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一會,廣場選出就開始有人影小跑了過來,正是晨練完畢正在歸來的天才培訓班學員。

2022-02-14By 0 Comments

很快,五十名天才培訓班的學員,就以十個小隊的模式,整齊的站在了廣場上。

清一色的少校軍裝,胸口出秀著一個天才培訓班的專屬標誌。

隊長帶頭,後面站着四位隊員,五人一小隊的模式。

金薇等十個少校在看着五十名天才培訓班的學員。

而五十名天才培訓班的學員,這看着面前的十個少校。

昨天迪婭就說過,會調來十支艦隊來配合他們上課。

那麼毫無疑問,面前的十個少校,就是十支艦隊的最高指揮了。

王遠忽然愣了一下,他看到了金薇。

而金薇這個時候,也正巧看到了王遠。

不單是王遠愣了,金薇更是直接呆了。

王遠??

他怎麼的在這裏?而且還是天才培訓班的學員?!

他不是之前跟着恆興星際集團一起跑商來着嘛?

金薇想起了之前,偶遇恆興星際集團時候,和那一隻深空母蟲戰鬥的時候,三維投影看到的王遠。

難道是長相一樣?

不太可能啊,就算長相似,也不可能一模一樣吧。

而且,之前在那一次爆炸中,救下他的氣候,基因檢測,不是百分百的純血人類么?

純血人類,沒有結合智族基因,按道理是不可能覺醒超能的才對。

況且,金薇隱約的感應到王遠身上的源能波動,對比自己,也緊緊差了一絲絲而已。

金薇只是剛突破五星超能戰士沒多久的而已。

19級的王遠,差不多就對等於星際聯邦,四星超能戰士巔峰左右的源能波動。

只是,結合著元素之力被動和技能面板,戰將王遠也敢碰一碰。

這應該不可能吧,幾個月之前自己救下王遠的時候,王遠還是普通人。

就算王遠後面放棄了自己的純血基因,並且找到了當初智族留下的基因血清。

那也要運氣好,覺醒才行,而且覺醒了還得修鍊。

那麼有那麼快,就距離自己一步之差了。

金薇的心裏帶着濃濃的不可置信,最終只能想着是兩個長的完全一模一樣的人而已。

不過,就在金薇冒出這個念頭的時候。

王遠忽然微微點頭,笑了笑對金薇示意。

畢竟,當初自己剛穿越過來是在無垠星空之中,如果不是金薇把自己救下來,王遠也不敢想像自己會在星際空間里流浪多久。

而金薇卻猛地呆住了。

那個眼神,還有刻意的示意,真是王遠?!

並不是長的一模一樣,這就是那個王遠?!

這怎麼可能,這才多久,真的就已經距離自己一步之差了么。

隨後,金薇忽然想起,這裏是天才培訓班。

天才培訓班,天才培訓班,原來如此。

這就是天才啊。

幾個月,追上了自己十幾年的努力。

金薇看着五十名天才培訓班學員隊列里的王遠,這一刻忽然有些懷疑人生。

樂文 沈長坤顯然一愣,「不是說不能探視嗎?」

周永彬言道,「法律不外乎人情,剛剛沈小姐跟我們說了一下情況,我們還是很理解沈先生擔心夫人的苦心,所以有我們警察在場,可以允許您與夫人見面,但是時間不會太長。」

沈長坤有些尷尬的點頭,隨即看向沈安安,目光複雜中帶著冷意。

沈安安似是不覺,感謝道,「謝謝您警官,真的很感謝。」

「不客氣,跟我來吧!」

「二叔,您快去吧,我在外面等您!」沈安安催促道。

沈長坤只好轉身跟著周永彬走了。

沈安安斂去笑容,就知道沈長坤不想見齊芳菲,不知道一會兒見了面,會是怎樣的情形。

大概等了半個小時,沈長坤終於是走了出來。

竟是眼圈泛著紅,似是哭過一般。

這演技,沈安安怎的想過去給點個贊。

「二叔,二嬸怎麼樣?」

沈長坤一副上心的模樣,搖了搖頭,「安安啊,你自己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待會!」

沈安安眯了一下眼睛,暗道這把她支開,一定是要去什麼地方。

這一次沈安安倒是沒有非得跟著,體諒的點頭,「好吧,那我自己打車回去。」

沈長坤走之後,沈安安便去了卓楓的辦公室。

這也是剛剛周永彬給她帶的話。

敲門進入,卓楓正在打電話,沈安安在旁邊等了一會兒,那邊電話才掛斷。

「楓哥。」

「事情周兒應該跟你說的差不多了吧,你對這個案子有什麼看法?」

沈安安問道,「我可以參與嗎?」

卓楓言道,「不算參與吧,只是想聽聽你的意見。」

話雖如此,沈安安也明白這算是卓楓特別為她放了水。

沈安安也沒有點破,再說的確關乎於爸爸車禍的事,這也一直是想她查明的事情。

「我就說說自己的想法吧,不一定對。」

「行,你說。」卓楓抬了一下手。

沈安安言道,「齊芳菲這一次被抓,完全是為了我二叔頂的盜竊的罪名,我不認為兩個人的感情到達了那個高度,可以讓齊芳菲不顧一切,一定是二叔手裡拿捏到了齊芳菲的短處,

我猜測這短處,也許就是關於這個王大志的,

我二叔這個人,陰沉的很,他不可能和齊芳菲在一起的時候不去調查原來的事,

他說以為王大志叫齊峰,是齊芳菲的表哥,我覺得那是在撒謊,他一定認識王大志,

上一次審訊王波,他說了王大志好賭,生活拮据,而且好賭之人多數都是不要臉的無賴,

齊芳菲當初攀了高枝嫁到沈家,王大志這種人不會這麼痛快答應,

我想二叔當時是給了這人好處的,這麼多年才相安無事,

王波說最近王大志欠了債,他才想到了投換沈家的車去賣,幫父親還賭債,

他是不是真是這份心思先不說,經過調查王大志欠債的確是事實,

而我爸爸的車能賣七十萬也正好可以對上,起碼說明,最近王大志手頭緊,已經走投無路了,

所以王大志撕毀了協議,又來找齊芳菲,

齊芳菲受到前夫威脅,又想保住沈家夫人的地位,只能硬著頭皮將王波招到沈家來,

因為怕出什麼岔子,亦或是時時刻刻能看到兒子,就把王波安排在了沈家做司機,

這件事被二叔知道了,又正趕上他背著爺爺在集團里做這些小動作,

事情敗露之後,他就想到了有前科的齊芳菲來頂罪,其中必是許了好處,

這才有了『夫妻同心』,口徑一致,案情到了現在,

只是齊芳菲沒想到的是,又攤上了人命官司……」

沈安安將自己最近一直思考的事情整理了一下,在說出來的過程,脈絡也越發的清晰起來。

卓楓聽了,點頭表示認同,「你分析的很合乎情理,邏輯性很強。」

「我也只是基於對二叔的了解,一起之前的種種事情,你還記得那個錄音吧?其實已經很明顯了不是嗎?」沈安安言道。

卓楓再一次點頭默認。

那錄音,就是沈安安給他的關於沈長坤與另一個神秘人通話的記錄。

這音頻始終都放在卓楓這裡,並未拿出來。

因為是沈安安讓陸南辛幫忙,利用黑客技術竊聽到的,非正常手段得到的音頻,不能作為呈堂證供,只能作為破案的線索而已。

音頻里,一個沈長坤,而另一個他們都心知肚明,是程遠達。

沈安安只覺得這複雜的人物關係,讓人有些無語與唏噓。

這也是爺爺當初不看好這段婚姻的原因,可是因為多少有些慣著二叔,所以也沒有表示太大的反對。

沈安安思忖著,「現在我比較好奇的是,王波的口供疑點挺多的,從被抓到現在,他推翻了兩次口供,這中間他到底見過什麼人,以他的智商,好像做不了那麼縝密的計劃和回答,

還有就是他聽說王大志已經死了的時候的表情,我一直想不明白,

他只有那麼一瞬間覺得震驚,還沒來得及傷心就好像想到了什麼別的事之後,反而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是不是有些事,因為王大志的死就可以死無對證了,可以他隨便說了,所以他才鬆口氣?

如果是這樣,那麼他們父子關係並不算多深厚,那麼王波冒著坐牢的危險偷車為父親還債顯然又不成立了,

楓哥,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想……」

卓楓抬眼,「什麼猜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