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邊說著,那女子一張精緻的小臉上,頓時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憐模樣。

2020-11-12By 0 Comments

似乎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整個人都是一種,若是不好好的疼愛她一番,她絕對會大哭一場的架勢。 咂了咂嘴,手指揉著兩邊的太陽穴,葉天也是有些無奈地點了點頭,那等數字,確實不是他現在能夠考慮得起的。

當然了,這裡,是風墟國,出了名的混亂之地,論誰心中都是清楚,在這片土地上,可不存在什麼君子不奪人所愛,有命買下,也得有命帶走!

緩步走出中心場地,葉天站在拍賣場門前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抬頭望著那略顯得陰暗的天空,臉上閃過幾分怪異的笑容。

「先去把東西拿到手,然後,就該有所行動了……」

主會場之外,那名叫鶯鶯的女子,此刻正頗有些尷尬的靠坐在長椅上等候著葉天,見得葉天提前出來,她的眼中頓時顯得有些期待。連忙起身,嬌笑著挽著葉天的胳膊,引著葉天去往客廳等候的途中,一路上,更是不斷的用著那傲人雙峰磨蹭著葉天的手臂,似是恨不得直接扒光了自己,直接騎到葉天的腰上去扭動。

對於這些女子而言,這些能夠拿得出貴賓卡的,大都是些大戶人家,亦或是有權有勢之人,這要是攀附上了一個,哪怕只是被相中帶回去做個侍妾,都要比在這拍賣行中接待各色客人來的安逸舒適得多了,因此,她們也是極力的想要將自己『售賣』出去。

葉天就更不用說了,年輕有為,上面甚至是專門吩咐了,一定要把這位『田燁』小哥伺候妥當,來之前,這鶯鶯可謂是將各種新鮮的玩法都給設想到了,力求最大程度的滿足葉天,讓這個一看就是個小雛的少年,好好感受一把大人的魅力,只不過到得最後,卻是讓她無比的失望。

自始至終,葉天根本都沒有正眼看過她一眼……

終於,在走到客廳之時,那女人也是發現了葉天對她並沒有多大的興趣,於是興緻全無的放棄了撩撥葉天的舉動,帶著幾分幽怨,悻悻離開。

進入客廳之內等候了片刻,便是有著一位管事打扮的人,將他先前買下的東西一併給送了過來,在略微檢查之後,葉天便是將其收入了納寶之中。

「對了管事,最後那銀墨蓮花,究竟是被哪方勢力買到了?」收拾好東西之後,葉天似是忽然想起了這一茬,目光隨意的四處瞟了瞟問道。

「呵呵,那東西啊,最後被霸刀社的人買走了,好傢夥,那霸刀社是真有錢啊,足足一千三百萬!」

聽得葉天詢問,那位管事也並未有多少的避諱,直接是將最終的買家說了出來,畢竟那是無數人親眼看著完成的交易,即便他不說,恐怕不超過半日,這消息也該傳遍整個風角城了。

「霸刀社么……」黑袍之下的陰影中,葉天的眉頭略微的掀了掀,旋即輕笑著在心中喃喃了一聲。

「既然東西到手,我就不再打擾了,告辭。」

得到答案之後,葉天也是並無再留的打算,當下也就不再遲疑,拱了拱手便欲要離開。

「呵呵,先生請稍等一下,您是哪位田燁小哥吧?我家領主對先生頗感興趣,若是先生得空,能否與我走上一趟,與我家領主一起吃個便飯?」

瞧得葉天轉身要走,那名管事忽然的開口笑道。

黑袍之下,葉天的眉毛略微的一掀,旋即淡淡的道:「今日還有點別的事情要做,過些時日,我自會去拜會你家領主,替我轉告一聲,他日,田某自當登門叨擾,屆時還望領主閣下不要介意,告辭。」

說完,葉天也不等那管事再出言相留,便是轉身快步走出了大廳。

這鐵手黨的領主,葉天還是極有興趣見上一面的,起碼,對於這風墟國內的強者,葉天還是有著一些興趣。

那鐵手黨的鐵木山,乃是墟榜之上留名的強者,對於墟榜,他應該是更為了解,而那,正是葉天想要摸清楚的東西。

不過不是現在,現在的他,有著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

離開拍賣場,葉天便是走著一條並不顯眼的路線,繞開了城中絕大部分熱鬧的場所,徑直的朝著預先打探好的出城方向而去。

「小心點,後面有人在跟蹤你,應該是幾個不幹凈的尾巴,找個機會甩掉他們,在城裡動手太過顯眼了。」

在葉天轉過一處接到拐角之時,涅槃尊者的聲音,忽然淡淡的在葉天心中響起。

葉天的腳步略微停頓了片刻,而後,便是繼續不緊不慢的行走著,心中暗自冷笑道:「不愧是風墟國啊,剛一出來,就遇上跟蹤的傢伙了,不過感覺他們的實力,應該不強。」

「嗯,幾個魂覺境的傢伙而已,犯不著搭理他們,與他們動手,反而容易招來不必要的麻煩,咱們的目標,可不是這幾隻小蝦米。」涅槃尊者亦是輕笑了一聲道。

葉天微微點頭。

「把那些傢伙甩掉,先去將那血影門少主青岐的住所打聽一下,別的東西可以之後再考慮,先把那泣血刀法拿下來,之後儘可能的少用你自己的靈術,至於那銀墨蓮花,若是緣分到了,我想也是難逃出我們的手心!」涅槃尊者沉吟了片刻之後道。

再次點頭,葉天的餘光不著痕迹的掃了一眼身後那鬼鬼祟祟的幾個人影,身形忽然鬼魅的一閃,便是徹底的消失在了那幾人的視線之中。

在葉天的身影消失后不久,那幾道鬼鬼祟祟的人影,也終於是急忙竄上前來,四處一番打探,卻是絲毫不見葉天的身影,旋即也是只能就此作罷,頗為掃興的散去。

「就這還學人玩跟蹤?」

輕易甩開了後面的尾巴,葉天心中頗為不屑的發出一陣暗笑,飛快地從納寶之中取出一件青色的袍子換上,在花了一些金幣問到了他想要的情報之後,葉天便是動身朝著一家頗為豪華的客宿之處而去。

由於那血影門少主的身份,青岐的行蹤與居所並不難找到,當日的拍賣結束之後,那青岐等人也是並未急著離開,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時分,一群人方才是忽然的集結起來,飛快地朝著城外的方向趕去。

在那青岐一群人飛馳著離開風角城之後,一道速度奇快的青色身影,也是悄然尾隨而出,遠遠的跟在那青岐等人的後面,饒有興緻的享受著這如同狩獵般的感覺。

「嘿嘿,抱歉了,我葉天可從來不是什麼好人,既然在你風墟國,也就別怪我用你們風墟國的規矩來安排你們了!」 似乎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整個人都是一種,若是不好好的疼愛她一番,她絕對會大哭一場的架勢。

然而宮佑冥可沒有心情看她的裝腔作勢,直接冷冷的瞥了那女子一眼,然後冷喝一聲。

「滾!」

那女子被宮佑冥的大喝聲,嚇得一愣。

似乎根本沒有想到,宮佑冥會對自己大聲的呵斥。

眼中剛剛才醞釀出來的眼淚,還沒有發揮作用,就被嚇了回去。

這下她就算想在接著裝也裝不下去了。

嫉恨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閆哥哥腿上的女人,那女子對著宮佑冥的人,恭敬的行了一禮,再也不敢多說什麼,直接從大廳中退了出去。

直到這時,沐靈夕這才掙扎著從宮佑冥的腿上跳了下來。

「你倒是扮演了個好角色,嬌滴滴的美人兒,這都送上門來了。」

宮佑冥敏銳的從沐靈夕的話中,找到了自己所關注的重點,那就是——沐靈夕在吃醋。

「這還不是為了你,原本是想帶著你,強闖小秘境的,但是考慮到你的那些隊員們,現在這樣的辦法才是最穩妥的。」

宮佑冥從座上站了起來,看著沐靈夕臉上那酸溜溜的小情緒,心中卻是一陣開懷。

萌妻不服叔 原來沐靈夕也是會因為自己而吃醋的,現在這樣,還只是扮演的另一個角色,沐靈夕就已經酸溜溜的里,若是真的放在自己身上,那沐靈夕還不得將雲城所有的醋罈子都掀翻了去。

只要想到那種嚴重的後果,宮佑冥不由得後背泛起一層涼意。

這種刺激的感受,以後還是盡量避免的好,若是真的弄得沐靈夕醋意漫天,那他才叫真的欲哭無淚了。

然而,沐靈夕可不知道宮佑冥此時心中的想法。

在聽到宮佑冥的解釋之後,沐靈夕在心裡總算是勉強接受了。

只要是跟狂戰小隊有關的事情,無論什麼都是大事。

「既然是這樣,那就不跟你計較了。不過你最好還是跟我簡單的交待下,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和情況,省的我到時候不注意,露出什麼馬腳。」

沐靈夕現在擔心的是,他們既然是要頂替這個隊伍中的人,像她這樣什麼都不了解的,豈不是用不了多久,就要被人家認出來了。

宮佑冥在看到沐靈夕臉上那小緊張的神色之後,卻是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之所以選擇這支隊伍,就是因為他們基本上沒有什麼交集。這支隊伍是蜍城師家的家族隊伍,整個隊伍只有5個人,我所替代的這個人,是師家的嫡長子,名叫師閆。

另外兩個男子是師家旁系的嫡子,一個叫師諳,一個叫師仲。

原本師家是可以帶更多人前來小秘境的,但是這師家在前不久,家中發生了一起疫症,許多家族有能力前來的子弟,都病的病死的死,所以剩下的,也就他們三個人還算湊活。」

「至於剛才那個女子,並不是這師家中的成員,只不過是師家附屬家族中的一個嫡女罷了。討了師沅的歡心,所以得到了一個名額而已。」 血影門的隊伍,飛馳著行駛出了風角城外,旋即,便是對著城外的某處密集叢林穿梭而去。

茂林之中,一道青色的身影忽然縱身落在樹叢之中,目光透過那樹蔭的縫隙,望向摸約百米之外的一處高大古樹之下,那裡,正有著一群人影停歇休整,正是那血影門的一群人。

樹叢之中,葉天舉目望了一眼頭頂的天色,欲要看看這血影門的人,究竟是想去往何處。

在葉天的心中,自然是有著幾分期待,恐怕,那銀墨蓮花最終是不會被他們輕易的放棄而去,這趟出城,說不定就是為了去堵截那霸刀社的人,那雷劍谷,恐怕也是會參與其中。

葉天有些期待,若是這三方勢力碰撞在一起,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做那在後的黃雀,坐收漁翁之利。

葉天視線悄然鎖定著青岐等一眾血影門的人,這些人在休息了摸約一炷香的功夫之後,終於是再度開拔動身,不過此刻,一行人卻是忽然的改變了行進的方向,朝著風角城外的另一方向奔掠而去。

「呃……難不成是我暴露了?」

瞧得青岐等人這忽然改變的行進路線,葉天先是一怔,旋即便是搖了搖頭,將這個可能性直接排除。

那血影門的一行人中,實力最強的,便是那化天境的青岐,以他的實力,絕對不可能被發現,除非,是這些人一開始就有著別的目的。

果不其然,那一行人方才動身,便是已經悉數換好了服裝,一個個穿著緊身遮面的戰鬥服裝,顯然,接下來是有著一些有趣的事情將要發生,而他們朝著方向趕路,也不過是為了甩掉身後那些蝦兵蟹將罷了。

當然,在他們身後,出了那些蝦兵蟹將,還有這一隻老龍王,是他們無論如何都甩不掉的!

……

血影門的人在這般轉向急掠了將近半個小時時間后,葉天的感知之中,忽然是發現了前面不遠處的一處山坳之中,有著不少強橫的氣息正小心翼翼的隱藏著,其中有一道,化天境的氣息,竟是還要比那青岐強上幾分!

「咦?好像還是血影門的人?難不成是他們叫來的幫手?」

那山坳之內的人,似是聽得青岐等人趕到,便是冒出一個腦袋來,朝著青岐等人招了招手,旋即,這方才趕到的青岐等人,便是一同收斂身形,潛伏進了那山坳之內。

看那模樣,這血影門想來是要在這道路上伏擊了。畢竟,銀墨蓮花那等神奇之物,論誰也不想其一的將之放棄,很顯然,這血影門的人,早就已經打探好了霸刀社將要設法離開風角城的路線,早早的來此設伏!

面上閃過一絲笑容,葉天的目光在四處一陣掃視隨後便是尋得了一處視野十分不錯的凹地,帶著一副看熱鬧的表情,隱匿著氣息潛伏而下。

不遠之處,這片密林的盡頭,有著一條曲折的羊腸小道,霸刀社和血影門,大本營都並不在這風角城中,因而在買下那銀墨蓮花之後,霸刀社的人也是定然要離開風角城,馬不停蹄的回到自己的大本營,此地,恐怕正是那霸刀社的必經之處!

在那青岐那一群人潛伏進那山坳之中后,這片頗有些偏僻的密林,頓時陷入了一種異樣的安靜之下,興許預感到了此處將會有著一場大戰爆發,這林間的飛禽走獸,已是早早的落荒而逃,整片密林之間,安靜的能夠聽到空氣流動的聲音。

葉天微眯著一雙鋒利的眼目,手掌接觸地面之間,隱隱的便是開始感覺到有著些許的震動,正在愈發的清晰起來,旋即,一陣策馬奔騰的聲音,便是從那遙遠之處傳來!

眼眸驟然睜開,葉天將目光快速的轉移到那離開風角城所必經的羊腸小道之上,一群駕著快馬的人影,正極其迫切的飛馳而來,赫然便是那霸刀社的人!

「嗡……」

隨著那馬蹄聲愈發的靠近,那殺機暗伏的山坳之中,忽然便是響起了一陣細微的能量涌動之聲,道道並未有著多少掩飾的兇悍攻勢,便是在那霸刀社的馬隊出現的一剎那,直接朝著人群飛射而去!

視線所及,葉天便是見得那一身青色裙袍的霸刀社領隊袁熙,手中直接是猛地抽出一把門板一般寬厚的金背大刀,朝著那飛射而去的道道能量匹練猛揮而去,刀氣瀰漫之間,直接是將那突兀射出的攻擊悉數擊打得粉碎!

但在那山坳之中隱藏的,卻是並非只有青岐一個化天境高手,那一道比青岐更強,足有化天境中期的氣息,也是在這一刻,直接朝著那袁熙發起了猛攻,其攻勢之陰險,全然是在那袁熙舊力剛去,新力未生的僵直之中,直瞄著其要害部位,電射而去!

「嘖,手段挺狠的啊……」

見狀,葉天也是不免咂了咂嘴。雖然並未感到太過意外,但對待一個女子,先是埋伏偷襲,再是直攻要害,完全沒有半分的商量在其中,這等陰狠毒辣的雷霆手段,倒也是令得葉天心中一陣惡寒。

這風墟國的人,果然個頂個的都是狠角色!

那袁熙手中的金背大刀,全然是來不及回過來抵擋那突如其來的攻勢,眼看著那一道血箭一般的能量將要落在袁熙臉上,其身邊的一名長須老者,卻是猛地拂袖一震,直接將那血色能量震碎了去,然而,他自己的身形,也是被逼下了馬背,接連退了好幾步,方才穩住身體沒有倒下去!

「哈哈,不愧是霸刀社的『金刀霸王』袁傑成老先生啊,金刀尚未出鞘,就能有著這等實力,佩服佩服。」

那長須老者方才落下地來,一道猶如昏鴉般的刺耳難聽的怪笑之聲,便是從那山坳之中傳了出來,旋即,雄渾能量直接是衝天而起,將那山坳衝擊成了一堆隨時,一道被血色能量所包圍的身影,也是直接從那山坳之中飛身而出,最後落在一棵古樹的枝椏上,用著一雙泛著猩紅血光的眸子,死死盯著那霸刀社的一群人! 「至於剛才那個女子,並不是這師家中的成員,只不過是師家附屬家族中的一個嫡女罷了。討了師閆的歡心,所以得到了一個名額而已。」

「而你的身份就更簡單了,原本就是師閆一手培養出來的護衛,只是這個師閆是師家出了名的好色之徒,他所培養的護衛,除了保護他的安全之外,另一個作用,就是供師閆享樂。」

沐靈夕聽完,忽然之間覺得怪怪的。

雖說自己只是假扮的這樣一個女子的身份,但是現在聽上去,沐靈夕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一種感同身受的真實感覺。

就好像自己本來就是那個被培養著,供別人享用的可憐女子。

這樣想著,沐靈夕不由得出聲說道。

「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躺著都中槍的宮佑冥表示不服。

婚在旦夕:惡魔總裁101次索歡 「這個你得將我除外吧!我可是勤勤懇懇兢兢業業,誓死為了王妃的大業而努力著,這樣的好男人,你上哪找去。」

話音剛落,沐靈夕卻是橫了宮佑冥一眼,一臉憤憤的說道。

「誰讓你頂了一張人渣的臉,在別人看來,我們現在就是奴役與被奴役的關係。」

說完,沐靈夕看都不打算在看宮佑冥一眼,直接朝大廳的內間走去。

那裡是一間休息室,而主卧卻是在樓上的位置。

宮佑冥憋屈的看著沐靈夕那憤憤離去的背影,看來自己今天是撈不著擁美入眠了。

早知道,他打死也不會選擇這個師沅的身份進入小秘境了。

一時貪圖省事,結果吃了大虧。

這自己挖的坑,再深也得自己跳啊!

深深的嘆了口氣,宮佑冥只得默默的朝樓上的主卧行去。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又是幾撥人馬來到了別院之中。

沐靈夕也早早的起床,想要看看狂戰小隊的隊員們來了沒有。

結果剛一出門,就看到了正端坐在大廳主座上的宮佑冥。

「沒睡好嗎?怎麼這麼無精打採的。」

沐靈夕伸了個懶腰,看著一副鬱鬱寡歡的宮佑冥,出聲問道。

「你覺得呢!」

宮佑冥一個晚上都沒有睡好的原因,究根結底還不是因為沐靈夕的那兩句話。

沐靈夕好笑的看著宮佑冥那一臉沒精打採的樣子,卻是說道。

「沒睡好也沒辦法,今天就要進入小秘境了,到時候回來再睡也一樣!」

說完,正準備出門看看狂戰小隊來了沒有,就聽到宮佑冥鬱憤難平的說道。

「過來吃早餐,你的隊員還沒來呢!等你吃完,應該也差不多了。」

一邊說著,宮佑冥將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早餐,放在桌子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