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中午十分,遠處秀麗群山、巍峨宮殿便已落在目光之中。

  • on 2022 年 9 月 10 日
  • 13 Views

唐寧大喜,卻也知曉此時這丘山這怕更是高手林立,不敢再使出半生不熟的御風之術,只掏出墨玉方碑激活,又施展各色隱身斂氣的印決覆蓋全身,這才朝着聖女峰所在潛去。

……

聖女峰南麓,丘山藏經閣歸海樓不知第幾層。

軒轅重黎仍是一席灰袍,身材傴僂,他站在窗邊正注目瞧著北方,只是那方向分明被群山遮掩,他卻也不似瞧那群山,目光深邃難言。

「老傢伙,你怎麼還不走?」忽然,軒轅重黎回頭問道。

身後書架之中,一道同樣傴僂,卻更加蒼老的身影緩緩走出,他鬚髮皆白,長得幾乎拖墜在地,一雙眼睛冰藍深邃,竟正是之前唐寧在軒轅神殿見過的觀星閣主。

老頭兒此刻手中捧著一本捲軸,聽到問話,只淡淡笑道;「走?去哪兒?」

軒轅重黎道:「當然是回觀星閣,這歸海樓是我的地盤,你留在這裏作甚?」

老頭兒擺了擺手,蒼老聲音道:「看了幾百年的星象,最近全亂啦,沒什麼看頭。」

軒轅重黎嘿然笑道:「還是那亂星入世?」

老頭兒點頭道:「是,不過是不是亂星還不知曉,緣分這東西,奇妙得很,你說它是亂星,也許卻是天地機緣。」

軒轅重黎默了半晌,問道:「那你覺得,這亂星,是否便是那東皇山來的小子?」

老頭兒卻默了良久,才道:「難說得很,我看過那小子,身上分明沒有半分機緣氣運,卻又似逆天而行的異象,說是那亂星,卻又不像,說不是吧……嘿嘿,那亂星卻又在他身上頗有對應。」

說着,他仰頭看了一下閣樓頂板,似乎透過那漫漫頂板,能瞧見浩瀚星空,他幽幽道:「這天機啊,老頭兒我看了幾百年也沒看透,說不得那滿天星辰,不過是一塊塊石頭,所謂預言,都是假象。」

軒轅重黎不禁一愕,搖頭笑道:「那可是你吃飯的傢伙,你又是天下最為尊貴的觀星師,若你這話傳了出去,只怕天下占卜師、觀星台都沒飯吃啦。」

老頭兒卻嘿嘿一笑,挑眉道:「我活了這許久年紀,手藝可多著呢,便是不靠觀星,活命卻也不難。」

軒轅重黎知曉這話不假,問道:「你說,我軒轅家那三個小子,究竟誰能繼位?」

這話若是問其他人,只怕都要被嚇破膽,白須老頭兒卻只默然搖頭,淡淡道:「亂星入世,便是曠世大劫,誰任聖皇,都是亂象之下的天命使然,你我凡人,說什麼猜測。」

軒轅重黎笑罵一聲,道:「你這老不死的,方才還說自己不信天象,此刻卻又拿天象說事。」

老頭兒嘿然一笑,道:「若要我看,亂世之中,唯有三世子軒轅承野可繼承大位,有希望平定中州將來亂象?」

軒轅重黎皺了皺眉:「平定中州亂象?」

他在那「中州」二字上格外用了些力氣。

老頭兒瞧了他一眼,笑道:「你不用太過貪心,軒轅家雖是遠古大荒聖皇,可時過境遷,軒轅氏皇氣已散,再想蒞臨大荒為尊,只怕不可能啦。能保有中州,已算是極為難得。」

軒轅重黎默然良久,輕嘆一聲,道:「當初若我……哎,只怕中州也不止如今疆土。」

老頭兒卻嘿嘿一笑,道:「這就是天命,天命不在你,你便無法成事,百餘年前我就告誡過你啦,你不信,終於釀成大禍。」

軒轅重黎閉口不言,只是眸中也閃過一絲悔恨黯然,顯然此話非虛。

老頭兒仰頭又是看了看頂板……或許是透過頂板看着天象,幽幽道:「說起來,這幾百年中,也唯有龍宇東皇曾讓老頭兒我看走了眼,他不是天命之人,卻硬生生拓出如此恢弘偉業,若再有百年,只怕大荒再無五州啦。

嘿,如今東皇山又出了個如此少年。東皇山,東皇山,真是個了不得的地方……」

。 唐銀被眼前的場景迷住了,連後續的台詞都忘了,兩個完美的酮體糾纏在一起,這也就算了,兩人還完全相同,也分不清誰是水月誰是火舞,這這這,這個視覺效果有點那啥呀。

唐銀摸了摸鼻子,還是那麼的不爭氣啊。火舞聽到唐銀的叫喊,剛想有所動作,就感覺有人進來了,一時間她有些懵逼,有點沒有反應過來。

但是水月多精啊,直接裹緊被子,大喊道:「誰叫你進來的,快出去。」這演技,唐銀都忍不住為她點贊,這不去演諜戰劇都屈才了。

火舞也反應過來了,連忙去尋找放在旁邊的眼鏡,但是唐銀早就給眼鏡換了個地方,沒有視野的火舞只好想着遮擋一下自己。但是這裏唯一的被子已經被水月搶佔了,她只能拿手捂著了,唐銀看着火舞身上半遮半掩的衣服,頓時感覺心臟砰砰直跳,果然啊,若隱若現比皇帝的新裝更刺激。

火舞感覺自己在被盯着看,惱怒道:「你還在這裏幹什麼,還不快出去?」

「咳,我剛剛看到極致萬年的金線蛇,一出溜就消失了,我以為它們進來了,那我先走了,你們小心一點,這蛇劇毒無比,觸之即死。」唐銀喀什胡謅了,他知道水月肯定會配合自己的。

「蛇?啊~,有蛇。」水月被嚇得亂叫,姐妹倆小時候被蛇咬過,聽到蛇就發毛,別說見了。

「對呀,你們小心點。」

唐銀還想說什麼,就被水月直接掛在了身上,這個小妮子又沒穿衣服,「我,我害怕。」

火舞這時候已經開始瑟瑟發抖了,她彷彿聽到了蛇吐芯子的那種嘶嘶聲,簡直令人頭皮發麻,緊緊的抱住自己,完全沒有之前的堅強。

唐銀有點迷茫,這效果這麼好的嘛,這是水月告訴他的,說她姐姐怕蛇,但是至於這麼怕么,有點誇張了吧。

http://首發

唐銀又模擬了一下蛇吐芯子的嘶嘶聲,這下兩姐妹更加炸毛了,就連水月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了,火舞也掛在唐銀身上,這有點受不住啊。

慌亂之中誰還管什麼男女之別啊,火舞都顧不上有沒有穿衣服了,她只想找個人掛着。

活了敘舊,外面的嘶嘶聲終於停了下來。

「那個,要不我先走?」唐銀是過足了手癮,兩姐妹皮膚各不相同,一個光滑細膩柔軟滑嫩,一個富有彈性,充滿青春活力,這能受得了。

火舞和水月下來,紅著臉也不說話,唐銀只當是同意了,但是唐銀的手段不止於此,外面又傳來了嘶嘶聲,兩姐妹被嚇得抱在一起,唐銀都為她們擔心,太急了,給孩子點空間吧。

聲音一會就傳遠了,唐銀假裝伸頭看了看道:「應該是走遠了,你們睡吧,我出去守着。」

「那個,你能不能不走?」火舞忍不住說話了,現在她說話都有點抖。

「我,我們怕蛇。」火舞哀求道。

「不好吧,你們都沒穿衣服,我在這裏也不好。」唐銀一副很為難的樣子,如果這時候忽然答應,豈不是說明自己早有預謀?

「沒,沒事,我們在被子裏睡。」她現在害怕極了,一刻也不想唐銀消失,彷彿只有唐銀在身邊才有一絲安全感。

「那好吧,我就在旁邊,你們休息吧,挺冷的,別感冒了。」唐銀抱起被子給兩姐妹披上,沒有一點逾越,非常的紳士。

隨後唐銀在旁邊找了個地方,但是帳篷不大,兩個人正好,三個人就略顯擁擠了,再加上水月的攛弄,火舞離唐銀很近,甚至可以感受他的呼吸。

「你幹嘛呢,往旁邊去點。」水月老是擠她,都快擠到唐銀懷裏了。

「我不要,我怕蛇,要不我倆換個位置?」

雖然火舞也怕,但是水月這麼擠不行呀,然後也同意了,但是換到旁邊她也恐懼外面,只好背對着帳篷,本來沒什麼事的,被水月一說,也慎得慌啊。

「姐姐你不要擠我啊。」水月也埋怨道。

瞬間兩級反轉,火舞還無法反駁,盡量讓出空間,但是對外界的恐懼還是讓她不斷往中間靠攏。

剛剛是火舞在旁邊,唐銀不好亂動,現在換成水月了,那情況可就不同了。

唐銀把手偷偷伸進了被窩,覆蓋在了柔軟的小腹,並且逐漸向上。水月被嚇了一跳,反應過來連忙抓住唐銀的手,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她知道唐銀能看到。

唐銀不以為恥,這點臉皮都沒有還討什麼媳婦,回家睡覺去吧。

水月看唐銀不理會自己,自己的力氣也沒有他大,乾脆眼不見心不煩,閉上眼睛睡覺,隨便他怎麼折騰。

當然了,唐銀並不滿足於此,唐銀越過水月,把魔爪伸向了火舞,唐銀的手不算溫暖,剛剛觸及皮膚必然有一些刺激感。

「誒呀,月月你的手好涼啊。」火舞被嚇了一跳。

水月警告的眼神看着唐銀,你小子不要亂動啊,不然我就要揭發你。

唐銀不僅沒有聽,還堵上了水月的嘴,水月被嚇壞了,眼睛瘋狂的轉動,唐銀膽子也太大了,她是拉他過來禍害姐姐的,不是把自己搭進去的。

雖然水月對於唐銀這種過河拆橋的不講究行為非常的不爽,但是未免姐姐發現,也沒有太過強烈的反應,而且這樣有種偷情的快感,不由得有些動情。

水月的唇很軟,讓人忍不住有一種淪陷的感覺,一條靈活的小蛇撬動着牙關。

水月警告的看着唐銀,好像告訴他不要太過分了,但是身體很誠實,而且姐姐在旁邊,那種興奮感瞬間擊穿她的大腦。

唐銀也很興奮,不斷的輕吻這水月,而右手卻在火舞身上不斷探索。

火舞後來也反應過來了,這不是妹妹的手,但是她也沒有識破,就當不知道,也不出聲。

兩姐妹感覺想通,很快,兩人在雙重的作用下紛紛有了反應。

這是雙倍的快樂么,這是好幾倍的快樂,當然了,唐銀也就是點到為止沒有繼續深入,只要確定火舞不抗拒就可以了。

他可不相信火舞能不知道這是自己的手,就算不知道,後面自己越來越過分,火舞也不可能不出聲的,所以呀,要嘗試過才知道她到底愛不愛你。 范伊靈親自挑選了二十多位在羅克郡城招收的習武之人。

其中有是父親擔任郡守時代留下的親信,或是從城外流浪進來的武者。

亦招攬了許多藏於民間的高手,皆是在聽說大魔法師轉世和靈譽幫的關係後主動投靠。

雖然唯有那麼寥寥兩三人實力用合作能勉強牽制住金紋護教級別的角色,不過再加上身邊二十多人足可在這種情況下保護她的安全。

即使現在聖皇教會勢力再怎麼沒落,金紋護教的威脅仍舊不容小覷。

更何況這位主祭身邊跟著的應該是兩位銀紋護教。

隨著房間大門關閉,左飛白就算有些後悔草率答應靈譽幫的條件,也只有硬著頭皮盯著二十多雙不懷好意的眼神,看向高高坐在上位的所謂大姐頭。

若不是前面那麼多別緻的「歡迎儀式」把他整個人搞得麻木,能爬上主祭位置的老狐狸決會拒絕僅僅帶三個人衝鋒陷陣的要求。

「哇,這位就是傳說中從聖皇教會毀了又建、建了又毀,毀了再建的聖城裡來到我們羅克郡城的主祭大人嗎?」

搶先一步開口的范伊靈用最崇拜的話語說出讓左飛白最扎心的話。

自從克里蒂安被天威山摧毀,原高傲的聖城神職人員和護教確實流離失所了一段時間。

聽說教皇獨自跑到卡偌凱門沒有回來的意向時,他還暫時單方面退出聖皇教會體系去其他地方打工掙錢。

誰想到現在聖皇教會不僅沒在異教徒的浪潮里滅亡,反而一步步在教皇的帶領下崛起回到人們視線。

想起自己還有個掛牌主祭職務的左飛白,這才用了辛辛苦苦掙下來的全部血汗錢當做路費,萬里迢迢從東方趕到西部邊境的衛伊城。

結果誰曾想只是重新修建了衛伊城的教庭,便耗光了聖皇教會僅剩的財政收入。

連許多護教都養不起的教皇迅速像早有預謀地做出決定,讓各大主祭級以上的神職人員去各地興建聖皇教會,同時收取足夠的錢財上供。

這便是作為暫定聖城衛伊里的主祭,會被派來幾乎被聖皇教會放棄的羅克郡城掙扎一下的原因。

話說如此,現在教會大有重新一統天下的局勢,大魔法師轉世也有快一個季度沒在任何地方現身。

外界有傳言那世界污穢可能和懲罰者峻熙一起戰死了。

若消息可靠,聖皇教會豈不是在羅克郡城為所欲為?

「你好,靈譽幫的幫主,本座代表聖皇教會來和你們進行一場有利於雙方的談判,所以還請您把態度放端正些。」

自信有著足夠分量靠山的左飛白穩住陣腳。

他不卑不亢地傲然站立在那二十齣頭的幫主身前,鏗鏘有力地發聲。

坐在上位的范伊靈無所謂般罷罷手,讓身邊的人把一張板凳端到主祭身邊,示意對方坐下說話。

板凳······

說真的,如果羅克郡城內有能擊敗靈譽幫的護教力量,他絕對會現在直接摔門離開,並用半天時間親自把這兒燒了。

現實在於這座國際都市裡教會力量衰退,曾經有那麼一段輝煌時期,可大量護教們在大魔法師轉世時代出走,留下空殼教庭。

「你好你好,你到底有什麼事要和我們靈譽幫商量?要是不能讓我感興趣的話,倒是有另外幾件事要和您討論討論哦。」

一副多虧你不請自來的表情讓左飛白很不舒服,即使這副容顏放在外界足以稱得上一顧傾城。

「就一件事,我教打算重新建立此地的教庭,希望作為本地最大幫派的貴派,能看在前往信徒的份上幫忙出資。等到教庭重新建立完成,永生之皇的榮光與庇佑也會不吝灑在爾等的頭頂。」

主祭盡量保持傲慢口吻說話,至少在氣勢上不能被對方打壓下去。

時而低頭沉思、時而抬起頭看了眼不願坐在板凳上的主祭。

范伊靈聳聳肩道:「抱歉,我們對此沒有興趣。」

「你會有興趣的。」左飛白冷笑道:「實不相瞞,如果你們不打算在這件事上與我教合作,將會徹底失去這唯一一次能和我教締結善緣,斬斷過往罪惡的機會。畢竟冕下最虔誠的使者,教皇大人一旦拿回屬於聖皇教會的寶物,就將對世上所有異教徒發起終極清洗。大魔法師轉世在你們這兒或許擁有很高名望,但在我教看來就是離經叛道的烏合之眾。」

「你的意思是,拔了幾次毛的聖皇教會不怕魔術王大人了?」

范伊靈戲謔的盯著對方發笑,讓左飛白咬牙說:「區區世界污穢,幾個月沒在世上現身,怕是已經在和毀滅教窩裡斗中喪命!更何況我教麾下仍有數以千萬計的信徒,想要剷除任何異教不過在彈指之間,任何異教都不會例外!」

「看您說的,我靈譽幫又不是教會,怎麼想也和你們聖皇教會打不著邊吧?」

范伊靈俯下身用手輕輕擋住嘴巴一邊,用能撩動在場所有人心弦的聲音小聲說:「悄悄告訴你哦,有情報來報你們聖皇教會打算去重建克里蒂安。建成之前沒能力騰出手特地派大部隊來羅克郡城,建成之後隔了十萬八千里更不可能大規模出戰了哦?」

「哼,這種事我當然知道!難道你以為我教在這座城裡的信仰是擺設嗎?」

左飛白一甩袖口威風凜凜說:「我教在羅克郡城一夜之間便可號召萬名信徒,現在那些躲在地下和荒野的老鼠應該感到恐懼,因為不久后就要迎來一場大清洗!」

「嗯,很好!」

性格在主祭心裡表現得有些調皮搗蛋的靈譽幫幫主忽然拍手稱好,讓他不由一愣。

什麼意思?

「我說啊,剛才不是有提到還有其他事要和你討論討論嘛。咯,你看。」

坐在對面的少女將身邊的幾份似是寫著密密麻麻文字的羊皮紙交給手下,距離幾米攤開在左飛白面前。

「這是羅克郡聖皇教會分會位於中心城區教庭遺址的地契,這是羅克郡聖皇教會分會在東城區冶鍊廠的地契······」

靈譽幫幫主如數家珍地點出五六份蓋有聖皇教會印章的羊皮紙文件,最後還補上一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