍走肉肯定是會越來越多的,一切的事情,都是按照我們的計劃開始發展的。」

雅典娜女神看了一眼這個高層,然後點了一下頭,視線又一次的落到了乾坤堂堂主身上。

只看,兩個行屍走肉被踢飛了,很快就再次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了,又再次的朝着乾坤堂堂主撲了過去了。

兩個行屍走肉在沖着朝乾坤堂堂主過去的時候,同時就要撲上去咬乾坤堂堂主。

轟轟!

乾坤堂堂主在踹出了一腳以後,又朝着其中一個行屍走肉打了一拳過去。

但是這個行屍走肉被打倒在地上了以後,又快速的站了起來,又再次的朝着乾坤堂堂主撲過去。

乾坤堂堂主神經一直緊繃着,又一次的把行屍走肉給打敗了。

這兩個行屍走肉就好像是狗皮膏藥一樣的,被擊倒在地以後,很快就爬了起來,繼續的對着乾坤堂堂主咬過去。

慢慢的,乾坤堂堂主總算是支持不住了。

咔擦!

一個行屍走肉對着乾坤堂堂主的手臂上狠狠地就咬了一口過去,直接的就從他的手臂上撕下一塊肉來了。

鮮血噴薄而出,一下子染紅了行屍走肉的那嘴巴。

血腥味強大的刺激著行屍走肉的感官。

喝!

他又一次興奮無比的朝着乾坤堂堂主撲了過去,咬了上去。

慘叫聲,從乾坤堂堂主的嘴裏傳來。

他沒有絲毫的猶豫,又一次狠狠地把這個行屍走肉踢開。

嘭!

這個行屍走肉狠狠的摔著在地上,但是還不等乾坤堂堂主來得及喘氣,另一個行屍走肉也撲了過來了。

直接就把乾坤堂堂主撲倒在地,長著腥臭瀰漫的血盆大口,就對着乾坤堂堂主流血的手臂過去。

啊!!

又是一聲慘叫聲傳來。

可是,還沒等這慘叫聲叫完,另外的那個行屍走肉又再次的沖了過來,一口咬着在乾坤堂堂主的喉嚨。

乾坤堂堂主慘叫不已。

被兩個行屍走肉瘋狂的吞噬,凄厲到了極點。

慘叫掙扎的時候,乾坤堂堂主的雙眼裏都滿是絕望無比,他絕望的眼神里看着雅典娜女神還站着在外面,面無表情的看着屋子裏的這一切。

他懂了,他總算是明白了過來了,自己也不過是雅典娜女神的一顆棋子。

對方名為神,其實不過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惡魔而已。

鮮血瘋狂的流失,讓乾坤堂堂主的生命徹底的結束了。

他眼前的世界,慢慢陷入了無比的黑暗之中。

等乾坤堂堂主生命涼了以後,兩個瘋狂的行屍走肉才停止了撕咬,他們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目標一樣就這麼的站着在實驗室里,迷茫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這一切。

直到他們看到了玻璃門外的那些高鼎集團的決策層們,一下子的又變得瘋狂了起來,朝着鋼化玻璃門狠狠的撞去。

此時,高鼎集團的決策層們打開了實驗室的門,走進了實驗室裏面,兩個行屍走肉看到了目標,那雙眼立刻就變得火熱了起來。

高鼎集團的決策層們毫不慌張。他們直接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狠狠的朝着那行屍走肉的眼睛刺過去。

穩准狠!

噗噗!

隨着兩聲清脆無比的聲音,匕首狠狠的刺入了兩個行屍走肉的眼睛。

噗通!

兩個行屍走肉狠狠的砸著在地上了,再也起不來了。

然後,高鼎集團的決策層們走出了實驗室,指著乾坤堂堂主的屍體,恭恭敬敬的對雅典娜說道:「雅典娜女神,請您看看這個屍體的變化。」

雅典娜女神點了點頭,目光定在了乾坤堂堂主的屍體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乾坤堂堂主的屍體突然動了一下。

然後,對方猛地睜開雙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