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陣錐心刺骨的疼痛蔓延了科爾夫的全身,他能無比清晰的感覺得到那冰冷刺骨的軍棱刺直接沒入他體內的那種痛感,同時,一種前所未有的死亡陰影也籠罩全身起來。

2020-11-01By 0 Comments

砰!

科爾夫的一腳重重的踢在了銀狐的身上,她口中發出了一聲悶哼之聲,口中也禁不住的再度噴出了一口鮮血,可她臉色依然是平靜得讓人心慌,眼中泛著的冰冷寒意更是讓人感覺到深入骨髓般的刺骨寒冰!

銀狐臉色不變,饒是在科爾夫的幾次攻擊之下讓她體內的傷勢不斷加重,搖搖欲墜的要倒在地上,不過她還是憑著那股鋼鐵般的驚人意志在堅挺著!

而後,她左手緊握著的軍棱刺一翻一轉,接著朝上一抽,在那強大的力量以及鋒利的刃口之下,科爾夫的胸腹上直接被劃出了一個碗口大的創傷,隨著銀狐將手中的軍棱刺拔出,一股如水柱般的鮮血便噴薄而出,疾射向前!

「吼!我也要將你殺死陪葬!」

科爾夫竭斯底里的嘶吼了聲,身體猛然間彈了起來,碩大的雙拳不要命的朝著銀狐的胸口轟了過去,這時候的他身前完全露出了大片的空擋與破綻,他已經是全然不顧,剛才銀狐那致命的一擊已經是重創了他身體,陷入瘋狂狀態的他只想把眼前的銀狐殺死!

銀狐的臉色還是猶如萬年寒冰般的森冷而又平靜,她身體一側,躲避過了科爾夫的右拳,而這時,科爾夫的左拳已經是轟了過來,避無可避之下,銀狐銀牙一咬,左臂橫了起來,硬生生的擋住了科爾夫的鐵拳一擊。

與此同時,她右手中的銀月刀化作一道寒芒,筆直的刺入了科爾夫全無防範的左胸心臟!

嗤!

銀狐手中的銀月刀完全的沒入了科爾夫的胸口心臟裡面,而這時,科爾夫的鐵拳也轟在了她的左臂上!

砰的一聲,銀狐接住科爾夫的這一拳之力,身體輕盈的朝後一退,沒入科爾夫體內的銀月刀也抽了出來!

頓時,科爾夫的胸口上一股股血柱噴涌而出,猩紅無比!

科爾夫的臉上寫滿了驚恐震驚之色,難以置信這一結果,從與銀狐交手開始,他就沒有想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會是這樣,他竟然死在了身受重傷的銀狐的刀口之下!

科爾夫的嘴角蠕動著,想說什麼卻是說不出口,他心有不甘的朝前走著,想要將已經是扶著身邊的樹榦難以站直的銀狐扼殺掉,可是,他剛邁開腳步走出了三四步之後,他口中悶哼了聲,雙腿一軟,龐大的身體轟然倒地!

從始至終,銀狐只是冷冷的看著,露出來的半張妖嬈美艷的臉毫無表情!

而後,她深吸口氣,忍住體內翻騰著的劇烈疼痛,目光一抬,看向了方逸天與丹尼、菲爾的戰場中! 銀狐整個人已經是處在一種虛脫的狀態下,如果不是扶著身邊的大樹,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力氣站直了身子。

擊殺安德森家族族長時,她在十個精銳高手的合圍之下已經是身受重傷,可她還是以著驚人的意志力逃了出來。

隨後便是遭到了墨西哥黑幫與地獄天使組織派出的總共八個一流高手的圍剿追殺。

熱帶雨林的一戰中,她拖著受傷的身體擊殺了當中兩個高手,重傷了兩個,可她也暫時失去了作戰的能力,只能是一路潛逃到了華國天海市。

她的目的顯而易見,自然是要將這些後面窮追不捨的高手帶給方逸天,讓這個在暗黑世界中具有著十足震懾力的戰狼來幫她解圍,除掉餘下的高手強者。

雖說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她最終還是成功的將雄獅科爾夫給擊殺了,不過她付出的代價也不小,體內的舊傷更加加劇,要不是憑著一股堅定如鐵般的意志,她也撐不到現在。

銀狐目光一抬,看向了方逸天與丹尼、菲爾的戰場中,她並沒有出手幫忙的意思,事實上,她就算是有那個心也沒那個力,此時狀態下,她加入戰場中非但幫不了方逸天,反而會成為累贅。

她也不需要幫忙,憑著方逸天的能力,要對付這兩個人綽綽有餘,如果方逸天一人還擊殺不了這兩個人,那麼也玷污了戰狼這個最強男人的稱號!

銀狐緩緩地順著樹木坐了下來,而後她從懷中掏出一個滿是葯香味道的藥丸,放進嘴裡,不住的咀嚼起來。

………………

方逸天與丹尼、菲爾的戰場中,一聲聲宛如野獸般的怒吼之聲不斷響起,濃烈旺盛的殺機如潮水般的席捲而來,戰鬥到此刻,丹尼與菲爾已經是陷入到了瘋狂的狀態,不殺對方誓不罷休。

方逸天已經是看到銀狐將科爾夫殺死,他也無心戀戰,只想速戰速決。

方逸天怒吼了聲,聲震如雷,雙眼中隱約的泛上了一絲血紅的光芒,一絲嗜血的狂妄感覺湧上了心頭,真正的殺機也噴涌而出,凌厲駭人。

方逸天右臂一抬,將菲爾手中的兩柄鋸齒鐮刀都直接的震飛了出去,那股強大的爆發力量根本不是菲爾所能夠抵擋的!

菲爾那張陰沉的臉一陣驚愕,深陷下去的雙眼也閃動著心悸驚恐之色,出於本能,他立即朝後急退,有多遠退多遠,因為,一股宛如死神般的恐怖感覺籠罩向了他的全身!

菲爾眼角的光芒分明是看到方逸天臉色冰冷,殺機畢現的沖向了他,速度極快,快得不可思議,快得超出了他的想象,恍惚間,方逸天的身後彷彿是拖起了道道殘影般!

急速衝來的方逸天身上帶著洶湧如海般的強大氣息,殺機凜然,更是有種唯我獨尊,無可匹敵的駭人之勢!

在菲爾的眼中,方逸天的身形不斷的放大,放大,在他眼裡,方逸天那一瞬間已經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匹身形瞬間放大了十倍、百倍的巨狼,就這麼的朝著他飛撲了過來,在如此磅礴駭人的氣勢面前,他感覺到他簡直是卑微得如同一隻螻蟻般,竟是沒有了絲毫的反抗之力!

彷彿,不管他怎麼反抗抵擋,在這股強大駭人的氣勢面前他都不堪一擊般!

「我跟你拼了!」

菲爾嘶吼了聲,待到方逸天臨近之後他已經是徹底的激發了最後殊死的一戰,將自身的力量都爆發而出,碩大剛猛的拳頭排山倒海般的朝著方逸天轟殺了過去!

求生的本能讓菲爾爆發出了他自身最強大的力量,可是,這股力量在方逸天的眼裡卻是形同虛設!

「八極拳金剛八式之降龍、劈山!」

方逸天怒喝了聲,瞬間,配合著他那堪稱是恐怖的爆發力量,整個人宛如化身成為了一頭撲食的巨大頭狼般的當空而下,降龍、劈山的攻勢攜帶著滔天威力當頭轟下!

降龍——五嶽朝天錐!

劈山——劈山斧加鋼!

轟!轟!

兩人的拳頭頓時對接而起,可方逸天那剛猛威烈之極的八極拳在他自身那強大駭人的爆發力量之下,竟是如同一輛裝甲戰車般的直接碾壓向了菲爾的身體,勢不可擋,所向披靡,一拳轟在了菲爾的胸口上!

「嗯!」

菲爾悶哼了聲,口中直接噴出了一股鮮血,眼中滿是驚懼之色,他難以置信,一個人的力量竟然強橫到了此般的境地,戰狼的強大果真是絕非虛言!

然而,屬於菲爾的恐懼還沒完,緊接著,他那慘白的臉色一變,死亡的陰影瞬間籠罩上了他的身體,那一瞬間,他竟是感覺到一重重的力勁更加洶湧澎湃的席捲而來,沒入了他的體內——

第一重力勁!

第二重力勁!

第三重力勁!

轟!

短短一瞬間,方逸天第一次攻擊中攜帶的那股強大的爆發力量轟然而至之後,第二重,第三重力勁竟然是接連而來,宛如那一股一股的滔天巨浪,竟是一股比一股更加的恐怖駭人,根本不給人思考的空間!

直到最後的第三重力勁,所有的力量疊加在了一起,凝聚成了氣勢磅礴宛如千軍萬馬奔騰而來的一股無堅不摧任何都無法抵擋的力量,就這麼的轟在了菲爾的身上!

咔嚓!咔嚓!

一陣陣刺耳之極的胸骨斷裂聲不斷的傳來,菲爾被方逸天一拳轟中的胸口已經是深深地陷了下去,他整個直接被方逸天這一拳攜帶著的恐怖力勁直接的轟爆!

呼!

菲爾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一路上口中不斷的溢出了暗紅色的鮮血,隨後整個身體轟然倒在了身後十幾米遠的地方,倒下之後,整個身體微微地抽蓄了幾下,而後便是徹底的停止了任何的動作!

一拳轟殺!

僅僅是一拳,方逸天便將地獄天使組織中的一名金牌強者給轟殺掉,這份強橫與霸氣,堪稱是震撼人心,讓人悚然變色! 方逸天終於大發神威,一拳轟殺了菲爾,直接將菲爾的整個人轟飛出了十幾米遠!

這一情景絕對是震撼人心的,可以說足以讓人從身體寒到腳底!

方逸天沖向菲爾之際,丹尼也從身後陰沉著臉,滿臉殺機的沖了過來,可是,短短一瞬間,可以說是一個照面之下,菲爾的的身體直接被轟爆,擊飛了出去,瞬間氣絕身亡,這一結果直接的震撼住了丹尼,宛如一柄尖銳的利劍,直接的刺入了他的心臟!

丹尼朝前疾沖的身體突然間已經是停了下來,面對著方逸天那份散發出來的威霸強橫的氣勢,他心知他絕非不是這個被譽為最強男人的對手,從他的臉色可以看出,他已經是準備向逃跑!

可是,他能跑得掉嗎?

丹尼剛想轉身,不顧一切的逃走,可方逸天已經是轉過頭來,目光冷冷的看著他,那淡漠冰冷的目光已經是瞬間將丹尼判為死刑!

「想跑?怎麼,連與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了嗎?那麼,你還活著有什麼用?」

方逸天冷冷說著,朝著丹尼走了過去,每走一步,都彷彿是在丹尼的心口上踩上一腳,那種沉重的壓力以及恍如死神到來的感覺簡直是壓得丹尼都喘不過氣來!

丹尼的臉色滿是驚恐之色,心中湧起了一陣絕望的感覺來,他心知他今晚已經是逃不掉,可卻又不甘心坐以待斃,他嘶吼著:「戰狼!這本來沒你什麼事,你為什麼還要趟這趟渾水?」

「怎麼會沒我的事?如果你的女人被追殺,你會坐視不管?」方逸天淡然一笑,說道。

「什麼?!」丹尼心中一驚,彷彿是聽到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般,說道,「你、你說銀狐是你的女人?」

「我可沒怎麼說,那不過是個假設!」方逸天說著,目光一寒,他已經是準備動手。

丹尼也感應到了方逸天身上的殺機,他嘶吼了起來,說道:「戰狼,你殺了我你也活不了!我地獄天使的至強高手一定會來追殺你,取你的性命!」

「是嗎?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被人追殺了,我等著他們!」

方逸天嘴邊泛起了一抹不以為然的笑意,而後身形一動,如同一顆出膛的炮彈般朝著丹尼飛射了過去,速度驚人,那股磅礴強烈的氣勢更是席捲向了丹尼,在這股強橫的氣勢面前,丹尼卑微得如同大海里的一葉扁舟!

「吼!老子跟你拼了!」

丹尼雙眼通紅起來,嘶吼了聲,整個人也迎上了方逸天,雖說明知不是方逸天的對手,但是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選擇,不反抗那麼只會是死得更快!

丹尼如同野豹般的竄了上去,粗大有力的右腿抬起,一腳橫掃向了迎面而來的方逸天!

籃壇希望 可這時,丹尼再度聽到了那種讓他為之心悸膽顫的噼里啪啦的空氣爆破聲——

漫天飛舞的腿影在他的眼前綻放開來,絢麗而又剛猛,他橫掃而出的右腿也被格擋了下來,頓時,他再度出腿,雙腿宛如輪轉著的巨斧般一腿一腿宛如潮水般的攻了過去,氣勢駭人,威猛無比!

尋常人等,要是被他這一腿掃中,絕對是被大出血,身體也會斷裂幾根肋骨,畢竟他這一腿之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可是,不管他的出腿速度如何的迅速剛猛,方逸天施展出來的霹靂飛旋腿總是能夠一一招架格擋下來,兩人的雙腿不斷的撞擊著,發出了讓人聽了也要感到心寒的砰砰聲響!

彷彿,他已經是不知道疼痛,尋常人的雙腿要是用力的踢在一起,那麼腿骨只怕都要斷裂巨疼無比,可他們竟是沒有絲毫的感覺!

吼!

丹尼嘶吼了聲,數番輪攻都沒有取得成功之下,他失去了耐心,一拳出其不意的轟向了方逸天的臉面!

方逸天目光一冷,精光閃動,他竟是不避不閃,待到丹尼的右拳轟過來之際,他才不緊不慢的出手,一出手便是深奧微妙之極的十二擒龍手!

方逸天的雙手宛如靈蛇般的靈動詭異,憑著十二擒龍手的手上功夫,竟是化解掉了丹尼的拳勢,而後他的手腕一動,鉗住了丹尼的右臂,緊接著,身體欺身而上,十二擒龍手宛如飛舞著的飛龍般纏上了丹尼的手臂,一路鉗住了他肩頭的肩胛骨!

緊接著,方逸天目光一寒,殺機畢露,右手五指去爪成鉤,剛勁有力,宛如龍爪,瞬息之間,他的右手五指已經是緊緊地鉗住了丹尼的咽喉!

「下輩子做個普通人吧,如果這世上有輪迴的話!」

方逸天低沉的說話,那聲音就像是死神的裁決般。

丹尼的臉色驟然間劇變,眼神驚恐不已,閃動著求饒之色,可是,接著他自己都聽到了一聲細微的咔嚓之聲!

而後,他的腦袋便是聳拉了下來,他的咽喉骨在方逸天那充滿了爆炸性力量的手臂之下,硬生生的被折斷,就此死去!

方逸天緩緩鬆開了雙手,丹尼的身體便是轟然倒地,死了之後雙眼圓瞪著,充滿了恐懼、絕望、求饒與不甘之色,可是,他最終還是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從踏上暗黑世界的那一天起,他就該明白,暗黑世界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死了只能是說明自己還不夠強,怨不得別人!

方逸天深吸口氣,目光一抬,看到了不遠處坐在地面上的銀狐,就算是在漆黑的夜色下,也能夠看到銀狐的那雙明亮的眼眸中閃動著璀璨亮眼的光芒。

方逸天懶散一笑,這時候的他又恢復了往常的那種玩世不恭的意味,他稍稍吸了口氣,便朝著銀狐走了過去。 夜色靜謐,悄無聲息,萬物靜籟。

原本漆黑之極的夜色突然投遞下了一絲潔白的光輝,蒼穹上那一輪彎月不知何時又從烏雲中鑽了出來,灑下了萬縷潔白的月輝。

方逸天走到了銀狐的面前,蹲下身,看著眼前的銀狐。銀狐那雙清澈幽深的眼眸也在冷冷的看著他,帶著一絲的桀驁與冷艷,彷彿不管何時何地,也不管處在什麼情況下,她身上的氣質都是這樣的冷冽冰冷。

「這一手玩得挺漂亮的嘛,把我叫出來幫你解決了這些人,說吧,有什麼獎勵?」方逸天慢悠悠的說著,掏出根煙,點上了火——終於是他媽的可以抽根煙了!

可冷不防的,煙頭剛點上,銀狐便伸出了纖細白嫩的手將他叼在嘴裡的煙奪了過去,毫不客氣的放在了自己的嘴邊,悠然自得的吸了起來。

方逸天臉色一陣錯愕,而後便是跳了起來,發泄不滿般的說道:「媽的,你什麼意思?煙頭上可是由著我的吻,無端端的,初吻就被你奪去了,真該死!」

「哼!」銀狐冷哼了聲,臉上依舊是一抹冰冷之色,可她的眼眸深處卻是泛起了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她淡淡說道,「你要是還有初吻,那這個世界就天翻地覆了。」

方逸天訕訕一笑,不理會她的話,再抽出一根煙,點上之後貪婪的深吸了一口,徐徐的吐出了口中的煙霧,說道:「你受傷了?傷得還不輕嘛。」

「你想怎麼樣?我受傷不假,如果你想殺我那麼就趁現在吧,這可是你極佳的好機會。」銀狐冷冷說著,語氣淡漠之極。

「殺你?殺你幹嘛,你覺得我像是那種趁人之危的小人?媽的,老子辛辛苦苦跑過來一趟,冒著性命之危幫你解決了這些麻煩,你一句謝謝都不說?」方逸天沒好氣的說道。

「這本就是你應該做的,我為什麼要說謝謝?」銀狐反唇相譏,說道。

「我本該做的?喂,我說銀狐,你什麼意思,什麼是我本該做的?我有那閑情還不如找個美女來消遣消遣呢。」方逸天有點無語,說道。

「剛才你不是說自己的女人危險了就要出手的嗎?哼,我都沒找你算賬呢,你倒是質問起我來了。」銀狐語氣一冷,要不是她身受重傷,剛才方逸天跟丹尼說那句話的時候她還真是忍不住跳出來跟方逸天大打出手了。

方逸天一怔,而後笑了笑,說道:「你是在暗示我你想成為我的女人嘛?嘖嘖,你如此彪悍的女人尋常人還真是不敢招惹,不過嘛……我覺得我還是有能力降服你的。」

「戰狼,你……」銀狐眼眸一寒,怒意呈現,想要動手,可卻是牽動了身體的傷勢,口中禁不住的悶哼了聲,神色痛苦之極。

「別動!都傷成這樣了還呈什麼能? 外門大師兄 要想跟我打架那麼給我好好把你的身體養好回來。他奶奶的,那幫傢伙難道不懂得憐香惜玉?竟然將你傷成這樣,真是該死!」方逸天口中咒罵了聲,蹲下身,想要查看銀狐身上的傷勢。

銀狐聞言后臉色微微一怔,而後便是別過頭去,嘴角邊卻是忍不住的牽起了一個動人的弧度,她顯然是不想讓方逸天看到她嘴角邊情不自禁泛起的笑意才別過頭去。

「你的傷勢看來要去醫院了。內傷很重,外傷大大小小都要八九道。」方逸天語氣凝重的說道。

「我不去醫院,我的傷勢不用你管。這一次你幫我,我既然會記在心裡,我會兌現我的承諾。至於我的傷勢,我自己會處理。」銀狐回過頭來,恢復了一貫來的冷漠,說著便是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

銀狐剛一站起來,雙腿竟是一軟,身體的傷痛更是加劇了起來,身體搖晃了一下,幾欲要跌倒,只能是伸手扶住了身邊的樹榦。

方逸天輕嘆了口氣,伸手去扶住了銀狐的右臂,說道:「就你現在的樣子,能不能走出這片荒野還是個問題,算了,老子再當一次好人吧。」

「你放手,誰讓你碰我身體的?放開!」銀狐嬌叱了聲,冷冷說著。

銀狐這一強勢的態度還真是激起了方逸天心中的一股無名怒火,都明明傷成這個樣子了還一個勁的死撐,這不是找死嗎?

「我為什麼不能碰你身體?我還抱你呢!」方逸天咆哮了聲,伸手攬住了銀狐的腰肢,還真是柔軟纖細啊,難以想象,如此纖細的腰肢竟是有著那般柔韌的力度,爆發力十足啊!

「你、你放手,不然我不客氣了!」銀狐慘白的臉色微微一慍,冷冷說道。

「給我安靜點,我帶你出去。」方逸天低喝了聲,說道。

「你給我放手!」銀狐心中一怒,右手掌沿切成刀鋒,斬向了方逸天的身體。

「你他媽的別好心當成驢肝肺啊!你凶什麼凶?要想跟我打等你恢復了再說,這時候的你我一隻手可以捏死!他奶奶的,還真的出手?老子不發威當病貓是吧?」

方逸天怒吼了聲,沒有躲避銀狐急斬而來的掌刀,對他而言,銀狐這沒有多少殺傷力量的掌刀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威脅。

砰!

銀狐的一擊掌刀擊在了他的胸口上,不過方逸天的一巴掌也狠狠地拍在了銀狐那滾翹豐盈得有點不像話的臀部上!

一巴掌下去,方逸天都感覺到自己的整隻手掌都被彈飛了起來,那柔軟的強大彈力還真是讓他感到意外之極,看來銀狐這個危險女殺手的身材還真是如同她的擊殺手段般的犀利啊,竟是這般的嬌柔細嫩。

「戰狼,你、你……」銀狐渾身氣得直哆嗦,要不是在受傷的狀態下,她也不至於受到這般的凌辱啊,這世上,還真是沒有一個男人膽敢如此明目張胆的非禮她呢,居然還摸向她的屁股了!

「叫什麼叫?你再嚷嚷我繼續打!他娘的,老子就是要抱你,你能怎麼樣?」

方逸天瞪了她一眼,果真是直接將銀狐整個人攔腰抱起,大步流星的朝著外面走去。

銀狐臉色一怔,而後蒼白無色的臉上竟是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紅暈起來,她深吸了口氣,彷彿是在忍耐著什麼一般,她抬眼看著方逸天那張線條剛硬的臉,她心中也知道方逸天此舉並非是刻意的趁機占她的便宜,相反,卻是在保護她。

畢竟,她已經是受傷,如果自己走動,只會加劇傷勢的變化。

可是,她心中還是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不過被方逸天抱起了之後,她反倒是安靜了下來,方逸天那近乎不講理的霸道直接將她身上的強勢壓制了下去。

豪門之魂音 「等等,這麼一走了之那麼他們的屍體怎麼辦?會被人發現。」銀狐深吸口氣,緩緩說道。

方逸天一愣,響起了這個致命的問題,只好笑了笑,說道:「你身上有化屍水吧?給我。」

銀狐冷冽的美眸瞪了他一眼,而後便是從身上掏出了一小瓶散發著濃烈化學味道的藥劑。

方逸天接過藥劑,走過去將被擊殺的那六具屍體的身上都灑了下去。

整個過程他都是抱著銀狐那柔軟而又充滿了爆炸性力量的嬌軀,看樣子似乎是抱上癮了,都不曾鬆開手過。 方逸天左手抱著銀狐,右手將化屍水的藥劑紛紛灑在了死去的六具屍體上,而後便朝著林子外面走去。

只消一會兒的功夫,地面上的六具屍體紛紛化成了腥臭且具有著腐蝕性的一灘膿液,除了方逸天與銀狐外,誰也不曾知道這裡曾發生過一場大戰,死過六個人。

方逸天一路上抱著銀狐走出了這片荒野林子,讓他感到奇怪的是原本野性而又桀驁的銀狐此刻卻是難得的乖巧溫柔起來,不掙扎也不動粗,安安靜靜的躺在他的懷裡,頗有點逆來受順的意味。

這多少讓抱著她身體的方逸天有種按耐不住的想要稍稍用力揉捏一番的感覺來,可一想到懷裡面抱著的可是國際上的第一殺手銀狐,他不得不打消了心中的念頭,天知道如果稍稍有出格的舉動這個讓暗黑世界中無數人聞之變色的女殺手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來。

銀狐的異樣讓方逸天禁不住的低頭看向了她,一看之下,他臉色都禁不住變了變,銀狐裸露出來的半張臉臉色慘白不已,嘴唇似乎是失去了往常的潤紅色澤,也微微有些泛白,嘴邊溢流的鮮血已經是干凝,印在上面顯得艷紅之極。

她的呼吸顯得有些有氣無力,極為微弱,眼眸半閉半睜,修長的眼睫毛覆蓋而下,似乎是一個極度疲累的人想要闔眼好好地睡一覺般。

然而,銀狐的這種神態看在方逸天的眼裡卻是讓他焦急不已,倘若銀狐這麼一閉上眼睛,很難保證她能不能再次蘇醒過來。

「銀狐,銀狐……」方逸天猛地搖晃了一下懷中的銀狐,待到銀狐緩緩睜開了雙眼后他嘿嘿一笑,說道,「銀狐,躺在我的懷裡是不是很舒服?你沒有被男人這樣抱過吧?」

「你……戰狼,別以為我受傷了你就可以百般欺凌我,小心我暗中稍稍動下手腳把你給殺了泄恨。」銀狐語氣冷冷的說道。

「殺了我你也活不成不是?難不成鐵了心要跟我做一對亡命鴛鴦?那可不行啊,咱們還沒有什麼實際性的關係呢,我可是死有不甘。」方逸天嘴裡戲謔的說著,口中說著一些輕薄的話語,他的目的自然是想要勾起銀狐不斷說話的慾望,免得她當真是睡了過去那麼就難辦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