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咱們可是有將軍見證,別到時候輸了你不服氣。”頭狼當然不會讓他有絲毫退出的機會,急忙搬出將軍說道。

2020-11-06By 0 Comments

“放心吧,老子吐口唾沫都是一個釘,說過的話絕對不會不算數的,拿槍來。”看着雲天剛纔的動作,或許他很熟練,不過在自己的槍法面前,就算是火鳳都有一較高下的機會,這傢伙怎麼可能快得過子彈呢。

“好,你等着。”頭狼說完,轉身向着場地裏走去,他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白頭雕。

那虎狼團頭狼可是惦記很久了,只不過每次前往,都被對方搪塞,總不能什麼事情都找將軍出面吧,否則人家到時候說將軍偏袒天狼大隊就不好了。

當頭狼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給了白頭雕的時候,白頭雕也是非常興奮,頭狼整天在外邊亂跑,雖然七大軍區都表示支持,但真正的好苗子誰會拱手讓人呢,如果這一次拿下虎狼團的挑選機會,那麼對於未來天狼大隊的後備人才儲備可是非常好的機會。

“雲天,加油,這一次我可都堵在你的身上了。”頭狼拍着雲天的肩膀,他可是天狼大隊的驕傲,也是頭狼一直以來的驕傲。

“我會努力的。”雲天擦了擦汗水,他很少看到頭狼如此的興奮,而此時的他和白頭雕,都好似小孩一樣。

白頭雕這一次的改革,讓原本排斥的頭狼也開始接受,此時的他也終於明白,天龍爲什麼要把白頭雕送給自己當副隊長,現在的天狼大隊絕對是如虎添翼,若是能把兵源解決的話,相信用不了多久,天狼的實力在全球都可以數得着了。 一直以來,頭狼都以天狼大隊是按照外軍軍事化訓練而驕傲,但是現在他才發現,某些發達國家的訓練並不完全適合我們國情,而白頭雕這一次把自己大半輩子的總結帶回來後,放佛給頭狼推開了一道新的大門一樣,真沒想到訓練還可以這麼來。

所以他纔會厚着臉皮,幾個軍區來回的跑,不知道吃了多少閉門羹,更不知道被人騙了多少回,好兵都被藏起來,真是讓他使勁渾身解數都無法騙到手。

“集合!”隨着白頭雕的一聲令下,所有人立刻停止了訓練,不多時就已經跑到了觀望棚前集合。

看着一個個戰士站在寒風中,那單薄的衣衫以及蒼白的小臉,所有人的心都忍不住揪了一下,不過,雖然他們嘴脣早就凍得發紫,可是依舊是猶如大樹一般,傲立於那裏,迎着狂風的他們,挺着胸膛,沒有任何人顯出疲憊之色,而那一雙雙眸子裏射出的堅毅眼神,更是帶着軍人的血性剛強。

“今天,上級首長前來視察我們的訓練,現在還要親自上陣,檢驗一下我們的訓練成果,所有人員現在開始觀摩。”隨着一聲令下,所有人立刻席地而坐,而此時雲天卻依舊站在那裏。

紀勇已經走出了高棚,邁步來到了隊伍的面前,帶着一種驕傲神情的他,在戰士們的眼神中沒有絲毫的緊張。

“拿槍來吧。”紀勇笑着說道,今天他就要當着所有人的面,給他們一個難堪,讓他們記住,暗影特工也是不容小視的。

“唐曦出列,把武器交給首長。”白頭雕點了點頭,對着唐曦說道。

“是。”唐曦立刻站起身來,跑步來到紀勇的面前,雙手遞上自己的qbu88狙擊步槍。

qbu88狙擊步槍,口徑只有5。8毫米,和m99半自動步槍,不管是殺傷力還是射擊距離都無法相比,但卻因爲打擊精度更高而獲得青睞。

在50米的距離上,其精度可以保證打中一元硬幣大小的目標,熟練的射手甚至可以打斷牙籤。

在100米的距離上,其散佈圓直徑不超過30毫米,可以確保射中敵人的眼睛。

在200米的距離上,稍經訓練的射手就可以將靶杆逐節打斷。

雖然在遠距離上散佈有所增大,但在600米內,訓練有素的射手還是可以確保首發命中敵人頭部,其精度就是與“百步穿楊”相比還要高出許多,而殺傷射程一千米也足夠狙擊使用了。

顛了顛手中的狙擊槍,紀勇的臉上依舊是帶着自信的微笑,身爲一個射手,他對於自己的槍法可是非常的自信。

“報告首長,戰士已經準備完畢,隨時可以開始了。”白頭雕對着紀勇敬了個禮,雖然他身穿平民服裝,但軍銜卻在自己之上。

“慢着,這橡皮子彈是什麼鬼東西,和真子彈相比,它偏離的方向太大,抗風性太差,這鬼東西怎麼可能打得到人呢。” 重生之傳奇農夫 就在這時,紀勇突然開口道。

“你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準備用真子彈?”一旁的頭狼,突然反應了過來,一臉憤怒的說道。

“怎麼?你們天狼大隊不是號稱真刀真槍訓練的嗎?難道連真子彈都不敢用?那還訓練什麼?耗費這麼多,就爲了過家家嗎?”紀勇冷笑着說道。

“紀勇,你別太過分,現在可是讓你用槍打自己的戰友,你用真子彈算什麼?”此時天龍已經走了過來,憤怒的對着紀勇說道,怪不得答應的這麼幹脆,原來是在這裏等着他們呢。

“不用真子彈,怎麼激發他的潛能?你們不是認爲我打不到他嗎?現在到是害怕了?這就是糊弄上級首長的假把式,恐怕我們不來的時候,他們都躲在被窩裏睡大覺吧。”紀勇笑了笑,迎着天龍的目光,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

“你……”天龍頓時火大,這傢伙竟然想用真槍射擊自己的兒子,這明擺着就是對自己不滿,可就在他剛要發火的時候,雲天突然傳來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報告首長,我同意使用實彈射擊。”雲天突然上前一步,響亮的聲音頓時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雲天!”頭狼急忙攔住了雲天,他知道雲天骨子裏可是爭強好勝慣了,但眼前的紀勇的射擊能力絕對不是一般人,雖然不能算是國際一流的高手,但是低於2。6秒的再射擊時間以及精準的射擊能力,絕對也是一個神射手級別的。

“好小子,果然帶種。”紀勇轉過身來,一臉笑意的看着雲天那慘白的臉龐,臉上的剛毅果然是難得的軍人,臨陣不亂的威風,未來一定會成爲人傑。

“報告首長,那我可以提出我的條件嗎?”雲天話鋒一轉,雙眼直視紀勇,而他的話,再一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好啊,說吧,你有什麼條件?”紀勇微笑着點了點頭,四十多歲的他還真沒想到雲天竟然在這種時候提出這樣的要求。

“聽說天狼大隊現在還缺一名=參謀長,如果我能躲過您的子彈,那能請你屈尊前來給我們隊長當參謀長嗎?”雲天的話,頓時讓幾個人都愣在那裏,誰都不會想到雲天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紀勇可是紅三代,整個家族在各個軍區都擔任着重要的職位,而他在暗影特工組裏的影響力也非常之大,用不了幾年,等到暗影退休,恐怕他就會是下一屆的暗影人選。

暗影特工可不是天龍特戰大隊或者火鳳特警大隊,擁有數千名特工的組裏,眼線遍及全球,也是國防力量中非常重要的部門,那未來的組長和天狼大隊的參謀長,簡直就不是同日而語。

而且在軍銜上,千面已經是中校級別,天狼大隊隊長頭狼也纔是少校,讓一箇中校給少校當參謀,這無異於白日做夢。

“好小子,你行啊。”紀勇怎麼也想不到他會提出這樣的要求,轉過身來看着頭狼和天龍。

狠妻耍大牌 “參謀怎麼能成,我願意辭去副隊長之職位,我來當個參謀就行。”一旁的白頭雕突然開口說道,這副隊長雖然也配不上他,但總比參謀強多了。

“不用,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如果我打不中你,我就來給你當參謀。”紀勇一伸手,打斷了白頭雕的話,嘴角帶着冷笑的指了指頭狼,這一次他絕對不會輸。

“好啊,那我現在就給你準備辦公室。”頭狼一聽,頓時樂開了花,如果這小子真的來到天狼大隊的話,那麼以後的兵源絕對是源源不斷。

“我覺得,你還是給他找一件好的防彈衣,否則一會有你哭的。”紀勇冷笑了一聲,一伸手接過白頭雕遞過來的實彈彈夾,這一次他絕對不會放水。

遠處的談話,悉數落在了衆人的耳朵裏,此時所有人都替雲天捏了一把汗,尤其是一旁的天龍,更是一直盯着雲天,這小子果然夠狂,但對手可不是那麼的簡單。

紀勇再一次拉動槍栓,自信滿滿的點了點頭,同時後退幾步的他看了看雲天。

“小子,別說我年齡大欺負新兵,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射擊。”紀勇說着話,已經一貓腰,從地面上撿起了一塊石頭。

紀勇從小就在軍區大院長大,對於槍械他尚在襁褓之中就已經摟着睡覺了,八歲就已經開始實彈射擊的他,可是家族中特意培養的神射手。

誰都知道,想要成爲神射手,一定要完成外人無法想象的訓練任務,尤其是那子彈的消耗,絕對是驚人的,那一個神槍手不是用子彈堆積而成的呢。

他打過的子彈足有幾十萬發,雖然後來沒有再專項的訓練射擊而轉做特工,可是那射擊的底子沒有丟,那些年付出的汗水絕對不是浪費的,現在他就要給衆人展示已經自己的槍法了。

突然,紀勇的身上竟然釋放出一種猶如猛獸的氣息,雖然瞬間消散,但站在近處的雲天卻感覺到背後一涼,這就是無形殺氣,猶如利刃一般攝人心叵。

隨着他突然把右手的石頭猛然間扔向空中,在這石頭到達十多米的高度時,地面上的紀勇卻已經推栓上膛,一擡手間,手中的狙擊槍已經作響,子彈拖堂而出,直接射中了那空中還在飛翔的石頭。

如果覺得,他只是在炫耀自己的射擊精準度,那可就錯了,因爲隨着他扣動扳機的瞬間,整個人也已經向前一個翻滾,就地滾出兩米多遠的他,已經再一次站起,單膝跪地,手中的狙擊槍更是被他握在了手中。

“砰!”又是一聲槍響,那剛纔被打碎的石子中,一塊稍大一點的再一次被打碎。

“哇!”眼前的情景,讓所有人都忍不住輕嘆了一聲。

紀勇剛纔的第一槍,難度就已經不小,手掌大小的石子如果用手槍打恐怕就不算什麼,在這裏的所有人都可以做得到,但如果是這麼低的高度用狙擊槍,可就非常的困難了。 ?單是紀勇剛纔那一下就已經證明了他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狙擊手,緊跟着他就地翻滾,移動後再次開槍,重新尋找鎖定目標後,再一次打碎另一塊石子,如此快速的轉換動作以及從新定位,再加上手中的可是長槍,這本事果然是讓人不僅感覺到後背發涼。

看着站在那裏一臉冷笑的紀勇,天龍和頭狼都忍不住對視了一下,這傢伙的實力果然夠強,在這樣的狙擊手面前,想要穿越四百米的障礙區,恐怕雲天現在還做不到吧。

“報告!”就在兩人愁眉不展的時候,雲天的聲音再一次的響起。

“怎麼了?是不是後悔了?沒關係,作爲戰士,知難而退也是非常不錯的事情,畢竟人有自知之明還是很好的。”紀勇笑看着雲天,不過這話卻是在諷刺天龍和頭狼。

“報告參謀長,我只是想問您準備在多少米外進行射擊?”雲天已經站在那裏,挺着胸膛的他,不服輸的看着紀勇,而雙拳緊握間,他感覺到身體在發抖。

這種發抖絕對不是害怕,而是遇到高手的興奮,剛纔紀勇的表現真是讓人大開眼界,而能有這樣的射擊高手作爲輔助,豈不是難得的事情嘛,雲天現在身體裏的細胞都在興奮的跳動着,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準備要開始了。

“好小子,現在就改口是不是太早了,我不欺負你,這槍的殺傷力是一千米,那麼就就在一千米外對你射擊,即便是打中,有防彈衣在你也死不了。”

紀勇突然發現,這小子越來越有意思了,不過這一次他也絕對不會放水,等到把這小子招入麾下,在好好調教,將來一定會成爲一寶的。

“報告參謀長,這防彈衣我就不穿了,天氣太熱我可以脫衣服嗎?我想輕裝上陣。”雲天的話,頓時讓紀勇楞了一下,不過此時,他卻發現,一直站在那裏的白頭雕突然露出了笑容。

一種不好的預感縈繞在紀勇的心中,但是他卻實在想不明白,這天寒地凍的,他爲什麼要說脫衣服呢,難道是認爲自己不穿防彈衣,他就不敢開槍了嗎。

不等紀勇反應過來的時候,雲天卻已經主動的解開了那單薄的衣服,而隨着漏出來的負重衣,紀勇頓時愣住了,而此時的頭狼和天龍,也頓時露出了笑容,沒想到這小子到現在爲止還穿着負重衣呢。

“鐺!鐺!鐺!”

隨着雲天打開了那釦子,一件件負重條已經被他丟在了地上,每一塊爲五斤的負重條掉落在地上的時候,發出的響聲都讓人一驚。

加上手腕和腳踝上的負重條,這一共兩大塊四小塊,算起來足有六十斤的重量,如此的結果頓時讓紀勇愣住了,在這高原之上,多活動幾下都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他竟然還揹着六十斤重的東西,跑來跑去,這小子太可怕了。

“報告首長,我已經準備好了。”雲天活動了一下肩膀,少了六十斤的感覺到是那麼的輕鬆,一臉笑容的他已經躍躍欲試,這半個多月的負重練習下,他倒要看看自己增進多少。

看着雲天那興奮的笑容,紀勇突然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剛纔雲天的身手他已經看在眼中,那動作乾淨利索,雖然算不上是非常厲害,但是在這高原之上能夠做到這樣的地步,也算是一個比較優秀的傢伙了。

但是在知道他竟然揹負着六十斤的負重衣還上串下跳,躲避着狙擊槍和機槍的連續打擊,這頓時讓紀勇倒吸了一口涼氣,看着那還有些稚嫩的臉龐,他到底還有多麼強悍的體能呢。

“紀勇,叫你呢,想什麼呢?是不是想把拉出來的屎在吞回去。”天龍現在說話可是相當難聽,不過那得意的笑容已經出賣了他的內心,很顯然紀勇絕對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發生,一千米外的神槍手這一次要吃癟了。

“放屁,老子說話什麼時候不算數了,來就來。”雖然紀勇暗叫不好,不過他還是嚥了嚥唾沫,總不能把自己說過的話就這麼吞回去吧。

“好,那就各就各位吧。”白頭雕當然知道雲天負重衣的事情了,看着有些緊張的紀勇,這一次他可算是掉入到了雲天的陷阱裏,於是急忙一聲令下,兩個人分別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頭狼可是比天龍都高興,從十六歲開始培養雲天的他,簡直就把雲天當作自己兒子一樣,再加上雪鳳因爲腹部受過槍傷,所以兩個人都沒有子女,對於戰友的兒子,他當然是倍加的細心,把一身的本事也都傳給了他。

雲天現在的本事可都虧了頭狼,和他父親天龍這個甩手掌櫃比起來,頭狼可是盡心盡力,不僅把自己的本事悉數傳授給了雲天,還特意找來了三個搏擊高手,硬生生的把雲天變成了近戰兵王,擒拿格鬥駕輕就熟。

所以,當看着雲天那輕盈的步履之時,頭狼可是信心百倍,這一次他倒要看看,現在的狼牙雲天,到底距離龍牙還有多遠。

來到了一千米外的紀勇,已經平復了自己的急躁,看着遠處已經只有黑點大小的人影,他必須冷靜的對待這一次的射擊,放棄了之前孤傲的他,已經通過望遠鏡,把四百米的障礙越野全部收入了眼中。

按照QBU***步槍來說,它的初速可以達到895每秒,那麼一千米外,就有一秒鐘的躲避機會,這對於一個移動的人來說,最少也有五六米遠的時間差,再加上雲天的速度,那可就是十多米了。

所以要想在平地上擊中雲天已經是不可能,除非他可以選擇提前量來射擊,而之前的大意讓他只剩下八枚子彈,不過紀勇也覺得他根本沒有換子彈的機會了。

仔細觀察着這四百米的越野障礙,紀勇還是找到了四個射擊點,這是他唯一有機會打中雲天的時候了,而四百米越野之中,那五米高的高板,一上一下都是他的機會。

人在騰空的瞬間,身體動作自然會變慢,所以紀勇把這第一階段的高板作爲的自己的攻擊目標,而第二攻擊目標,則選在了後半段的水平懸梯,最後一個就只有水炮梅花樁了。

如果這四個點都打不中雲天的話,那麼紀勇就根本不會再有機會射中他,託大的一千米外精準打擊,現在紀勇都悔青了腸子,剛纔的話已經收不回來,難道說他真的要到這旅一級的天狼大隊當一個參謀嘛,這實在是太屈才了。

摒棄了一切雜念,這是作爲一個神射手的基本要求,紀勇匍匐在地,以最平穩的射擊方式來應對這次挑戰,而在出發地的雲天,此時已經開始熱身,那身輕如燕好似要衝天而起的他,倒要看看自己有多快。

“小心應敵,即便是菜鳥也要使出全力,這是戰場上不容忽視的黃金法則,你別忘記了。”就在這時,白頭雕走了過來,對着雲天叮囑道。

“沒問題,你就準備收個參謀吧。”雲天笑着說道,這段時間這四百米障礙他可是駕輕就熟,現在脫掉了負重衣,他早就想試試自己那些奇思妙想了,正好旁邊有一個厲害的狙擊手在,真刀真槍他終於可以挑戰自己了。

所有人都緊張的盯着戰局,這可是真的子彈,一千米外若是被擊中,也是有生命危險的,就連將軍也忍不住站起身來,拿着望遠鏡看着障礙區,不由暗自爲雲天捏了一把汗。

“三、二、一,開始!”隨着一聲槍響,白頭雕已經發出了訓練指令,此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雙眼望向那四百米的障礙區,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誰都不知道。

一道身影突然從起點板牆外射了出來,猶如出籠的獵豹般,向着第一個障礙飛身而去,那三十米的無障礙區簡直就是一掃而過,而此時,一千米外的紀勇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助跑之後,雲天可就要起跳了,這絕對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在他起跳的瞬間,他會減慢速度,那麼也將是第一個射擊的最有利地點。

可就在紀勇準備扣動扳機的瞬間,雲天突然就地一個翻滾,直接消失在了地平線上,而他如此突然的舉動,頓時讓紀勇停止了攻擊,因爲他已經失去了目標。

開槍之後,一旦沒有擊中的話,那麼就會有兩三秒鐘的延遲,以現在雲天驚人的速度,絕對已經過了這五米高板,所以第一次的放棄,完全是爲了第二次的更好攻擊。

“哇!”可就在人們的驚歎下,就地翻滾到五米板下的雲天竟然直接躍起,把前衝之勢卸去的他,卻借力彈起,輕盈的身體在五米板上蹬了兩下,雙手就已經扣住了高板上沿。

隨着他雙臂用力,整個人已經來到了高板之上,而此時再一次等到機會的紀勇也已經蓄勢待發,只要在雲天躍下高板的瞬間,五米高的離地距離可就是他的攻擊位置了。

可就在紀勇已經把狙擊槍的準星移到了高板下方,只等雲天落下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再一次發生了。 “嗖!” 大魏霸主 來到高板之上的雲天並沒有一躍而下,反倒好似靈猴般蹲在了高板上,緊跟着雙腿猛蹬,整個人猶如炮彈一般,直接射向前方,而他的目標現竟然是八米開外的獨木橋。

如此不可思的角度,等到紀勇再想調整已經來不及了,雲天猶如蒼鷹般直接落在了獨木橋上,整個身體更是直接趴在了上面,那動作堪比武俠小說裏的輕功了。

精準落在了獨木橋上,雲天就地一個翻滾,已經落在了地上,接下來的矮牆穿越,他動作乾淨利索,猶如靈蛇一般矯健的身手簡直驚呆了衆人。

遠處的紀勇,長出了口氣,連續兩次機會就這麼給溜走了,連槍都沒有開過的他知道,他所剩下的機會並不多了。

接下來的火線穿越,雲天已經猶如蜥蜴般貼在了火網下面,泥濘這泥潭成爲了他最好的掩護,而紀勇則再一次準備就緒,第三階段的水平懸梯是他的第三次機會,也是最好的射擊角度了。

水平懸梯,是架設在離地三米的地方,下面可就是泥坑,掉下去可就動彈不得了,而那被四條鐵索固定在鐵桿上梯子,必須要依靠雙臂抓緊,身體凌空纔可以過得去。

這水平懸梯足有將近二十米長,因爲是鎖鏈固定,人在上面的時候還是會前後搖晃,這給前進增加了相當大的困難,而這裏也成爲紀勇最有可能擊中雲天的地方。

在場的人,也都很清楚眼前的局面,看着雲天一點點的接近了水平懸梯,所有人也都開始緊張了起來,尤其是唐曦,即便是凜冽的寒風裏,她的手心也都已經出汗了。

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在陪着雲天訓練,而這水平懸梯絕對是最佳的位置,幾次雲天都是在這裏被擊中的,而現在他將遇到更強的高手,在這個無遮無掩的水平懸梯,他將會遇到什麼呢。

頭狼雙拳緊握,天龍也是眉頭緊鎖,即便是一直對雲天都很有信心的白頭雕也是一樣,這四百米障礙可是他親手設計的,而這裏的艱難,他自然也非常的清楚,可以說,這裏是雲天最薄弱的地方。

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空氣中的緊張感即便是那凜冽的寒風都吹不動,幾十雙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水平懸梯,雲天距離它的位置越來越近了。

終於,雲天射出了火網,輕鬆渡過了下水道、雙繩水池、輪胎牆、層樓、軟梯斜繩、高欄、連續矮牆後,他終於來到了水平懸梯前,而此時的紀勇,也已經準備完畢,食指放在扳機上的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通過狙擊鏡,集中在了水平懸梯上。

雲天的動作依舊很快,行雲流水間,他雙手已經抓住了水平懸梯的第一節,接下來,他就要僅憑雙手魚躍這致命的水平懸梯,而紀勇的狙擊點,就是在水平懸梯的中間位置。

靜,死一樣的靜,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沒有人知道,而那子彈一旦射出,恐怕就是致命的威脅,一直都沒有響起的槍聲,會不會打破這份寂靜呢。

牛博宇感覺自己的心都要從嗓子眼裏跳出來了,一衆兄弟雙眼泛紅的盯着那水平懸梯,眼看着雲天距離鬼門關的距離越來越近,身爲兄弟不能一同面對的他們,內心比誰都着急。

可就在他們都在爲雲天擔心的時候,雲天卻沒有立刻鬆手,任憑慣性把身體向前帶去,雙腳更是已經快要踢在了水平懸梯上,如此奇怪的舉動,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雲天看着那十多米長的水平懸梯,嘴角掛着的微笑依舊是自信滿滿,沒有了一百多斤的負累,他真的完成了之前很多無法完成的動作,而接下來,就是讓紀勇目瞪口呆的時候了。

隨着雙腳前身,雲天竟然用腳尖勾住了水平懸梯的欄杆,身體瞬間和水平懸梯同一水平線,緊跟着放開雙手的他,已經藉着慣性,整個人向前甩了過去。

“哇!”誰都沒有想過,這水平懸梯竟然還可以這樣過的,當雲天的雙手再一次抓住水平懸梯的橫樑,他這一蕩就是五六米遠,而且速度極快,讓人忍不住讚歎了一聲。

等到雲天再一次落在了水平懸梯的另一頭,那槍聲依舊沒有響起來,從頭到尾不過兩秒,紀勇根本無法找到機會射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雲天,向着下一個障礙跑去。

“我的天啊,這東西還能這麼玩的。”牛博宇擦了擦頭上的冷汗,看着雲天瀟灑的動作,誰都想象不到,這水平懸梯還能用腳尖蕩的。

“你的體重恐怕就算了吧。”一旁的唐曦忍不住的開口說道,不過她的雙眼,卻依舊死死的盯着四百米的障礙最後一段,水炮梅花樁。

紀勇此時頓時慌了連起來,這麼多年來他都沒有見過一個人用腳尖把自己蕩過水平懸梯,如此奇怪的動作可是非常行之有效,但是如果沒有強大的體能和身體各部位的絕對力量,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接下來,他只剩下最後一次機會,絕對不能浪費的他已經把狙擊鏡對準備了水花四濺的水炮梅花樁,那巨大的水流將會影響走在上面的人,而完全暴漏的身體,也成爲了最好的狙擊時刻。

“人呢?”可就在那水炮突然開始噴射的時候,紀勇竟然已經在狙擊鏡裏找不到雲天的身影了,看着那空蕩蕩的梅花樁,雲天卻不知道去了那裏。

“在那!”就在這時,唐曦第一個發現了雲天的位置,此時的他卻是是在梅花樁上,不過他並沒有站在上面,而是整個人趴在梅花樁上,手腳並用猶如壁虎般,快速的向前爬了過去。

“鐺!”終於,在雲天來到終點後敲響了那個破臉盆的時候,這聲聲響已經宣佈了結束,雲天果然穿過了障礙區,而從始至終,趴在那裏的紀勇一槍沒開。

“幹得漂亮!”頭狼終於長出了一口氣,懸着的心也終於放下了,這一次雲天不僅贏了,而且贏得乾淨利索,不帶一絲拖拉,讓託大的紀勇,輸的那叫一個徹底。

“這小子乾的漂亮。”將軍笑呵呵的放下了望遠鏡,雲天的表現真是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尤其是那幾個特殊地點的翻越,簡直就是無法想象的,而云天此時也已經跑了回來,微笑始終掛在他的臉上。

紀勇自然也已經回來了,剛剛開始時候的炫耀,到現在的一槍未開,原本的笑容早已經不知道去了那裏,緊握着鋼槍的手,青筋暴漏,臉色更是紫紅紫紅的。

“我說紀勇,你的槍是不是有問題啊,一槍不開這是故意放水吧,我就說你是不是覺得天狼大隊未來的前景大啊,來這裏做參謀可是比在暗影有前途了。”天龍一臉壞笑的走到了紀勇的面前,這番話說的紀勇臉色更加的難堪,不過他一言未發。

“好了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差不多該吃飯,咱們飯桌上在聊吧。”花豹此時也已經走了過來,一臉笑容的他把這緊張尷尬的氣氛瞬間打破了。

“是啊,該吃飯了,一會再說吧。”頭狼也急忙笑着說道,直接招呼着衆人向外走去。

“白頭雕,你不一起來嗎?”就在這時,將軍對着白頭雕說道,對於這個天龍力保的白頭雕,經過今天他又有了更深一步的瞭解。

“報告首長,我們還不到吃飯的時間,訓練完後,我立刻趕過來。”白頭雕急忙對着將軍敬了一個軍禮後說道。

“好,那我等你。”將軍笑了笑後,轉身向外走去。

而此時的雲天已經穿回了負重衣和外套,再一次向着自己的戰友走去。

“你小子可嚇死我了。”牛博宇第一時間衝了上來,也顧不上他身上都是泥巴,給了雲天一個大大的擁抱。

“喂喂喂,別趁機吃我豆腐。”雲天依舊是掛着那笑容,看着戰友們臉上的表情,這種關心他可以感同身受。

“隊長真是好樣的。”這是所有人的共同心聲,雲天可是狼牙,也是天狼大隊的驕傲,而唐曦看向雲天的眼光則更加炙熱了。

“集合!”就在這時,白頭雕走了過來,一聲令下,所有人立刻歸回隊列,整齊劃一的站在那裏。

不過,即便是白頭雕,也難掩心中興奮,從來都不露出笑容的他,滿意的對着雲天點了點頭。

“今天雲天的表現非常好,可我希望以後你們所有人都可以做到這一點,有了榜樣你們就要更加的努力訓練。”白頭雕現在說話的聲音更加洪亮了,且不說掃了紀勇的威風,今天雲天的表現更是代表了天狼大隊最強的單兵素質。

“好了,該興奮就興奮吧,十分鐘吃飯時間,繼續進行潛伏訓練。”白頭雕說完,轉身向着外邊走去,而他們所謂的吃飯時間,僅僅是把身上那一塊壓縮餅乾解決掉而已。

坐在雪地上,捧着壓縮乾糧,這手掌大小的餅乾可是就他們全天的伙食,不過此時所有人的內心都是炙熱的,雲天的表現讓他們既興奮又盼望,所有人都希望有朝一日,也可以變得那麼強。 飢餓訓練,挑戰着參訓人員的體能極限,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纔可以模擬出戰爭中的殘忍,畢竟隨身攜帶的物品越多,越會拖累行動的速度,忍飢挨餓是一名特種兵的基本要求。

“你把這塊吃了吧。”唐曦吃得很小心,不多的糧食可是繼續下去的資本,可就在這時,雲天已經遞過來了兩塊餅乾。

“那怎麼行?你吃什麼?”唐曦很餓,但看到那餅乾卻連連搖頭,這可是雲天的伙食,她怎麼能吃呢,而且每天一塊的配給,雲天怎麼突然多出兩塊。

“我還有,足夠了。”雲天笑了笑,掏出了半塊壓縮餅乾,這是他昨天剩下來的糧食。

“你每天就吃了半塊餅乾?”唐曦驚訝的看着雲天,這一塊餅乾對於如此超負荷訓練來說,根本就是九牛一毛,而云天兩天吃一塊,還一直揹着負重衣。

“足夠了,我身體好,堅持得住,倒是你的臉色有些難看了,快吃了吧。”雲天搖了搖頭說道。

現在的唐曦也瘦了很多,作爲唯一的女兵,她一直都努力保持不掉隊的狀態,這絕對是非常難以忍受的,此時臉色發紫的她,在寒風中瑟瑟發抖,雲天真是非常不忍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