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時沒有忍住哈哈哈的大笑起來,水靈靈的大眼睛笑彎了腰,伸出魔爪捏了捏冥蒼褶小肉臉,「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將你撿回來,你這會兒估計已經凍僵或者凍死在山上了!」 農曆,閏三月十二,周一。

2022-03-29By 0 Comments

楊晨軒這些日子一直都在擔心黃玲會來找事情,這本來是張榮峰他們自己的家事,楊晨軒不想摻和得太多,清官難斷家務事。

黃玲沒有等來,倒是等來了家裏的電話。

電話是楊修遠打來的。

楊晨軒接到父親電話的時候,也沒有太在意:「爸,最近家裏還好吧?」

楊修遠說道:「家裏倒是沒有什麼問題,可你大伯他們最近在鬧騰,我這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怎麼了?」楊晨軒疑惑地問道:「他們不是已經在挖沙了嗎?還鬧騰什麼?」

楊晨軒家給大伯家的機器,到現在都沒有收到一分錢。

雖然說一台機器一千多塊錢,對於現在的楊家來說,不是什麼大錢,楊家也沒打算要了,但大伯家的態度,確實是有一些讓人心寒。

大伯一家運機器的時候,還讓楊晨軒一家出了運費,最後又讓黃世明給他們調試機器,做篩沙子的電動篩子,這些成本都是楊家出的。

最後,大伯一家還覺得理所當然,一句謝謝的話都沒說,等賺到錢就會給他們錢。

大伯一家能不能賺到錢不說,就算真賺到了,估計這錢也沒了,謝謝也沒一句,這讓楊晨軒一家心裏多少有一些彆扭。

楊晨軒問道:「大伯他們鬧什麼?」

楊修遠說道:「他們村那一條河太小了,我早就跟他們說了,挖不出什麼河沙,他們不信。」

「現在他們幾個人合夥,你大伯佔大頭,從村道修了一條路到河邊。」

「挖了三天,河沙就挖完了,得換地方,這一換地方,他們的路又要加長,沿着河道要修一節。」

「他們前些日子跟我借錢了,說想要沿着河道修一條路,到時候整條河都能挖。」

「我勸他們不要修了,他們不聽,覺得第一次是位置沒有選好,他們在其他的位置用人工挖了,發現下面很深都有沙。」

「我告訴他們,那只是偶爾一個地方,其實大部分地方都沒有沙。」

「他們不信,我借了兩千給他們,現在又修了一節路,可他們發現,就算把河裏的沙子挖完了,也未必能回本。」

「他們不幹了,轉頭說是我騙他們挖的,他大伯帶了合夥修路的那一群人,讓我賠他們損失。」

楊晨軒頓時皺眉:「他們腦子長包了?我們家什麼時候讓他們去挖河沙了?怎麼怪上我們了?」

楊修遠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跟你大伯是這樣說的,可別人不知道。你大伯跟別人都說是我們家推薦的,保證賺錢,別人見我們家賺錢了,就信了,要不然哪有人跟你大伯合作?」

楊晨軒問道:「爸,你以前怎麼不阻止呢?」

楊修遠無奈的說道:「我不說好話,也不能去拆你大伯的台啊。」

楊晨軒知道,父親那脾氣,心裏其實還是顧念兄弟情義的,想着就算虧了,這個虧損,自己家給大伯他們擔了也沒事。

現在可好,大伯直接帶人來家裏鬧了。

「現在是什麼情況?」楊晨軒問道。

楊修遠嘆氣說道:「前兩天,你大伯帶着人要我們賠償他們的損失,今天又鬧着要我們沙場,說是把我們沙場給他們用一個月,這一個月他們來干,算是彌補他們的損失,一個月以後,還給我們。」

「爸,你不會答應了吧?」楊晨軒皺眉問道。

楊修遠沉默了一下,說道:「我想着,大不了把這沙場的利潤給他們一個月算了,這個事就算過了,反正我們也不差這一個月。」

楊晨軒立刻反對:「不能給,你給他們一個月的時間,要是他們看到利潤,搞不好起什麼歹心,到時候事情越鬧越大。」

「可那畢竟是你大伯。」楊修遠說道:「你爺爺也來說了,讓我顧念一下兄弟情。」

楊晨軒還是堅定的說道:「不能給,當初我們早就勸了的,他們自己不聽,能怪誰?」

「那這事怎麼辦?」楊修遠說道:「他們動不動就來鬧事,我們自己也做不成。」

「我今天就回去!」楊晨軒說道:「我倒要看看,他們能鬧出什麼事來。」

楊修遠對於兒子的能力還是很有信心的,畢竟他是看着兒子把生意一步步做大:「那行,你回來看看吧!不過做決定之前,你得跟我說說,這不是外人,是你大伯。」

「我知道!爸,那就先這樣啊!」

「好!」

掛了電話,楊晨軒去和周彤彤打了一聲招呼,又給柳依琴打了一個電話,然後驅車回村。

以前的老房子已經推倒了,現在在建新房,主體已經建了起來,現在在做裝修,等全部做好,估計還要一個多月的時間。

楊修遠和張月華兩個人這些日子則是住在沙場的平房裏。

沙場的運營已經穩定了下來,只要按照正常的運營情況維持下去就行。

一下車,楊晨軒就看到父親坐在屋檐下,走了過去,在父親身邊坐下:「爸!」

楊修遠這個時候心裏還有些糾結,看了剛回來的兒子一眼,擠出一點笑容:「等會讓你媽去村裏買只雞殺了吃。」

楊晨軒對於吃的其實無所謂:「爸,大伯的事情,要不直接就跟他們說了吧!」

「怎麼說?」楊修遠問道。

楊晨軒說道:「我們不會負任何的責任,他們如果還要鬧的話,那我們就報警處理了,他們要是不服氣的話,可以去起訴我們。」

楊修遠想都沒想就搖頭拒絕:「不行,你這樣做,我們家以後還要不要跟你大伯來往啊?」

楊晨軒反問:「那大伯他們這樣做,有沒有把我們當家裏人啊?明明是他的責任,全部推給我們,還帶人來我們這裏鬧事,這樣做就是親戚了?」

楊修遠立刻沉默了,他心裏很清楚,兒子說的沒有錯,但大哥做了初一,他做不出十五。

要真做了十五,這親戚也不用做了。

「反正不能報警,這個事情我再想一下吧!晚點再說。」楊修遠說道。

楊晨軒也不再多勸,反正這次他回來,就是要把大伯的事情給理順了,要不然的話,大伯家以後可能還會得寸進尺。

以後這樣的事情,自己家得不到任何的好處,說不定還會落下一個不好聽的名聲,與其如此,還不如快刀斬亂麻。

。 第二百五十五章豐收之夜

3月16日,早上秦元清都沒有去單位,直到下午纔去學校。

他下午要參與面試,和去年一樣,秦元清只招數學研究生、博士生以及一名核物理研究生、博士生!

至於機械類、工程應用類,秦元清沒有再招了,交給研究院的教授、研究員去帶。

能夠達到秦元清面試的,筆試成績都是滿分,可就算如此,也足足有七百多人,不僅僅的國內的,還有海外的。

如今秦元清經過證明哥德巴赫猜想,地位已經隱隱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度,哪怕水木大學數學系相比普林斯頓大學差了一大截,但是還是有很多人想着報讀秦元清的研究生、博士生。

學校是一方面,導師更是一方面!

整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出名氣比秦元清大、實力比秦元清實力強的了!

秦元清那幾個博士生,還沒畢業就遭到各方的搶奪,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面試結束後,一共招了四個研究生、3個博士生,四個研究生中有兩個金髮碧眼的妹紙,一個來自烏克蘭一個來自瑞典,剩下兩個一個是水木本校的,一個是燕大數學系本科畢業的。

至於3個博士生,一個來自俄國的,一個來自復旦大學數學系的,一個是燕大數學系本科畢業後去普林斯頓留學後回來讀博。

雖然面試完成了,但是卻是要等到9月1日纔開始入學,秦元清這段時間收到數不盡的邀請,有的科研單位邀請他去參觀,順便提提意見,有的是高校邀請他開個講座。。。。。。但是秦元清都婉拒了。

現在剛過求出楊·米爾斯方程的通解,對於質量間隙的證明已經隱隱約約地有了點思路,不趁熱打鐵攻克最後一座高山,給楊·米爾斯理論這棟大廈蓋上最後一塊磚進行封頂,更待何時。

像這種研究,有時候就是要趁熱打鐵,一鼓作氣。不然的話一拖延,這一冷切可就很容易把思路和靈感全部給冰凍起來,也許一輩子就再也找不到方向感了。

所以秦元清的注意力,還是在楊·米爾斯理論上,他參考着溫伯格等人在研究弱電統一理論時用到的方法,他可以試着對這個問題引入一個時空流形上的標量場,在規範羣U(2)*U(1)的作用下按該羣的兩分量表示變化,從而解決強相互作用的楊米爾斯場的零質量性問題,以一種統一的方式表示強相互作用與電磁作用。

溫伯格1933年出生,1954年年僅19歲畢業於康奈爾大學,1979年因弱電統一理論與格拉肖和薩拉姆分享當年諾貝爾物理學獎,他的《廣義相對論與引力論》、《最初三分鐘》、《終極理論之夢》等書曾風行世界。

在自然界中存在四種基本力:引力、電磁力、強力和弱力。多年以來,關於電磁力已有了很成功的理論,人們認爲帶電粒子之間的相互作用是由於交換光子而產生的,但是按照這種解釋,不能正確地理解弱力,因爲如果這樣,傳送弱力的粒子就應質量很大,而不像光子那樣靜止質量爲零,另外依據這種理論的計算總是包含無法理解的無窮大。所以在1967~1968年,溫伯格和薩拉姆各自獨立地提出了一種電磁作用和弱作用統一的量子場論,從而解決了這些問題。

但是他們的理論有一個不能令人滿意的侷限性:它只適用於一類基本粒子。

後來他們提出弱電統一理論語言:由於弱力的作用,當電子猛烈撞擊原子核後彈回時,檢測到的左旋電子和右旋電子的數目將會有明顯的差別。而這也就是著名的‘宇稱破壞’!

‘宇稱破壞’後來在斯坦福大學的直線加速器實驗中心確實被發現了。

根據弱電統一理論,除了存在電荷流的弱相互作用外,還應存在中性流的弱相互作用,即在反應過程中入射粒子和出射粒子之間沒有電荷交換外,還應存在中性流的弱相互作用,即在反應過程中入射粒子和出射粒子之間沒有電荷交換。例如,p + e+→ p + e+。而這也由美利堅費米國家實驗室和西歐核子研究中心都在實驗中發現了他們預言的中性流。

弱電統一理論先已被許多實驗說正式,它使現存的四種基本相互作用實現了部分統一。

當然,弱電統一,距離物理大一統,那還是有一段無比耀眼的路要走。

秦元清從不相信所謂的真理、定理、公理,因爲它一直認爲這些都是人們根據現在所觀察的提出最合理的解釋,不代表就完全正確,不代表一層不變。

這就如同牛頓的經典力學到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再到現在物理前沿陣地量子物理一樣,都是不斷髮展,根據發現越來越多,提出更加合理的解釋。

包括弱電統一理論,秦元清也是這樣認爲的,他並贊同弱電統一理論就完全正確,但是並不妨礙他參考其中的智慧。

秦元清沉浸在其中,一步步地前行着,他的生活總是無規律的,有時候思路來了,那麼甚至通宵都是正常。而有時候沒思緒了,則是早早下班去,陪自己寶貝閨女玩耍。

不知不覺中,時間緩緩流逝,轉眼就來到了5月16日,明天就是他寶貝閨女和臭小子的週歲生日,原本計劃着今天早一點回去,可是靈感來了,怎麼擋也擋不住。

“原來如此。。。。。。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原來是這樣子!”秦元清滿臉都是興奮之色,彷彿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他的鋼筆在草稿紙上寫着幾行算式。

終於,他解決了質量缺陷的存在性以及證明!

也就是說,強相互作用的質量間隙問題被他給解決了!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他徹底完成了楊·米爾斯方程千禧難題的證明,而且在完成證明後,他陷入了一種非常神奇的狀態,思維非常的敏捷,彷彿他就是數學之神,數學這一片神秘的世界,被他窺覷到一個角落,讓他對數學的認識,到了一個全新的地步。

這種狀態,非常的神奇,是他以往從未體驗過的,隱隱約約,他彷彿看到了神,看到了上帝,看到了佛~~~非常的奇妙,很多以前無法理解的事,現在都明白了。

可是看見了神,看見了上帝,看見了佛,對於世界的認知又有更多的不明白,心中的疑惑更多了。

“既然現在從數學的角度解釋了楊·米爾斯方程的質量間隙問題,那順便解決強電統一理論!”秦元清從那種奇妙狀態中退出後,就轉向了強電統一理論。

從數學的角度解釋了楊·米爾斯方程的質量間隙問題,那麼進而做出強電統一理論只是時間問題。

畢竟強電統一理論最困難的地方便是在於無法像弱電統一理論那樣,直接套用“對稱破缺”的方法。

然而現在質量間隙的問題已經被解決,通往強電相互作用最後的瓶頸已經不存在了!

強電統一理論,這一個被無數物理學家譽爲劃時代的理論誕生,此時此刻也就是時間問題了!

在物理學界,大統一理論是理論物理學界的聖盃,強相互作用與電磁作用的統一是通往大統一理論的第二座臺階。

可以說,解決了質量間歇的證明,一旦再解決強電統一理論,那麼註定秦元清的名字會和這條理論一同被載入史冊,不僅僅是作爲物理學史上的豐碑,也將是人類心智的豐碑。

也可以說,當代物理學家中沒有人比秦元清更接近神了!

從此以後,他不需要仰視牛頓、愛因斯坦,而是平視!

就是牛頓再生,站在他面前,秦元清也可以理直氣壯地與他平視,問問他到底是數學比他強,還是物理比他強?不然來個掰掰手腕!?

完成了質量間歇證明,此時此刻秦元清撰寫強電統一理論,只感覺前所未有的流暢,就好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一樣。

電腦的鍵盤上,秦元清的手指如同彈鋼琴一般,噼裡啪啦地響着,演奏着一曲美妙的交響曲,在這寂靜地辦公室中,唯有全神貫注的秦元清,以及鍵盤的聲音。

當秦元清完成了強電統一論文後,看到牆壁上時鐘才七點半點,上班時間都還沒到。

秦元清索性將質量間隙的證明論文也給完善了,畢竟他之前大部分的論文,已經都編輯了,剩下的也就是這兩三天剩下的論文部分!

當秦元清完成所有的論文的時候,轉成了PDF,保存好後,將論文拷貝一份到他的U盤上,他這U盤是特製的,經過一遍又一遍檢查無比安全。

而此時的時鐘指針,指向了9:30分,秦元清伸了一下懶腰,登陸了一下子自己微信微博賬號,時隔一年終於更新了微博,而他之前的微博,正是自己孩子出生的時候更新的,分享着自己的喜悅!

“2014年5月17日,楊·米爾斯理論蓋棺定論!強電統一理論,來了!今天也是我兩個孩子的生日,永遠愛着你們,你們是上天對我的恩賜!”這條微博附帶着兩個孩子現在的照片。 兩個保鏢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從美娘手上傳來。

力量如潮如涌,如雷如電,泰山壓頂,勢不可當。

兩保鏢的那點小勁,在這股力量面前,就像螳臂擋車,碾死無妨!

「啊呀!」

「媽呀!」

接連兩聲慘叫。

兩保鏢胸前各挨了一掌。

說是一掌,其實美娘沒有打過去,只不過是輕輕搡了一下。

這一搡,有如巨錘,錘在兩人胸口。

肋骨坍塌的聲音,細微而瘮人!

彷彿冬天的早晨,開窗后,窗外靜悄悄,隱隱地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劈柴的聲音,「咔——」

清脆悅耳。

美娘在一時之間,竟然很享受這美妙的音頻:給你臉,人偏不要臉!

兩個保鏢卻是很不「美妙」,感到嗓子熱乎乎的、咸乎乎的,鮮血狂噴而出。

然後,身體如木樁一樣,直挺挺地向後倒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