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三招之後,年長的宗師已經支撐不住,他感覺喉嚨處微甜,似乎有鮮血要涌出來。

2020-11-04By 0 Comments

“你是哪個門派的?”年長的宗師再不敢小瞧林天,甚至忌憚起林天背後的門派。

地球上,可不僅僅只有龍虎門。

龍虎門是一座大靠山,可比龍虎門更大的靠山也有。

“無門無派!”林天爆衝上去。

“這傢伙到底還有多少實力,速度竟然還能提升!”宗師雙拳齊出,全部的真氣涌出。

林天從一開始就沒有用出全力,但是這會兒,他決定嘗試一下。

結果,林天的拳頭猶如一把利劍,直接轟散了宗師的護體真氣,將他的手臂廢掉,甚至震斷了全部的經脈。

而與此同時,靈應符作用起來,林天感覺到有人要偷襲葉婉清。

“你們不想活了嗎?”林天撇下宗師,轉身,再一次用驚詫所有人的眼神,趕到葉婉清身旁。

那兩個要偷襲葉婉清的人,距離葉婉清還有三米遠的時候,就被林天給踢飛了出去。

兩個人飛出去十幾米遠,將椅子撞翻,倒在地上,眼看是不活了!

“好帥啊!”現場,終於有人忍不住叫了出來。

“這還是那個廢物林天嗎?這簡直就是英雄啊!”又一個女生忍不住說出了心裏話。

縱然,還有很多人心有不甘那個曾經廢物了三年的傢伙突然變成了一個戰神。

可還是有大部分人向林天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而更多的女生則是嫉妒起葉婉清來了。

三年的堅守,爲她贏得了一個英雄。

Wωω★ тт kǎn★ ¢ 〇

李國濤匆匆回到方凌峯身旁,低聲道:“少主,林天不簡單啊,眼下或許只有你能夠對付的了他了。”

“你們這一些沒有用的廢物,滾開!”方凌峯喝了一聲,同時朝林天走了過去。

他一邊走一邊將上衣脫下來,而隨着他的上衣脫下,很快,他的身體上有黑蘚慢慢長了出來。

看到那黑蘚,林天當即想起了唐子怡身上長的那一些黑蘚!

似乎一模一樣。

難道說,王大師和龍虎門也有瓜葛嗎?

“林天,你是一個修士吧?”方凌峯朝林天露出一個興奮的笑容。

他竟然知道修士?

林天感覺到了方凌峯的不簡單。

“就讓我來看看,你這個修士有多強吧,呵呵!”方凌峯說完,突然間,他的雙手黑蘚格外光亮,彷彿可以反光一般。

“給我出來吧,黑魂陣!”方凌峯有些猙獰地吼了出來,雙掌“砰!”拍在了地上。

而就在此時,突然間,林天身旁的葉婉清,腰部位置劇烈疼痛起來,她嚶哼了一聲,直接倒了下去。 葉婉清的突然暈倒,林天始料未及。

但林天還是及時地摟住了葉婉清的小蠻腰。

輕輕喚了兩聲,葉婉清並未醒來。

林天皺眉,卻也只能是先將葉婉清放在地上。

方凌峯的雙掌拍在地上後,隨後,地上便不斷都有灰色氣體涌出。

氣體逐漸擴散開,逐漸籠罩住了整個籃球場。

方凌峯的實力不夠,未能夠將看臺位置一起籠罩。

而且,他召喚出來的黑色氣體偏灰,並未達到黑魂陣的最好效果。

但,即便這樣,也已經嚇的看臺上的學生尖叫不斷。

妖法?邪術?魔法?

所有人都猜測了起來。

因爲,他們已經看不到籃球場裏面的情況,只看到灰黑的氣體在飄動,聽到鬼魅一般的叫聲。

所有人,依偎的更緊了。

且這一刻,他們愈發有一種意識,如果林天無法打敗那個召喚出黑色氣體的人,他們今天可能都會有危險。

籃球場上。

籠罩的黑霧之中,突然間,有大部分氣體匯聚成了八個黑魂。

這八個黑魂比起其他的氣體來說,顏色要深上許多。

人高馬大的黑魂完全成形後,盯住了林天。

猛然間,黑魂一起朝林天衝刺過去。

林天將葉婉清放到地板上後,從衣服裏抽出一張護身符放在在葉婉清的身上。

隨後,再拿出來兩張辟邪符,將辟邪符往葉婉清左右兩邊砸了過去。

“開!”

辟邪符立即化作黃光,將葉婉清籠罩起來,形成了一層保護膜。

有林天的靈氣加持,辟邪符短時間不會消散,黃色的保護罩沒有消失,周圍的黑色氣體未能夠靠近的了。

但,黑色氣體在不斷侵襲,也就是說,時間一久,保護膜還是會被破掉。

林天的時間不多。

此時,八個黑魂已經逼近,隨着黑魂逼近,林天能明顯感覺到黑暗的衝擊力和強大的破壞力。

林天拿出來一張火爆符,看準衝過來的黑魂,直接飛砸過去。

“開!”

火爆符瞬間“砰”一聲,爆炸開,那是有靈氣的火焰,瞬間,大片的灰黑氣體被吞噬燒燬,兩個衝在最前面的黑魂也被燒成了虛無。

但是,後面的六個黑魂立即散開了,他們逃過了一劫。

而且,火爆符燒空的那一個區域,迅速有黑色氣體補充過去。

“有點意思,我看你還有多少張符可以用!”方凌峯手臂一招,六個黑魂分成了兩組,一組四個朝林天衝過去,一組衝向了林天身後的葉婉

清。

方凌峯斷定林天的身上符紙不多,否則林天不會只用一張。

的確,林天身上具有攻擊性的符不多了,只剩下一張火爆符,兩張千針符了。

林天原本想要依靠小葫蘆,可是,他的手伸進口袋裏面將小葫蘆的塞子打後,小葫蘆卻是沒有半點反應。

並未如他所期望的那般,瞬間將所有黑色氣體吸走。

難道需要破掉陣法,小葫蘆纔會可以將陰邪氣體吸走?

林天只好放棄了小葫蘆發揮奇效的想法。

不過,林天並不知道的是,小葫蘆隱隱約約在將籠罩球場的灰黑氣體吸走。

雖然極其緩慢,可卻也是一刻沒有停歇。

小葫蘆幫不上忙,林天便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方凌峯身上。

不論什麼陣法,只要拿下施陣者,定然能夠破陣。

“呵呵,有點意思,看來你已經知道破陣的關鍵了。”方凌峯邪魅一笑。

但,他並未因爲林天發現了關鍵而躲開,他的手心發力,突然之間,手上多出來了一把黑色長劍,那是由黑色的氣體匯聚而成。

“林天,去死吧!”

電影世界大拯救 隨着方凌峯的聲音落下,那兩個衝向葉婉清的黑魂,已經不顧一切地衝擊向葉婉清的身體。

而且還是先後衝擊過去。

“砰”第一個黑魂將保護膜破壞,第二個黑魂立即跟上,眼看就要控制住葉婉清。

與此同時,林天前面的四個黑魂也衝到了林天的面前,在他們的身後,方凌峯手中黑劍刺向林天。

不讓林天有機會去救葉婉清!

這一刻,林天幾乎已經無路可走。

“死吧!”方凌峯興奮地又喊了出來。

林天一點不慌亂,他將最後一張火爆符,往前面砸了出去。

“開!”林天一聲厲喝!

黑魂雖然受方凌峯操控,可它們也都有意識,火爆符的厲害他們見識過,這會兒看又飛過來一張,馬上飛走。

方凌峯站住了,他距離黑魂還有一段距離,林天已經用掉火爆符,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可下一秒鐘,他就傻眼了!

火爆符並未爆炸,而是繼續朝他飛來。

是葉婉清身上的護身符化作了黃光!

原來,在剛剛的一瞬間,林天並未催動火爆符,而是將葉婉清身上的護身符催動,化作保護罩,擋開了衝向葉婉清的第二個黑魂。

同時,扔出去的火爆符和那一聲“開”也是爲了嚇走迎面朝林天衝過來的四個黑魂。

繼續往前面飛出去的火爆符,順勢飛到了方凌峯的面前。

“開!”林天再一次暴喝出來。

“砰”火爆符炸開。

“林天,你個王八蛋,竟

然敢耍我!”方凌峯意識到中計,狂躁起來。

那一瞬間,他只能是用所有的功力和手上的黑劍去擋火爆符的威力。

同時,方凌峯不惜損耗身體,強制控制住四個黑魂,讓他們以同歸於盡的方式衝向林天。

火爆符的威力炸斷了方凌峯一條手臂,方凌峯慘叫起來。

此時,那些黑魂的還在向林天衝過去。

黑魂的手裏也都有一把黑色利劍,一旦被劃傷,後果絕對不簡單。

林天早已經算好了。

兩張千針符一起向上甩出。

“開!”只見,成千上萬根靈氣針飛射而出,將那些黑魂射殺。

靈氣的光芒同時劃開了一些籠罩的黑色氣體。

在那一道光芒之中,林天衝到了方凌峯的身前。

林天一拳砸在方凌峯的臉上,將方凌峯直接轟飛出去了。

這一拳之後,籃球場上的黑色氣體消失,而摔飛出去的方凌峯已經起不來了。

現場,所有人看到的是林天站立在籃球場中央,那一道靈氣的光芒在頭頭上慢慢消失。

而之前不可一世的方凌峯倒在了血泊裏。

“少主,少主……”龍虎門的人這一刻全都慌了,他們再顧不上看守大門,一起朝方凌峯衝了過去。

地上的方凌峯眼看就要斷氣,但他仍舊擡頭瞪向林天。

林天一個眼神看了過去。

只是這一個眼神,那些要衝向方凌峯的龍虎門弟子,都站住了。

“方凌峯,你們給我聽好了,再敢來妨礙我的女人,我必定踏平你們龍虎門,一個不留!”林天霸氣的聲音在體育館裏迴盪。

看臺上,有人站起來鼓掌了。

隨着第一個掌聲出現,第二個,第三個……

掌聲雷動。

林天卻是彷彿沒有聽到一般,走到葉婉清身旁,將葉婉清抱起來,走出了體育館。

大門,被林天一腳踹開。

有人連忙拿出手機,可卻只拍到了林天的傲然背影。

現場的人陸續退離。

人羣之中,一個帶着帽子的中年人走出房間後,立即上了一輛奔馳車。

他一上車,脫下帽子,那一張臉赫然是宋偉文。宋偉文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爸,方凌峯他失敗了。”宋偉文皺眉。

“什麼?你的意思是,林天將龍虎門的八個宗師全都打敗了?”宋承志難以置信。

“沒錯,而且,不僅僅如此,具體情況我回去跟您說。”宋偉文發動車子,駕離體育館。

林天着急地抱着葉婉清衝到了學校大門口,正準備去攔車的時候,一輛黑色路虎SUV朝他疾速衝了過來。 林天沒有着急後撤躲開。

因爲那一輛SUV雖然來的快,可卻並不像是朝他衝撞而來。

車停在了林天的旁邊。

“快上車,我送你們回去。”駕駛座上面的人是羅書航。

羅書航今晚也過來了,還帶過來了一支隊伍,就埋伏在體育館周圍。

體育館裏面也有他的手下,一直在向他轉達體育館裏的實時情況。

在得知體育館裏面林天被方凌峯困住的時候,他已經安排隊伍過去,準備突破進入。

直到收到手下人的最新情報,通知他林天已經安全出來,他才撤走隊伍。

半個小時後,車來到了江都小區樓下。

“林天,有任何需要儘管給我打電話。”羅書航看着下車的林天,喊了一聲。

林天點了點頭,就匆忙抱着葉婉清上樓去了。

到樓上後,林天放下葉婉清,診脈。

內視!

然而,就在靈氣要抵擋葉婉清的腰部傷口位置時,傷口處早已經大量蔓延開來的黑紋馬上消失不見。

那黑紋彷彿有意識似的,感覺到靈氣,立即隱蔽起來。

林天內視葉婉清全身,一點異樣都沒能夠察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