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上次他們大意之下,讓荒神陽從公主府溜走了。

2020-11-12By 0 Comments

事後玄皇一暴怒,他們沒少受懲罰,這是他們最後一次戴罪立功的機會了,若是還拿不下荒神陽,神來了都救不了他們。

所以,他們兩人才在第一時間,聯手對付一個入天境的武者。

荒神陽渾身緊繃,一顆天雷珠暗自扣在手心。

忽然,他腳下一動,如獵豹般向後極速退去。

「想跑。」

魁梧男子和削瘦中年人頓時大怒,身子如利箭般沖了過去。

便在此時,荒神陽手中的天雷珠猛然飛出。

「不好。」

天雷珠光芒大放,其內蘊含的恐怖力量,令兩人頭皮發麻。

他們不知道荒神陽還有此等大殺器,根本沒有準備。

之前,荒神陽向後退走,那是故意引誘他們上當的。

此刻,兩人在半空中,身子一頓,隨即向後退去。

不過,這一切都晚了,只聽一聲巨響,天雷珠轟然爆炸開來。

狂暴的雷電,猶如電蛇般,沖向四面八方,將方圓五十米全部覆蓋。

「天雷珠,這小子身上居然有這種東西。」

見到太子府兩人被恐怖的雷電淹沒。那名炎火窟的老者眼皮一跳。

吳殺生和炎無盡臉色難看,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慶幸。

「還好,之前最著急的是太子府的兩人,若是他們冒然沖了上去,那天雷珠招待的就是自己等人了。」

一想到這裡,他們便頭皮發麻,心中對荒神陽的忌憚,再次直線上升。

當雷光盡散去后,被雷電肆虐過的大地,千瘡百孔,一片焦痕。

在中心處,躺著兩道人影,他們面目全非,渾身焦糊,散發著熟肉的香味,顯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便在此時,黑髮中年人和紅髮老者忽然臉色一變。

無聲無息,一顆天雷珠飛向他們。

卻是剛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荒神陽身上的時候,石奎悄無聲息地繞了過去。

「死吧!到地下給彤兒妹妹陪葬去吧?」

「不好,快走。」

黑髮中年人和紅髮老者大驚,提著吳殺生和炎無盡兩人便極速後退。

不過,一切還是晚了,天雷珠猛然爆開,方圓五十米內全都被覆蓋。

凄厲的慘叫聲,哀嚎聲從中傳來。

嫁給全城首富后我飄了 黑髮中年人和紅髮老者兩人的實力,明顯比太子府的兩人強大了太多。

兩人居然跌跌撞撞地從狂暴的雷電中沖了出來。

不過,此刻他們也是受了重傷,也不再想著殺荒神陽,身子極速向後逃去。

「想逃,哪裡有那麼容易。」

荒神陽和石奎頓時沖了上去。

「小子,我們作筆交易如何。你放我們離開,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我保證炎火窟不再找你麻煩。」

紅髮老者道。

此刻,他非常狼狽,整個人似乎從火爐中撈出來的一樣。

雖然抗過了天雷珠的攻擊,但是,他也因此受了重傷。

此刻,實力百不存一,不然哪裡會和荒神陽妥協。

「我們血煞宗也一樣。」黑髮中年人也趕忙道。

荒神陽絲毫不理會,四意四象拳擊出,將兩人淹沒。

「炎火窟和血煞宗不會放過你的。」

說完最後一句話,紅髮老者倒在了地上。

「少爺這兩人還活著,我把他們殺了。」

若不是為了保護吳殺生和炎無盡,黑髮中年和紅髮老者也不置於落到如此地步。

「不著急,他們兩人我還有用。」 紫羅蘭園,這裡乃是紫陽宗在皇城中的產業。

此刻,一間裝飾華美的房間內,一道身影來回地走動,此人正是落星。

他正雙眉緊皺,眼中浮現出不安之色。

本來,他今天是要和炎無盡,吳殺生,一起去對付荒神陽的。

不過,在最關鍵的時候,他留了個心眼,並沒有跟去。

數天前,公主府設下了天羅地網,就連天宮境的高手都出動了好幾位,都沒能留住荒神陽。

不僅如此,就連玄皇一的貼身親信,一名重霄宮巔峰的太監都死了。

想起這些事情,他便有些不安,荒神陽在關鍵時刻,每每都會有出人意料的驚人舉動。

他的想法很簡單,這麼多高手去了,也不差自己一個,就算自己去了,也於事無補。

到時候,炎無盡和吳殺生抓到了荒神陽,折磨他的人,肯定少不了自己一個。

所以他就安心地躲在這裡等消息。

就在前不久,傳來了令人震驚的消息,太子府,外加血煞宗,炎火窟,總共四位天宮境高手全軍覆沒。

炎無盡和吳殺生更是生死不知。

這個消息,著實是將落星嚇了一大跳。

還好自己沒去,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他心中滿是慶幸。

「不行,這裡不安全,我還是回紫陽宗算了,畢竟我也參與了對付他的計劃,他要是找我,那就完了。」

「慢著,或許是我多想了。吳殺生和炎無盡都死了,他可不知道我的事情。」

「不行,絕對不行,萬一他真的來找我了怎麼辦,還是紫陽宗安全。」

落星自言自語,神神叨叨地道。

此刻,他心中對荒神陽有了一種很深的畏懼。

落星急切地喚來了自己的隨從。

「公子,這大晚上的,咱們為什麼非要回紫陽宗。若是沒有什麼急事,明天再走也不遲。」

「我做事還需要你來教嗎?讓你怎麼做,就怎麼做。」

見到落星陰鬱的眼神,隨從自然不敢再多嘴,老老實實地去準備代步的東西。

沒過多久,一輛馬車從紫落蘭園中行了出來。

落星坐在馬車中,眼皮直跳,他變得心煩意亂。

馬車沒走多遠,便停了下來。

「出了什麼事了,怎麼停下來了。」

落星不耐煩地道。

「公子,不好了,你還是出來看看吧?」

隨從聲音顫抖道。

凡人煉劍修仙 「廢物。」

落星心煩意亂地罵了一聲,隨後掀開帘子,下一秒,他臉色就刷的一下白了。

在不遠處,有著兩道身影,雖然在黑夜下有些模糊,看不清。

但是,落星一眼便認出了其中一人是荒神陽。

「嘿嘿,這麼大晚上的,落星公子不在紫羅蘭園內休息,這是要幹什麼去啊!」

一陣輕笑傳來。

「荒神陽我承認之前我們之間是有些誤會,不過誤會,終究是誤會。」

嗨,親愛的初戀 「誤會,我可不覺得是誤會,落星公子不是今天還在謀划對付我嗎?」

「你放我走如何,就算我之前對你有不良心思,但也沒對你造成任何傷害不是嗎?從今以後,咱們以前的事情一筆勾銷,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你現在豎敵太多,皇室,血煞宗,炎火窟,若是再得罪我紫陽宗,那你可就真沒活路了。」

紫陽的話語中暗含威脅之意。

「虱子多了我也不怕癢,既然得罪了這麼多,那還不如索性得罪光。你真以為我荒神陽貪生怕死嗎?我就沒打算自己能活著離開皇城,既然要死,那死前我就一定要多殺一些人,堂堂紫陽宗的天才,落星公子為我陪葬,再多拉幾個,我也就沒什麼遺憾了。」

落星聞言,臉色一白,隨後握住了腰間的靈器。

「落星我的實力,你是知道的,若是不反抗,你還有活命的機會。若是反抗,你會死得很慘。」

落星聞言,眼中露出掙扎之色,「你到底要幹什麼。」

「別那麼緊張,我只是想帶你去見兩個朋友而已。」

荒神陽,石奎,落星三人走進某間小院內。

「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

「待會你就知道了。」荒神陽神秘一笑。

某間屋子內捆著兩人,卻是吳殺生和炎無盡。

此刻,兩人正用吃人的目光盯著荒神陽。

當他們看見落星時有些吃驚和意外。

「怎麼,吳殺生,你不服嗎?這一線生自號什麼最牛的殺手組織,口號喊得響亮,卻一點沒用,為什麼只斬了你一隻胳膊,要是兩隻都斬了,哪裡還會出現今天的事。」

「果然是你。」吳殺生滿臉凶光。

「不錯,是我。」

「炎無盡咱們的恩怨,都是因你哪個蠢貨弟弟而起的,你恐怕做夢都沒想到會落在我手裡吧!」

「荒神陽你別太得意,殺了我們,你也活不了。」

荒神陽拿著手中的靈器,輕輕一揮,束縛在兩人身上的東西便斷成兩截。

見到這一幕,無論是落星,還是吳殺生,炎無盡皆是一愣。

他們想不明白,荒神陽這是要做什麼。

荒神陽眼中露出詭異的笑容。

隨後將自己手中的靈器扔在地上,輕聲道,「你們之中,只有一個人能活。」

落星睜大眼睛,失聲道,「你想讓我們自相殘殺。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荒神陽並沒有理會他,眼神望向炎無盡和吳殺聲。

「荒神陽你別做夢了,有本事你就親手殺了我,我若是皺一下眉頭,那就是你孫子。」

「嘿嘿。」荒神陽眼中泛起滲人的笑容。

「想死,那不是太便宜你了嗎?你難道不知道,有句話叫生不如死嗎?」

最強醫聖 話語一落,他的手掌就輕輕地落在了吳殺生頭上。

吳殺生渾身發寒,心中罕見地升起了一絲恐懼。

「我前段時間學了一種針對靈魂的攻擊手段,放心吧?我不會殺了你,我會把你變成白痴,蠢貨。你想一想,曾經的血煞宗年輕一輩的第一人,變成一個白痴,就這樣渾渾噩噩地活下去,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景象。」

吳殺生眼神猛然一縮,眼中浮現出驚恐之色,他就算死也不想變成那樣。

「你殺了我吧!」

「我可不會那麼仁慈,我要你下輩子如狗一般活著。」

可怕的靈魂力量湧出,沖入吳殺生的腦海中,撕扯他的靈魂。

吳殺生面容扭曲,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沒過多久,他便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眼神變得獃滯起來。

「惡魔,你就是個惡魔。」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