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進寢室,小胖子急忙跑了過來,“老大,你怎麼纔回來呀,難道您忘了咱下午的課程。”

2021-01-30By 0 Comments

聞言,蒼炎纔想起來,下午是美女導師要帶着全班學員實習演練。急忙將大盒小盒往自己房間一扔,沒有功夫搭理敏兒等哀怨的目光,帶着小胖子就往教室奔。

“老大,你今天回來怎麼拿了那麼多東西呀?”小胖子氣喘吁吁的問道。

“一些藥物罷了。”蒼炎答道。

“藥物?”小胖子聲音突然變得猥瑣,因爲他想到了老大房間的另一個侍女——羞羞。

“老大,您是有什麼隱疾還是怕自己消耗過度啊?”

聞言,蒼炎先是一愣,繼而氣憤的一個炮腳射出,伴隨着痛叫聲,小胖子那肉墩身子朝着教室的方向飛射而去。

蒼炎也是最近才發現,這死胖子越來越猥瑣了,不但看黃色書刊,就連腦子裏都裝滿了不正常的東西。

三打兩鬧的,蒼炎和小胖子總算是來到了教室,好懸沒有遲到。

美女導師也早早的就站在了講臺上,看到蒼炎到來,美眸一亮,然後就是沒好氣的一瞪,爲了掩飾自己的表情變化,她急忙揮了揮手,招呼班級紀律……

待到蒼炎與小胖子入座後,鈴聲也適時的響起。

“好了,人員也都到齊了,老師跟你們講一下這次實習的規則。”

可以看得出,一提到實習,臺下一雙雙眼睛立馬裝滿了興奮之色,傾天學院的實習可是最爲助長實力的,如果努力一些,突破當前的靈力階級也不是不可能,畢竟前幾屆的學長們都有過先例。 看着學員們那一張張佈滿了興奮的臉,我們的美女導師也是倍感欣慰,畢竟勤奮向上的學生,是個老師都會喜歡,當然在這其中,蒼炎卻成了一個例外,那俊美的臉上一副苦瓜色,看的艾伊莉牙根直癢癢。

要說蒼炎也並不是非常厭惡班級的集體實習,實在是趕的太不是時間,這一下午的功夫足夠他做許多事情了,對於我們的魔王大人來說,時間本來就像是海綿裏的水,硬擠都不一定擠的出來,這回可好,海綿直接被烘乾了。

隨着美女導師一聲令下,班級學員魚貫而出,只有蒼炎慢慢吞吞的走在最後面,實在是看不過去,艾伊莉來到他身後,玉指狠捏,使出了深藏多年的掐人絕技。

“啊!”

美女導師下手實在夠狠,我們蒼炎同學痛苦的眼珠都快冒出來了,只來得及一聲慘叫,還未等前面的學員察覺,美女導師一臉“關懷”之色的對他說道:“蒼炎同學,怎麼了?”

聞言,蒼炎看到艾伊莉似笑非笑的表情,咬牙切齒的道:“沒事的艾老師,只不過被一隻母蚊子叮了一下。”

搞清楚原因,學員們相顧鬨笑出聲,也不再回頭張望,只以爲蒼炎點背。他們倒不想想,這死冷寒天的哪來什麼蚊子啊!

“哦……母蚊子啊……”

嘴中和藹的說着,將“母蚊子”三個字咬的卻格外重,艾伊莉心裏怒火中燒,真想不顧其他的踹這小子屁股一腳,讓他知道知道對自己導師指桑罵槐的後果。

大眼睛狠狠的剜了蒼炎一眼,艾伊莉憋着氣到前面帶隊。

出了教室,等到了外面的大操場,艾伊莉一揮手,學員大軍停止進發。


待到大家都站好隊後,她纔開口道:“由於一些特殊原因,試煉場最近被院方封閉,所以呢,今天我們的實習演練也只有在操場進行。”


聞言,學員們的心裏都不禁有了點小失落,畢竟試煉場可是一個長見識的地方,要比這露天操場好多了。

也許是猜到了學員們的心情,艾伊莉解釋道:“大家不要擔心,試煉場也是因爲一些原因暫時性的關閉而已,以後我們還有的是機會去那裏實習演練。”

聽到美女導師所說,其他學員們倒也沒什麼,但蒼炎的心卻是提了起來,仔細回想着自己吸收懸瀑晶石時有沒有留下什麼破綻……

他倒是能猜個大概,試煉場內室的天地至寶懸瀑晶石都已經消失不見了,院方能坐得住纔怪,還好的是,他當時很小心,除了帶出一個羞羞以外,也沒有留下什麼惹人懷疑的東西。

此次的實習演練主要就是鍛鍊實戰能力與毅力。

美女導師將幾百名學員分爲兩組,命名爲一組、二組,兩組隊員進行對決,都不許施放大型靈力攻擊,在晚間放學之前,不允許任何一名學員倒下,只有堅持到最後的纔算是合格。

得知了條件,兩組學員都是牟足了勁,心中的想法也是大同小異,無不是希望在此次的實習中能夠有所提高,畢竟能夠修煉出靈力的人類本來就是少數,他們每一個人都有着自己的驕傲,又怎甘心落人之後。

當然了,美女導師所提出的條件不可謂不刻薄,畢竟要堅持如此長時間靈力輸出,還要控制着靈力威力,對於在場除了蒼炎的每一位學員都是有些困難,但是他們心中也明白,只有在這種透支體力的情況下才能夠激發潛力,這也是學院內鍛鍊學員的手段之一。

將範圍劃出,艾伊莉站在範圍之外,打量了幾眼學員們,接着,隨着她一聲令下,此次實習演練正式開始。

由於兩組並不是大亂鬥,開始以後,只有根據自己的實力去尋找自己的對手,蒼炎也不想再費什麼事,直接將小胖子扯過來,二話不說,就是叮咣一頓狠揍,一直到將他胖乎乎的腦袋變成了豬頭也沒停手。當然了,在此過程中,小胖子除了慘叫以外也試圖做出過反抗,但以他靈力三階又怎敵得過蒼炎的靈力六階,無奈以失敗告終。

按理說,以蒼炎如今的實力也不必留於三年級了,但是他並不想過早的暴漏自己的真實實力,如果讓學院查出端倪,難免會引人疑心,再聯想到懸瀑晶石一事,很容易起事端,畢竟能夠另一個人短時間內實力暴漲,也只有藉助天地至寶才能辦到。

“老大,小弟又哪裏招惹到你了,就算你不想參加這次實習,憑你跟艾老師的關係直說不就完了嘛,何苦爲難小弟呀!”

再一次被打倒在地,小胖子乾脆就不起來了,心裏這個委屈呀,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控訴着,他倒也是想起了幾月前蒼炎被美女導師約出去吃飯的事情,靈機一動,自以爲能給老大支招,放過可憐的他。

誰知道,這小子不提還好,此話一說出口,蒼炎就更是氣憤了,管他站不站起來,又是一頓炮腳轟炸,直踢的小胖子如同殺豬般慘叫,驚得一旁學員急忙躲出老遠,他們可是記得幾月前的聯誼賽,蒼炎以一人之力將整個火系巫術師班虐的哭爹喊娘,雖然不明白爲何他此次要對同班學員下此毒手,但是小心一點還是好的,要是一不小心觸了這凶神的眉頭可不是鬧着玩的。

“死胖子,最近小黃書看的挺勤吶,你老大我想要一本你都不給!”

邊恨恨的說着,蒼炎的炮腳也是不着消停,對着小胖子就是一頓踐踏。

“老大,小弟自認爲你也不是同道中人,所以也就沒有……”


不等小胖子口齒不清的狡辯完,蒼炎又是一腳補上,“呸!當然跟你不是同道中人,你老大我是如此純情的大好青年,又怎麼可能跟你同流合污!”

“那你還說……”

“當然是要挽救你啦,由老大我收上來,免的那種不良書刊繼續迫害你這無知少年!”

總而言之,蒼炎是說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目的就是駁回小胖子痛苦不堪的“強詞奪理”,然後再義正言辭的繼續施以暴行。

正當兩人鬧得挺歡,突然間……

“啊——”慘叫聲自不遠處傳來。

心中一驚,蒼炎下意識的釋放出感應之力,結果卻令他感到很不可思議,正有學員的生命力在飛速流逝。

待到所有學員都從慘叫中回過神,急忙的奔向聲源,尤以美女導師最爲迅速,身爲這個班集體的領導者,她是最不願看到學員發生意外的。

發出慘叫的是一名男性學員,等美女導師來到他身邊時,他已經停止了呼吸。

場面瞬間變得令人恐懼莫名,在這衆目睽睽之下,難道還有人行兇殺人嗎?

盡全力的施展靈力,想要去挽救這名學員,可惜的是,任憑艾伊莉如何的努力,他就是沒有一絲的脈搏,甚至全身上下都開始發冷,雖然不是很明顯,但站在人羣外圍的蒼炎卻是用聖魔之心感應到了,他已經確定,這名學員已經身死。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即使是素質再好的導師也不可能面對這種狀況保持淡定,更何況艾伊莉還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她心裏悲哀的同時又是驚恐至極,下意識的就望向蒼炎,想要尋求依託。

注意到美女導師的眼神,蒼炎微微施放魔王之威,將混亂的現場震懾住,直到沒有了女生的尖叫也沒有了男生驚恐不安的碎言碎語,他才推開人羣走向了她。

蒼炎來到身邊,也終於讓艾伊莉安心一些,但聲音仍是控制不住的顫抖,“蒼炎……這、這到底是怎麼……”

還未等她說完,蒼炎豎起手指放在她嘴邊,眼神示意她冷靜,雖然已經知道慘叫的學員生命盡失,他還是裝了裝樣子,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哎……”嘆了口氣,蒼炎沉重的站起身,將氣氛也帶向嚴肅。

微眯的雙眼精芒閃爍,掃向在場的所有學員,與他對視者無不緊張的低下頭,沒辦法,即使是明知自己沒有做錯什麼,但是與那種眼神相撞,他們就是提不起絲毫的勇氣。

“剛剛……是誰與這名學員對戰的?”聲音平淡的問着,蒼炎依然是不放過在場任何一人的表情,此事太過蹊蹺,不得不引他慎重。

“蒼……蒼炎。”一位女學員小聲的叫道,待到蒼炎望向她,她才顫抖說道:“我剛剛看到了……他好像是……好像是與陳冰對戰。”

陳冰?雖然來到這個班級已經很長時間,但是蒼炎很少在班級與大家瘋鬧,再加上出行恐鱷島幾月之久,班級裏能夠叫的上名字的同學都很少,這個陳冰,他卻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正當他想開口詢問,一位男學員大叫出聲,“不是我!不是我!我沒想殺他!”

在場之人循聲望去,只見一個瘦小的男生跪在了地上,失聲痛哭,“求求你們,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殺他的,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 此刻的陳冰,懼怕到了極點,如果謀殺之罪一旦落實,根本就不用經過大齊國律法,學院就可以自作主張將他處死。


“你們要相信我呀,我也是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嗚嗚……”

想到最壞的結果,他不禁哭泣出聲,實在是這種血腥的情況,他這出自溫室的花朵從來都沒有經歷過。

被他哭的心煩意亂,蒼炎呵斥道:“不要哭了,你一個漢子當着這麼多姑娘的面,羞不羞啊!”

蒼炎的喝聲也是帶有了威壓,震得陳冰立馬沒了動靜,但仍是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不知怎的,明知道蒼炎是跟他一樣的學員,但就是感覺到他能主導一切。

就現場來看,已死的男子身上沒有什麼明顯的傷口,死因倒很像是靈力震碎了內臟,而蒼炎的感應之力探查下,也確實是得到了這個結果,這還不算,美女導師講明的實習規則,其中就有不許動用致命的靈力攻擊一條,結合這幾點,情況倒很像是陳冰失手殺了人,而本是不應該有爭議的結論,卻是讓蒼炎頗爲疑惑……


由於事發的地點是露天操場,注意到這裏情況的人也不少,不到一會兒功夫,紀律裁決部就來人了。

兩名執法人員問到情況,身爲導師的艾伊莉只好如實相告,不出所料,陳冰這個重大嫌疑人要被帶走候審。

蒼炎看到他被拷上鐵鏈時眼睛中所流露出的絕望之色,心底不禁爲之動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陳冰很可能是被冤枉的。

“這位大哥。”蒼炎叫住其中一名執法人員問道:“請問是什麼時候審訊嫌疑人?”

“哦,這件事比較特殊,也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我們需要將受害人的屍體也帶走,經過嚴格的調查才能審判。”

“對了,”另一位執法者想起什麼,衝着艾伊莉說道:“艾老師,還請您也做好準備,待到我兄弟二人回去,事情上報以後,您也很可能需要到紀律裁決部走一趟。”

聞言,艾伊莉先是一愣,又是覺得沒什麼奇怪的,失魂落魄的點了點頭。

看着執法人員將陳冰與那已死學員的屍體帶走,蒼炎心中開始思索起來,看來時間還是夠用的,只不過這一次的陰謀氣息卻是很重,甚至已經涉及到艾伊莉……

再看驚魂未定的學員們,他們是萬萬沒有想到,本來實習演練是一件促長實力的大好事,沒想到發生了命案,真是大喜大悲!他們大多數都在爲陳冰以及死者悲哀,因爲他們心中以爲這是一場意外。

在場之人的想法蒼炎也是猜到了,這纔是他最擔心的地方,如果真按照意外算的話,最終的責任承擔者,一定會是雷系巫術師三年級的導師——艾伊莉!

絕對不可能是一場意外,聯想到終會遭到連累的人,蒼炎的心中已經認定自己的猜測不會有錯。

已經出現了這種情況,自然也是不能夠再實習演練,心裏平靜了一點的艾伊莉也適時起到了導師的作用,急忙安撫學員,將大家解散,讓他們好早早的回到寢室,畢竟這一天的事情太過驚駭,不能夠讓這些只是靈力三階的學員們過早的接觸這些,以免他們想的太多。

待到學員們都已離開,蒼炎將小胖子也攆回了寢室……

“艾老師,我想跟你聊聊。”蒼炎來到美女導師身邊。

“啊?”彷彿是從沉思中回過神來,艾伊莉的臉色依然蒼白,疑惑的看向蒼炎。

直到蒼炎將同一句話重複一遍,艾伊莉臉色才微微好轉,點了點頭。此時此刻,她是巴不得蒼炎能夠留在自己身邊,自從那日“內褲事件”後,每當夜深人靜,她就總愛胡思亂想,而且想的一些事情全都是有的沒有的,跟正常生活完全不挨邊。

跟隨着美女導師來到了她的公寓樓,蒼炎也是不客氣,反正也是來過一次,更何況自己是個學生,也沒什麼好講究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客廳的軟椅上,也示意美女導師坐下,看樣子,倒好像他是主人。

剛剛發生的事情令他不得不小心,感應之力隨時施放着,當先開口道:“艾老師,我想知道那位已死學員還有陳冰的一些情況。”

聞言,艾伊莉也並不感到意外,對於蒼炎的信任她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總覺得他能解決一切,對他的依賴也是來自於潛意識。

接下來,隨着美女導師的敘述,蒼炎也是詳細的瞭解了一些事情。

那名已死的學員名叫黃志,在班級中也不是什麼出類拔萃的學員,但各方面也算能說的過去,而陳冰呢,也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這兩人也從來沒有過什麼矛盾。

蒼炎卻從艾伊莉的話語中捕捉到一個重要信息,陳冰與黃志都屬於學員會的成員,而且黃志更是一個小幹部。

這卻是讓蒼炎疑惑了,學員會招收成員時,從來都是擇優的,既然陳冰與黃志各方面都沒有什麼突出之處,又是如何被納入學員會的呢?難道是學員會的門檻降低了?

想到這,蒼炎又覺得不可能,隨着步元清落網,現任會長月逐爲表現出自己的能力,也是爲了能夠坐穩會長的位置,可是鐵血的很吶,又怎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甚至如同黃志還被提升爲幹部。

會不會是他故意爲之呢?

蒼炎並不瞭解月逐這個人,幾個月前的一次探聽也只不過是知曉他是隸屬霍家,並且歸步元清所管,所以他並不能輕易下定論。

看到蒼炎沉思,艾伊莉就在一旁呆呆的看着,不知不覺的竟然有些癡迷,直到蒼炎注意到,並且輕咳一聲以作提醒,我們的美女導師方纔羞紅了臉望向別處。

對此,蒼炎也是察覺出了一些什麼,但他目前卻沒功夫處理這些兒女情長,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這個大陰謀搞清,對方竟然敢當着他傾天王的面耍手段,這叫他如何置之不理!

與美女導師談話的目的也達成了,蒼炎也是不再多留,臨出門前,囑咐了一聲艾伊莉,叫她多加小心,出了門直奔寢室方向而去。

看着蒼炎的背影,想着他關心自己的話,艾伊莉的小臉竟然又不知不覺的紅了起來,就連剛發生命案所產生的心理陰影也是消除了不少。

“哎……冤家!”跺了跺腳,我們的美女導師又是覺得蒼炎對自己不冷不熱的,心裏感到委屈,回到閨房後,趴在大牀上開始了新一輪的遐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